悍将 正文 第三十六章全线攻击失利

ddtt 收藏 2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左翼的攻击部队遭到十二门无坐力炮的猛烈打击,等M3装甲车队撤出火炮射程,机械化步兵团已经损失惨重,2个营的步兵失去了装甲车,狼狈的徒步撤退。

当沙巴尼带着残兵退回大营清点装备损失的时候,发现只有不足三十辆装甲车安全回来,其他那五十多辆车已经回不来,至少有上百名装甲车的驾驶员和车长阵亡,损失之惨重在多年内战中都非常罕见。他想,这可向总统怎么交代?

一个侦察兵跑步到指挥所内,向马塔将军报告:“左路攻击群攻击失利,只有不到三十台装甲车回到营地内,减员一百人以上。”

坐在椅子上听音乐的马塔关掉了MP3播放器,摘下耳机,呆坐在那里听着侦察兵报告,他有些不相信,用怀疑的目光扫描着侦察兵,“你没说错或者看错吧?”

“将军,我们就跟在攻击群后边,现在那五十多台装甲车的残骸还在那里燃烧呢,叛军的火力异常凶猛,十二门炮一起开火,打了有100多发炮弹。”侦察兵详细的又报告了一次。

马塔靠在椅子上,“你下去吧。”他想一人安静一会。叛军虽然一直在雇佣兵的打击下退却,一直在打败仗,但是他们肯定得到了补给,昨天他们还没这么多炮,今天就冒出这么多炮,自己一点也不知道,情报部门没弄到关于叛军补给线的消息。夸穆特城已经被包围,他们是不可能靠公路来补给武器弹药的,他们只有靠内河船补给武器,必须摧毁他们的补给线,否则围攻该城的战斗很难结束。拿起卫星电话,给空军司令唐博少将打电话,命令他出动所有飞机打击夸穆特附近的船只。

其实唐博将军根本不想执行这样的命令,现在刚得到的A-4攻击机已经损失了一架,9架UH-1直升机损失了3架,现在可以出动的只有15架飞机,叛军目前已经得到防空导弹,出动一次,空军的家底就要减少一些。

“参谋长阁下,您难道不知道敌人装备了导弹么?”唐博反问道。

“现在因为叛军水路补给线的存在,我们已经损失了五十辆装甲车,请你务必认真执行命令,不要说那些没用的话,如果你不执行我的命令,我可以请总统给你下命令。”马塔将军说完就挂了电话。他撂下卫星电话,拿起对讲机,“炮兵团,所有火炮对敌防线东部防线进行轰击,把他们的炮兵打垮。”


炮兵的指挥官命令观测员马上乘坐吉普车离开营地,前往前线观测炮弹炸点。

这些负责观测弹着点的炮兵戴着头盔,拿着望远镜,背着电台,舒服的坐在吉普车上,用藐视的眼神瞟了一眼刚刚败退回来的机械化步兵,随后吉普车卷起一阵尘土,消失在步兵的视线中。

观测员抵达前沿阵地后,下了吉普车,把吉普车藏在凹地内,徒步背着电台,拿着望远镜走到一个小高地上,用望远镜搜索叛军阵地上的火炮。

一个观测员看见叛军阵地上稀疏的摆放着12门B11型无坐力炮,士兵们都在战壕里,没有人暴露在阵地外边。他们观察完之后,拿单兵电台把目标的坐标报告给团长,然后他们卧倒隐蔽,等着己方火炮射击。


守卫防线东段的白岑和韩德刚打退政府军的进攻,用密集的火力封锁了装甲车前进的道路,成功的打退了敌人的冲锋,两人有些得意,正坐在战壕内吃罐头和可乐,吃的还很香。他们俩一点防备都没有,只留一兵拿望远镜监视阵地外。

阵地内的60名雇佣兵昨天晚上搬运了不少武器弹药,快天亮才上了阵地,刚才又个敌人打了一阵,这会又困又累,躺在战壕里就睡着了。打完一仗也没把火炮重新伪装或者转移,无坐力炮就放在战壕边上。

“轰”的一声,一发炮弹落在阵地上,白岑、韩德两人就意识到这是敌人的报复性炮击,目的肯定是摧毁他们的火炮,他俩在第一枚炮弹爆炸后,同时从战壕内站起来,命令士兵们把炮抬进战壕内。

