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三十三章有效防御

ddtt 收藏 3 14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三十三章有效防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吃过晚饭,林飞宇陪着老婆怡菲在酒店的花园内散步。

其实林飞宇现在最担心的不是老婆整天呆在这里,是怕她对自己做的事感兴趣,万一她非要去前边看看,那该怎么办。他现在这么担心,脸上一点都没带出来,依然是轻松自在的样子。

“明天我想去看看你怎么帮政府军镇压叛乱。”怡菲来刚果好几天,连金沙萨城外都没去过,一直想去前边看看,看他如何镇压叛乱,以前她只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过非洲发生的叛乱和内战。

“前边太危险,你要有什么闪失,你家人会杀了我的。”他坚决反对她去看热闹。

“我就坐飞机上看一看,好不好?不下去,我还没见过你开飞机呢,你什么时候学的呢,我怎么不知道?”

“好吧,说好了不下去的,明早我带你去看看,然后你就不许在提去危险的地方,行不行?”林飞宇宁可自己在枪林弹雨中死个几回,也不想让老婆知道一点关于战争的事,血腥的场面他见了都受不了,何况她呢,她连战争电影都没看过,那知道战争的残酷。

深夜,一艘大型内河拖驳船开进夸穆特。拖船后的驳船上装满了货物,拖船甲板上站满了穿迷彩服的白人,他们有的抽烟有的聊天,看起来都很轻松。沃顿站在船的驾驶舱内,拿出卫星电话,拨着卢云的电话号码。

“喂,是卢云么,我奉命前来和你联络,叫你的人快来搬运武器,这里有10船武器弹药,还有大批军事顾问,需要你把武器和顾问介绍给鲁贝鲁瓦。”沃顿说着地道的美国英语,稍微有一南方口音。他很瞧不起卢云这样的外国人,另外他已经给CIA干了10多年,论经验和资历他都足够当了组长和队长什么的,没想到上级把指挥大权给了这个刚毕业的小子,他有些不高兴。其实他没当上头的原因是他在美国长大,如果他和鲁贝鲁瓦直接交流,很容易被人家察觉出是美国特工,而卢云在美国以外的地方长大,英语说的也不标准,他做雇佣兵头目更合适,让人不容易察觉出他是美国特工。

“谢谢,我尽管过去。”卢云把电话装进包里,大声喊:“卡车司机集合,跟我去码头,一半人跟车走,快点。”

几台卡车发动起来,跟着一辆陆虎吉普车开到军港去。

雇佣兵们抵达港口就发现,船上堆积的武器弹药像山一样,这些人就知道这钱不好赚,又要打仗又要当苦力,简直受老了罪,但是不干又怕没扣工资,只好乖乖的往卡车上装弹药。

码头上的雇佣兵就像勤劳的蚂蚁一样,把船上搬空。

沃顿坐上卢云的吉普车去了鲁贝鲁瓦的指挥部。

刚果民主联盟军夸穆特城防司令部内,卢云就向鲁贝鲁瓦介绍,“这位是沃顿,我的朋友,他帮我找来一些会说法语的退役军人,是来帮你训练军队的,他们对工资要求不高,只要不上前线,每人每月只拿我工资的一半,你看好不好?”

鲁贝鲁瓦正求之不得呢,城里的5万军队基本全是没受过任何训练的乌合之众,都是民兵,大多数时间是在家里种地,或者是当工人,做小买卖,即使给他们装满子弹的AK枪,他们也打不死400米以外的敌人。另外如果能快点训练好部队,他就能守住夸穆特,让这里变成要塞,让政府军血流成河,让政府军知道消灭自己是不可能,那样才能得到地方自治权。

“当然可以,如果干的好,我会增加工资。”鲁贝鲁瓦低调的接受了卢云条件。

“我还有很多弹药,你如果赶兴趣,可以去我们的驻地,一会你可以派人去营里见军事顾问,他们不但会训练你的士兵,也能教你们的军官如何指挥作战,我们先走了。”卢云结束了这次会见,起身打算离开。

“好的,我一会就挑选一些军官去接顾问。”鲁贝鲁瓦知道前线战斗激烈,也就没留卢云,现在卢云是他的救命稻草,还要靠他的雇佣兵与政府军作战。

营地内,雇佣兵们熟练的把装武器的木头箱子打开,B10、B11型无坐力火炮的炮架被抬出来,炮管装在炮架上,一门炮就被组装起来。

营地内乱哄哄的毫无秩序,士兵门把一门门组装好的炮整齐的摆在地上,卢云走到这些火炮跟前,看了看,“该死的苏联货,它的精度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从五角大楼收购退役武器,价格太高,上边的拨款太少,只能从中东、东欧、和军火走私商那里卖这些,如果从五角大楼买,我们只能买到你需要的一半武器。”沃顿满意的看着武器。

“白岑、韩德,带人去前边勘察阵地,明天找BMP-1报仇。”

