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这座兵营里停放着150辆法国制造的装甲车,一行行的停在那里看起来十分威武。

法制M3装甲车,是一种结实耐用的轮式装甲车,产量多达1500辆,曾经出口到30个国家。它可以选择安装多种炮塔和武器,不过这都是前蒙博托政权采购的,因为经济困难,车上只安装了轻机枪,这些车在精心的维护下还是可以使用的,不过法国根据联合国制裁决议拒绝提供零件,所以这些车的使用寿命减少了很多。它远不如美国M3骑兵战车出名,虽然都叫M3。

“你打算把这些车全弄到前线?”沙巴尼有些疑惑。

“总那是当然,我还希望一周以后他们再完好的回到这里。把炮弹和补给零件全部装到装甲车上,你们不用带卡车吉普车,坐装甲车走,如果遭到伏击,装甲车最安全。”林飞宇高兴的看着铁家伙,围着装甲车走了一圈,摸了摸装甲车上弹痕。

亚纳准将下了命令,让所有的牵引炮都用装甲车牵引起来,“出发吧,林先生。”把这些武器弄到前线不光是林飞宇的愿望,所有刚果军官都希望把武器全部运到前线与叛军放手一战,亚纳也是如此。

“我们走。”林飞宇把沙巴尼和亚纳将军请上吉普车车,走在前边开路,后边是浩浩荡荡的装甲车和火炮。

这些装甲车因为很久没用,勤奋的士兵把它们保养的像新的一样,开出军营之后没有一辆出故障。

道路上被装甲车和火炮塞的满满的,他们可以算是刚果军队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他们拥有全刚果陆军所有的重型武器。,

“我们去那上船?”沙巴尼问正在开吉普车领路的林飞宇,不过他的声音迅速淹没在装甲车的轰鸣声中。

林飞宇把吉普车开的稍微快点,把吵人的装甲车甩在后边,一手拿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拿着卫星电话,“喂,船找好了没?”

“找到了,我在市区西边的船度码头,沿途没有联合国的蓝盔部队,你来了就知道,我在这里等你。”林飞宇放下电话,拿起GPS看了一下,驾驶吉普车向码头开过去,后边庞大的机械化部队紧紧跟随。

吴哲和关宁带着20多个雇佣兵,看守着一个班的蓝盔部队,蓝盔部队的枪全部被装到雇佣兵乘坐的皮卡上。吴哲和关宁坐在吉普车上,喝着可乐,雇佣兵们用绳子把维和部队士兵捆的像粽子一样结实,然后把他们全部藏到树林里。

一个雇佣兵走到吉普车前,“报告长官,我们把他们都捆好了,藏到树林里。”

“很好。”关宁把一瓶可乐扔给这个士兵。

“我们什么时间走?”吴哲问。

“我也不知道,等车队上了船,我们就能离开,不过联合国不会放过我们,肯定会追查武器的去向,等天亮前我们就回营地休息,免得被他们抓起来。”关宁耐心的坐在车上,等着天亮。他知道绑架联合国士兵的后果。

当年塞拉利昂反对派首领桑科就干过这事,结果是他不幸被老百姓抓起来送交法庭。不过桑科是因为做恶太多才被抓的,绑架联合国士兵是只是次要原因,他在塞拉利昂国内恶贯满盈,他把所有不支持他不喜欢他的老板姓的胳膊都砍下来,塞拉利昂到处是失去胳膊的人,这些人终身残疾。另外桑科还用毒品控制童子军,让那些平均年龄只有12岁的小孩为他打仗。关宁认为自己坏事没做这么多,不可能因为绑架一次联合国士兵而被国际战犯法庭通缉,他不会被抓到,因为他有枪,他不会去海牙国际法庭接受审判,因为他手下还有兵,还有一群拿枪的人保护他,还有刚果政府庇护他。

车队来到内河码头,许睿坐在吉普车上正和塞拉喝着伏特加,两人红着脸有说有笑的,塞拉的英文水平足可以用来和别人聊天。

许睿听见车队发出的噪音,下了吉普车,前来迎接林飞宇,“你看我找到谁了。”

林飞宇把吉普车停下,借助码头的灯光看见了塞拉,马上去打招呼:“你好。”

“又见面了,我正好有一队大马力的拖船,刚刚运走不少货物,看来我这次可以赚足船的租金。”塞拉左手拿着酒瓶子,伸出右手和林飞宇握手。

“你的船能装多少东西?一次能带走70辆车么?”

