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三十五章钢铁洪流

ddtt 收藏 2 129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三十五章钢铁洪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长官,有装甲车向我们靠近。”趴在无坐力炮旁边的雇佣兵用带南方口音的英语报告。

瘫坐在战壕内的卢云马上把手里的烟掐灭,迅速从战壕内站起来,看着前边的V-300装甲车排成的阵缓慢的向前移动,“妈的,玩中路突破?”他用汉语骂了一句。

身旁的雇佣兵问:“你说什么?”

“我说你把炮里边的杀伤人员的榴弹换成破甲弹。”卢云用英语指挥着两个兵。

一个士兵从箱子内拿出一发破甲弹,装进炮里边,显然这个兵不太会使用这种古老的炮。他呆站在炮旁边并不瞄准,另一个士兵摆弄着炮,他似乎知道怎么开炮。

V-300装甲车队一直缓慢的移动,孔戈洛拿望远镜估算着自己与叛军的距离,马塔让他佯攻,这任务太简单,他只要带着装甲车在叛军阵地前转悠就可以,吸引叛军注意力。叛军阵地上没有反坦克炮,只有射程很近的RPG-7,只要自己在叛军火箭筒射程外,就什么事都不会有,最多有些AK枪的子弹胡乱打过来。不过这位上校没估计到敌人连夜补给了武器。

“距离一千米。”卢云拿着望远镜看着装甲车队,自言自语的念叨着敌人与自己的距离。这个距离上无坐力炮效果不是很理想,还不能开火。

双方就这样冷静的对峙,阵地内的叛军火箭筒手学精了,敌人不进射程绝对不开火,就蹲战壕里,假装阵地上没人。步兵也抱着枪坐在战壕内,每个班留一个人观察敌人,其他的隐蔽好,不见敌人步兵绝对不开火,不会像昨天那样用宝贵的子弹打那些装甲车。

政府军的V-300装甲车上架M60机枪,机枪手不时的瞄准几个探头探脑的敌人,然后打出一个短点射,不过多数情况下打不住敌人,双方距离太远,机枪上也没有光学瞄准镜,开火只是吓唬叛军。


孔戈洛坐在装甲车上,只露出头来观察周围,并不知道一千米外有一门无坐力炮在等他。装甲车队继续前进,开到叛军阵地前边,距离叛军阵地500米的时候停下,然后各车的机枪手迅速活跃起来,10挺M60机枪响成一片,叛军全部腿缩到战壕内,连脑袋都不露出来。

叛军指挥官还是没明白过来这是主攻还是佯攻,如果敌人突然加速冲进来,那就是主攻,如果敌人只停在阵前对峙,或许是佯攻,现在没法判断敌人的意图。

卢云一看敌人停车不走了,他正求之不得呢,移动目标还要算该死的提前量,对固定目标就没这么麻烦,他扭头对操作炮的两个兵说:“给我打。”他自己扒在战壕边上看着。

B11型107毫米无坐力炮那黑洞洞的炮口指向一辆V-300装甲车,临时炮手没啥经验,也没啥技术,大概瞄准之后就开了一炮。这炮打的还算准确,炮弹飞出炮管就撞到装甲车上,装甲车前部发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车体还被震的摇晃一下,然后就着起火。

孔戈洛先发现叛军阵地上还有火光和爆炸声,然后就看到车队内一辆装甲车起火,他被惊出一身冷汗,看来敌人有无坐力炮,这东西近距离打装甲车还是效果不错的,车一旦被击中就完蛋。他为保存实力,命令车队倒车撤离。

卢云看敌人要跑,“干的好,继续打。”他自己从战壕内拿出一个手提箱,这是装AT-3导弹的箱子,里边有导弹和发射轨,还有控制盒和瞄准镜。他熟练的打开箱子,把导弹的战斗部和导弹弹体组装起来,放到导弹发射轨上,给导弹接上控制线,然后把瞄准镜和控制盒拿到一边,瞄准一辆正急速倒车的V-300装甲车,按下发射按钮,导弹丝的一声怪叫,拖着白烟和导线就飞出发射轨,尖叫着飞出去。

