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三十二章被困孤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落在战壕中,白岑从前边的阵地回到营地内,“集合。”他一边喊一边爬进V-150装甲车上,很快的给M134机枪装上子弹。

其他兵也登车等待命令。“一直向东开。”

两台装甲车一路狂奔,从夸穆特城东边出来,然后转向南行驶,驾驶员基本是寻着榴弹炮的发射声寻找炮兵阵地。

他们很快的看到白烟笼罩的炮兵阵地。


“停。”白岑坐在车顶上,命令停止前进,他拿起望远镜看看政府军阵地,那里至少有30门榴弹炮和30多辆装甲车,装甲车上的机枪口一律向外。这样的阵地可不好打,自己只有2台车20多个人,冲进去也是白给,V-150装甲车在RPG-7火箭筒面前像纸一样,一发火箭弹就能把装甲打穿。

不过他没看见政府军的火箭筒手,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火箭筒,白岑放下望远镜,打开机枪的保险,继续犹豫着。敌人可不给他犹豫的时间,这时候天空中出现了9架A-4,这些飞机编成3个品字阵,向市区飞过去。

MK82炸弹像下雨一样撒在叛军阵地上,本来步兵就被榴弹炮炸的没地方躲藏,这会飞机又来添乱,真是麻烦。


沙巴尼站在装甲指挥车的顶上,拿着望远镜看着叛军的动向,当他转身向东边看过去,马上看到两台停在那里的V-150装甲车,沙巴尼马上从车顶上下来,用电台呼叫:“林飞宇,我发现东边有两辆V-150,消灭他们,完毕。”

林飞宇玩并列机枪正玩的开心,他已经击毙了十几个叛军,听见沙巴尼的呼叫,他只简单的回答:“收到,我会处理。”然后用车载电台呼叫:“许睿,东边有两台V-150,交给你了。”

一辆BMP-1战车迟钝的转向,迂回到炮兵阵地东部。


白岑不知道颠覆一个政权这么难,要一仗一仗的打下去,要和政府军没完没了的打下去,他的心有点疲惫了,特工这个职业根本没什么意思,只是年收入6万美圆还能提起他的兴趣,他不知道现在要不要偷袭叛军阵地。

一辆BMP-1迎面开过来,韩德喊了一声:“一千米外有一辆履带战车。”

“妈的,准备返回。”白岑回到车内,他无奈的躲避着火力威猛的BMP-1。


许睿耐心的摆弄着2A28型低压滑膛炮,用双向稳定光学瞄准镜,一辆正在倒车的V-150,他计算着提前量,自动装弹机早就装好一枚73毫米高爆弹。

炮已经对准目标,坐在步兵舱内的秦虎爬到车顶,扛着火箭筒才发现目标不在火箭筒射程内,大声喊:“你还犹豫什么,快打它。”

许睿按下发射钮,火炮喷出一股白烟,车体颤抖一下,差点把秦虎摔下来。


炮弹飞离炮管,直奔V-150装甲车打过去,炮弹正好落在一辆V-150装甲车的驾驶舱上,高爆弹爆炸之后,高温冲击波和金属流击穿装甲车的前装甲,开车的雇佣兵当场被炸身亡。白岑被爆炸声震的有写晕,但是还是马上从着火的装甲车上跳下来,徒步逃跑。

坐在BMP-1装甲车内的许睿又瞄准一辆V-150装甲车。

韩德知道自己坐在车上肯定会被炸成肉饼,早早的跳下车逃跑。炮声响起,高爆弹呼啸而来,命中装甲车,把装甲车炸成一团烈焰。白岑、韩德并排向东使劲跑,希望可以跑出车载机枪的射程。

许睿按着并列机枪的发射按钮不放手,机枪单调的发出“哒哒”声,枪口迅速喷吐着白烟。

子弹追逐着瞄准镜内疯狂逃跑的两个人。

白岑看见子弹不停的落在自己的周围,知道自己还在机枪射程内,继续拼命的跑,他停不到后边的枪声,但是可以听到子弹带着风飞行的声音。


下午四点,卢云坐着快艇抵达夸穆特码头,他坐在艇上就能看见市区内巨大的烟柱,还能清楚的听到爆炸声,有数不清的难民涌入码头,坐廉价的拖驳船离开,这些难民拖家带口的,背着行李和粮食,几乎是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随身带着,他们要逃出市区,逃到安全的地方。

这都怪林飞宇,如果不是他,刚果军队肯定不会围攻这个城市,那些带着将星的黑鬼很愚蠢,根本不动战略战术,他们根本不会打仗,是林飞宇给他们提供了战略指导,为政府军制定了作战计划,而且卢云很清楚,冲到阵地前引导榴弹炮轰击阵地的BMP-1战车绝对不是刚果军队的,肯定是林飞宇的。林飞宇聪明的头脑只会让战争升级,会让战乱持续下去,他是个惟利是图的商人,为了钱他不会管市区里那些平民的死活。普通人聪明不是坏事,雇佣兵老板聪明,那是要死更多人的。

