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二十一章对手登台

ddtt 收藏 3 16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二十一章对手登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B连只跑回来丁延一个人,他身上沾满了尘土和血,不知道是他受伤了还是别人的血溅在他身上。可以肯定的是这是雇佣兵来到刚果之后第一次惨败,即使不是林飞宇存心往死害这些人,但是叛军这种藏在房顶上猛扔手榴弹的打法也够用。

这办法可够损的,卢云只出了主意,没说见了敌人扔多少手榴弹,叛军的小头目就仔细琢磨了一下,认为越多越好。一个排守一个巷子或者一条街道,的确显得兵力单薄,如果一个排的人每次扔2枚手榴弹,那效果就不一样。

带B连兵的丁延也不是白痴不是饭桶,也是有两下子的人,在CIA的学校里是优秀学员,去哥伦比亚、阿富汗、伊拉克执行过多次任务,还得到不少美国政府的奖励。抛开指挥能力不说,单兵技术上丁延几乎无可挑剔,手枪步枪冲锋枪机枪狙枪样样精通,手榴弹枪榴弹打的也是很准,在CIA特别行动处的时候就是公认的能人。

这次就是走错了一条路,就这样败下来,吴哲和关宁看着浑身是血,就问:“怎么回事?”

“刚进了一条比较狭长的街道,也不知道怎么的叛军的手榴弹下雨了,我走在后边,所以没事。”丁延现在帮公司节约下200万美圆的员工工资,但是高兴不起来,他不是可惜那些雇佣兵,而是对叛军的战术怀疑起来,叛军没有几个军官上过军校,这刁钻的办法是他们想的?黑鬼黑猩猩就这么聪明,这不可能吧?莫非是背后有人教他们?

这也不像,因为丁延自己看见那些投手榴弹的兵是衣杉褴褛的叛军,这些兵瘦的像柴禾似的,每天连三顿饱饭也吃不上,怎么能想出这么损的办法,或许是一时的灵感吧,这是雇佣兵第一次攻城作战,或许叛军守城的经验丰富些。他就是没想起来王众明败的那次,那次王众明的确看到了雇佣兵,武器精良,有黑人白人黄种人。

一个面巾纸递到丁延面前,丁延看是秦虎递过来的,就接了过来,擦了擦脸上的血。“你可算是给大哥立功了,一会你陪我出击。”秦虎左手提着步枪,站在地图旁又看了看,打算找一条宽敞的路走。

“你走一些宽的街道。”丁延把擦完脸的纸丢在一旁。

想好之后,秦虎走出房子喊:“C连集合。”C连迅速站在他面前,他做了一个向前方前进的手势,步兵们就端着枪向市区中心行进。

“拉开间隔,前后保持10以上的距离,单列纵队前进。”秦虎下完命令,步兵们按着命令拉开间距前进。

这样至少不会像B连那样的损失,丁延和秦虎走在队伍的中间靠后部分,雇佣兵走到街上,见门就踢开,看看房子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抢,遗憾的是这地方穷的叮当响,没任何值得抢的东西。


在市区东北部一间民房内,卢云正陪着鲁贝鲁瓦研究地图,两人指指点点,有是说有是比画。因为卢云的法语水平不高,很难说明白复杂的事。

“报告,他们沿着一条宽阔的大街进了市中心,他们单列纵队前进,间隔很大,全是清一色的雇佣兵,没有重武器,是轻步兵,完毕。”放地图的桌上摆着一个对讲机,对讲机内传来刘兴业的声音。刘兴业此时正在市区的一棵树上拿望远镜监视雇佣兵。

轻步兵好,没火箭筒没迫击炮,一旦被围攻只能拿手榴弹和步枪抵抗,战斗力不是很强。卢云拿起对讲机,“白岑、韩德,把我们的玩具拉出来给他们见识一下,完毕。


一个狭窄的胡同内,停着两辆没炮塔的V-150装甲车,装甲车上的武器架上架的是M134六管机枪,这枪一般都作为航空机枪,挂在UH-1机翼下或者架在UH-60直升机两侧。

坐在V-150装甲车顶上的白岑用英语吆喝着:“开车,向南迂回到敌人后边。”

驾驶战车的雇佣兵启动起发动机,V-150装甲车缓慢的行驶出胡同,转弯向南行驶,从雇佣兵C连的队尾方向开过去。

“收到,我们正在行动,完毕。”韩德坐在车内伸出脑袋看着路。他坐这辆车出了胡同向北走,执行拦截敌人的任务。

装甲车的车身上还用油漆写着中英文的‘巴拿马职业安全顾问公司’的字,车顶上插着刚果民主联盟的军旗。


市中心的主要街道上到处是C连的士兵,他们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完全不像一支正规军,像是一群民兵。刚果政府军虽然战斗力不强,但军服是整齐的,走在路上也没这么散漫。

精英保安公司的雇佣兵完全不像是精英,行军时候抽烟聊天,或者是随意破坏民房。这些兵走的有些无奈,因为没有见到一个叛军,士气已经开始下降,认为叛军不敢出来和他们打,会把这座城拱手让给他们。

