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三十章偷运武器

ddtt 收藏 2 0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三十章偷运武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戚小晴走到游泳池旁边,“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游泳呀?”

卢云蹲在游泳池边。“这不好么?”

“为什么其他人不来游泳呀?”戚小晴站在水里,适应一下水温才好游。

“我把这里包下来了,其他人都去室外游泳池。”

“是这样呀,那一定很贵吧?”她像只鱼一样在水里转来转去。

“为了你高兴,再贵也值得。”卢云坐在椅子上,看着戚小晴发呆,这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一个女孩。

戚小晴一个人在宽大的游泳池里游泳,她以前也去过五星级酒店的游泳池,但是没有一个人单独在这么大的游泳池里玩,她知道卢云在看她,她却假装不知道,像鱼一样自在的在水里游,她正盘算着如何能拉进两人的关系。

不一会她又游回岸边,双手抓住岸边的扶手,“你怎么不和我一起游?”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没带游泳衣。”卢云和她说话的时候保持的微笑表情。

戚小晴自己又独自游向游泳池中间。她想这个家伙不是个木头人吧,要想办法把他引到水里,然后假装自己头晕或者抽筋,看看他是不是趁机占自己便宜,办法快想好了,不过她有些疲劳,水温也比较低,忽然感觉到小腿抽筋,“我抽筋了。”她一边在水里挣扎着,一边喊。

“别着急。”卢云急忙脱下外衣和鞋,然后纵身跳进游泳池里,几下就游到她身边,把她抱住,托到水面上,然后快速的游回岸边。

把她推上岸,卢云从游泳池里爬上来,不顾自己浑身是水,先把她抱到一个躺椅上,“那条腿抽筋?”

“右腿。”戚小晴忍住疼说,卢云马上递一块毛巾给她,让她擦身上的水,然后用双手给她按摩光华细腻的小腿。

其实游泳时候抽筋很正常,不过也很疼,戚小晴咬着牙,不想叫出声来,至少要在他面前装的坚强一些。在他有力的双手按摩下,其实抽筋早就好了,她故意不说话,由着他卖力的给自己按摩。

“好点没?”卢云现在像只落水狗。

她不说话,只是轻轻的点头,她又想出个好办法,就是假装昏迷,看看他会不会趁人之危。她靠在躺椅上,假装昏过去。

给她按摩半天,她也没啥反应,卢云停止按摩,发现她昏过去了,不知道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他的手轻轻的放在她肩膀上,摇晃了一下她,她没反应。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好端端的昏过去呢?她身体很健康,不像有什么病呀,他又摸了摸脖子,脉搏很正常,脖子上的温度也很正常,不像是又病呀。他有摸摸她的额头,也不发烧也不发凉,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不会是这个小丫头故意装昏吓自己吧。

那自己也逗她一下,看看到底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他把她抱到自己怀里,然后轻轻的吻着她的嘴,心里想看看你能装多久,他使劲吻着。戚小晴马上‘醒’来,挣扎了一下,“你讨厌,占我便宜。”

“不是呀,我看你昏迷过去了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书上说这样能治昏迷,我不信是真的,我就试一下,果然你醒来了,看来书上没骗我。”卢云仍然抱着她不肯放开,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她。

这个机会真么快就等到了,她有点激动,脸红起来,躺在他怀里闭上眼,打算看看他是不是要向自己表白。这样的情况也是卢云第一次碰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以前没这样的经历,他有点紧张,只好抱紧她继续吻她。

“你干什么,又来了,你没刮胡子,扎着我了。”戚小晴假装挣扎着。

“我以为你又昏过去了,我马上救你。”

戚小晴说:“你和我这样你女朋友知道了不打你?”

“我那有女朋友?你是和我交往的第一个女孩,我初中没毕业就去美国打工了,那有时间找呢,连吃饭都成问题,那有这个心情。”卢云一边抱着她不放一边给她讲自己编的故事,他没想骗她,只不过做特工实在不容易,如果暴露自己的身份就会被上司惩罚。

“是么?在国内就没找?”戚小晴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她认为他没撒谎。

“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父母病的快死,下了学我要打工赚饭钱,照顾家人我那有这机会。”这话是大实话,卢云第一次向陌生人说自己的过去,他伸出自己的手,给她看手上的老茧,手上一半的老茧是是过去干粗活时候留下来的,另一半是在CIA训练中心里留下的。“我还担心你男朋友吃醋呢,你没带他一起出来旅游。

“我爸不让我找,说如果我找BF就打断我的腿然后把我关家里不让我出去。”

“他在吓唬你,你不是好好的?”