狡猾的林飞宇肯定会被送上海牙国际战犯法庭,他以前曾经命令部下烧掉一个小镇,不过什么时候国际刑警组织会通缉他呢?这样人如果不抓起来,世界都要陷入危险中。

其实卢云猜的没错,这都是林飞宇‘导演’的,不过林飞宇即使上了法庭,他也会说作战计划是总统批准的,如果总统不批准他不会得到炮兵的指挥权,另外死于炮火的平民都是刚果政府军造成的,雇佣兵没人会操作榴弹炮,刚果政府也没许可他们操作榴弹炮。

偶尔几发打偏的炮弹落在码头上,把港口内成堆的平民炸的四肢四处乱飞。炮弹落到坐满乘客的渡轮上,船被炸沉,一船的平民落入刚果河中被活活淹死。看到这残忍的场面,卢云更痛恨林飞宇。他以前只恨政客,是白宫里的那群猪引发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现在更恨商人,尤其是开雇佣兵公司的商人,这些商人要对平民的惨死负责。

匆忙支付了租船费,卢云跑步上岸,使劲向雇佣兵的营地跑去。他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手下们会出意外,他不想被特别行动处的那些坐办公室的蠢货骂,所以一定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带好这些兵,管好其他几名特别行动处的成员。


下午四点,驻扎在兰加兰加市的刚果政府军沿河北上,在孔戈洛上校的指挥下,部队抵达夸穆特南部,与驻扎在这里的刚果政府军会合,沙巴尼少将把步兵营布置在炮兵部队外围。

雇佣兵在叛军阵地前折腾到下午才返回自己阵地,榴弹炮也逐渐停止射击,阵地上又安静下来。政府军抓紧时间休息,叛军利用这段时间重新修筑阵地,把阵亡者的尸体运出阵地掩埋,把伤员送到城里去治疗。

雇佣兵的营地内,林飞宇和部下们坐在一个帐篷内,喝着XO,聊着天吃饭。4辆俄制战车安静的停在那里,迫击炮等武器整齐的放在营地内,看起来他们不像雇佣兵,比刚果政府军凌乱的大营强多了。


回到营地的卢云马上就发现少了几个兵,还少了两台装甲车,他问白岑:“车呢,怎么还缺几个人?”

“我们偷袭政府军炮兵阵地没得手,被一辆BMP-1发现,73毫米炮把我们的车炸了。”白岑低着头,叹着气,他知道事情办砸了然后在CIA里不好混,搞不好会被开除。

“政府军的弹药不足,尤其缺少反装甲武器,怎么办?今天俄制战车只是引导炮兵射击,如果他们冲进阵地,叛军就挡不住。”韩德走过来,把实际情况全说出来。

三个人低着头,都很无奈,卢云想起来哈利斯带应他要资助叛军一些军火,他们只在基伍湖地区有几门炮,和少的可怜的弹药,现在即使运来也不是政府军的对手,他们可以用D-30榴弹炮把整个城市炸平了再发起进攻。尤其是那些俄制战车,必须把他们摧毁。

“他们的炮兵阵地外围全是装甲车,法制M3装甲车,如果偷袭他们的炮兵阵地,也不是很容易得手。”刘兴业这么一说,大家更沮丧了,本来是帮鲁贝鲁瓦推翻卡比拉的,现在却被困在这里什么都干不成。

白岑从帐篷内拿出一份地图,“上午我发现政府军似乎在夸穆特东边修建防线,如果防线从刚果河东岸修到南岸,并能封锁河面,这样我们只能从水路撤离,如果他们炮击码头,我们就走不成,现在这里是孤城。”

“我们还有多少人?”卢云问。

“还有100人,你要怎么打?如果要夜间偷袭的话我们跟顶是白给,政府军至少有上千人,后续部队还在源源不段的开进来。”刘兴业已经对反击失去信心。

他们现在已经没了办法,只好等天黑。


晚饭时间,叛军政府军都在吃晚饭,打了一个白天,双方都需要休息。

一架UH-1直升机飞临政府军阵地,顺利的降落下来。关宁摘下头盔,走下直升机。

“什么事?”林飞宇问。

“你老婆还在酒店里等你吃饭碗,你会去吧,他们留在这里照样可以打的很好。”

关宁是来接林飞宇的,林飞宇想了想说:“好吧,我回去,不过我明天还回来,我要看着叛军怎么输掉这一仗。

他们俩上了飞机,直升机离开前线。


国际饭店的西餐厅内,怡菲和戚小晴坐在一张桌子上,两人喝着饮料,等着服务生上菜。

“那边那桌坐着是你的父母吧。”怡菲喝着果汁,看着不远处的一对中年夫妇。

“是的。”戚小晴是今天在健身房和怡菲认识的,因为酒店内客人很少,再加上语言不通,所以找个能聊天的人很难,两人在健身房碰到一起后,彼此很谈的来。

“一起出来旅行,为什么不和父母一起吃饭?”怡菲好奇的问。

“我找了个男朋友,他们不喜欢,我和他们说不通,也就没话说,坐在一起也尴尬。”戚小晴懒的看父母一眼。

“是昨天和你吃饭的那个男孩么?我看他不像坏人,你如果愿意,就继续交往。”