忽然离街道不远处传来装甲车的马达声,这个声音对他们来说一点也不陌生,不过他们不知道即将出现的装甲车是叛军的。与叛军打过仗的雇佣兵都知道叛军只有步兵,没有火炮战车和飞机,都是拿着步枪的农民而已。


一辆V-150迎着雇佣兵行进的街道就开了过来,装甲车上赫然醒目的挂着叛军的军旗。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是敌人。”然后C连的士兵就像受惊的马蜂,一下就散开。所有的兵都在做同一个动作,就是马上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隐蔽,然后拉枪栓准备战斗。

枪响之前,忽然有一个“呜呜”的声音,慌乱中没人去辨别是什么声音,随后传来震耳的枪声。

“呜呜”的声音M134机枪的电机带动枪管旋转时发出的声音,枪声很快就把这个声音掩盖过去。M134机枪的6根枪管猛然旋转起来,喷出一股很长的焰火,子弹像高压水枪里的水一样喷出来。

C连1排的士兵还没还击,子弹就噼里啪啦的落在他们身上,子弹穿破衣服打进肉里撞在骨头上的“扑、扑”声被士兵的惨叫声给盖过去,只有中枪的人自己能听到子弹撞击骨头的声音。

士兵们受伤后的嚎叫声十分难听,丁延、秦虎看见士兵们的惨死,感觉到汗毛都集体竖立起来,顿时被吓出冷汗,两人几乎同时卧倒隐蔽。

“快撤。”不知道是那个雇佣兵用英语喊了一声,但是喊声很快就变成了惨叫声,密集的子弹把这个蹲在地上的兵瞬间就打穿,子弹密集的排列在他的胸部腹部,他伸手去捂伤口,胳膊被密集而急速的子弹打短,手也被打断4跟手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拇指被打断之后也不知道飞到那里去。

机枪火力很快的从一个兵身上转到另一个兵身上,被打到的人像是被切割过一样缺胳膊断腿。

过了几十秒,震撼耳膜的枪声顿时停止,估计是敌人的子弹打完了,机枪需要换弹链。卧倒在地上的秦虎骂道:“他们就是群混蛋。”但是骂归骂气归气,你现在能拿敌人怎么样?

“别说这些没用的,马上离开。”丁延从弹药包里拿出个烟幕弹,使劲扔向前边。

白色的烟幕顿时遮蔽了机枪手的视线,子弹瞬间就失去了目标乱打起来。秦虎也投出2枚烟幕弹,然后拿着枪从地上爬起来就向后跑。

其他士兵们见有逃跑的机会,也马上跟着一起跑。


混乱的人群很快的就溃退却到一个路口,一辆V-150装甲车迅速停在十字路口上,M134机枪转动起来,恐怖的枪管喷出一股子弹。

“他妈的,什么东西,还两边夹击?”秦虎骂完了就趴下,又扔出去2枚烟幕弹,然后站起来拉着丁延退进一间民房内。

屋子外边的士兵们依然叫喊着惨死在机枪下。

房顶上隐蔽的几个叛军忽然发现有人进了屋子里,马上顺着房顶上的破洞把枪管伸进房子内,打算把这两个敌人打死。

“小心。”秦虎抬起M-16步枪的枪口对着房顶一顿扫射,抢在叛军之前开枪,密集的子弹打穿房顶,几个叛军中枪倒下,从房顶上重重的摔下来,尸体倒在房子外边。丁延也骂着,不停的拿枪扫射房顶,把木头和草做成的房顶打的到处能见到光为止。

两人惊魂未定,就听见外边的AK枪的枪声越来越少,机枪声一直没消停。“怎么搞成这个样子,还有装甲车。”丁延骂完,把防弹头盔摘下,那手抹了头上的汗,重新把头盔戴好。在赤道地区行军作战,最危险的不是敌人而是炎热,如果不小心中暑或者是被追击到没水的地方,那就等于阵亡。他拿出水壶,打开壶盖,只往嘴里倒了一小口水,然后缓慢的咽下去,在不容易补给的地区,水只能这么喝,每次喝一小口,这样能解渴,但不会小便,可以减少身体内水分的流失,不过科学家说这样喝水容易的肾结石,在战场上肾不被打坏就很不错,肾结石的问题现在不用考虑。

房子外就是宽阔的街道,街道已经不是原来的街道,上面躺着几十具尸体,这些兵根本没地方隐蔽,也没时间隐蔽,突然就死在这里,结束了他们寻找发财梦的旅程,这也是大多数雇佣兵的结局。

心烦意乱的秦虎感觉到浑身都热,像被蒸熟了一样,他摘下头盔,脱下防弹背心,把上身穿的迷彩服脱掉,把背心特脱掉,把脱下衣服胡乱塞进背包内。腰上的水壶被他拿下来,他大口喝下半壶水,然后又弯着腰低着头,把剩下半壶水全部倒在头上,用水冲刷了一下热的发涨的脑袋,“这鬼地方可真热,我们自己撤吧,估计外边的人都指望不上。”他又把防弹背心穿上,背起自己的包。

