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十八章最平常不过的一天

ddtt 收藏 3 21
导读:悍将 正文 第十八章最平常不过的一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如钢铁巨龙一样的战车队被困在公路上。1号车上的三个指挥官都钻出战车还击,车上的其他雇佣兵都看的有点发呆,他们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不怕死,难道就是因为他们穿着防弹背心戴着钢盔?或者是高级雇员的薪水更高?不过这时候听着枪声爆炸声也想不出很多。

丁延又回到战车的步兵舱内,用眼睛搜寻着车舱内可以用的武器,忽然看到角落里放着一个火焰喷射器,每个战车上都有一个这玩意儿。这个东西平常是用不上的,因为一般正常交战距离是400米左右,火焰喷射器只能喷50米左右,很少被用上,但今天是近战,可以指望这东西出力。

他拿起火焰喷射器,把喷口从战车侧面的射击口上伸出去,然后打开燃气瓶的开关,右手握着火焰喷射器的手柄,食指迅速勾住板机。

战车左边顷刻喷出一条火龙。火龙直接冲向藏匿在树林内的叛军士兵。叛军士兵被烧着了衣服,惊慌中大声嚎叫着,毕竟身上着火可不是闹着玩的,那火烧到人身上,疼的让人难以忍受。被火烧到的士兵都丢弃中手中的武器,拍打着身上的火,迅速向没有火的地方逃跑,顿时包围公路的叛军就乱了阵脚。

暂时没被火烧到的叛军也有点怕,周围伤并发出的惨叫声把这些没伤的兵也吓的汗毛倒竖起来,都左顾右盼的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军官们大声呵斥着士兵,但这些士兵越来越不听招呼,也指挥不动。


丁延把燃气瓶内的气全用光,才把火焰喷射器丢弃在一边,用电台命令:“各车注意,使用火焰喷射器,烧周围的敌人,快。”

其他9辆V-300战车上的雇佣兵马上都拿出火焰喷射器,但是都是胡乱喷射,毫无章法。但从高空看去,公路上的钢铁巨龙顿时变成一条火龙,每辆战车上喷出的火就像是铁龙的翅膀和爪子,凶狠的扑向正在抵抗的叛军。地上的野草,还有树上的树皮都燃烧起来。

“单数车向左,双数车向右,一起喷火,减少火烧间隔。”喊完命令,丁延感觉很疲惫,坐在座椅上喘着气休息,车舱内就见子弹壳频繁落下,车外机枪声几乎没有停顿。估计此时秦虎和伍俊文已经很像兔子了,兔子的眼睛是红的,据说杀人杀急了眼睛也红色的,和兔子的眼睛一个样。

两手端着M60机枪的秦虎,两腿扎着马步站在那,很稳当的站在略有颠簸的战车内,机枪发出“砰砰”的枪声一直没停,机枪口前边一直是一团火,子弹噼里啪啦的打在树干上,没中枪的敌兵连滚带爬的丢下枪就跑,被打中的倒在地上就动不了。

M249机枪的枪声忽然停止,伍俊文端着机枪马上蹲下,身体整个都缩回战车的步兵舱内,他喘着气,左手熟练的把金属弹盒摘下,又换上一个弹盒,右手拉了一下枪栓,猛然又把身体探出车外,一边射击一边骂,M249机枪又连续吐出几十发子弹去。

公路两边的叛军见对手如此难缠,叛军指挥官有点为难,如果就这么把敌人放走那也太不划算,本打算靠歼灭了他们补充些弹药,可没想到居然拿不下这10辆车。面前的敌人又使用了火焰喷射器,把埋伏在离公路最近的一些投弹手烧死烧伤一大片,端着AK-47的步兵一半没子弹,火箭筒手又打完仅有的几发弹药。

就在叛军与雇佣兵纠缠的时候,战车喷着火退出保卫圈,战车上的步兵不停的向敌人开火。

叛军指挥官想好了怎么办,时机已经错过。士兵们如潮水一样的向后退去,基层军官根本约束不住,伤兵哭天喊地但是没人理,阵亡的士兵一个挨一个倒在地上,指挥官不敢犹豫,喊了一声“撤”,残兵败将们连战场也顾不上打扫就跑掉。


忽然见敌人开始溃败,丁延感觉自己这边有获胜的希望,随后用电台命令各车停止倒车,继续向刚才的包围圈前进。

这下叛军可不能安全撤离,步枪机枪子弹顺着林间的空隙就飞过来,跑的慢的几个士兵顿时后背中枪倒地。还有一些士兵以为敌人跑了,就没着急的撤离,从地上寻找被丢弃的武器弹药,比如步枪了子弹了什么的,想把还能用的都带走,这下可让敌人给咬住,吓的这些兵连忙扔掉拣起来的武器,向树林深处跑去。


这一回马枪杀的及时又到位,叛军像被猎人追捕的野兽一样成群的,有目的的逃跑。雇佣兵的战车开回来,机枪手把身体探出车外,摆弄着机枪负责就地警戒。步兵们也好奇的也爬出车外,耐心的欣赏着林中的风景,根本没心思看地上倒着的尸体。驾驶员没下车,都把头探出来,谨慎观察四周。