“他工作忙,没时间陪我,过几天我就回国了,我想走之前再看看他。”戚小晴看着窗外的风景,因为在刚果认识了卢云,因为她爱卢云,所以她对这个偏远落后的国度也有了些好感。

“原来你们也不是一起来的呀,第一看见你们的时候我还有些羡慕呢,既然合的来就好好珍惜,在天涯海角能碰到一起,是多不容易的事呀。”

戚小晴问:“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才能让感情长久么?”

“这很容易,第一你要认真,认真的对待感情,而不是计较身外之物,不要计较他的地位财富学历。然后呢,不要找很帅的,因为这样的男人很容易被其他女孩喜欢,或者他很容易用自己的帅去勾引其他女孩,他会频繁的换女友,然后频繁的和不同的女孩上床,会把你忘的很干净,他会把你抛弃,这样的男的还很容易去做鸭子。还有不要找有钱的,虽然和这样的男的在一起会活的很舒服但不会幸福,他会拿钱去讨好其他女的,不会对你一心一意,有钱的男人忠诚度最低。”怡菲一边说,一边看着戚小晴,这个女孩很认真的听着。

“就这些?”戚小晴问,她还想听下去。

“还不能找太知足的人,这样的虽然对你忠诚,但是容易变成不上进的人,你和这样的呆久了会感觉到没意思。也不能找不知足的人,不知足的人往往物质欲太强,如果有个比你有钱人女的勾引他,他肯定会抛弃你。所以找什么样的人操作起来都很复杂,往往大多数人在感情的道路上弄的身心疲惫,因为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男人,绝大多数女的都要经历恋爱失败。”她来到刚果好几天天,除了吃饭感睡觉就是去健身房,去独自游泳,好容易找到个能说话的伴,她使劲说,生怕把自己憋坏了。

“你是恋爱专家呀?你失败过没?”戚小晴好奇的问。

“我和老公结婚两年,认识他十几年,目前我还没失败过,估计未来也不会。”怡菲惬意的微笑着,她对自己的感情很满意。

“好羡慕你呀。”戚小晴所认识的人里,还有听说到的人里,很少有怡菲这么幸福的人,很多人的感情都很坎坷,即使最后结婚也不是很理想,只能算是凑合或者折中。想找到个感情上没受过什么挫折的人真难呀,她自己可不想做这样的人,谁不期待一帆风顺的感情?谁都不想跌跟头。

“别羡慕我,命运是自己掌握的,面对每一次选择如果你全对了,也就一帆风顺了,如果不幸选错了,那自己就要承担选择错误的责任,痛苦不是先天的,大多因为自己错误选择造成的。”怡菲正聊的高兴,林飞宇已经换好衣服走到餐厅里了。

“今天都多了一位朋友陪我们吃饭呀?”林飞宇动作很斯文的坐在椅子上,没人能从他的举止上看出来他曾经是间谍现在是雇佣兵。

戚小晴主动和林飞宇打招呼,“晚上好。”

“你也好。”林飞宇一边打着招呼一边翻着菜单,看法语菜单多了,也就能对记住几个单词。

“菜我已经点好了,你还看什么?”怡菲把一个面巾纸递给他。

“这就是你的选择呀,看起来还不错。”戚小晴微笑着对怡菲说,林飞宇看她们俩说的很开心,但不知道她们说什么,也就没插嘴,坐在那安静的听着,他知道这样才装的更像个绅士,其实他知道自己什么也不是,只是个靠老婆投资当了老板的职业冒险家。坐在餐厅里他还在盘算,如何才能打好仗,把4辆战车卖给刚果政府或者是叛军,他是个商人,在这里没有固定的朋友,卡比拉和他做生意,给他赚钱的机会,卡比拉就是临时的商业伙伴,如果鲁贝鲁瓦也买他的武器,也支付他更高的劳务费,他也愿意和鲁贝鲁瓦合作。

餐厅服务生把菜端上来,三个人愉快的一起吃着晚饭。怡菲和戚小晴绝对不知道200公里外依然是战场,不知道今天有上千无辜的刚果人死于战火,她们更不知道和她们吃饭的这个很斯文很客气,长像很乖巧的林飞宇就是战争的策划者,虽然刚果内战不是因为他打起来,但是他对内战升级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怡菲有太多的事情不知道,她以为林飞宇赚来的钱都是干净的不沾着血的。她上小学的时候就认识林飞宇,对他的性格怡菲了如指掌,在她的印象中,林飞宇从来就是个很乖的家伙,贫困的家境让林飞宇失去上学的机会,但贫困似乎没改变林飞宇的性格,似乎他永远都是最诚实最善良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