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二十五章股东视察

ddtt 收藏 2 5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二十五章股东视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兰加兰加市不是一座大城市,没有什么高楼,市区内主要是小楼和平房,对防空作战一方来说地形比较有利,因为高楼多了会遮挡视线,楼低了才好观察敌机动向。对参加的空袭直升机飞行员来说,这也不算难飞,至少不用担心撞到摩天大楼里,比在纽约上空飞行更轻松。

市区内有很多十字路口,卢云举起左手,打了一个停车的手势,装甲车车队就停了下来,后边各车的机枪手驾驶员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卢云用无线电命令:“每个路口留一辆车,分散开。”

其他车都按照他的命令分散开,一架UH-1正好飞入卢云的视线,他使劲抬高机枪的枪口,按下发射按钮,密集的子弹射向直升机。

UH-1正在水平飞行,忽然就听见金属的敲击声,飞机抖动了几下,一头栽向居民区。

第二轮空袭再次失利,政府军放弃原定作战计划。


一架湾流200型公务飞机进入金沙萨市上空,起落架已经放出来。

在帐篷内正研究作战计划的林飞宇和吴哲听到飞机噪音,都走出帐篷望着空中的飞机。林飞宇抬头一看,这架飞机他认识,这是湾流200公务机,是他最喜欢的一种飞机,他老婆就有一架这样的飞机。

看了看飞机,吴哲问:“是你老婆经常坐的那架飞机吧?她跑这么远来看你,她对你可真不错。”

“哎,她来做什么,这里是战乱地区。”林飞宇已经看清楚机号,知道这就是老婆的私人飞机,他紧走几步,开上自己的一辆陆虎吉普车,亲自去接机去。


湾流200飞机落地之后,飞机放下舷梯,怡菲戴好太阳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走下飞机。

此时林飞宇正站在舷梯旁边,伸出手来拉着怡菲的手,嬉皮笑脸的说:“欢迎来到刚果。”

怡菲没马上理他,走下飞机看看空荡荡的机场,“这里怎么这么安静?”

“这里很乱,所以很少有民航飞机来,请上车吧。”林飞宇拉开车门,请她上去。

这是一辆擦洗的非常干净的陆虎吉普车,车头还插着一面深蓝色的旗帜,旗帜左边有一行六颗金色的五角星,中间还有有个大的金色五角星,怡菲坐上车,还盯着旗子看,她问:“这是什么旗?”

“这是刚果的国旗,我们现在可以使用这个旗帜,而且刚果对外不公开我的雇佣兵身份,我们就是政府军,还给我们发了军衔和帽徽,但我不喜欢,他们只给我中校军衔。”林飞宇边解释着边启动起吉普车。

一个穿海关制服的黑皮肤男人走过来用英语问:“可以看一下你的护照和签证么?”

“我的老婆来这里还要签证和护照么?要不要我现在给卡比拉先生打电话,让他帮我补办一个证件?”林飞宇瞪着眼睛看着这个年轻的黑鬼。

这个职员睁大的眼睛里充满恐惧,他知道这个人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头目,而且刚果政府对这个杀人魔头很重视,听说总统见了他都很客气。海关工作人员被他吓的不敢说话。

呵斥完他,林飞宇对着老婆微笑了一下,把吉普车启动起来,怡菲假装生气的问:“你现在有本事,能见谁吓谁?”说完她把证件从包里拿出来,扔给海关工作人员检查。

海关工作人员迅速的看过证件之后,双手递上证件,林飞宇假装不高兴,使劲从黑鬼手里抢过证件,装进自己的衣服口袋。


营地里内的林飞宇的好兄弟都出了帐篷,站在这里迎接这个大人物。他们早就知道这公司的股东不是林飞宇,而是他老婆怡菲。

吉普车开进营地,大家都站好,迎接这个股东。

还没下车,怡菲就大概看了一下这些人,他们都林飞宇的好朋友,以前见过这些人,她基本她都能叫上名字来,但是她打心眼儿里看不起这些人,她总认为是这些人把老公林飞宇带坏了,没认识这些人的时候,林飞宇不抽烟不喝酒,自己说什么都听,后来和这些人合伙做起生意来,林飞宇也就不听自己的,还来到这么危险地方,当什么职业雇佣兵。这些人可恶之处就是自己不怕死,还非把林飞宇拉进来。