士兵们慌乱的从战壕里爬起来,爬到战壕外,连拖带拉的把无坐力炮弄回战壕内,然后用帆布盖住,免得敌人炮弹炸起的土飞进无坐力炮的炮管内。

炮刚被转移到战壕内,密集的炮弹下雨一般的落在阵地上,叛军们都习惯行的抱住脑袋,展展的趴在战壕内,把步枪放在手边,双手抱着脑袋。这些民兵最怕榴弹炮。雇佣兵也是各人找各人的地方隐蔽,先避炮再说。


榴弹炮群的70门D30榴弹炮齐射的威力可不小,射速在榴弹炮里也不算慢,炮弹杀伤力也大,对没有装甲车的步兵来说,它就是死神。

炮击才持续了一分钟,就有500多发炮弹先后落下,阵地上烟尘遮蔽住了视线,趴在战壕内什么的看不见,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烟,还有不断落下的尘土,睁开眼睛一秒,就会有尘土飞进眼睛里,空气中的味道只能闻出来炸药燃烧的气味。

不时的有人发出惨叫,肯定是不幸被炮弹打伤,如果当场炸死,肯定也就叫不出来。白岑忍受着战争之神的折磨,不知道这炮击要持续多长时间。


政府军的炮兵打了2分钟,1000发炮弹就打出去了,炮手们完成快速射击,都坐在炮弹箱子上休息,阵地上的白色烟幕逐渐散开,他们并不知道炮击的效果。

对叛军来说这是个巨大的折磨,只有不到300人的阵地上落下一千发炮弹,平均一个人要挨三发炮弹,这可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炮击一停止,白岑就爬起来,拍着身上的土,“没死的都起来,检查武器。”

十来了雇佣兵从地上起来,其他大多数人都起不来了。这些兵检查了一遍,没被炸坏的炮只有2门,其他的全被炸的不成样子。

“妈的,这么厉害。”韩德骂着该死的炮弹,拿出对讲机向卢云报告:“我们遭到炮击,损失了10门炮,还剩下10来个人,你那里呢?”

“我刚才打退了十台战车的进攻,我还好没损失什么。”卢云疲倦的蜷缩的坐在战壕里,看着晴朗的天空。

“刚才我们打掉五十多台车,这些车的残骸还着的火呢,你空你就过来看看。”韩德拍着裤子上的尘土,他刚洗的衣服就脏了,真是白洗了。


夸穆特城东郊,这里是叛军主力比较多的地区,有一个营的士兵守着第一道防线,不过他们的火力得到了加强,他们有20门无坐力炮在阵地上。

刘兴业带着一个排的雇佣兵协助他们守第一道防线,他们也有6门B11型无坐力炮,布置在防线的最中间的突出部。他们的防线修在一个小高地上,可以俯视阵地前很大一片平原。

这个高地也是政府军右翼攻击群的目标。和沙巴尼一样,亚纳并不知道这里的敌人拥有26门无坐力炮。他率领的60台装甲车正杀气腾腾的扑过来。

叛军的营长拿着望远镜看着装甲车群,用英语问刘兴业:“我们什么时候打?”

“距离500米时效果最好的,你可以用B10无坐力炮打他们的步兵,用B11型炮打装甲车,不过第一轮攻击最好全部打装甲车,车就是他们的腿,是他们的盔甲,打坏它,敌人就没进攻的资本了。”刘兴业坐在战壕外边,亲自摆弄着一门B11型无坐力炮。


亚纳将军坐在一辆AML装甲车的车顶上,拿望远镜看了看敌人的阵地,20多门炮黑洞洞的炮口对着自己的装甲车部队,他认为那些炮全是假的,叛军不可能一夜之间拥有如此多的火炮,肯定这些炮是拿某种铁管子做的,是吓唬人的。阵地上还有20多枚AT-3反坦克导弹,不过他暂时没看见,其实这些导弹比26门炮更厉害。

