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被C-130运输机接回恩吉利国际机场的许睿等人,狼狈不堪,衣服又破又脏,还粘满血迹,每个人脏的都像泥猴,公司的面子都被这些丢尽了,不过林飞宇并没有说他们,让他们先去洗澡换衣服。

等沐浴更衣完毕,许睿去林飞宇的帐篷向他汇报东线的情况,林飞宇弯着腰正看地图桌上的地图,还拿铅笔在图注着一些记号,没等许睿说话,林飞宇把铅笔扔在桌子上,“我老婆来这儿了,我们要花些时间把那些矿产开采合同转让出去,这样大家才会有更多的收入,现在东经25度以东,几乎没有政府军的主力部队,北基伍省第8军区司令孔达原来就是刚果民主联盟的军官,现在他与鲁贝鲁瓦玩起局部停火,拒绝执行总统的命令。东方省的第9军区已经没有机动部队,以至于基桑加尼成为叛军建立的新首都。南基伍省第10军区的司令官马贝将军,他被叛军包围了,已经成了死马,我们下阶段主要是沿着刚果和东进,围攻基桑加尼。”

“现在叛军可以自由利用刚果河运送部队和给养,他们顺河西下,经常骚扰西部省份,咱们在西线打下的地盘都很容易的被政府军丢了,这场战争是靠我们难以打成平手的,必须给政府军提供指导,教他们而不是帮他们,打赢内战需要控制制河权。我们不收顾问费,你认为如何。”许睿对政府军战斗力很不满意,再加上政府军没有称职的指挥官,如果不提供顾问服务,迟早在金沙萨城下与叛军决战的是自己,倒那时候在帮助叛军,就晚了。

“当顾问也不错,不过关键时候需要我们打先锋。”林飞宇更喜欢自己单干,而不是带着自己的兵当顾问。

“报告,军火商到了,他要见你。”一个士兵站在帐篷外报告。

“我们一起去看看。”

机场内,开进来4辆平板拖车,大卡车上是覆盖着帆布的一个很大的东西。军火商塞拉正站在卡车上,把帆布拉开,顿时一辆BMP-1步兵战车展现在人们面前。战车上那低矮的炮塔看起来格外威风,一个俄罗斯老头拿着酒瓶喝着酒,帮塞拉掀开其他战车上的帆布。

把货物展现在客户面前,塞拉跳下卡车,走到林飞宇面前,“你好,林先生,对我的货物满意么?这是纯正苏联武器,没有进行任何改装,这是从前华约国家购进的,火力齐全,发动机使用时间比较短。”

离远看不过瘾,林飞宇爬上一辆BMP-1战车,打开驾驶舱的舱盖,里边很干净。驾驶舱在车的左侧,车长舱在驾驶员后边,通常车长不坐这里,战斗时候车长为了获得良好视野,就坐单人炮塔内,炮长坐车长舱内,这个车有宽大的步兵舱可以做八个步兵,全车可以坐十一个人。

他抚摩着战车上的73毫米2A28低压滑搪炮,这种战车是他学生时代最喜欢的战车。苏联人天生是武器设计高手,在几十年前就能设计出这么火力强劲的武器,跑塔右边还有一挺并列机枪,备弹量2000发,后边的步兵舱可以乘坐8个步兵,不过舱内很拥挤,要坐4个人还是比较舒服的。

从步兵战车上下来,林飞宇爬上一辆BTR-70装甲车,这种装甲车没有后门只有侧门,机枪塔没有顶盖,火力只有2挺机枪,不过步兵舱内可以架迫击炮以补充火力不足。

从装甲车上跳下来,林飞宇夸奖了几句之后,拿出银行支票递给塞拉,“这是刚果政府签出的支票,如果你去银行不能兑换钱,你把支票拿回来,我支付你现金。”