“嫂子好。”大家一起微笑着和这位有钱的大嫂打招呼。

“几天没见怎么都这么会客气?你们都忙去吧,我和他单独说几句话,你们可不许偷听。”怡菲拎着手提包下了车。


她四处看了看,这里大小有几十个帐篷,自己以为老公每天住酒店呢。比起酒店来,这里算是安全的地方,至少没有做‘特殊服务’的,她倒不是怕老公背着自己做些什么,只是怕他周围环境不好,学会了做那些事。

离这些帐篷不远的地方是几道铁丝网,看来这里并不安全,远处好有一个很高的旗杆,上边有面迎风飘扬的刚果国旗,离国旗不远的地方还有军用帐篷。

“你就每天住这?”怡菲看了看这里,感觉这里也比她想的还糟糕。

“是的,请进来吧,这个最大的帐篷就是我的临时房子。”林飞宇把老婆让进帐篷。

帐篷里边东西不多,除了放电台的桌子,就是放地图的桌子,另外还有个个大桌子空着,她把手提包放在桌子上,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林飞宇忙碌着给老婆泡茶喝,“行了,你别忙,我不渴,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怎么赚钱。”

“我不是把钱都还给你了?我也没私设小金库。”林飞宇拉了把椅子最在老婆旁边。

“你借我那么多钱,怎么赚回来的?都做了什么?这可不是我非要问的,我父母不放心,他们说这么快赚钱恐怕不是什么好生意。”

桌子上摆放着一堆文件,林飞宇无聊的翻着这些文件,“我只是连租带买的弄来不少武器弹药,然后转手给刚果政府,他们给了我好几张支票,还有东部地区矿产开采权,我要能把这东西卖出去,就更有钱了。”

“你倒腾军火?”怡菲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看。

这种质问让人十分尴尬,林飞宇说:“我不是军火商,是为了开公司,我必须租些武器用,但刚果政府因为被联合国制裁,买不到军火,所以他们卖下我弄到的东西,然后就把投资基本收回来了。”

听完他的解释怡菲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还是以前的老样子,呆头呆脑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这样的人,他连撒谎都不会,总是有什么说什么。“你不会嫌我来这里影响你做事吧?”

“那里会呢,我还怕我请不来你呢。”林飞宇凑到老婆旁边抱住她亲了一下,他知道老婆只看明面的账,不看别的,有些事是不能告诉她的。为了贿赂刚果政府,他还送了两台加长型林肯轿车,还赠送了一批轻武器。另外公司开张前还买了两艘气垫船,两台大马力的皮卡,还有自己买的两架直升机的钱都不是和老婆借的,都是以前在美国做非法生意赚来的。另外帮汤米的矿业公司收复被叛军占领的矿场的这些钱都不在账本上,他给老婆写电子邮件只写如何花她的钱,并不提自己额外赚的钱,因为这些钱他想给兄弟们当辛苦钱发。

“这地方怪热的。”怡菲挣脱出林飞宇的怀抱,“这里为什么没空调?”

“酒店里有空调,刚果政府给我们租了些房间,不过战事一直进展不利,我总担心叛军进攻这里,所以很少去那住,要不我陪你去酒店里住吧?”林飞宇继续翻着那几个开采合同,想着如何把这些变成钱。

“好吧。”怡菲面巾纸擦着汗,拿着自己的包,她早不想在这个地方呆。

“你的专机怎么办?让他们陪你呆着还是打发他们回去?”