亚纳站在车顶上,拿对讲机喊:“前进。”60辆装甲车排成一字横队,十分狂妄的冲向叛军的阵地,步兵跑步跟在战车后边。

AML装甲侦察车和M3装甲车虽然都是4轮式的装甲车,但是火力有所不同AML装甲侦察车上安装的是一门90毫米线膛火炮,火力是不错,不过火炮口径小。全车在5吨重,装甲最厚的地方才12毫米,B10无坐力炮就能把它炸穿了。

是该给这些叛军点颜色看看,亚纳回到指挥车内,用无线电命令:“自由射击。”

装甲车距离叛军阵地一千米的时候就开始射击,90毫米炮的炮弹呼呼的挂着风声就飞向叛军阵地,一组整射就打出60发炮弹,把叛军阵地周围炸的是天翻地覆,阵地上没落下几枚炮弹。

看来政府军的钱不多,没钱进行实弹训练,所以炮打的一点也不准,刘兴业骂了句脏话,就扣动了B11炮的扳机,一发破甲弹随着一声炮响就飞出炮管。直接命中一辆正在冲锋的装甲车,装甲车前边那脆弱的装甲被107毫米破甲弹炸的四分五裂,驾驶员当场被炸死。装甲车着起火停在原地不动,其他装甲车继续一边开炮一边行驶。

叛军刚刚卖到的20枚AT-3反坦克导弹此时派上用场。炮手经常打不到行驶状态的目标,导弹正好一发接着一发拖着导线飞向狂奔的装甲车。

AT-3导弹的威力不比B11型无坐力炮逊色,打起装甲薄弱的AML装甲车就像拿火箭弹炸小轿车,一发就能彻底摧毁。

高地上冒起阵阵白烟,导弹“丝丝”的怪叫着飞出阵地,并迎头命中十几台装甲车,把这些威风八面的战车炸的中弹起火。许多装甲车成员没能爬出爆炸后的装甲车,他们永远躺在燃烧的战车内。

三分钟的交火,已经让战场上布满了燃烧的战车。亚纳将军指挥的六十辆装甲车现在已经有四十多辆被击毁,敌军的炮火还在继续,不过在己方火力的压制下已经不如刚开始。

炮声几乎没有间隔,震的人耳朵都受不了,刘兴业亲自冒着政府军的炮火操作着B11型无坐力炮,他已经击毁了三辆装甲车,可过足炮瘾了。

敌人全部战车被击毁,从开始到结束总共才打了5分钟。战场上就硝烟弥漫,叛军的阵地简直不堪入目,阵地上倒着上百具叛军的尸体,有的是导弹号手,有的是步兵,多数都是操作无坐力炮的炮兵,他们身体已经变的焦黑,或者残缺不全,阵地上的土都被飞溅而出鲜血染成黑红色。几门B10无坐力炮都被炸的扭曲变形,有的炮翻倒在战壕内。

一个断了胳膊的叛军士兵在地上挣扎着,发出凄惨的嚎叫声,他就算运气好的,至少命还在。刘兴业从战壕外回到战壕里,看到一个没有头的尸体倒在地上,从尸体身上的衣服上判断,这是个雇佣兵,这家伙刚才还给自己的炮装炮弹呢,几分钟后就死了?他的脑袋已经不在脖子上,看来当雇佣兵是个危险的职业,没事可不能干这个。刘兴业拍拍自己衣服上的土,然后坐到战壕内,他没心情清点敌人损失了多少辆车,反正他知道这一局算是赢了,不知道有没有下一回合。

他拿出烟盒,掏出一支烟,用打火机的点上,他抽了一口,又看看自己左边的那个雇佣兵,这个兵只剩下了下半身,上半身被炮炸没了。

阵地上活着的人很少,只有十几个,刘兴业懒的和他们说话,拿出对讲机,向卢云通报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在战壕修休息。

亚纳坐着装甲指挥车逃离战场,身后没跟着一辆车,只有他的车逃跑的快,没被导弹炸掉。指挥车狂奔着,把协同进攻的步兵甩在后边。


中间牵制左右迂回的攻击彻底失败,从马塔布置攻击到彻底失败,只用了几个小时而已。双方各有几百人的伤亡。马塔坐在指挥所里,听着一个又一个坏消息,命令炮兵不停的向叛军阵地开炮。