“这都是运矿石的船,运车没问题,开是吧。”塞拉上了一艘拖船,让水手把船上的灯都打开,拖船后边有一串很长的驳船,大概有十艘,每艘驳船至少有十几米长,有5米宽,运送6吨多的装甲车似乎没问题,运送3吨多的牵引炮也可以。

港口内总共有10艘拖船,和更多的驳船,虽然不能一次性把武器全部运出被联合国监视的地区,但是三趟之内可以全部运走,如果还能筹集到船的话两趟就全运走了。

水手们忙碌起来,引导的装甲车一辆辆的开到平版驳船上,然后把装甲车用绳子固定住,免得滑进河里。驳船的两边都捆绑着一圈汽车内胎,这些汽车内胎里装满了空气,捆到船上可以增加船的浮力。

用了一个多小时,刚果士兵们才把轻型装甲车全部开到驳船上,拖船已经启动了柴油机,一串驳船被一艘拖船牵引,不知道能不能带动这么多货物。

“你的拖船能行么?”林飞宇问。

“我前几天向中非运了一批货物,是给苏丹叛军和阿拉伯民兵的,我怕有人抢我的货物,我就带了两辆BMP-1战车,那些车每台13吨重,这M3装甲车才6吨,没问题的。”塞拉指挥船长开船,又拿着对讲机指挥其他拖船跟着自己。

锚被收起来,拖船的烟囱冒着烟,开出码头。航速很慢,但是船走的非常平稳。走刚果河去夸穆特,至少要航行300多公里,以这艘船的速度,至少要到明天晚上才能抵达,拖船启动起辅助推进器,航速才提高到10节。但是船太慢,只用船把武器运到没有蓝盔部队的兰加兰加,然后炮车和装甲车走没有联合国检查站的公路直接去夸穆特,只有这样才能在明天上午把部队集结到那里。

刚果河附近没有联合国的检查站,从这里运输武器的主意是林飞宇刚想好时间不长的主意,他经常驾驶OH-6直升机沿着河飞行,才发现这里是联合国部队监视不到的地方,尤其是兰加兰加到夸穆特的这段公路。

缓慢的船队在黎明才抵达兰加兰加,大炮和装甲车从船上回到岸上,继续向战区开进。

抵达夸穆特南部地区,政府军迅速构筑掩体,架起榴弹炮,装甲车分散隐蔽。忙到上午,阵地才建立起来。

在一辆M3指挥车上,沙巴尼和亚纳将军和林飞宇商谈着决战的事。

“我们现在已经与叛军形成对峙局面,他们至少聚集了5万多人,企图死守这里,你们用大炮轰击他们的阵地,我的人就发起冲锋,你们的兵跟在我后边占领地盘。”林飞宇重复着细节,他现在身份很复杂,是老板,也是一个普通雇佣兵,也是一个顾问,他要教会这些刚果军人如何打仗,他对大规模战役也和陌生。

“这个计划不错,你只有两百多个兵,要冲进五万敌人把手的防线,我真佩服你的勇气,我会提供充足的炮火支援。”沙巴尼搓着手,他想看看雇佣兵两百多个士兵如何和五万叛军作战。

“你的部队什么时候到位?”亚纳问。

外边传来重型卡车的噪音,用两台大型卡车运载着4辆战车抵达前线。

丁延跑步到指挥车外,“我们把车带来了,现在吴哲、关宁带一个排的兵守卫基地,其他人我们都带来了。”

“中午前能投入战斗么?”林飞宇问。

“可以。”

