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十七章狭路遇险

ddtt 收藏 3 5
导读:悍将 正文 第十七章狭路遇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目送走10架嚣张的A-4攻击机,卢云再拿起望远镜观望,叛军的一个团已经元气大伤,树林边上到处是士兵的尸体和被遗弃的武器,此时叛军再想消灭车队,已经是十分困难,如果他们早冲过去,既能躲避空袭,又能得到弹药。

这些饭桶白痴军官不会打仗,贻误战机。机会这东西转瞬即失的东西,一但失去就找不回来。现在能把剩余的叛军安全的从战场上撤回来保存实力才是上策,但不知道鲁贝鲁瓦明不明白。

站在那像泄气皮球一样的鲁贝鲁瓦呆呆的看着被飞机炸过的战场,不知道如何收场,一般输红眼的赌徒着急后都会孤注一掷的继续赌下去。鲁贝鲁瓦果然是个这样的人,他拿着对讲机讲了一通法语之后,公路附近的叛军并未撤退,而是继续开枪,对公路上的车队展开进攻。

站在一旁的卢云心里想,这家伙果然打仗是外行,他要是内行,刚果内战早几年就打完了,可惜呀,天底下有这么个手握重兵的叛军头目,自己才有机会发财,鲁贝鲁瓦如果是个好武将,自己去那找东家赚钱?

世界上饭桶越多越好,这样自己的生意红火一点。哥伦比亚的内战打了70年,如果能从刚果的生意中捞到钱,一定多投资,多租一些飞机去哥伦比亚做生意,非洲太穷,生意并不是很好做。


等卢云想完自己的计划,就见鲁贝鲁瓦正拿着对讲机骂自己的手下,估计是督促他们再发动进攻,但这个时候再战,就等于送死。

但是公路旁的叛军还是发动第二次攻势,500多人叫喊着从树林内冲出来,端着AK-47继续胡乱放枪,但BTR-T战车上的M-2HB机枪基本都被叛军的火箭弹炸坏,只有一挺机枪还在继续开火,雇佣兵们从车舱内探出身体,继续用手中的步枪和榴弹器还击。

这次的攻势明显比第一次要弱许多,没有RPG-7火箭筒的压制,雇佣兵们的胆子变大了,不怕那些枪法不精的叛军,一个个都来了精神,站在车舱内迎头痛击叛军。


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10架UH-1H直升机飞临战场。

直升机左右两边的舱门机枪手熟练的的拉着枪栓,用机枪瞄准冲出树林的叛军士兵。直升机旋停在空中,M134机枪迅速开火,密集的子弹像高压水流一样喷出来,子弹飞向地面。刚从树林内的隐蔽阵地内出来的叛军忽然见直升机上的机枪如此猛烈的开火,把叛军吓的抱头鼠窜,但是他们拿里跑的过机枪子弹。

M134机枪一边倾泻子弹,一边抛出无数的子弹壳,子弹壳像下雨一样落在公路边上,巨大的枪声回荡在公路两边,枪口喷出的火苗足有两寸多长,知道打得公路两边没有能动弹的人,舱门机枪手才停止射击,此时公路两边到处是尸体。随后10架UH-1直升机编队返航。

等直升机返航之后,吴哲和关宁从车舱内站起来,看着公路附近密集的尸体,关宁惊的说不出坏来,吴哲说:“太爽了。”

驾驶员问:“要继续前进吗?”

吴哲回答:“等一会。”随后向驾驶卡车的刚果政府军搭手势,告诉他们现在安全了,可以继续走。吴哲又用电台报告林飞宇:“这里的战斗已经解决,你可以派人来收缴他们的武器,我们在这里停留一会。”

“我让怀庆和文雍马上去,你们等他们俩一会,完毕。”

“收到,完毕。”吴哲摘下电台的耳机,拿车际电台的送话器对所有驾驶员说:“把车停到公路边上,把路让开,让卡车离开这里。”

7辆BTR-T战车启动马达,排气口喷出黑色的浓烟,关宁坐在车上,怎么看几台笨重的战车都不是非常喜欢,第一这车型太老,十分费油,第二是这些车如果做远距离机动的话需要很多运输车,不如轮式车辆好用。如果非要选一款便宜的履带战车,那他一定会选择M-113或者BMP-2,因为这两种车产量大,而且容易买到或者租到。如果要选择轮式战车,那BTR-80是他最喜欢的,不过目前因为公司钱少,不管是租还是买,资金都不充足,等刚果政府增加装备费之后在做打算。


不以会,公路西南边来了两台大卡车,驾驶室内坐着6个人,车槽内还站着不少全副武装的雇佣兵。

卡车停到路边,怀庆和文雍从车上下来,找到吴哲乘坐的车,怀庆爬到战车上,“我们到了,你们继续忙,战场我们打扫。”

吴哲说:“好吧,找到好玩的东西给我留一份。”