“都傻站着干什么?战车熄火,步兵下车收集战利品,各车机枪手警戒,车长都不要下车。”丁延坐到战车顶上,他感觉浑身不舒服,就从口袋内摸出半支雪茄,烟是林飞宇给的,平时他很少抽烟,如果不当雇佣兵,他基本是烟酒不沾,感觉这两样东西可有可无,如果压力大或者疲惫,就偶尔用点。用防风打火机把前段日子抽剩下的古巴木嘴儿雪茄点着,慢慢的品位这雪茄的味道,总是搞不懂为什么丘吉尔那老家伙为什么喜欢这东西。

秦虎轻轻的把机枪放到步兵舱内,自己爬上战车顶,他不喜欢从门下车,就喜欢爬上车顶上车,然后从车顶下车,车舱门对他来说是虚设的。坐在车顶,然后跳到地面上,一边摸腰间的手枪一边看步兵们打扫战场,一支支AK-47被雇佣兵搬上V-300装甲车。

通常刚果政府是以缴获武器的数量决定击毙敌人的数量,而很少计算击伤人数,他们用缴获武器数量衡量这些雇佣兵的战斗力。但是刚果政府军只是清点这些武器,并不索要这些东西。如果要这些战利品装备自己的部队,会让雇佣兵认为刚果很穷,怕他们不与政府继续合作下去。这些缴获的武器,基本都被林飞宇和他的那些兄弟们买掉,这些钱不分给部下,直接装自己的腰包里。

伍俊文今天有点好静不好动,没下车搜寻各种型号的枪。感受着树林中吹来的阵阵清风,坐在车上喝红葡萄酒,是一种很惬意的享受,那些逐渐变凉的尸体并不影响他的酒兴。

回到车内,丁延摆弄着另一部电台,向林飞宇报告:“刚才在马丁巴附近进行了一次战斗,一切顺利,正收集战利品,是不是要继续向南?”

“还是回来吧,这一拳估计打的敌人不轻,补充弹药后再做打算。”

丁延关掉电台,见那些寻找战利品的步兵都回来,就下达撤离的命令。

满装战利品的V-300战车八面威风的顺原路返回。


胜利后的夜晚,大理石总统官邸外的灯火格外明亮。

总统府外,很多军官的高级轿车基本全到齐。

总统府的宴会大厅内,长条桌子上摆放着很多法式菜肴,总统约瑟夫•卡比拉坐在长条桌的首位,一边喝着波尔多葡萄酒,一边听莫卡西讲着白天发生的战斗。

莫卡西尽量把话往简短了说,毕竟参加宴会都是三军将领和有实权的参谋长,自己说多了会惹得那些将军们不高兴。他小心的把战事陈述完,卡比拉总统问:“你以前是我的副官吧?”

“是的,总统阁下。”莫卡西小心的回答道,因为他和总统关系特殊,所以才获得了上尉军衔,很多同龄军官都不服。

“明天开始你就是少校,任命你为国防部高级助理,全权负责与雇佣兵公司商谈合作,你可以代表国防部与他们谈具体问题,以后就不要回原部队执行任务。”卡比拉一边吃着法式牛排一边就把亲信给提拔起来。

因为掌管特种作战司令部的伯顿将军公务太多,特种作战司令部负责敌后侦察,首都卫戍以及其他特别行动,总是让伯顿去与雇佣兵联络有点难为他。不如专门设立个高级联络员,有决定权的联络员而不是传话筒也不是向导,莫卡西跟随自己多年,是老部下,可以出任这个职务。

“感谢总统阁下对我的信任,我会努力做好工作。”莫卡西得到了少校军衔,这让他很意外。

身为武装力量总监的西卡唐达•沙巴尼少将趁总统和部下说话的时候,一边吃一边想,如何才能督促雇佣兵勤奋的围剿叛军,而目前雇佣兵只是蜻蜓点水似的打几仗邀功。

“沙巴尼将军,你在思考什么?”卡比拉总统和自己以前的亲信聊了一阵,开始与这些掌管军队的大员谈公事。

“总统阁下,我认为雇佣兵并不想消灭叛军,如果叛军被打光,他们就没地方赚钱,所以他们每次与叛军交手的时候都给叛军留下生路,并不想全歼他们,我们必须想办法促使雇佣兵多打歼灭战。”沙巴尼少将只说了一点想法,没把全部的计划说出来。

“恩,你想的事我也一直在想,诸位又好办法吗?”总统放下餐具问。

“根据我们情报,这个雇佣兵公司的高级雇员,比如许睿、吴哲等人和老板林飞宇关系十分要好,如果把这些人骗进叛军包围圈,林飞宇先生一定会拼命派人杀叛军救自己的好朋友出来,可能把叛军杀急了,结果就是叛军会与雇佣兵成了仇家,他们之间会拼死决战,这样我们在各个战线上的压力就大大减轻。”沙巴尼停顿一下说:“需要大家一起想办法把这个美好的愿望实现。”

