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十五章误入伏击圈

ddtt 收藏 3 5
导读:悍将 正文 第十五章误入伏击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坐在自己的指挥部内,林飞宇一脸轻松的介绍完作战计划,等伯顿提问,但是伯顿没提什么问题,用平常的语气说:“等你的好消息,我先回去,再见。”

伯顿说完就起身离去。

今天他怎么话这么少?从伯顿的脸色看,最近形势不容乐观,必须要打几仗才能改变目前的困境,否则就拿不到钱。与其说林飞宇在刚果打仗,还不如说是在刚果作秀,打仗是打给刚果政府看的,要真玩命打,那不连自己也要陪进去,但卡比拉不是傻子,估计已经看出来自己是在作秀,所以才提出什么该死的歼灭战,现在美国和南非的雇佣兵公司都跃跃欲试,想等自己的公司打了败仗然后就立即进入刚果开展业务。

这个生意绝对不能被其他大牌雇佣兵公司抢去,也不能让刚果政府找出自己的毛病解除合同,现在为了赚钱,只能好好的打几仗,要打出点声色来。林飞宇拿起对讲机,把自己的亲信们全叫到指挥室内。

围着地图桌,坐下两排人。林飞宇看了看,这些人全是自己的结拜兄弟,不是特别困难的战斗,他从不舍得把这些人派出去,万一伤一个或者死一个,自己承受不起。

林飞宇喝了几口咖啡,提了提精神,“兄弟们,我们来这里快一个月了,但是战事一直不利,都怪政府军无能,我们占了的地方他们守不住,现在他们又提出要我们打歼灭战,为了能赚到钱,我们只能听他们的。现在我做一下部署,吴哲、关宁你们几人率领那7辆BTR-T战车进攻马库卢,还有兰加兰加两座城市,不图占领地盘和击溃敌人,争取多歼灭叛军,不管是刚果民主联盟的还是其他党派的武装,见一队杀一队,不要活口,尤其是对那些没有政治组织的叛军和土匪,要严厉打击,不要俘虏。”

这两人痛快的答道:“没问题。”

林飞宇从上衣口袋内拿出一瓶子维生素片,吃下几粒,又喝了几口咖啡,接着说:“丁延、秦虎、伍俊文,你们几人带10辆V-300装甲车从这里出发,向南进攻,活动半径不要超越400公里,不要走太偏僻的地方,也是打歼灭战,尽量多杀敌。”

这三人也齐声回答:“是。”

“文雍、怀庆,你们暂时留在这里协助我防守此处,你们俩指挥其他的人,随时准备乘坐直升机前往交战地区协助他们两队人作战。”林飞宇说完,叹了口气。

“最近几天我们已经带部下进行了训练,随时可以出战,不知道我们多会出发?”吴哲问。

林飞宇看看手表,“现在就开始吧,出去后车载电台开着,随时与我保持联系,即使下车作战,也留一人在车上调度指挥,路上要小心。”

其他四人离开指挥室,怀庆和文雍还坐在那,林飞宇说:“你们俩先集合起一个排待命。”

两人站起来马上去准备。


吴哲和关宁带上武器,快步走出到战车跟前,用英语大声呵斥着部下登车,他们俩敏捷的登上1号车。

那些被他们指挥着的雇佣兵在他们俩眼里,只是赚钱的工具,而不是人,所以他们对这些从来都很严厉,很少说什么客套话,而那些兵也知道这俩人是老板的亲信,得罪不起,他们的命令只能遵照执行,否则工钱就没的拿。

1号车是指挥车,上边竖着几根天线,其他车则只有一根电台的天线。吴哲上车后,使用车载电台命令其他6辆战车发动起来,然后关宁指挥着1号车的驾驶员开出恩吉利国际机场,沿着首都北边的公路行进,后边6辆车紧紧跟随。

每辆车战车有5名载员,有1名驾驶员和1名机枪手。坐在车上的雇佣兵因为天气炎热,打开车顶的舱门,把身体探出来,而且端着子弹上膛的步枪,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机枪手是高度紧张的角色,他们一手扶着车顶,一手扶着机枪,警惕的看着四周。