满载弹药的卡车继续沿着公路向东北方向行驶,7辆装甲车跟在卡车后边护送,吴哲翻着地图,关宁则舒服的坐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他等的是下一次战斗,没心情欣赏风景。战争已经在这片土地上进行了快10年,能欣赏的东西已经不多,到处都是被打坏的房屋,空地上到处是炮弹坑。


马达轰鸣着,战车沿着公路抵达马卢库。

战车停到路边,没有进这个城镇,吴哲站在车顶上,拿望远镜看着四周。城镇内依然很热闹,到处是做小买卖的当地人,还有很多悠闲的人走在大小街道上,城镇内没挂叛军的旗子,而且大街上没有携带武器的人。城镇边缘只有沙袋堆积起来的步兵掩体,还有挖好的战壕。

似乎这里就没有叛军驻扎,政府军的卡车冲城镇旁边经过,没有叛军士兵袭击卡车,难道刚才的战斗情况已经让所有的叛军害怕不成?

战车的驾驶员只穿着一条短裤,光着上半身,从驾驶舱出来之后走到路边的树丛边上方便完以后,用英语问:“还要继续走吗?”

驾驶员回到车内,喝着水壶里的水,等吴哲的命令。

“继续沿公路前进。”吴哲拿起电台送话器喊道。

一队战车又发动起来,追赶前边的卡车。

坐在载员舱内,吴哲用电台向林飞宇汇报:“抵达第一个预定目标,这里没有叛军。”

耳机内传回林飞宇的声音,“向第二个目标前进,如果那没发现叛军,就撤回来,我们没有油车补给柴油,你们不要冲的太靠前,免得剩下来油不够开回来。”

“收到,完毕。”


北线的情况异常的顺利,战车抵达兰加兰加以后,吴哲看到这里有大量的政府军,正从卡车上搬运弹药,看来他们得到这些补给还能发动一次大的进攻。

通过向当地的政府军打听,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住脚,叛军好多天没向这里发起进攻,看来这一次是白跑了。只好原路折回。


UH-1直升机回到机场,飞行员亲自向老板汇报了战况,并且还用DV机拍摄了不少战场上的图像。

在林飞宇看来,北线的作战虽然不是按预期的进行,但是歼灭了不少的敌人,对北线的叛军造成沉重的打击,并且因为兵力不足,导致首都北部两座重要城市无兵去守,导致这两个城市轻易的落在政府军手里。

虽然不是白跑一趟,但是歼灭叛军一个团绝对不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叛军有几十万步兵,一两次歼灭战只是挫败了他们的锐气而已,另外根据刚果国防部发来的敌情简报判断,叛军也找来一家外国雇佣兵公司,但是这个公司的人还没有单独露面放手一搏,如果他们真出来单干一次,不知道自己的公司更有实力还是对方的公司更厉害。


刚果内战从96年爆发,几乎打了10年,跑了一个总统(独裁者蒙博托),死掉一个总统(洛朗•卡比拉)。政府几乎成了一个专门进行战争的机构,内政却很少被人关心。离首都不远的几条公路都年久失修,再加上战火摧残,柏油公路早看不出来,都成了一条条土路。如果开着高级轿车那是寸步难行,如果驾驶陆虎和悍马越野车走这样的公路还能勉强通过。

V-300装甲车了是6轮装甲车中的老明星,没有BMP-3那样强悍火力,没有BTR-90那样的杰出的机动性能,但是依然可以做一种优秀的装甲运输车。走到颠簸的地面上依然可以保持每小时40公里速度行驶,而且坐在车内感觉不到路况不好。

1号车内,秦虎、伍俊文稳当的坐在车内,还系上安全带,正戴着头盔闭眼睡觉。这大白天就挺尸,显的太懒惰了吧。丁延心想这都是自己弟兄,何必与他们计较,就不说他们什么。这俩小子都会找清闲,自己也不如这样,他索性也稳坐车中,耳麦没摘,随时可以下达命令和听取其他车的报告。


车队安全的通过马丁巴市,没有遇到任何叛军。政府军提供的作战地图上密密麻麻的标出很多叛军的据点位置,丁延打起精神核一下地图,并没有发现叛军部队,这让他的心悬了起来。

安静的公路上听不到其他声音,只有V-300装甲车的发动机噪音,空气中的热气让人感觉到窒息。非洲原来是这样的热,这鬼地方就是书上说的赤道地区。

路旁边是浓密的树林,而且离公路很近,如果这里有人潜伏的话那就太恐怖了,如果潜伏上几百人,这些人一起往外投手榴弹,那这些战车都会被炸红了。

在树林中狭窄的道路上,车队很容易遭到攻击,即使战车性能好,也发挥不出来。这段路是险地,必须尽快离开。丁延想到这些,用电台命令:“各车注意,加速前进。”

V-300战车的驾驶员听清楚命令后猛踩油门,发动机发出巨大的咆哮声,战车的速度迅速提升到每小时60公里,战车飞速的通过这个地区。但为时已晚,前边的路上被人为的挖出一条沟,这沟把公路格开。