天一亮,许睿就把雇佣兵集合起来训话,林飞宇不在的时候,他就是最高指挥官,昨天玩BMP-1战车玩的很开心,所以今天心情很好,打算继续用叛军当‘移动靶’,他好练练枪法,操作车载机枪和普通机枪可不一样。

“驾驶员登车,其他人留守阵地,敌人喜欢我们的D-30大炮,我需要你们看好它,像照顾自己的宠物一样,让它始终处于安全环境下,自己认为很勇敢的人可以和我一起上装甲车。”许睿刚说完,丁延、秦虎、伍俊文、怀庆、文雍一起冲到4台装甲车上,怀庆、文雍爬上一辆BMP-1。

文雍站在战车的步兵舱,摆弄着M79榴弹器,“现在就差你了,我们走。”

看来打仗还是要靠自己的好兄弟,和他们在一起许睿感觉很安全,如果自己处境危险,这些兄弟可以把他救出来,而那些为了2万美圆工资来的雇佣兵只是赚钱的工具,不足以信赖,有了危险他们会自己先逃跑。

清晨,叛军的阵地上一片寂静,对面有一点动静都能听的十分清楚。白岑、韩德听到装甲车的噪音,马上拿起望远镜,蹲在战壕外边四处张望,寻找昨天打了他们的铁家伙。天亮前他们就勘察好阵地,架好了炮,B11型107毫米无坐力炮的破甲弹都装进炮膛内,专等装甲车来送死。

放下望远镜,白岑看到4个黑点缓慢的出现在地平线上,他又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大概距离有一千米,这个距离无坐力炮可以打的到,但是打不准,打算等几分钟,把战车放进了再打。

装备不如人的时候近战还是有的拼。

卢云吃着压缩饼干,从吉普车上下来,徒步从防线后边走到前边,“他们来了?”

韩德马上说:“是的,就是他们昨天差点把我打死,今天我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无坐力炮还带着伪装,摆在阵地上,炮手们都坐在战壕里,有的吃早点又的抽烟。他们精神都比较疲惫,对战局普遍都持悲观态度。卢云知道只有好好打一仗,才能让他们提起精神来。卢云坐在战壕里,和普通的雇佣兵一样,他一脸的镇定,在他看来别人不是最可怕的敌人,最可怕的敌人是在强敌面前胆怯。

驾驶员娴熟的驾驶着战车,许睿戴着头盔站在炮塔内,把上半身探出炮塔外,拿着望远镜观察着叛军的阵地。

战车的步兵舱内拆除了八个座椅中的四个,这样车内空间更大,坐在里边更舒服,还能储备更多的武器弹药。怀庆、文雍两人打开车顶的舱盖,也探出身体来,每人拿着一个M79榴弹器,搜寻着敌人。

战斗中叛军都习惯了躲藏在战壕里,榴弹炮一响,他们就都蹲在战壕里,连头都不露,步枪机枪拿他们没办法,只有榴弹可以打进战壕内,可以杀伤战壕内的叛军。

另一辆BMP-1战车的武器由丁延操作,他也是毫无顾及的把身体探出炮塔外,他的车上没搭载步兵,车上只有驾驶员和他自己,完全把战车当成坦克用。许睿回头看了一眼他的战车,丁延伸出右手,做了一个V字型手势。

在大营内呆不住的刘兴业也提着一支M24步枪来到前沿阵地,他有些按耐不住对战斗的渴望,他站在战壕内,把身体探出战壕,把M24步枪的支架打开,把枪放好,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同事们,这三个人好像没事儿人似的,坐在战壕内一脸轻松。他在CAI培训中心里呆了3年多,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不过他最喜欢的就是使用M24步枪打远处的敌人,不过他不太会使用专用狙击步枪。CIA特别行动处里的特工个个都是神枪手,通常用M-4卡宾枪可以达到神枪手的水平,如果用他们不太擅长的枪,他们的射击技术就变的很平常。

他握着枪,用光学瞄准镜捕捉着可以开火的目标,一辆BMP-1战车出现在瞄准镜内,不过运气更好的是,坐在炮塔里的人居然把身子探出来,这可是个绝对好的开枪机会,要一枪打死这个人,这战车的火力也就报废了。

他用左手稍微调整了一下光学瞄准镜的放大倍数,清楚的看到敌人的头,他长着一张亚洲人的面孔,不过刘兴业没意识到这家伙和自己是同胞和同学,CIA每天毕业好多人,并不是在一起受过训的人都认识,最多能把同一期毕业的人都认住了。

“今天就拿你开张。”刘兴业恶狠狠的说完,拉枪栓把子弹送上膛,仔细的计算好战车移动的提前量,然后瞄准敌人的脸。

昨天的战斗非常顺利,许睿有些得意,看着叛军阵地,没意识到一支M24狙击步枪已经瞄准了他。人往往在得意的时候狂妄的时候会倒霉。

刘兴业使用的狙击步枪上装的专用消音器,他知道即使自己打不准,也不至于遭到报复,他自信的扣动着扳机。枪抖动了一下,子弹旋转着飞出去,扑向毫无准备的许睿。

子弹似乎打高了,没命中许睿的面部,而是打在许睿的头盔上,凯夫拉头盔挡住了致命的子弹。许睿只感觉到一股贼风吹过来,然后听到撞击声,他感觉到头盔震动了一下,然后看见一枚子弹掉下去。