“我收支票,你做生意很讲信用我相信你。”塞拉的英文说的很好,他夸奖林飞宇并不是真的喜欢这样的客户,而是因为林飞宇和刚果政府有关系,他不光是自己买武器,有时候也是帮刚果政府采购武器,塞拉希望能通过他做成几笔大生意,现在手里的存货太多了,需要讨好客户们。

“你可以带我去你的船上看看么?”林飞宇这么说只是出于策略,他手里现在没钱,但还要看货,显得自己对那些武器很有兴趣。

“这个人是我帮你找的维修工,他是个技术专家。”

林飞宇打量了一个这个俄国人,他年纪大概有40岁以上,醉醺醺的靠在一辆战车旁边,林飞宇用俄语问:“你会修车?”

这个俄国佬用蹩脚的英语回答:“当然会,我在阿富汗修了7年车,后来还去过车臣。”

看来他曾经是俄罗斯陆军的军械官,至少修了十年以上的战车,林飞宇就吩咐手下给他安排一个帐篷住。

塞拉把钱支付给那些开卡车的司机,林飞宇开直升机直接带上塞拉去他的军火船上。

UH-1直升机缓慢的降落在‘KONO’号货船的后甲板上。通常现代货船都没后甲板,因为有时候货船进港口时候需要港口里的引导员来船上,引航员以前都是坐小艇上船,然后把货船领进港口,不过这样效率不高,现代化的大港口都配有直升机,专门负责把引导员送到船上。

‘KONO’号因为要去各地港口跑航运,所以也改装了后甲板,让它成为能降落直升机的甲板。改装的甲板毕竟不是专门的甲板,并不好用。

飞机停下之后,塞拉说:“你真是个好飞行员,不过你更是个好商人。”

两人下了飞机,走到货船前甲板。

前甲板十分宽大,并没有集装箱,只有很多被帆布盖着的大件东西,从这些东西的轮廓上看,全部是战车或装甲车。塞拉亲自把两台车的帆布拉下去,有一辆是没有炮塔的BMP-1战车,炮塔被拆走之后并没有留下一个洞,而是用钢板焊接住,还有一辆BMP-1战车并没有被拆除炮塔,但火炮、并列机枪、AT-3导弹发射架都被拆除,炮塔上只留下一个探照灯。

“这是怎么回事?”林飞宇并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车上的武器被拆除掉。

“这不怪我,都是该死的俄罗斯武器出口局,他们奉命拆除车上的武器,伊万诺夫什么都听总统的,总统什么都听联合国的,联合国不让武器留入战乱地区,所以俄罗斯政府拆除车上的武器,我真倒霉,没想到会是这样,伊万诺夫让我帮他处理俄罗斯退役的武器,但还不给我好货,把这些完美的武器破坏成这个样子,在武器出口文件上写着,这是运钞车,防地雷车。没有武器,谁会买这些,以后你还定帮我。”塞拉无奈的看着这些没有武器的战车,进货花了不少的钱,如果这些东西买不出去,那他就陪钱了。

“那以后就别给俄罗斯卖武器。”林飞宇现在似乎有点同情军火商,他们赚钱也不是很容易。

“如果我不帮俄罗斯出口武器,安全局会逮捕我,因为我从东欧把武器运到打仗的地方。”塞拉说到这里,表情忽然变了,站在微笑着说:“我帮俄罗斯卖一点点东西,所以我还有利用价值,不过他们只要不抓我,我就继续卖其他东西。”塞拉一口起掀起十几个战车上的帆布,那些战车装甲车都武器完整,车上还覆盖着很多国旗。

这些战车上都覆盖着国旗,很多国旗都是林飞宇认识的,一面波兰国旗下,是一辆BMP-1战车。塞拉介绍说:“这是从波兰陆军装备的,那一辆是捷克的,还有罗马尼亚的、保加利亚的、匈牙利的,我几乎有全部前华约国家的BMP-1和BTR-70,还有他们的AK-47和PK机枪,我花了很多时间才收集齐的,我还没收集齐全中东的BMP-1战车,下一阶段我就去收购中东的苏制战车。”