拿着枪从地上站起来的丁延小心的走到房子的门口,伸出脑袋向外看看,没发现有什么敌人,他从弹药包内拿出一枚手榴弹丢出去。“轰”的一声爆炸之后,外边马上响起枪声,看来外边还有不少的敌人,而且都高度紧张。

“正门走不通,我们从这儿走。”秦虎一脚把这木房子的一面木墙墙踢开,房间马上多出一个门,两人出了门飞一般向南跑去。


在市区边缘等待消息的吴哲和关宁有点等的不耐烦,关宁看看房子外安静的街道,“刚才的枪声是市中心爆发出来的。”

“他们俩不是笨蛋,应该能回来。”吴哲刚说完,外边响起拉枪栓的声音。

两个端着枪的人忽然从北边跑来,在房屋外警戒的A连士兵突然紧张起来,都端着枪瞄准这两个人。

“自己人。”秦虎大声的拿英语喊。

A连的士兵这才放松,把枪口都朝上,继续原地隐蔽。丁延、秦虎喘着粗气跑进临时指挥部。


一见这俩人安全回来,吴哲才放下心,“我在这里是能听见打,前边情况怎么样?”

这俩人找了个地方一坐,喘着气,都拿手打着V字手势。关宁现在如果所有雇佣兵都阵亡怎么办,需要留些人掩护他们撤退,等离开鬼地方身边的兵都基本死完了,也没什么可担心的,现在打了两阵,发现敌人有点不像以前的敌人。“还是先撤吧。”关宁用汉语说话,这样屋子外边的雇佣兵听不懂。

“万一这些人跟回去怎么办?”吴哲怕办不好林飞宇交代的差事,有点担心。

“我看叛军这次出招又狠又鬼,像是有什么人在指点他们,武器装备上也多了两辆带M134机枪装甲车,现在撤到开阔地带我们打不过装甲车。”丁延与叛局两次接火,他感觉这仗不像刚前几次打的容易。

“还是叫支援,拿炸弹把市区炸成火海我们就撤退,坐直升机走,这样保险,装甲车交给飞机去对付。”关宁收起地图,背上步枪,“就这么办吧。”他拿着电台送话器向林飞宇报告,“01,我们在马卢库市区最南边,B、C两个连被歼灭,希望对市区进行大规模空袭,他们有装甲车和M134机枪,完毕。”

说完,大家都开始整理装备,关宁自己把电台背上,这样方便随时联系。

几个指挥官走出房间,雇佣兵都等着指挥官下命令。“A连1排就地防御,2排3排先撤离,10分钟后1排也撤离,动作要快。”吴哲戴上头盔,背着枪带领其他兵撤退。

60多个兵端着枪从临时隐蔽处走出来,跑步向市区外撤离,谁都喜欢远离交战区,都喜欢优先撤离,被留下的1排有些不满意,不过他们还不知道叛军的厉害,所以一点都不害怕


2排3排刚刚走到市区外的草地上,忽然就听见一排沉闷的枪声,是集体单发射击的声音。叛军使用的都是AK-47,没必要打单发,这是怎么回事?没等众人想明白,枪射榴弹就密集的落下来,至少有100多发枪榴弹。

在以前的训练和战斗中,吴哲等人早已经习惯听见枪响就地卧倒,然后伸脖子看是那里打枪,这个习惯让他们多次死里逃生,榴弹的飞行速度慢,而且弹道是一条弧度很大的曲线,从发射到落地的时间比子弹要长,很容易躲避。

那些战斗经验不足一个月的雇佣兵一边慢腾腾的蹲下,还把主要精力放在搜寻敌人身上,他们根本不知道在战场上什么最重要。身临险地保命最重要,只有躲避开冷枪冷炮等各种火力的打击,才有机会向敌人开火,保护自己比杀伤敌人更重要。

榴弹几乎是整齐的落下来,这些发射枪榴弹的步兵像是受过训练,以前叛军开火很少整齐的开火,都是各自为战,这次似乎是有意的集中火力打击。集火打击的结果就是密集的爆炸几乎是同时发生,榴弹的碎片四处乱飞,没有头盔和防弹衣的雇佣兵被炸的不是死就是伤,没反应过来就变了鬼。

“妈的,有人训练他们,还给他们提供武器。”秦虎和叛军交手次数比较多,知道叛军的打法和素质,他们以前没这么多枪榴弹,只有稀少的火箭弹和子弹,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淹没的AK-47密集的枪声中。

“哒哒哒”的声音震的耳朵很不舒服,枪声中夹杂着不少PK机枪的声音,丁延虽然没有机会说,现在没死的兵都陷入极度恐惧中。


恩吉利国际机场内,林飞宇收到要求支援的呼叫,听说损失2个连,他就知道这次战斗肯定异常惨烈,如果支援的慢了,自己的4个兄弟们都活不成。他提着自己的飞行头盔,拿着一支哨子,使劲的吹,这是紧急集合的信号。

宿舍内看报纸看杂志的飞行员和机械师们一边用英文骂着“该死”,一边放下手中的东西,有的穿飞行服,有的跑步去停机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