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二十六章相逢不如巧遇

ddtt 收藏 2 5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二十六章相逢不如巧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兰加兰加市发生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政府军在损失两架飞机之后停止使用空中支援,改由地面进攻。

10辆BTR-T装甲车排成一字横队,发动机排气口不断喷着黑烟,后边跟着一队V-300装甲车。这些车上坐满了政府军的步兵,机枪手把身体从车舱里探出来,把PK机枪架在车顶上。

战车冲到叛军的面前步兵下车,跟着战车向前冲击。阵地上顿时爆发出激烈的枪手,叛军的步兵从战壕里探出身体,举着AK-47向政府军扫射。

政府军的步兵藏在战车后边,子弹都被装甲车挡住,政府军缓慢的前进,他们这样可以轻易突破叛军的阵地。两军相距400米的时候,叛军的火箭筒手胡乱射出几枚火箭但,火箭弹落在战车上爆炸之后,叛军士兵们发现这些缓慢的大铁家伙还在向前走。

战壕内顿时乱了套,对敌人的恐惧向毒气一样弥漫开,步兵们拿着步枪仓皇逃跑,政府军的机枪手迅速用PK机枪的准星对准叛军的后背。

“快开炮。”刘兴业蹲在M1939高射炮后边,37毫米的炮口还没对准战车,炮手们正努力的去瞄准移动缓慢的BTR-T战车。

“磅、磅、磅”,这门生锈的高射炮终于开炮,坐在战车上指挥的孔戈洛上校拿望远镜正查看着敌情,忽然见远处冒出一阵白烟,是一门高射炮,这东西放平了能打坏装甲车么?他心里也没底,但是只能呵斥着士兵们加紧进攻。

战车在开阔地上急速冲击,单管37毫米炮旁边围着一群笨手苯脚的炮手,刚打了十几发炮弹,但是没击毁一台战车,敌人一旦冲过来,大家都完蛋,在平地上人是跑不过战车的,战车上的机枪手会一个个把他们全打死。

坐在战车上的,孔戈洛放下望远镜,从车舱里拿出一个RPG-7火箭筒,装上一枚火箭弹,他当军官以后很少用这东西,他把火箭筒扛起来,用火箭筒上的光学瞄准镜瞄准那门高射炮,但战车行驶的时候比较颠簸,就命令驾驶员把车停住。


看叛军不断的溃逃,刘兴业心中也没底,拿着望远镜观察了一下政府军,他希望自己运气好点,能发现指挥官,然后拿狙击步枪打死他,这样敌人群龙无首不战自退,这座城市就能保住。但他拿起望远镜看到的是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正扛着RPG-7火箭筒瞄准自己这边,就见火光一闪,一枚火箭弹飞出火箭筒。

吓的刘兴业丢下望远镜就卧倒在地,火箭弹“丝丝”的怪叫着,还挂着风声,拖着白烟就飞了过来,火箭弹正打到高射炮的护盾上,一声炸响,顿时几个炮手倒在血泊中,炮被彻底打哑,刘兴业扭头看看死去的炮手和被炸烂的高射炮,拿着自己的枪就爬到一边,指挥另一门S60高射炮。

57毫米高射炮当平射炮,火力也是勉强够用,炮手小心的瞄准一辆战车,迅速踩击发器,一身震耳的炮声响过,一串57毫米穿甲弹飞了出去。

炮弹的弹道非常平直,全部落在一辆BTR-T战车上,战车被打的起了火,停在那不动,估计是驾驶员被炸伤。

S60炮还没打几发炮弹,几枚火箭弹从不同角度飞了过来,把炮炸的翻了车,刘兴业此时知道叛军已经挡不住敌人,自己还是先跑吧。他猫着腰先溜走。

可没跑多远,就见三辆M-113装甲车开来,后边还有2两辆V-150装甲车,刘兴业一看是自己人,紧跑几步登上装甲车,对卢云说:“报销了两门炮,我看还是先撤吧,我们手里的东西不行。”

“撤。”卢云一声令下,装甲车全部转向,向东北方向退却,把阵地上上的雇佣兵都丢下不管。

没了雇佣兵,叛军一点战斗里都没有,被装甲车赶出战壕被政府军的机枪手击毙。


颠簸的装甲车上,卢云抱着笔记本电脑,把最近刚果北部发生的事情写成报告,用电子邮件发给总部,要求总部尽快把武器运进刚果,或者是批准他购买一些武器。

总部回给他的电子邮件中告诉他一条有价值的消息,刚果海岸附近有艘货船,是艘运送走私军火的货船,船名“KONO”老板是个职业军火商,名字叫塞拉,是个俄罗斯人。总部建议他临时购置一些武器应急,不过卢云手里的现金很少,只能买一些反坦克导弹而已,不过不用多买,现在只要有20枚导弹就足够用。