他的脑袋紧贴在瞄准镜上,右手紧握导弹控制手柄,控制导弹向目标飞去。

其实AT-3导弹在几百米内是无法进行制导,所以打几白米以内的目标效果不太好,不过政府军的装甲车驾驶员怕死,把车速加的很快,在卢云准备导弹的时候,已经有一辆车快跑到一千米外了,导弹正好进入可制导飞行阶段,把跑的最快的一辆车给炸掉。

指挥撤退的孔戈洛一回头就看见一辆排气管喷着黑烟的战车在快速行驶,一道白烟过来就看不见战车了,只能看见一团燃烧的火球,他气愤的坐回到装甲车内,继续用无线电命令各车继续加速撤离。

敌人阵地上炮声依旧,倒霉的装甲车一辆接一辆被击毁,孔戈洛带兵回到营地,就发现只有3辆装甲车,他也是拣回一条命来。

B11型无坐力炮大显神威,连开7炮,其中5炮命中,在敌人撤出射程的时候,就给他们报销了5辆,卢云高兴的看着燃烧的残骸,排着士兵的肩膀说:“干的好,我会给你们发奖金。”其实他打的也不错,短时间内发射2枚导弹,全部命中,敌人只有三辆车逃回去。

叛军见雇佣兵打退了政府军,全部跳出战壕,举着枪和火箭筒欢呼着,怪叫着。这几天他们逢战必败,都憋了一肚子气,今天可算有人给他们出气了。阵地上响起连绵不绝的欢呼声,卢云从战壕里走出来,向欢呼着的士兵招手致意。有不少叛军的军官都围到B11炮面前,议论着这门炮,对炮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卢云的营地内,雇佣兵们早早的起来,早饭都没吃,就教那些叛军使用武器,这是他们最主要的业务之一。巴拿马职业安全顾问公司的教官们正给鲁贝鲁瓦和一群士兵讲解着B10、B11型无坐力炮的使用方法,一个教官负责教10个人。教官们一边摆弄着火炮,一边讲解,这些教官全部能说熟练的法语,精通武器使用。

沃顿也亲自上阵,给几名刚果民主联盟的基层指挥官讲解如何使用AT-3导弹和SA-7导弹,教他们如何瞄准,如何发射。SA-7操作简单,所以这些军官听一遍就明白了,只是AT-3导弹操作比较复杂,尤其是用手柄控制导弹飞行这块,必须讲好几遍这些人才能明白。

等卢云回到营地内,发现这些叛军已经会操作这些武器。鲁贝鲁瓦走到卢云跟前,问:“谈谈价钱吧,这些武器怎么收费?”

“我给你打折,导弹一千美圆一枚,火炮也一样,弹药一箱子1000美圆,我的雇员免费教你的兵使用,可以把他们带到前沿阵地。”卢云熟练的说着价钱。

鲁贝鲁瓦和旁边的一个人副官招了一下手,他的副官拎着公文包走过来,拿出一个支票本,鲁贝鲁瓦接过支票本,问另外一个副官,“我们总共拿多少东西?”

“10枚SA-7,20枚AT-3,20门炮和10箱子炮弹。”副官拿着计算器,算好价钱,递给鲁贝鲁瓦看。这武器价格实在是太便宜了,只是象征性收费。

这样才像是做生意,而不是美国的秘密援助。鲁贝鲁瓦拿出一张支票,签上数字和名字,然后递给卢云,“这是花旗银行的支票,如果兑不出钱,我再给你开一张。”