有人打黑枪?是带消音器的枪,看来对手装备不差,只是枪法差一点点,他急忙回到炮塔内,对着送话器说:“有狙击手。”

“我看不到他。”丁延用潜望镜寻找着狙击手,想用73毫米炮把这个家伙打死,战场上的人通常都最恨狙击手。

“我始终在炮塔内,我这炮塔没顶盖,想出也出不去,他的什么位置?”秦虎通过机枪塔上的观察窗寻找着目标。坐在装甲车辆内观察战场非常不方便,视野很狭小。

偶尔从战壕里探出头来的白岑窥视着BMP-1战车,他大概计算出战车与阵地之间的距离,回到战壕内,命令士兵瞄准开炮。

B11型107毫米无坐力炮在一群并不熟悉它的炮手操作下,草草的瞄准了一辆BMP-1,炮手担心战车会先开炮,就抢在战车开火前发射了炮弹。

坐在战车内的许睿用潜望镜向外看,见12点钟方向有火光和烟幕就知道这是火炮而不是火箭筒,火箭筒在500米外对战车不构成威胁。

“倒车,倒车。”许睿操作炮塔内的73毫米炮瞄准敌人,他想在敌人第2次发射前打掉这个炮,也就没太认真的瞄准,迅速开炮。用潜望镜看,炮弹似乎打偏了一点,没直接命中火炮阵地,他又拿过另一部电台的送话器,呼叫刚果炮兵的火力支援。

没过几分钟,5公里外的D-30榴弹炮群就开始炮击,炮弹呼啸着落在叛军阵地上,炮弹命中率比昨天要高出许多。昨天炮兵调整好炮以后,晚上就没动,白天一装炮弹就打,不用试射就把炮弹直接倾泻在叛军阵地,不像昨天那样炮弹一半都打进市区内。

“打的很准确。”许睿用法语不断重复着,用潜望镜观看火炮轰击看的很陶醉。

“我们俩干点什么呢?”怀庆坐在步兵舱内抱着M79榴弹器无所事事,即使站在战车车顶上也打不找敌人。

“这样不是更好?”许睿能自己不去杀人,尽量不去,他没打仗的瘾,怀庆与他正好相反。

趴在战壕内的卢云满身是土,无数发炮弹落在战壕周围,爆炸只有扬起的土都把战壕填满一半,他现在就被埋在土里,没人比他更清楚现在的处境是如何不利。这到底是怎么个打法,如果炮击停止敌人会不会冲上来?那门B11无坐力炮已经被埋在土里,真怕刚才的那辆战车冲到阵地内。

炮击了5分钟,停止了,因为害怕昂贵的战车被无坐力炮炸坏,许睿提前指挥战车返回自己的阵地。敌人昨天还没有无坐力炮,今天忽然有了,显然他们的补给线依然存在。

就在雇佣兵返回阵地的时候,马塔将军带了大批刚果政府军抵达前线,他们也只走水路绕开联合国的检查站抵达兰加兰加,然后从兰加兰加直接抵达前线。

马塔将军在刚果军队里的地位非常高,他是紧次于卡比拉总统的实权人物,他这次带来了50多辆M-3装甲车,还带来了60辆AML装甲侦察车,另外还有30门冰雹火箭炮,这些武器加上先前抵达的30门榴弹炮和30辆装甲车,就是刚果政府军所有的家底。

前线临时指挥所内,几个高级军官围着沙盘研究这下一步的打法。

“这个林飞宇认为他的100多人能打开突破口,总统居然授权我们支援他们,不是我不想听他摆布,而是他实力太弱了,现在该我们一展身手了,其实我是不赞成用雇佣兵,他的打小规模战斗绝对可以,大战役就别指望他们。”马塔虽然只是个少将,但是他是刚果军队的三军参谋长,其他佩带将官军衔的军官都听他的。

“是的,今天他们刚进行了试探性进攻,现在刚回来,我们有140辆战车,冲进叛军阵地绝对没问题,我们最好把他们歼灭在郊区,而不是把他们赶回城里。”沙巴尼在沙盘上一边比画一边说。

“我们不应该从正面切入敌阵,应该打开突破口之后分别沿着敌人的防线进攻。”亚纳准将知道装甲部队不适合进入城市作战。

“孔戈洛,你带你的部队佯攻,沙巴尼,你带所有的M-3装甲车沿刚果河东岸向北进攻,切入敌人防线后向东迂回,亚纳,你指挥所有的AML装甲车从敌人阵地最东边沿刚果河南岸发起攻击,切入敌防线后向西南方向迂回,我会指挥所有炮兵为你们提供火力支援。”马塔少将好久没这么过瘾的指挥过战斗了,以前都是他亲自在前边指挥,这次就让其他人去立功,他居中调度,这样才有‘帅’的感觉,去冲锋的,去一线指挥的只是将而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