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三十四章火力突袭

ddtt 收藏 2 36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三十四章火力突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部署完地面进攻之后,马塔又拿起卫星电话,给唐博少将打电话,让他派出所有能飞的飞机对夸穆特进行大规模轰炸,然后他悠闲坐在椅子上。

火箭炮团和榴弹炮团的两位团长还站在指挥所里,两个年轻的军官等着将军下命令。

“我对你们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把所有炮弹都打到敌人头上,能做到么?”马塔问。

“当然可以,阁下请放心。”两个团长一起回答。

马塔点点头,“你们去吧,现在就对敌人进行炮击。”

火箭炮团的30门BM-21火箭炮一字排开,观察员早已经派遣到前沿阵地上。

火箭炮车都做好发射的准备,团长已经计算好射击诸元,让炮手们调整好炮,火箭弹从弹药运输车上搬下来,装进炮管内。

榴弹炮团不需要调整火炮,70门榴弹炮昨天就布置好,而且也给了叛军点颜色看。炮手们都忙着搬炮弹,他们要把炮弹装上引信,然后摆放在阵地后边,以便快速射击。

“他们在忙什么?”丁延看着刚果士兵们忙碌着搬弹药,装甲车排着整齐的队伍开出营地。

“甩开我们单干,他们一事无成。”许睿喝着啤酒,坐到战车顶上,就像没事人似的看着友军穷忙碌。

雇佣兵们都在阵地内休息着,等着看政府军的热闹。

坐在指挥所内的马塔将军,从椅子上站起来,轻轻的掸了掸身上的土,拿起自己的白手套,从衣兜内拿出太阳镜,走出指挥所。

营地内的上百台战车已经不见踪影,炮兵正在忙碌,决战马上开始,他希望这次战役能彻底打垮叛军,自己在总参谋长的任期内结束这场内战。他隔着太阳镜,看着天空中的太阳,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背着手走到炮兵阵地后边,观看他们操作火炮。


榴弹炮最先轰击的阵地是防线中段,70炮连续快速射击,每分钟发射出350多发炮弹,炸的中段防线处处开花,随后榴弹炮向另一段防线展开炮击。

榴弹炮的轰击停止之后,卢云抖了抖身上的土,“白岑、韩德、刘兴业,回营地去,每人带30个兵和6门炮,分散进入刚果民主联盟军阵地,快点,别让我说第二次。”

这三人拿着自己的枪就跑步回去,战壕内除了叛军士兵外,就剩下卢云和几个雇佣兵以及一门B11型无坐力炮,战壕内还堆放着不少弹药,足够他们支撑一阵。战壕内的叛军士兵和军官都安静的坐在战壕内,抱着自己的枪,扭头看着卢云,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这些雇佣兵身上,只有靠他们了,他们有火炮,有充足的弹药,从来没被敌人打败过。

卢云闻着空气中的硝烟味儿,呛的有点受不了,脸色惨白。他没打过如此大规模的仗,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他厌倦了这一切,真像离开CIA过几天自由自在的日子。他现在想明白了,为什么很多人故意犯错误被开除。当特工危险,忙碌,收入低,还要无休止的卷入没有尽头的纷争中。林飞宇现在做什么?他一定在西餐厅内陪老婆吃饭,因为他不怕部下牺牲,他可以继续征募雇佣兵,可以用刚果政府的钱去采购军火,整个战争最大的赢家就是他。

他的兵不用每天都出动,只需要找一些民兵打几仗证明一下自己很专业,就能赚来大把的钱,然后看其他人打仗。而自己呢,要拼死拼活的保护鲁贝鲁瓦,要拼命帮他打仗,只有这样才能升职,才能加薪,如果干不好,每年连6万美圆的收入都没有,弄不好还有处分。自己来这里图个啥?虽然有点权,但是太累,而且收入太少,仗打赢了也不是自己当总统,自己只有6万美圆的年薪。

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很多特工选择离职,选择故意犯错误被开除,因为他们都聪明,是自己太傻了。林飞宇当老板一定赚不少钱,至少自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呢,以后也找个机会离开CIA吧,如果达不到,那就离开特别行动处。要换个要干的差事,最起码能和戚小晴再一起。

刚发了一会呆,尖利的呼啸声响起来。这是什么?卢云仔细的听着,就见天空中飞过无数拖着火焰和尾烟的东西,像流星一样飞过自己头上。这是火箭炮!必须马上隐蔽,这东西太厉害了,他卧倒在战壕内。

随后榴弹炮的炮弹雨点般的砸在其他阵地上,周围除了炮声,就是伤兵的惨叫声。烟幕火光遮蔽着视线,即使现在伸出头去,有看不到敌人和自己人。刚果军队总共才多少炮,不会是全拉出来了,怎么一起开炮就这么厉害?