“我知道你不会骗我。”卢云收起支票。他现在的权力也就是通过收武器费和劳务费从鲁贝鲁瓦手里赚点小钱,这些钱可以暂时由他保管。

叛军们学会使用武器,把这些东西马上搬到前线去。


政府军发起的佯攻的时候,白岑和韩德已经带着60名雇佣兵,抬着12门无坐力炮和几箱炮弹来到叛军防线的最东边,这里是一个防御薄弱的地方,只有叛军一个连在守卫。

雇佣兵们把12门无坐力炮分散开布置在第一道战壕内,每门炮间隔几十米。炮弹箱子全部打开,炮弹都被摆放在火炮附近。

他们进入阵地的时候榴弹炮已经停止轰击,阵地上到处是坍塌的战壕和叛军的尸体。白岑、韩德看着那些惨死的叛军,汗毛都立了起来,大多尸体都残缺不全,更加显的政府军炮火的猛烈。

此时沙巴尼少将指挥着一个机械化步兵团正乘坐M3型轮式装甲车向叛军防线东段开过来,他们总共有80辆装甲车,车上坐满了全副武装的步兵。这些步兵装备比一般的政府军都好,每班都有火箭筒和迫击炮,还有一挺PK轻机枪。主要是M3装甲车火力有些单薄,车顶只有一挺轻机枪。

装甲车开到距离叛军阵地一千米的时候,沙巴尼命令全团停止前进,同在一辆装甲指挥车上的步兵团长问:“为什么不乘车突破他们的防线?”

“派出一个连,下车徒步前进,攻击前进,如果他们没火炮,我们就乘车发起进攻。”沙巴尼比孔戈洛经验更丰富,他不会轻易的把部队置于危险之中,即使和叛军经常打仗,也不轻敌,不侦察清楚绝对不会让一个团冲进去。刚果的军队主要还是以徒步步兵为主,装甲车很稀少,也很宝贵,不能轻易拿去死拼。

9辆装甲车打开车门,步兵们携带好自己的60毫米迫击炮和火箭筒下了车,带上步枪机枪开始徒步向敌人的阵地前进。


“他们真狡猾。”白岑放下望远镜,拿起自己的M-24步枪,他的枪法比刘兴业要强许多,可以在800米距离上把敌人的脑袋打开花。白岑给枪装上两脚架,把光学瞄准镜调到7倍放大,然后把子弹压进枪里边,没装消音器,他认为装上那东西就失去了狙击的乐趣。

韩德拿过自己的SVD步枪,给枪装上一个压满10发普通钢芯弹的弹匣,拉了一下枪栓,“我们比一比谁打的多?好不好?”随后他爬出战壕,端着SVD狙击步枪瞄准一个扛迫击炮的步兵,这个步兵距离他有800多米,有点远,很可能打不中,他调好了瞄准镜,果断的扣动扳机,“啪嗒”一声枪响,子弹飞出去,飞出一条漂亮的弧线,命中了政府军步兵的胸部。

子弹“噗”的一声撞进一个步兵的体内,在前胸制造了一个弹洞,鲜血顺着伤口就流出来,扛迫击炮的步兵一头栽倒在地,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步兵连的所有士兵都听见一声枪响,以为是敌人开枪吓唬自己,没想到一个战友被打中了,还当场死亡。

端着M-24步枪的白岑见他已经开枪,马上瞄准一个脖子上挂望远镜的敌人,这个家伙很像军官,他的腰上还有一个手枪的枪套。这个人惊慌的看着四周,白岑趁他没卧倒,马上开了一枪。

这个倒霉的连长中枪倒下,其他士兵马上跟着卧倒隐蔽。副连长在地上隐蔽了一会,抬起头,喊着口令,让士兵们注意隐蔽。

韩德拿着枪从地上站起来,然后蹲在地上,继续端枪寻找高价值目标,他看到一个人卧倒在地上还不老实,仰着头在那喊,就猜他是个军官,SVD步枪上的PSO-1瞄准镜内的十字线对准了这个喊话的军人。他轻轻的扣动扳机,一发子弹迎面飞向正在说话的步兵指挥官,这个军官面部中枪,停止喊话,趴在地上不动了。

步兵连没了正副连长,排长只好命令撤退,但也不敢徒步撤退,只能向后爬去。


试探性进攻被几发狙击步枪子弹给打回来。沙巴尼用怀疑的眼光盯着三名排长,问:“他们只开了3枪?”