战车向东沿刚果河岸走了十几公里,雇佣兵就撤出了战区,回到自己的临时营地。

这里只留几个人看守,营地内也没什么值钱东西,只有一架塞斯纳凯旋水上飞机。

好容易回到这里,可以休息一阵,卢云不停的忙,把指挥权交白岑,让他提高警惕防止敌人偷袭,自己拎着装美圆的提包上了飞机。

“你什么时候回来?”白岑对指挥雇佣兵没兴趣,他只是为了一年6万美圆的薪水才为CIA工作,因为有奖金和外块拿,他才来到这个陷入战乱的落后国家,来这里要执行的任务实在太危险,帮助鲁贝鲁瓦打倒卡比拉当总统不是个轻松的差事。

但是卢云和局长的想法不一样,中情局的头头们认为,只有扶植一个‘听话’的人做总统,才对世界安全有好处,现在卡比拉和俄罗斯、伊朗关系密切,而且刚果国内有着丰富的铀矿,万一卡比拉因为国内经济困难把铀矿石买给企图制造核武器的国家,那就很麻烦,对卡比拉来说这是为解决本国经济困难而做的好事,但对中情局来说这是个灾难,现在刚果可能正计划出口铀矿石,在刚果出口铀矿石前,所以必须把卡比拉除掉。

而除掉一个合法政权是困难的,不过刚果国内的反政府组织很多,刚果民主联盟是最大的,而且主动表示过如果他们执政,不会允许铀矿随意出口,并愿意成为美国的盟友。所以中情局把卢云他们派到这里,先要求他们搜集这里的情报,其次就是保护鲁贝鲁瓦的安全,并让这些特工帮助向刚果民主联盟,通过特工直接与鲁贝鲁瓦沟通和合作。

为了把事情办的隐秘,局里就授权卢云注册巴拿马职业安全顾问公司,以一个雇佣兵公司的名义进入刚果,掩盖他们真实身份和目的。不过卢云有自己的想法,他手里控制着不少资金,这些钱是用来资助叛军的,但他想用这些钱做点军火生意,这样自己才能富裕起来,而不是靠6万美圆的年薪生活,他倒是不敢贪污这些钱,内部犯罪调查科的人会整死他的。过些天还有CIA购买的军火运进刚果,白宫的意思是这些军火无偿送给叛军,卢云早就打着这些军火的主意,他不会白给叛军的,会低价卖给叛军,自己赚几个跑腿钱。

坐上塞斯纳凯旋水上的飞机,向白岑招了招手,启动起发动机,“我尽快会来,现在缺乏弹药,必须搞一些回来,否则我连活着都难。”说完,他驾驶着单引擎水上飞机从河面上起飞。


从卢云他们的临时营地开水上飞机去海边,大概要飞500多公里。刚果共和国和刚果民主共和国都没有像样的空军,也没严格的空中交通管制,所以民用飞机可以随意沿着刚果河飞行,不会有战斗机拦截,也没有防空导弹。不过刚果政府军还是会对不明身份的飞机开火,他们只有步枪机枪,只要飞机飞到一千米高度,机枪步枪就打不着飞机。卢云早盘算好这些,驾驶着飞机悠闲的沿着刚果河向南大西洋海岸飞去。

一路上十分顺利,因为正是刚果军队吃中午饭的时间,没有士兵会对着天空开火,卢云戴着MP3驾驶着飞机,飞行对他来说像是空中旅行。

塞斯纳凯旋水上飞机即将飞到海面上的时候,卢云忽然发现一艘老掉牙的P-6型鱼雷艇,这东西还能出海,他看见了感觉很好笑,刚果居然还有海军,这是他第一次见到。

但他还是加着小心,使劲拉驾驶杆向高空飞,因为P-6型鱼雷艇上有大口径高射机枪。

不过卢云记错了,P-6鱼雷艇上没有高射机枪,只有两座双管25毫米速射炮,这东西可比机枪带劲。


鱼雷艇上坐镇指挥的是刚果海军司令,卢卡马少将今天正好高兴,坐着鱼雷艇出来巡视沿海。其实这鱼雷艇根本不装鱼雷,主要武器只有机关炮,主要任务也不是防止外敌入侵,刚果没有外敌只有内乱,所以海军在内战中没什么事可做,出海就是检查一下准备入港的货船,看看有没有走私武器的,如果有走私武器就都没收,就不让叛军利用海上走私通道。

鱼雷艇的枪炮兵都看见这架水上飞机正向自己飞来,一个士兵说:“它好像是在躲避我们。”

“是么?”卢卡马将军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这架飞机,他知道刚果政府没这种飞机,只有两架从雇佣兵公司买来的C-130飞机,其次就是A-4飞机和UH-1直升机,这架飞机也不是雇佣兵的,他们现在只有两架直升机。那这架民用型的水上飞机不是自己人的,那肯定是敌人的,既然是敌人就把他打下来,这飞机说不定是运送走私军火的。