吃中午饭的时候,鲁贝鲁瓦带着保镖和军官们视察了前线,看到政府军的战车残骸一个挨着一个,他高兴的都合不拢嘴。他来到白岑的驻守的阵地上的时候,白岑干脆找地方躲起来,不想看到这个小人得志的叛军首脑。打败仗的时候属他跑的快,见今天打胜了才溜达到前线,如此贪生怕死之辈怎么能当了国家元首呢?即使所有的雇佣兵卖气力的给他打江山,他也未必能坐的成这个江山。


吃过中午饭,许睿走进刚果政府军的大营,他还没仔细看,就知道政府军吃了败仗,原来的一百四十台装甲车,现在就剩下30多辆,战损率出奇的高,他们这样打仗,要多少装备才能打胜呢?他们打败了更好。他们的公司就更有机会赚大钱,他们要自己能打赢内战,那自己和兄弟们就喝西北风了。

从政府军大营里出来,他高兴的回到自己的营地。那些政府军将领整天想着一口吃成胖子,想着把雇佣兵排挤出去,他们自己抢个头功。如果没有自己在前线玩命的打,说不定现在坐在总统府里的已经不是卡比拉了。政府军的装备、训练、战术素养根本不可能把叛军全部剿灭。

雇佣兵凭什么能打胜?第一是机动灵活,因为雇佣兵公司不担任防卫任务,没有固定防区,行动比较自由,可以寻找叛军防御脆弱的地方进行攻击,这样挑软的打,挑人少的打,肯定能打好,即使打不好也可以跑,所以损失小。第二,雇佣兵的人员素质比叛军稍微高点,那些从美国征募来的兵都会使用枪,而且都是枪支爱好者,枪法都还可以,毕竟他们那里不是禁枪国家,全民都有枪,年轻男子都会用枪,而叛军的兵当兵前没用过枪,而且鲁贝鲁瓦不舍得花钱买子弹让士兵练习枪法。第三,装备上雇佣兵火力齐全,有无坐力炮、迫击炮、有武装直升机,有战车和卡车,战场机动能力和火力威力比叛军强。有这三个优势,雇佣兵自然就战斗成果多。


刚在战场防御作战中打出点水平的叛军有点忘乎所以,忽略了政府军的空中优势。9架A-4攻击机绕过夸穆特城上空,飞到刚果河上空,向船只发动进攻。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向所有属于船的目标开火。

河面上一艘大型拖驳船队正在航行,运送的根本不是什么战争物资,一架A-4攻击机俯冲而下,一组火箭弹就把拖船打成火球,然后盘旋着丢下几枚MK82炸弹,把驳船全部炸翻在河里,船上的水手们没来得及跳河逃生,就被火箭弹炸死。

一艘小型汽艇正运送城里的难民去外地,船上没什么武器,而且行驶方向不是夸穆特城,另一架A-4攻击机投下一枚MK84重型炸弹。炸弹俯冲的飞下去,掉进河里,随后一声巨大的爆炸掀起十几米高的水柱。巨大的水柱和冲击波把坐满难民的汽艇彻底掀翻,全船的人掉到河里,难民们惊恐的喊叫着,看着空中那些围绕他们飞行的白色怪物,他们正在河水中等待救助。

河面上的船见飞机专门打他们,船员们纷纷跳河逃跑,船长们都加足马力开船逃离被轰炸的航道。一艘坐着三十多个难民的舢板慢悠悠的航行在河面上,一架投掷完炸弹的A-4攻击机飞行员看到这个舢板,毫不留情的俯冲下去,用20毫米机关炮对舢板进行连续射击,直到打光所有的炮弹。

舢板周围被打起无数个小水柱,划浆的船工使足力气把船向岸边划,他知道飞机想打这个小船。但20毫米炮弹还是密集的打在舢板上,乘船的人被打死打伤一大半,炮弹还把船底炸漏了,河水一下灌进船里,舢板很快的就沉没了。河面上漂浮着许多尸体,尸体上的血把河水都染的变了颜色。

空袭还在继续,一架A-4飞机向河面上投掷了10枚集束炸弹,每枚炸弹又散出无数的子炸弹,这些子炸弹带着降落伞,慢慢的降落在航道附近,等距离河面2米高的时候,所有的子炸弹几乎全部同时爆炸,河面上被炸成火海,连岸边的难民也被炸死好几十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