“我每次出去都有保镖看着,做些什么我爸都知道,他还派人暗中监视我,以前我找过几次BF,八字没一撇呢就被我爸知道了。”她尽量不让自己的眼睛盯着他,怕他看出来自己喜欢他。

“我不怕他,你做我老婆吧?”卢云把她放在躺椅上,从包里拿出一个戒指,给她戴在手上。

“那要等我上完大学。”

“当然。”卢云抱着她继续吻着,抚摩着她白嫩的皮肤。


吃完中午饭,戚小晴的父亲发现女儿不在餐厅内,带着一群保镖四处找女儿,走到室内游泳池门口,保安说什么也不让进入,她父亲让保镖把酒店保安拉开,他自己先进来看看,看女儿在不在这里。

他进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女儿和那个男孩抱在一起,他走过去,大声说:“喂,这是在公共场所。”

卢云放下戚小晴,微笑的看着她父亲那张怒气冲冲的脸,但是没说话,他不想和未来的岳父把关系搞砸了。

“你占我女儿便宜。”她父亲伸手就打。卢云是个受过4年严格训练的特工,别人和他动手是半点便宜都站不到,除非是职业武术家。不过卢云没动手,他只是躲闪。

虽然只是躲闪,并不还手,这也把戚小晴的父亲气坏了,他忙半天一下也没打中人家,累的头上冒了汗,衬衫也被汗弄湿了。他打不动了,气的一屁股坐在以上喘气,然后大喊:“我养你们干什么吃的,给我打。”他叫保镖动手。

好几个保镖一下冲过来把卢云包围了。他们一起出手,卢云使出全身本事,与这几个人打起来,但这些人也算是白给,根本不是卢云对手,只不过卢云为了不伤和气,只和他们比画几下,并没真的用拳脚教训这些保镖。

戚小晴站一边早看不下去了,只是她爸动手她没法说,但这些保镖都是外人,她不怕得罪他们,拿起一个椅子就向保镖们砸过去,也不看砸到没砸到,扔出去一个又扔一个,她母亲赶快把她拦住。

“别挡我,要不我和你翻脸了,以后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听到没,快躲开。”戚小晴已经恼了,连她亲娘也不认了。

“你这孩子,怎么跟我喊叫起来了,你把我的脸都丢尽了,那个女孩像你这样动不动就打人。”她母亲劝道。

卢云和保镖们纠缠了一阵,懒的和他们继续打下去,找机会揪住一个保镖把他举过头顶,使劲砸向另一个保镖,两个保镖撞在一起,都掉进游泳池里。其他几个马上闪到一边不敢继续动手,戚小晴马上跑过去,站在卢云旁边,轻蔑的笑了一下,“你们想打他?滚回家吃奶吧。”这会她到抖起威风来。

这时候酒店的保安冲进来好几个,把戚小晴父母和保镖全包围起来,要强行把他们赶走。这些保安和领班经理什么的都拿了卢云的小费,所以要向着他。

“别为难他们了,他们想在这里站着就站着。”卢云说着熟练的法语把这些保安全支走,这些人看没什么事也就退到外边去。

卢云转身问她,“水被弄脏了,不能游泳了我陪你去别处玩好不好?”

“好,我去换衣服。”戚小晴因为父亲进来搅了她的好事,这会她正在气头上,不想看见父母,只想躲出去。

当特工很危险,没几天好日子可过,本来很高兴的一个下午就这样被破坏掉了。


离开酒店,卢云和戚小晴一起坐上出租车出去兜风。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上散步也行。

坐着车在市区里四处转,卢云给戚小晴讲着刚果的历史,讲着自己在这里的所见所闻。戚小晴不知道这些事,认真的听他讲,听的很入迷。

司机按着卢云吩咐的路线走,途中路过很多座刚果军队的兵营,其实兜风的真正目的就是侦察一下刚果军队的动向。卢云发现每座兵营附近都有联合国军的检查站,如果兵营内的部队想开出去,似乎很难,因为联合国不希望冲突扩大,所以严格监控政府军的弹药库和重武器。

途径一个路口的时候,卢云看见了悬挂法国国旗的VAB轮式装甲车,这肯定是外籍军团的兵,看样子一个个都精神饱满的,不知道哲人战斗力如何,反正给联合国出差的兵,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如果发生冲突他们只会逃跑,如果在战场上有联合国军敢向自己挑战,肯定让他们吃点苦。

“你看什么呢?”戚小晴问。

“看那些人,他们都是白帽子,名气很大。”卢云随便一说。

她认真的问起来,“他们为什么叫白帽子呢?”