“将军,我需要你现在就炮击敌阵地,由我的人负责冲击敌阵引导火炮射击,你看可以么?”林飞宇整理着衣服,准备离开指挥车。

“拿上这个,方便你引导炮火射击,我可不想让我的炮弹落到你头上。”沙巴尼把一个单兵电台拿给他。

林飞宇离开指挥车,集合自己的队伍。

大多数雇佣兵留在政府军的阵地前边,他们并不参与这次战术攻击,如果林飞宇能冲入敌阵,他们会马上跟进,如果攻击没成功,他们就在这里待命。

两辆BMP-1战车和两辆BTR-70开出阵地。其他雇佣兵站在阵地上看着战车远去,至少这些兵认为那些指挥官全疯了,4辆车能做什么?当年T-80到了车臣,还被火箭筒打的不能动,步兵战车的装甲在RPG火箭筒面前更不值得一提。

阵地后边的70门D-30榴弹炮开始试射,122毫米的炮弹在炮声过后,呼啸着扑向叛军的阵地。

卢云和戚小晴玩了一下午,晚上没回国际饭店,两人一起住进金沙萨饭店。

清晨的阳光照进卧室里,戚小晴还躺在卢云身边睡着。卢云的卫星电话响起吵人的铃声,他马上爬起来接电话,“喂,什么事?”

电话是白岑打来的,他喘着粗气说:“阵地遭到轰击,可能是苏制D-30榴弹炮,炮弹落在市区内,多座民房被炮弹击毁,我们的营地也落下几枚炮弹,没有人员伤亡,我们正准备反击。”

“我知道了,我尽快回去。”卢云把电话挂了,放回包里。

“宝贝,起床了。”卢云轻轻的摇晃着熟睡中的戚小晴。

“怎么了,你起这么早,困死我了我不起。”戚小晴蒙住头继续睡。

“我把你先送回去,要不你爸会杀了我,我现在要回工作的地方,我们的矿区遭到匪徒袭击,我要赶回去。”卢云把她抱起来,帮她穿衣服。

“哎,真麻烦你又要走呀,我可不想回去看我家的人那张脸。”戚小晴穿好衣服,感觉还是有点困。

“你父母会着急的。”他劝说道。

“我和你在一起他们着急什么?才出来不到一天。”戚小晴还是不想回去。

两人匆忙退了房间,上了出租车。

出租车很快开到国际饭店门口,卢云把她送下车,“我会尽快和你联系,有空我就给你打电话。”

戚小晴一个人站在酒店门口,不高兴的看着他坐车离开。

“去这个地方。”卢云拿出一份旅游地图,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

司机看了一下地图,“那里有联合国军,不让随意通行。”

“别废话,你送我到那我给你钱。”

司机摇着头开车去了他要到的地方。

出租车开到联合国军检查外,十分安静,没一个人,路障被丢到一边,看不到一个人。卢云一看这里没人,就知道要出事了,连钱也没给他就拿着自己的包下了车。

他跑到检查站内,没看到一个人,只有一台被砸坏的电台,他马上走进树丛里寻找联合国军士兵。

他发现树丛内有几十个被捆的像粽子一样的士兵,他们都戴着蓝色头盔。卢云跑过去,给其中一个解开绳子,把士兵嘴上的胶布取下来,他用英语问:“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孟加拉国士兵说:“有人袭击我们,把我们捆绑起来,抢走我们的武器,他们把那座兵营内的武器全运走了,他们违反联合国决议擅自动用重武器,我要向联合国维和司令部报告,谢谢你救我,我们已经在这里躺了一个晚上,他们昨天晚上就把武器运走了。”

听他这么一说,卢云全明白了,重武器已经去了前线,怪不的营地遭到袭击呢。但是公路上不光是一个联合国军检查站,为什么其他检查站不拦截车队呢?难道他们绕道去了夸穆特?但是绕道很耽误时间的,到底这些武器怎么离开了联合国军的监视去了前线呢?他一点也不明白。

这个士兵马上给其他士兵解绳子,一个军官模样的军人,满身是泥土,被解开绳子之后就跑到兵营门口,他看着地上的车轮引,就知道刚果政府军把武器偷偷的运走了,他跑回检查站,发现电台被砸了。这个军官很着急,跑到自己的吉普车旁边,发现吉普车的四个轮子不见了,估计是被绑架他们的人运走了。

军官跑向出租车,卢云马上跟过去,“这是我叫的车,要不我们一起坐,我把你顺路送到维和司令部,不要你车钱。”

军官激动的说:“谢谢。”

两人上了出租车,司机问:“去那?”