“瞄准目标开炮。”卢卡马放下望远镜,扶着艇上的护栏,仰望空中这架活塞飞机。

P-6鱼雷艇前后装两座机关炮,都抬起炮口瞄准这架水上飞机,把炮弹压进弹仓就开炮。


卢云一看鱼雷艇的炮直向自己的飞机就知道不好,又是加速又是爬高,飞机不断的做着特技动作。炮弹还是在飞机附近炸开花儿,他紧忙碌着,还是被一发炮弹给打中,炮弹打在飞机的机舱门上爆炸,弹片击穿舱门把他的左腿上,血一下就渗出来,他忍着疼,把飞机拉高,飞出高射炮射程。这次运气就算不错,如果被击落了就惨了,要是发动机或者油箱被打中也是要命的。

水上飞机逐渐飞离了鱼雷艇的视线,鱼雷艇也没追,反正也追不上,卢卡马指挥鱼雷艇返回基地,希望下次能把这飞机干下来。


腿上的伤不重,但是很疼,还一直流血,现在必须把飞机降落在海面上,把自己的伤包扎一下,要不血流完了人不就完蛋了么。

他驾驶飞机开始下降高度,忽然看见海面上有艘观光游艇,吨位似乎比较大,没挂国旗,估计是私人游艇。南大西洋上有游艇,这可是奇观,谁会跑这么远来旅游呢?一般私家游艇只在停泊地附近航行。

美国、英国的游艇很多,但只在沿海航行,香港的私人游艇也不少,但很少离开太平洋,这艘艇是那来的?不管那来的,但是不可能是黑社会,降落下去看看,说不定他们还有药品呢,自己的飞机上只有绷带,治伤是不够用的。


水上飞机对着游艇后边就飞了过去,缓慢的降落在海面上。游艇上的人也看到水上飞机,他们怕这飞机上下来的是强盗,没敢停下来。戚小晴站在后甲板,拿望远镜看这个飞机,清楚的看见这是一架受伤的飞机,侧面不知道被什么给打出了一个洞。

戚小晴拿着望远镜跑回驾驶舱,对父亲说:“后边有架飞机受伤了。”

戚老板坐在真皮椅子上说:“不管它,万一是飞机上是匪徒,我们怎么办?”

“不行,快停船。”戚小晴把开船舵手拉开,胡乱操作着复杂的设备,想把船停下。

“大小姐,别闹了,搬一下这个就停船了。”戚小晴的贴身女保镖平时和她还算合的来,所以才告诉她怎么操作。

把船停下之后,戚小晴对其他人说:“没我同意不许开船走。”她跑出驾驶舱,去了回甲板。

“哎,这孩子,越大越没样。”戚老板无奈的摇着头,向保镖们发着牢骚。


站在后甲板上,戚小晴看着水上飞机滑行在海面上,等着它靠过来,看看是谁在开飞机,估计是个老头什么的。

飞机停停靠在游艇右边,卢云打开机舱门,探出身体问:“请问你的船上有药么,我受伤了,需要帮助。”卢云用英语说。

“你会中文么?我英语不怎么熟。”戚小晴大声用普通话问,她发现飞机上的驾驶员是个年轻男孩儿。

靠坐在机舱内的卢云摘下太阳镜,对着这个年轻的女孩微笑了一下,用中文回答:“你不早说,害的我还说鸟语。”他说完,费力的喘着气,身上被打出窟窿可不是好玩的事。

“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在这里呢?”戚小晴眨着眼睛问他。

“我是保安公司的职员,驾驶飞机的时候不小心被打伤了,你不知道民主刚果正在打内战么?这里很危险。”卢云摘下太阳镜,用无奈的眼神看着这个穿着一身休闲装的小女孩儿,她留着一个马尾辫儿,看起来她的年纪也就是十五六岁左右,她正睁大眼睛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自己。

他居然会说谚语,戚小晴稍微有点激动问:“你是那里人?为什么在这里?你叫什么名字呢?”她连珠炮似的发问。

“我是山西人,呵呵。我来刚果当职业保安,负责保护矿场主的生命,保护矿场,我叫卢云,请问你是?”卢云耐心的回答着小女孩儿的提问。

“我叫戚小晴,那你就是保镖了,这职业一定很有意思吧?”

坐在机舱内卢云无奈的拿右手捂着自己的脑袋,左手捂着腿上的伤,“是很有意思,我的腿差点被打断。”

“你等我一下,我给你拿药,再给你找个医生。”说完她就跑回船舱。

过了一会,戚小晴带着一个20多岁的女的走到后甲板,还提着一个像药箱子的小提箱。

“你能从机场里出来么?顺着机翼走到船上,我的保健医生会给你治伤的。”戚小晴着急的问。

“是试一下吧。”卢云拿出一条毛巾,从机舱内拿出一个水壶,用水壶里的水把毛巾弄湿,然后把手上的血擦干净,之后爬出机舱,站到机翼上,顺着左机翼走到离游艇后甲板很近的翼尖附近,再跳到游艇上。

失血太多的卢云此时看上有点苍白,呼吸很不均匀,腿疼的厉害有点站不住,就坐在后甲板上的椅子上。戚小晴指挥着自己的保健医生给卢云包扎伤口。

“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助,可以不可以在买给我一些药。”卢云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翻出一叠美圆放在桌子上,

戚小晴见他要付钱,脸色马上变了,“你这人真没意思。”

卢云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