这个家伙对武器如此热爱,他不该动军火商,应当开博物馆当收藏家,这样他就不用对地区战争内疚,陈列武器的博物馆或许会教育更多的人去珍惜和平,如果真有那天,林飞宇自己也不再开雇佣兵公司,他可以做点别的什么的,比如买一张武器博物馆的门票,以一个旁观者和游客身份去了解战争,也不是以一个雇佣兵的身份去参与战争。

看着这些象征华约团结和力量的BMP-1战车,沦落到被低价出售的地步,林飞宇有一丝悲凉的感觉,武器会老的,士兵会老的,武器最后会被销毁或者击毁,士兵会老死或者战死,地球上唯一不变的不消亡的是战争,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个过客。

“来看看这些吧,这些可以论斤买。”塞拉拿出一支AK-47,“根据生产年代的不同,我把枪的价格分成几种,最旧的AK-47,每斤10美圆,依次是20美圆一斤的,直到500美圆一斤的,火箭筒从100美圆的到500美圆的都有,另外迫击炮弹药是按斤卖,买炮弹赠送迫击炮,华约制式的60、82毫米迫击炮弹药1美圆一斤,美国北约的就贵多了。”

看着塞拉摆弄着一堆武器,林飞宇也是大开眼界,他还没见过枪是论斤卖的,炮弹也论斤,这太有意思了。现在他心里有底了,塞拉就是他的补给线,可以把他卖不动的东西自己先买一点,然后把这些武器的威力发挥出来,再卖给刚果政府,这也是一条发财的路。

塞斯纳凯旋水上飞机回到临时基地内,白岑跑到河边,把绳子把飞机拴到一个木桩上,免得飞机关了发动机后被河水推走,忙完这些就打开飞机货舱门,把买回来的AT-3导弹放到M-113装甲车上。

一辆V-150装甲车回到营地,刚完成侦察任务的韩德跑到飞机跟前,向卢云报告:“政府军攻下了兰加兰加,他们用装甲车开路占领了市区,溃败的叛军因为有鲁贝鲁瓦节制,没有逃散,在兰加兰加东北部又构筑阵地,准备打掉政府军的精锐部队,夺回主动权。”

“马上就天黑了,我们帮他们打退叛军,然后撤到班顿杜。”卢云现在已经满脑子戚小晴的影子,根本没心情打仗,但战况又不利,真想离开这个炎热又潮湿的鬼地方。

“要趁夜间抢占有利地形么?”韩德不知道怎么组织雇佣兵行动,又问了一句。

“集合几个会使用导弹的人,开装甲车开到战区。”卢云抖擞了一下精神,从装甲车上找了一个罐头,吃着晚碗等士兵们集合。

夜间,五台装甲车开到交战区,卢云亲自勘察了战区地形,选择了一处高地。他亲自拎着一个手提箱,放到高地上,用英语吩咐道:“把导弹全展开。”

手提箱被打开,他从里边拿出导弹组装起来,放在发射轨上,接好导弹控制线,把遥控盒子放到距离导弹3米远的地方,其他兵也照他的样子去做。

AT-3导弹操作简单,即使没用过他的人也能熟练掌握他的操作方法。布置要导弹阵地之后,卢云传令下去,一半人值班,其他的回装甲车上睡觉。

午夜,卢云一点睡意都没有,看着 天上的星星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执行完这个该死的任务,要有个假期就好了,一定找她好好聊聊,万一她不给自己发电子邮件怎么办?万一她不给自己打电话自己去那找到她呢?看命运安排吧。

阵地西边,突然响起几声沉闷的炮声,几发照明弹腾空而起,把叛军的阵地照的像白天一样明亮,几千米的开阔地外,10辆BTR-T战车一字排开,成横队向东推进,叛军的士兵用火箭弹零星的开火,敲打着坚固的BTR-T战车,但是这车可以抵御火箭弹的射击。