“维和司令部,快。”孟加拉国军官大声说着。

军官在维和司令部下车之后,司机问:“你去那?”

“去客运码头,我去坐船。”卢云甩给司机几张美圆。

到了码头,卢云租了一条快艇,他拿出电话,给白岑打电话。

“情况如何?”他问。

“现在炮弹越打越准,4辆俄制装甲车冲到阵地前边,距离阵地500米,叛军的火箭筒打不到他们,迫击炮也炸不准他们,他们正利用车上的武器向我们倾泻弹药,估计炮兵校射员也在装甲车上,他们的不冲锋,似乎正在引导火炮。”白岑说话的声音中夹杂着PK机枪的射击声,还有榴弹炮的轰击声。

“鲁贝鲁瓦给联合国军打电话没有?”

“他没打电话,他也知道如果联合国维和部队如果插手的话就会增派士兵强制隔离交战方,他想打到首都,所以不会让蓝盔部队卷进来,他正组织军官们组织抵抗,但是他武器不行,BMP-1上的炮和机枪太厉害,打的步兵们抬不起头,我们也没有AT-3,怎么办?”白岑大声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压过炮弹爆炸声。

“你带装甲车绕到政府军炮兵阵地上,干掉他们的炮兵阵地。我才离开2天,就出了这么多事。”他无奈的叹息着。

“不和你说了我马上去打他们的炮兵阵地。”白岑挂了电话,匆忙回去准备。

林飞宇坐在BMP-1战车的炮塔内,把脑袋从炮塔里伸出来,清楚的看到面前的叛军阵地上有无数支AK-47向他开火,子弹打在装甲车上发出不间断的金属敲击声,他怕被流弹打中,马上又回到炮塔内,操作着不太熟悉的2A28型76毫米低压滑膛炮。

黑洞洞的火炮转动着,林飞宇用炮塔潜望镜搜寻着目标,他没发现什么高价值目标,只有一些步兵,用并不便宜的高爆弹炸步兵根本不合算,还是找高价值目标打吧。

他瞄准了一挺刚摆好的M-2机枪,机枪手正忙着给机枪装子弹,这种机枪威力大,说不定自己伸出脑袋就被它把脑袋打开花,还是先干掉它。炮口指向机枪,他又用光学瞄准镜仔细瞄准好目标,按下火炮发射按钮,炮声很响亮,车身跟着火炮抖动一下,一发炮弹飞向机枪阵地。

一声爆炸声后,炮弹准确的把两个机枪手炸的飞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机枪手已经血肉模糊,周围的人耳朵被炮震聋了。

林飞宇暗自高兴,真想大声喊打的好。自动装弹机又给火炮装填好炮弹,不过他不舍得用炮弹炸低价值目标,使用并列机枪扫射叛军阵地。

敌步兵纷纷中枪倒地,这机枪打的又稳又准,扫射步兵很节约弹药。打了一阵,他才想起来自己是引导火炮打击敌军的,打开电台,“炮弹打的太靠后,稍微调整一下。”

后方的D-30榴弹炮正在射击,沙巴尼听电台内传来林飞宇拿蹩脚的法语,马上命令炮手停止射击,调整火炮仰角,把炮摇高一些,然后命令继续射击。

122毫米向追逐人群的死神,一排排又飞了过来,刚享受了几分钟安宁的叛军马上又卧倒在战壕里,炮弹把他们的战壕炸成平地,炸起的泥土把他们的身体掩埋,把他们的武器也掩埋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