“我打电话打发他们回去,你怎么带我去酒店?我可不想坐吉普车,路上弄一身土。”怡菲走出帐篷看着火辣辣的太阳,她一下飞机就感觉这里很热,从来没倒过这么热的地方。


两人走到OH-6小鸟直升机前边,林飞宇帮怡菲打开直升机的门,怡菲盯看着直升机短翼下的火箭巢看,林飞宇解释道:“没办法,这里是战区,不带武器很容易被敌人打。”

上了直升机后,怡菲上了飞机给私人飞机的飞行员打了电话,告诉他们自己不用飞机,让他们先回香港。刚把手机放进手提包内,她又看见后排座位上的几件防弹衣,“这东西是做什么的?”

“飞机没装甲,如果在于到地面火力打击,就穿上它,然后在用其他的几件防弹背心把四肢包起来,再用胶带纸固定住,这样就能形成全身防护。”林飞宇一边说一边发动起飞机引擎。

小鸟直升机飞离恩吉利国际机场,向市区飞去。


“这飞机谁买的?”怡菲似乎对每件东西都有兴趣。

“他们凑钱买了两架直升机,还有皮卡,几台吉普车,没这些东西,运送人员和物资很麻烦的。”林飞宇没说实话,其实他不想骗老婆,不过买这些东西的钱不干净,他不想提,以前进行的资本积累太血腥。他依然若无其事的开着飞机,回忆着过去的‘生意’,他带着一大群兄弟抢劫赌场,抢劫毒枭,敲诈洛杉矶的黑帮,要不做这些,那有钱囤积武器采购弹药和直升机?做那些危险的生意投资很大,每次进行枪战都要消耗很多的弹药,搞不好被美国警察找到证据,FBI还会找麻烦,一不留神命都没了,如果把这些事都告诉老婆,林飞宇怕说了这些怡菲的心脏受不了。

虽然他们俩初中时代就是好朋友、是恋人,但也不是每天都在一起,林飞宇靠什么由一个穷小子变成一个中产阶级,怡菲也不是很清楚,就知道他初中毕业以后去美国打工去了,经常一走就是小半年才回来,休息一阵又走。怡菲自上大学前就发现,林飞宇每次赚回来的钱是越来越多,还给她买过不少首饰,还有名牌轿车。自己大学毕业后去帮父母的公司做事,更没时间研究他的钱是那里冒出来的。

不过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她总是摆弄着手里的首饰,或者看看买首饰的发票,都感觉他的钱来的太容易,不过她不怀疑林飞宇的钱是偷来的抢来的。其实林飞宇自己就是个贼头儿。她感觉认识林飞宇十几天,他一直是一个单纯的男孩儿,和学生时代没什么变化,他不会撒谎,很正直,很善良,所以自己一爱上他就是十几年。


直升机降落在酒店楼顶上,林飞宇领着怡菲进了酒店。

顶楼的房间没有一个客人,只有一名值班的服务生,穿着工服走过来,客气的用英语向林飞宇打着招呼,林飞宇一摆手,用法语说:“你可以休息去了,吃饭时间我自己去餐厅,不用送进房间里,叫别人不要打扰我。”

其实怡菲外语学的很好,但是她只会一门外语,那就是英语,林飞宇这是第一次在老婆面前说法语,怡菲先是很惊讶,然后才问:“你和他说什么呢?”

“我说几句法语逗他玩,我只会几句,见了卡比拉总统,我也很少说法语,这东西真难学,这几句法语还是我在餐馆打工向法国厨师学的。”林飞宇打开房间门,把老婆请进去。不过他说的这些话竟是假的,首先他没在餐馆里打工,也不认识什么法国厨师,法语是他在CIA的学校里学的,是他的教官强迫他学的,他不只是会几句,而是基本能用法语和人对话。夫妻之间并不是什么都可以说的。