丁延和秦虎集合好队伍之后,乘坐上没有炮塔的V-300装甲车,每车有一名驾驶员,一个机枪手,另有10名步兵。同BTR-T战车一样,1号指挥车比其他车多几根天线。V-300战车的车载武器也很寒酸,只有一挺M-60,而装在BTR-T战车上的是M2HB机枪,V-300的火力还不如BTR-7战车。

丁延和秦虎坐在颠簸的装甲车上,一边调试着电台,一边研究着攻击目标。

丁延把一份交通地图丢给驾驶员,用英语命令:“按照地图往马丁巴。”

驾驶1号车的是一名来自美国的白人雇佣兵,他拿过地图问:“车速保持多少?这车最快能开到每小时90公里。”

“不要超过40公里,如果遇到敌人,就减速。”丁延一边嘱咐着驾驶员,自己又拿起另一份刚果政府军提供的地图,数了数叛军据点,马丁巴大概有几十个叛军据点,都在村镇里,都是散兵游勇,不属于刚果民主联盟。

秦虎自己把身体探出车外,充当车载机枪手,其实他是为吹吹风凉快点,伍俊文悠闲的坐在车内,拿着自己的M-21步枪闭着眼睛养神。秦虎看自己的这俩兄弟真会找舒服,都不愿意承担指挥责任,只好自己拿着地图研究行军线路。


西线的两路人马已经离开基地,东线的机动作战也拉开序幕。雇佣兵的东线湖岸基地内,许睿在指挥室内召开了一次由东线所有指挥官参加的作战会议。

一间坚固的地下掩体就是指挥室,这里空间不大,开会的总共才八个人,就把这里装的满满的。虽然这里十分拥挤,但是很安全。

“诸位,今天西线已经出动两个连,发动反攻,为牵制叛军,我们也要行动,目标就是布卡武和卡莱亥,我计划派出两队人去佯攻那里,然后把叛军东线的主力吸引到我们的基地这来,我们依托坚固阵地消耗他们的兵力,大家看我这个计划如何?”许睿说完就用眼睛扫了一下这七个人。

这些人都低头看着地图,嘴里嚼着口香糖,有的还喝着可乐,手里拿着木烟嘴儿的古巴雪茄。一个个像尊神像似的很稳当的坐在那,迷彩服干净的很,头盔和手枪都放在桌子上。掩体内照明的应急灯光线不怎么好,许睿看不清他们的具体表情,也猜不到他们在想什么。

刘协这家伙从小就身体不怎么好,肺部有点小病,一闻烟味儿就咳嗽,他忽然就咳嗽起来,然后语气平和的说:“请长官差遣,我们随时可以出击。”

“作战计划没有任何不妥,就下命令吧。”尚云早就把枪擦好,跃跃欲试,他想和叛军打战一场,也想看看这位二老板的指挥水平怎么样。

“刘铭基、张汉合,你们俩带一排,徒步进攻卡莱亥,沿路遭到进攻就坚决歼灭敌人,见到叛军的兵营了临时居住房屋,一律焚毁,这样能激怒叛军,让他们找我们决战,记住,打完就走,不要在其他地方停留过多的时间,天黑前返回这里。”许睿说完就把目光落在这两人身上。

刘铭基、张汉合也是老雇佣兵,让他们做些诱敌出战的营生,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两人一起说:“是。”然后转身出去集合队伍。

“尚云、刘协,你们两人带二排佯攻布卡武,必须把敌人打疼,他们才肯进攻我们的阵地,带兵要灵活,不要死拼。”

“没问题。”尚云、刘协也站起来,戴上头盔拿上武器离开。

“余飞、夏明。”许睿点到这两人的名字,两人的精神就是一振,马上竖起耳朵仔细听命令。“你们两人带三排,在基地周围半径30公里的内寻找叛军的据点,见一个就打一个,打不过就把他们引过来,依托阵地消灭他们,顺路杀几个他们的支持者,下手要狠。”

“是。”两人答应着,离开这,出去集合士兵。

现在坐在这里的只有王众明,他没被派出去,反倒感觉到不自在,或许是因为自己刚打败仗,所以许睿没让自己带兵出去,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就问:“我去打那?”