从远出看,这沟至少有3米多宽。丁延刚从车身内钻出来,就看到了沟马上命令:“减速,然后倒车,尾车变头车,马上离开这里。”

1号车的驾驶员马上换档减速,然后刹住车,战车就听在沟前边,差点掉进去。后边的其他战车也纷纷减速,准备倒车离开这里。此时树林里传来叫喊声,然后就是“哒哒哒”的枪声。

手榴弹雨点般的飞过来,丁延立即钻到车内,关上车顶的舱盖,然后就听见连续爆炸声,还有手榴弹破片和子弹撞击装甲的噪音。其他车上的情况也是大概如此,只是有些车上的顶盖没关好,手榴弹的破片飞进战车内,打伤了几个雇佣兵。

每辆车的左右两边都有射击口,雇佣兵们熟练的把枪伸出射击口,想树林内的敌人还击。他们一来刚果就没败过,那能受这个窝囊气,自动步枪连续射击之后,把车内的空气弄的充满了硫磺味儿。

车内没空调,这些污浊的混着火药味儿的空气一时难以排出车外,大家还需要忍耐着。车内还有有呛人的柴油味儿,汗味儿,闷热的空气中混杂着步枪发射时带出的热气。蒸考着车内的每一个人。

在手榴弹落下之后,所有的驾驶员都开始倒车。

凯迪拉克公司生产的V-300装甲车有着强劲的马力,253马力的涡轮增压柴油机输出强大的动力,战车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倒车行驶。

战车挂上高速倒车档,在树林间狭窄的公路上玩命的向后退却,但是公路北边却早已经溜出一组扛着RPG-7火箭筒的射手。

这些射手神情有些慌乱,毕竟没见过铁甲车,射手都蹲在公路边,副射手背着少的可怜的几发火箭弹,关注着急速奔驰着的铁甲车。

一个叛军小头目模样的军官指着战车叫喊着,几具RPG-7火箭筒“轰、轰”的发射出去。

拖着白烟的火箭弹像空中飞行的蛇一样摇摆着向战车飞来。

“轰”的一声巨响,一发火箭弹落在路边,火光一闪,之后掀起潮湿的黑色泥土,V-300战车丝毫没事,只是火箭弹的破片打到车上,另一发几乎就落在战车上。

10号车的车上是个美国佬,他冒着被打死的危险从舱内把身体探出来,看了一下在车队北边拦截他们的叛军,他摸了一下脑袋,发现耳麦还戴着,大声惊呼:“长官,我是10号车,后边有人拦截我们,有正在发射RPG-7,这里很危险。”

他还没说完,一发火箭弹几乎擦着他的战车飞过去,在车队旁边爆炸。“上帝呀,他们正拿火箭弹打我们。”

车队现在从空中看去,像趴在公路上的一条铁龙,V-300战车没来得及调头,干脆挂倒档向包围圈外跑,所有的车都是倒车行驶。

1号车从进攻中的头车变成撤退时候的尾车,丁延把身体探出车外,看到阴暗的树林中频繁闪烁的火光,他知道这是许多AK-47正在开枪,慌乱中他似乎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刺耳的枪声似乎对他的耳膜没任何作用,手榴弹不停的从树林中飞出来,没完没了的手榴弹岁片伴随着爆炸声撞击着战车的钢铁身躯。丁延停到10号车车长的报告十分不满意,“你们美国人一遇到麻烦就他妈的说上帝,现在这里没有上帝,只有魔鬼,今天上帝不在这,想出去靠我们自己,全速倒车、倒车,时刻保持机动,只要你不停车火箭弹和手榴弹不会伤到你们,那些饭桶叛军不会算提前量。”

各车的车长和驾驶员都听到长官的命令,藏在载员舱内的步兵把枪管伸到车外边,拼命的向树林内的叛军还击,但是这些人都怕死,没人敢出舱反击。

因为1号车处于车队的队尾,它将是最后一个撤离保卫圈的战车,秦虎和伍俊文早耐不住性子,伍俊文拿着一挺M249机枪上好子弹说:“秦虎你左边我右边,出去打。”他说完就推开步兵舱的顶盖,一下站起来,把上半身暴露在车外,端着枪就向树林内的叛军扫射。

秦虎现在已经拿着M-16步枪从射击口向外打了半天,见叛军胆子颇大,并无撤退之意,此时他的眼睛已经杀红了,早顾不上生死,他把M-16撂在一边,从旁边抓过一挺M60E3机枪,也跟着伍俊文钻出车舱。呼吸着充满硝烟的空气,迅速把喷火的机枪枪口对准所有敢于靠近战车的敌人。

这几个家伙真是不要命了。他们在来这里之前就知道,想靠当雇佣兵赚大钱,首先一条就是敢拼命,倘若怕死,就发不了财,秦虎满脑子都是美圆,见了叛军就更想美圆,只要把这帮狗娘养的杀光,钱就会想自来水一样流到自己的钱包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