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在南部非洲地区也算是属一属二的豪华,但比不上发达国家的酒店。这是刚果政府专门给林飞宇准备的,包房间的费用是刚果政府出,如果需要,卡比拉的手下还会给林飞宇找些‘特殊服务’,不过林飞宇不喜欢这些。

“你住这里要花多少钱?”怡菲坐到舒服的真皮沙发上,拿着空调遥控器,打开空调。

“酒店里的一切花消,都是政府出,我是他们的贵客。”林飞宇一边说一边把衣服脱了,他打算全脱了,然后去洗澡,酒店里洗澡可比营地里洗澡舒服,水温可以调节。

“我是想和你先谈些正事。”

“我们一起洗完澡再谈吧?”

“死东西,又没正经,你好好说你是怎么赚钱的。”怡菲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个,她是一个刚入商界的商人,一出大学就进入家族公司工作,靠着父母打拼下来的家业当自己的资本,虽然生意做的很大,但是她总认为商界同行瞧不起她,所以她暗下决心要把生意做大,做的比父母好。

当她那天看见林飞宇把一大笔钱汇进自己账户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老公是个有本事的人,以前怎么不知道他有这本事?自己上大学学的是企业管理,但也没把企业做的很出色,盈利点总是原来的那些。

“开雇佣兵公司,有时候也吃空额,比如我有100个兵,但我对刚果官员说我有200个兵,每人需要500美圆的的薪水,这样钱就出来了,其次就是喝兵血,比如这个兵阵亡了,就不用给死人发工资,这样我就又多了一次发财的机会,而武器费弹药费运费我是让刚果政府如实报销,在这些东西的价格上做手脚是商业欺诈,我不是军火商,我不靠倒军火赚钱。”林飞宇光着身子走进洗澡间,没关门就开始洗,反正这里没外人,开着门方便和老婆聊天。

“你靠杀人赚钱?”在怡菲的脑海中,雇佣兵和杀手是一个职业,杀手是一个人干的个体生意,而雇佣兵是比较长久稳定的职业,也分合法和非法的,给政府干,去镇压叛军,这就是合法的,帮叛军推翻政府就是非法的。

“我并不靠取人性命赚钱,我只是帮助刚果人恢复秩序、恢复法治,叛军很少有阵亡的,他们怕死,只要一吓他们,他们就逃进原始森林或者邻国。”这话说的冠冕堂皇的,似乎他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

“每个人给500美圆谁会给你卖命,你从美国正招募到兵?”

“商业上的事你比我懂,不用我说你也该明白。其实我招募人的时候告诉他们我这里每月给2万美圆,比EO公司和弗吉尼亚职业军人储备公司的工资高,不过我招募不到专业人士,招来的人通常干不满一个月就被叛军打死,叛军一般对政府军俘虏是优待的,毕竟那是同胞,雇佣兵会被认为是外来敌人,一般会被执行死刑。但刚果政府没多少钱,他们给了我矿产开采权,但这里正打仗,谁会来这倒霉地方开采石头卖钱,虽然这里钻石很多。”林飞宇迅速的冲完凉,拿毛巾擦着头发从洗澡间里走出来。

“如果这里和平了,那些矿产开采权才能卖钱,对么?”

“那是当然,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和平,刚果政府拿这些合同诱惑我,希望用我去尽快结束内战,这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因为万恶的战争,导致很多人吃不上饭而饿死,贫困人口人均收入不足2美圆,太可怜了,如果不打仗,他们可以找工作,去当工人和农民,靠自己的劳动生活的很好,都是该死的战争,都是该死的刚果政客造成这一切。”林飞宇发完牢骚,靠在老婆身上。

他把怡菲抱起来,向卧室走去,“好些天没见你,我好想你。”

“哼,是不是抱着谁就和谁说,才说的这么溜?”怡菲故意逗他,看看他是不是会生气。

把老婆放到床上,林飞宇转身走出卧室。

“你去那?”怡菲好奇的问。

“我去挂上免打扰牌,免得服务生来打扰我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