D-30榴弹炮是70门一起齐射,炮弹是一片片的落下来,而不是一枚枚落下来,一个阵地只要被炸到,就彻底不存在,士兵们会被炸的缺胳膊断腿的。BM-21火箭炮一共是30门,每门有40枚火箭弹,一次射击发射就是1200发炮弹,除非是没打准,就叛军修筑的那些阵地,在火箭炮面前一点都不耐打。


火箭弹密集的落下之后,战斗部连续爆炸,弹片形成一片钢雨,任何软目标都逃脱不了覆灭的厄运。不过火箭炮轰击的是第二道防线后边的阵地,雇佣兵全部在前沿阵地,没遭到毒手,只是烦人的榴弹炮持续骚扰一阵。通常榴弹炮向一个地方持续射击一分钟,然后就稍微调整一下,轰炸另一片阵地,只要能躲过去,就没事了。

榴弹炮的炮弹威力很平常,主要是引信很一般,只有瞬发引信和延时引信。装了顺发引信的炮弹落地就炸,不往土里钻,一般对地面非隐蔽人员具有很大的杀伤力,但是对战壕和弹坑内隐蔽的士兵没啥杀伤力,装延时引信的炮弹一般都往土里钻,然后才爆炸,对工事和掩体的破坏力很大,基本一发炮弹就能炸毁一段战壕。

火箭炮只打了2次齐射,榴弹炮断断续续的打了半小时才停下来。卢云知道炮击之后肯定有步兵冲锋,他让士兵把B11无坐力炮清理干净,装入杀伤榴弹,等待政府军的步兵发动进攻。

不过他估计错了,火力打击还没结束。

空中飞来了9架A-4攻击机,他们沿着战壕飞行,每个几百米就丢一个炸弹下来。每架A-4飞机都能携带4吨多的炸弹,一枚MK20炸弹或者一枚MK82炸弹才200多公斤,A-4飞机的多点外挂架上能挂好多炸弹。

A-4机群在夸穆特上空盘旋投弹,穿梭往来的折腾了半小时才离开。MK82炸弹的威力比炮弹大的多,把阵地上炸出几十个大弹坑。等A-4飞走之后,阵地上到处是尸体,横七竖八的倒着许多士兵。卢云没心情看他们,等着把政府军的步兵杀的血流成河再对付那些飞机。


沃顿见空袭结束了,就穿好防弹衣,准备上前边看看,不知道为什么雇佣兵都一早就扛着无坐力炮去了前线,很多装导弹的箱子他们都没时间打开,里边有很多AT-3导弹和SA-7导弹,现在营地内只有为数不多的雇佣兵守着,连往前运导弹的人都没有,沃顿只好把几枚防空导弹和反坦克导弹装到吉普车上,亲自送到前边去。

他艰难的扛着两枚SA-7走到卢云身边,“昨天忙着运输弹药,忘了这些SA-7和AT-3,都是低价收购的但,质量不敢保证,这东西至少是20年以前生产的。”

其实SA-7在60年代大批量生产,停产都30多年,不知道还能不能用,这都是花极低的价钱从东欧和中东买来的,比好几万一枚的毒刺导弹便宜很多倍。

“打不准也比没有强。”卢云拿过一个SA-7导弹发射器,打开发射保险,他以前学过使用这个导弹,他还会用毒刺导弹。

沃顿坐在战壕里喘着气。一些刚果民主联盟的士兵帮他们把几个AT-3导弹搬到战壕内。


刚果空军司令唐博少将派出所有的A-4战机,还有全部的8架UH-1直升机,A-4返航之后没几分钟,直升机群就抵达战场,把刚逃过一场劫难的叛军吓的四处躲避。

UH-1低飞到叛军头上,用短翼下的M134机枪不停的对地面射击。密集的子弹像切割机一样把人打成一块一块的,像新鲜的牛肉酱。

卢云看几百米外就有一架扫射地面的UH-1,他前几天在兰加兰加就击落过一架UH-1,他对这种结实耐用的直升机很喜欢,但不喜欢它带着武器在自己头上肆虐。他扛起SA-7导弹发射器,瞄准一架直升机的侧面,没精确瞄准就把导弹发射出去。

如果站在战壕内太长时间会被其他飞机发现,会被M134机枪切成肉酱。

导弹飞出发射器摇晃着飞向直升机。直升机发动机排气管被导弹命中,发动机被炸之后,螺旋桨越转越慢,直升机向前冲着栽倒地面上。

几千米外的人都能清楚的看到直升机被击落。马塔站在炮兵阵地上,也看到这一幕,他无奈的走回指挥所,让唐博少将把所有直升机全部调回去,免得遭受更大的损失。


“打的好。”沃顿第一次见到直升机被导弹击落,兴奋的叫着好,他也拿起一个SA-7导弹发射器,打开保险瞄准一架正在转向的直升机。

“打它的背面。”卢云站在战壕内看着一架UH-1直升机停止用机枪扫射地面,正转向返航。

一枚SA-7导弹尾随UH-1直升机而来,直升机正向南飞行,已经脱离战场,还是被红外制导的导弹命中,飞机像醉汉一样摇晃着继续向前,然后一头栽倒下去,化成燃烧的残骸。