“因为外籍军团平时戴的帽子是白色的,俗称白帽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喜欢戴这个帽子。法国全靠他们支撑门面,你是小孩,和你说这些你也不明白”

“我不是小孩。”戚小晴靠在他的怀里,这样无拘无束的日子对她来说太难得了。


大理石总统官邸内,下午正召开一次秘密会议,只有卡比拉总统和林飞宇单独谈话。

“你有几十门重炮为什么不运到前线去?还有很多装甲车,现在要和叛军决战,我需要你的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冲锋陷阵的事我来做,我只是借用,你的人指挥他们,我不抢你的指挥权,我们只是合作。”林飞宇对刚果政府军现存的武器很了解。

“我也想帮你,战争少打一个月,我就能节约几百万,我也想用这些钱多买些粮食救济难民,联合国给的那些粮食根本不够吃,在刚果每天都有人饿死,鲁贝鲁瓦以为我死了我下台就不会有人被饿死,现在联合国把这些火炮监控起来,连迫击炮和无座力炮都不让使用,可联合国不管叛军。”卡比拉看着标满行军路线的一张地图,无奈的看着那些蓝色圆圈。

地图是林飞宇亲自绘制的,政府军用深蓝色的笔标出来,联合国军用浅蓝色的笔标出来,叛军用黑色的笔标在地图上。图上犬牙交错的箭头表示出战斗的激烈与复杂,一个城市经常是多次经过争夺才落入政府军手里。

“我可以帮你把你的重武器弄出来,有我对付蓝盔,然后把武器以出售的名义运出有联合国军监视的地区,你指派一个人与我合作就行,我不会独断专行的,一切事都商量着做。”林飞宇坐在椅子上,捏着一张纸,上边密集的写着刚果军队的武器型号和数量以及存放位置。

卡比拉想了想,丝毫没犹豫,拿起电话,说着法语。林飞宇听出来他是给沙巴尼少将打电话,让他找林飞宇协商偷运武器的事。

拉比拉打完电话,回过头来对林飞宇微笑了一下说:“装甲车和火炮我全调给你,坦克我留在首都,我怕叛军偷袭后方,沙巴尼将军会在兵营里等你。”卡比拉亲自签了一份出售武器的命令给他。

“我有装甲车和大炮就可以,不过你要授权我可以在战斗中指挥他们,你放心我不要管理权,决战的时候你的人按我的意思投入这些武器就可以。”林飞宇拿着笔,在纸上画上对钩。他不缺乏武器,而是缺乏熟练的士兵,他可以打个电话从五角大楼那里弄来美军几百门退役榴弹炮,但是找不到那么多炮手,打大仗没炮可不行,没熟练的炮兵也不行。

卡比卡又签署一道命令,授权他组织夸穆特战役。


林飞宇早命令许睿带着一些钱去刚果河边找拖船,会开到黄昏,他估计船也找好了。

出了总统府,林飞宇亲自带上自己的兵去政府军的兵营接武器。

雇佣兵的车队还没靠进兵营,联合国军在这里设立的检查站把车队挡住。一个孟加拉国的军官亲自都到吉普车前边,用英语问:“你们做什么的,这里不许靠近,这是联合国划出的禁区。”(孟加拉国是为联合国提供维和士兵最多的国家,另外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也是派出维和部队比较多的国家)

林飞宇没下车,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拿出证件说:“我是商人,总统已经把这些武器卖给我,并授权我把这些武器卖到外国去。”他把总统的手令也拿出来。

“我只执行联合国的命令,我不认识什么总统。”蓝盔部队的指挥官很牛,根本不吃这一套。

“通融一下,我只是个生意人,我不会把武器拉到战场去的。”林飞宇拿出一叠美圆。

这个军官见钱少,并不理会,他想报告维和部队司令部。

“他们有多少人?”林飞宇问吉普车后排座位上的吴哲。

“大概也就一个班。”吴哲借着车灯看了看。

“缴他们的械。”林飞宇继续坐在车上,悠闲的点起一支雪茄。

吴哲和关宁从吉普车上下来,吹了个口哨,坐在皮卡和其他吉普车上的全副武装的雇佣兵迅速跳下车,跑向检查站。这些兵还没跑到维和士兵跟前,关宁大声命令:“不杀他们,没收他们的武器。”

蓝盔部队的兵还没反应过来,雇佣兵就扑了过来,冰冷的AKM步枪的枪口顶在他们的头上,一个个孟加拉国士兵像吓呆的鸭子站在那一动不敢动。吴哲跑到检查站旁边的一辆吉普车上,把车上的电台关掉,防止有人报告维和司令部。

“开车。”林飞宇指挥着司机开车通过检查站。


吉普车直接停在刚果政府军兵营的门口。沙巴尼少将站在大门口,亚纳准将带着几个士兵站在沙巴尼将军后边。

“你好将军。”林飞宇下了车,和这个黑皮肤的中年军人握手。

“我们早准备好了,牵引火炮有70门,牵引车不够怎么办?”沙巴尼将军问。

“这里不是封存了140辆装甲车么?用装甲车牵引火炮,装甲车上难道没牵引钩?”林飞宇早知道装甲车上有牵引钩。主要是刚果装备的法国装甲车经常坏,但技术人员太少,不能跟车出动,一般车坏了就由其他装甲车拖回基地,所以装甲车基本都有牵引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