陆军参谋长卡贝亚•孔戈洛上校说:“雇佣兵使用的地图是我们提供的,叛军的位置也是由我们的情报部门标注出来的,我们可以修改一下,把大股叛军标成小股叛军,然后催促他们尽快围剿,给他们施加压力,告诉这些人,如果不去就接触合同或者降低佣金。”

总部参谋长菲利西希安•亚纳准将接过话题说:“地图这东西可以随时准备好,但是必须派一个合适的人去执行这个计划。”

三军参谋长利旺加•马塔少将看看莫卡西少校,“莫卡西少校不是成为国防部的代表吗?他去应该合适,我想凭他对总统的忠诚,应该能完成好任务。”

这么阴损的计划,居然让自己去执行,莫卡西想,万一雇佣兵们看出破绽怎么办,会不会暗中危害自己?如果不去执行,那太对不起总统阁下。现在怎么办呢。他低着头,假装没听到这些高级军官的谈话,低头使劲吃牛排。

卡比拉总统把目光收回来,然后重新落在莫卡西身上,沉思了几十秒,“莫卡西,你愿意去么?”

“我是个军人,总统阁下,我愿意服从最高统帅的一切命令。”莫卡西咽下嘴里的美食,流利的回答道。

沙巴尼少将从旁边的一堆文件里拿出一份地图,这是是一份很普通的刚果地图,上边没标出叛军的位置,他亲自拿出一支红色的彩笔,在地图上又标出很多醒目的记号,其实被他标出的地方都是叛军驻扎主力部队的地方,也是叛军的主要弹药库和粮库。标完图,沙巴尼少将把地图递给莫卡西少校。

接过地图,莫卡西感觉到身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呼吸有点困难,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骗过那些为了钱而变成红眼刽子手的雇佣兵,万一林飞宇的好朋友阵亡怎么办,他如果察觉是刚果军队提供假情报,会怎么报复自己?刚果军队人多,当然林飞宇不会拿总统和高级军官出气,如果拿自己出气怎么办?

转念又一想,难道林飞宇这聪明,被打败了马上会怀疑情报的准确度?会怀疑是总统和高级军官们捣鬼?难道他是神?

林飞宇不会那么聪明的,他只是个外国商人,如果给他足够的钱,一样能促使他冒险,何必骗他呢?万一他对政府有了猜疑投靠叛军怎么办?

“莫卡西,今天的菜好吃么?”卡比拉总统问。

莫卡西见面前的几个盘子内的菜都被他吃光了,就说:“非常好吃。”其实他在想,当官就是好,有好酒有好菜,吃完了不用自己掏钱,花的都是国家的税收。自己当军官那点工资要是进酒店吃上这么一顿,根本不够,看来穿上军装就必须当高级军官,这样就不用为吃法式大餐而发愁,这样省下的钱可以多寄给家人一些。

“你尽快去见林飞宇,早点把事情办好,我授予你为中校军衔。”卡比拉希望自己的许诺能让他更加勤奋的工作。刚果内战就像他身上的伤口,只有完全好了自己才能舒服一些,但这个伤口存在的时间太长,流的血太多,实在是不能忍受。

“是的,总统阁下,我这就去办。”莫卡西离开座位。

总统让副官给他拿了一套新军装,上边还有少校军舰。随后卡比拉签署了新的任命书,与军服一并交给他。莫卡西十分接过军服和任命书,高兴的离开。


首都金沙萨的郊区,恩吉利国际机场外。由吴哲带领的部队和由丁延带领的部队顺利的回到这里。

听到战车的轰鸣声,林飞宇高兴的走出帐篷,看着凯旋而归的好兄弟,心中非常得意,如果每次都这么顺利,那自己操心的事就少了许多。怀庆和文雍也跑出来,参观那弹痕累累的战车。

伍俊文拿着自己的一大堆武器弹药和背包下了战车,把这些杀人用的东西都堆放在弹药箱子组成的桌子上,先把防弹背心脱下去,然后脱下迷彩服,把战斗靴拖下来扔一边。只穿着拖鞋和短裤,走到营地外的草坪上,拿起一桶被太阳晒了一天的水,然后拿起一桶水,缓慢的从头上浇下来,然后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喝着冰镇可乐坐到椅子上,用笔记本电脑看着新闻。

关宁去洗澡间写完澡,一边用干毛巾擦着头发,一边问:“老七,你总这么洗澡,能干净么?”(林飞宇的结拜兄弟中伍俊文排行第七,所以兄弟们直接叫排行,叫名字感觉像外人)

靠在椅子上的伍俊文长出了口气,“这鬼地方太热,好好洗,洗完了是一身汗,不如随意的冲一冲舒服。”

“帐篷里都装了空调,吹空调就舒服多了。”关宁拿着一瓶红酒回到自己的帐篷。

他只有躺在自己的折叠床上才感觉舒服,听一会MP3,然后看着历史类小说沉沉的睡去。

雇佣兵的营地内又恢复了平静,战车整齐的停在离帐篷不远的空地上,寂静的机场内只有哨兵警惕的看着四周。机场外的铁丝网,地雷区,机枪堡垒把整个机场与外界隔绝开,想轻易渗透进来并不是容易做到的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