金沙萨国际饭店内,怡菲一吃完早餐就要林飞宇开直升机带她去前边看看,林飞宇其实不想让她去,但又说不过他就带他上了楼顶。

这里停着一架带武装的UH-1直升机,左右短翼下外侧武器挂架上挂着两挺M134机枪,内侧武器挂架上是2个57毫米火箭巢,每个火箭巢内装有7发火箭弹,是对付步兵的火箭弹,不是反装甲火箭弹。

林飞宇走到飞机跟前,拉开副驾驶舱门门,拿出一件防弹背心和一个飞行头盔,“穿上它免得有麻烦,然后把这个戴上。”

怡菲只见过银行的保安穿过防弹背心,这是她第一次穿这种东西,她把防弹背心套上以后,整理了一下这件沉重的背心,然后拿过飞行头盔戴上,头盔上有2个护目镜,有全透明式护目镜,像普通无色风镜似的,还可以收回到头盔上边,可以把黑色的防强光护目镜推下来,感觉很像戴上太阳镜。

“上飞机吧。”林飞宇把老婆请上飞机,还帮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关住机舱门,他自己坐到驾驶舱内,熟练的启动飞机发动机。

“你在美国学开飞机花多少学费呢?”怡菲知道美国民间私人飞行学校很多,但不知道价格如何,总感觉没事干的美国人都爱开飞机玩,有的还自己买一架,多数人是租飞行俱乐部的飞机,还有的人是学好驾驶技术去当私人飞行员,驾驶富豪们的专机。

怡菲她家也坐过民用直升机,坐带武器的飞机这还是第一次,她看着酒店逐渐变小,看地上的人越变越小,感觉很有意思。

“别看下边,会头晕的,两眼平视就可以。”林飞宇担心老婆会头晕,都不敢开快了。

“你开快点让我看看。”

“好吧。”林飞宇推下油门杆,调整螺旋桨转速,以最大巡航速度飞行。


坐在直升机往下看,刚果河就像一条漂亮的丝带,河上有不少运输船,很多还是划浆的小舢板,穿梭往来最多的都是拖驳船队,一串一串的航行在河面上。拖船的烟囱内还冒着黑烟,看起来他们一点环保意识都没有,排放污染很严重的柴油船还在河面上跑着。

怡菲只顾看着下边,没感觉到直升机坐舱的椅子上多了什么,等她看够了风景,她忽然感觉座椅很硬,坐着不是很舒服,她仔细一看,发现坐在一件防弹背心上,她问:“为什么把防弹衣当垫子坐呢?”

“地面可能有高射机枪不小心打到飞机,椅子上加个防弹衣当垫子安全呀,你靠背上还有一件呢,我还想拿防弹背心把侧面的玻璃挡住,免得你受伤,去前线可不是旅游,即使我不打叛军,他们也会杀掉我。”林飞宇开着飞机越过兰加兰加市上空,即将抵达前线,现在他还不知道有两架政府军的UH-1直升机被击落,要是他提前知道绝对不会带老婆来这个危险的地方。

听他这么一说,怡菲有点被感动,这个看起来很呆的家伙原来这么心细,以前自己总是忽略他的优点。她安静的坐在机舱内,刚坐上飞机的激动心情逐渐在减退。她忽然看到远处的黑烟,就指着那问:“那里怎么着火了?”

“政府军的炮打不准,可能是把民房打中了,军事用途的工事被炸了一般不冒烟的。”林飞宇不但是飞行员,还是解说员,要准确回答老婆的每个问题。他打开无线电呼叫:“许睿,能听到我说话么?”


许睿早回到大营内,听帐篷内的电台里有声音,他马上跑进帐篷内,戴上耳机坐在电台前,“收到了,请讲。”

“前边情况怎么样,我亲自飞过来看看。”林飞宇什么时候说话都是声音适中,语速不紧不慢。

“别过来,今天有两架UH-1被击落,你赶快远离夸穆特,叛军至少发射了2枚类似于SA-7的导弹。”许睿看到导弹发射时的拉出的烟儿,像是SA-7导弹的尾烟,他不敢确定。

“我知道了。”林飞宇扭头对老婆说:“我们该回去了,今天至少死了4个飞行员,看来飞起来也不安全。”

“好了,我已经过了坐飞机的瘾了,回去就回去。”

UH-1直升机飞到政府军的炮兵阵地上转了一圈,林飞宇从空中视察了一下部队,发现他的4辆战车好好的停在那,政府军的榴弹炮和火箭炮也整齐的排开,看起来很壮观。


许睿从帐篷里出来,看着远去的UH-1直升机,才放下心。他爬上BTR-70装甲车上,拿望远镜看战场,政府军和叛军已经打起来。装甲车排成一字横队,向前开进,车轮卷起阵阵尘土,像冲锋的重骑兵。

叛军似乎没什么像样的武器可以还击,装甲车上的机枪可以把没穿防弹背心的叛军打成马蜂窝。尘土和装甲车排出的黑色尾气逐渐遮蔽了许睿的视线,战场开始变的模糊,直到什么都看不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