卢云正坐在地上发呆,一看前边被照的雪亮,就知道是政府军打过来了,他本来以为政府军拿下一个小城镇会休息一晚再打,没想到他们这么心急,或许是政府军怕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干涉吧,他们尽量压缩军事行动的时间,在联合国的维和部队到来之前尽可能多歼灭叛军。

最近政府军打仗很稳,不轻易发起进攻,只在没有部署联合国部队的地区展开进攻,联合国一派人来他们就停战。如果不是联合国部队封存了政府军的火炮,他们的进攻会更猛烈。

叛军一如既往的溃败下来,政府军的战车依然保持队型,照明弹滑过天空,政府军的机枪手瞄准叛军就扫射,等照明弹一灭,他们就停止射击。

“测距。”卢云对着远处的白岑喊道。白岑马上打开红外望远镜,对敌战车进行测距,如果敌战车进入AT-3导弹的射程,他们就能开火,就能挽回叛军的败局。

“距离2千米,可以射击。”周围的枪声很吵,白岑扯着嗓子喊。

“发射照明弹,保证持续照射。”卢云打开导弹的发射保险,这种老式导弹没有夜视瞄准设备,在黑夜中很难瞄准,必须有照明弹把敌人照亮,射手才能瞄准目标,用遥控盒上的手柄操作导弹攻击目标。

白岑从装甲车上找出60毫米M224迫击炮,用最快速度把炮架起来,将一枚照明弹装入炮管内。照明弹顺利发射,飞到敌人头上发出亮光,然后缓慢的垂直下落。卢云急忙瞄准目标,趁照明弹没熄灭之前发射了导弹,小心的用遥控手柄控制着导弹的飞行。

他是第一次玩着东西,以前只玩过‘龙’式反坦克导弹,这导弹操作比较复杂,就像完遥控飞机。导弹缓慢的扑向一辆战车爆炸起火,不过导弹的威力有点小,没把战车彻底炸毁。韩德打开另一枚导弹的发射保险,对刚才爆炸的战车又补射一枚导弹,才彻底把它废掉。

阵地上的士兵依次发射导弹,把20枚导弹在2分钟内打光。雇佣兵几乎是两手空空,等着老板卢云下命令。

“把M-113装甲车开出来,白岑、韩德、刘兴业,你们每人指挥一辆,靠近他们,用RPG和手榴弹彻底炸毁它们,我希望他们永远不能修复。”他干脆的下完命令,从高地上跑回V-150装甲车上,拿着红外望远镜站在车顶上,观察着敌人的行动情况。

与卢云做同样事情的那个人是孔戈洛上校,他看到10台战车被导弹击毁,气的差点没把望远镜摔掉,大声命令:“第3步兵连,隐蔽接近敌装甲车,用RPG把他们的战车也炸掉。”

100多步兵一下就冲出隐蔽阵地,借助夜幕的掩护,扛着RPG-7火箭筒和弹药箱就冲上去。

M-113装甲车成横队开进,白岑、韩德、刘兴业三个人各坐在一辆装甲车的车顶,扛着火箭筒瞄准还在燃烧的10辆BTR-T战车就补射火箭弹。

BTR-T战车的命运是悲惨的,没打几次仗就被火箭弹爆炸的烈焰所吞没,每台车平均落弹5枚,火箭弹把战车炸成燃烧的废铁,成为夜幕中耀眼的篝火。

雇佣兵把政府军的战车摧毁之后,政府军的步兵迅速包围了M-113装甲车,RPG火箭弹从3个方向打过来。白岑一见三面都有火箭弹发射时的火焰,马上打开车的后门夺路而逃,边跑边喊:“撤,快撤。”

韩德、刘兴业也丢弃手中的火箭筒,从装甲车的后门跑出来。

人那有火箭弹快?不过M-113装甲车的装甲还是能抗击住火箭弹的第一次打击。就在第一波火箭弹命中战车后,韩德、刘兴业刚好跑出来,头也不回的跑向自己人的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