“是的,将军阁下,我们有3个人阵亡。”一个排长苦着脸回答。

“全体注意,乘车向敌阵地前进,保持三角队型。”沙巴尼拿对讲机说完,回到指挥车内。

机械化步兵团的80辆M3装甲车排成若干个三角队型,缓慢的向敌阵地推进。

中间再没有狙击步枪的声音。一个车长认为外边很安全,就打开装甲车顶盖,把身体探出来,仔细看着敌人阵地。白岑正愁没东西打,见有人从装甲车里钻出来,像鼹鼠一样探头探脑的,就瞄准了这个目标。

“啪”的一声枪响,子弹像钉子一样钉进这个车长的脸上,子弹从后脑子飞出。他的身体一下就软了,身体子弹的出溜到车内,步兵们一看车长回来了,仔细一看,这个车长满脸是血,脸上有一个枪眼儿,眼睛瞪着,嘴还张开着,枪眼儿里还往出流血,吓的一个步兵大喊:“有狙击手。”


阵地内一个雇佣兵请示,“距离500米,是否开火?”

“对目标快速射击,开炮。”白岑一翻身跳到战壕内,就下了口令。12门炮的炮手都听见他的口令,一起开炮。

12无坐力炮同时发出怒吼,12枚炮弹飞向走在第一行的装甲车。

“轰。”的一声,走在最前边的一辆M3装甲车被炸起火。发动机中弹步兵们害怕车内油箱爆炸,纷纷打开车门后门和侧门,拿着武器下了装甲车,逃命去了。

M3装甲车上有12毫米厚的均质钢装甲,那里抵挡的住107毫米无坐力炮的近距离攻击,即使高爆榴弹也能对装甲车造成严重的破坏,何况无坐力炮发射的破甲弹?


十几台装甲车几乎同时中弹,对进攻中的政府军造成极大的威慑,沙巴尼一听到炮声就意识到他落入敌人的陷阱里,但他不明白,昨天雇佣兵公司的BMP-1为什么没被无坐力炮打?而且今天上午雇佣兵也对叛军进行了骚扰,没见他们的战车受伤,雇佣兵也没说遇到了无坐力炮。

另外今天的炮击持续时间很长,还有火箭炮的的火力压制,炮击刚结束才十几分钟,即使叛军有无坐力炮,也会被政府军的D-30榴弹炮炸的粉碎,他们的炮兵是从那冒出来的?

想这些也没用,沙巴尼抓起车载电台的送话器,命令:“所有第一梯队车辆倒车,其他车辆转向返回。”两军相距才500了才撤离?这不是胡闹么?正怕损失,损失还会更大,如果这时候所有装甲车全部冲过去,然后由步兵展开近战,政府军还占个人多枪多,这一撤离可好了,正好成为B11型无坐力炮的靶子。


“使劲打,打好了我这个月给你们多申请奖金。”韩德为了提高士气,拿钱诱惑这些兵努力杀敌。

第2次射击时候,无坐力炮就不是同时开炮,每门炮的装填炮弹的速度不一样,瞄准目标的时间也不一样,所以炮声很凌乱。

第2轮炮击开始之后,阵地笼罩在烟尘之中。阵地前的M3战车的残骸又多了几了一些,失去装甲车的步兵潮水般的溃败下去,与其他装甲车争夺起逃跑的路。因为怕撞到自己的步兵,装甲车不得不降低行驶速度撤离。

雇佣兵见敌人开始撤退,更不怕了,装炮弹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还把炮抬出阵地,就放在阵地外射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