“你刚出去一躺,就别跑路,留下来协助我守这里,阵地还有两个连,先由你带,一定好守好,千万不能有任何闪失。”

许睿站起来,戴上头盔,“陪我去阵地上看看去。”


从金沙萨到马卢库也就不到一百公里,但是公路附近盘踞这不少叛军,他们平时依靠抢劫公路上的车辆为生,政府军的辎重车队也经常遭到伏击,补给很难运到北部的军事基地内,为此刚果政府很苦恼。

在金沙萨北郊,10辆卡车装着弹药的卡车正停在路边,曾经担任过联络官的莫卡西此时正是这支车队的指挥官,现在他已经佩带上尉军衔,正站在路边拿着望远镜看公路北部是不是有叛军,没敢轻易带领车队向北前进。

车队虽然停下,但运送物资的士兵们依然端着步枪警惕着四周,忽然南边传来噪音,一个士兵看见7个铁家伙正往这边开,车上挂着刚果政府军的小军旗。他马上报告内莫卡西上尉。

拿着望远镜的莫卡西一看就明白,这是雇佣兵,因为政府军没有这样的装甲车,只有T-55坦克和BTR-70装甲车,和特种部队的V-150装甲车。莫卡西对手下说:“不用担心,这是自己人。”

等装甲车开到之后,莫卡西拦住车队,用英语问:“你们是雇佣兵?”

吴哲爬到车顶上,“那是当然,军队里还有不知道我们是雇佣兵的?”

“请你们帮个忙好不好,这里沿路都是叛军,我要把弹药总到兰加兰加,能护送我们一程么?”

“我们也要去那,不过可能不会与你们一起回来。”吴哲不知道叛军在那,不知道什么时间打完这一仗返回。

“那我跟着你们,这样比较安全。”

“那就上路吧。”吴哲回到车内,继续指挥7辆战车向东北方行驶,10辆军用卡车拉着物资跟着战车走。

令莫卡西感到奇怪的是,这7辆战车都边都带着个小拖车,拖车只有两个轮子,被装甲包裹的很严实,不知道里边装着什么东西,有点像小型油灌拖车或者装弹药的小拖车。小拖车上加了很厚的装甲,估计防弹能力不错,即使RPG-7火箭筒也打不坏它。

装甲车继续向前开,卡车跟在后边,吴哲担心叛军会从车队后边发动攻击,就稍微调整了一下队型,让4辆战车跟在车队后边,前边有三辆战车开路。


刚果民主联盟的军队现在已经在马卢加市东南方向的公路两边埋伏下,总共有1千人的步兵部队,缺少重机枪和迫击炮,只有几十发火箭弹和几具RPG-7火箭筒。

在公路东边的一个长满树丛的高地上,鲁贝鲁瓦和卢云站在高地上,两人拿着望远镜观望着公路。卢云打开地图看看,又看看手表,问:“你的情报很准,果然有一支车队。”

“我坐飞机从戈马跑到这里来,可不是听你夸奖我的,我什么时候给你的情报不准确呢?”鲁贝鲁瓦在一群贴身保镖的簇拥下隐蔽在这里。

“昨天是上午你说我的打退政府军的雇佣兵,你说我是内线作战以优胜劣,今天我们已经处在最外线,我给你表演一下外线作战。”

“我们要打的是一个补给车队,又不是政府军主力,虽然是外线作战,你面对的也不是强敌,战斗开始后我的人先冲,你的人打援。”鲁贝鲁瓦分配好角色。

“我们坐飞机来这里是斗嘴的还是打仗的?别小看这车队,说不定政府军会全力保护这些物资。你先冲也行,你是老板,我还能和你顶着来?”卢云说完,拿对讲机下令:“没我命令,不要冲锋,就地隐蔽。”

10多名雇佣兵继续潜伏在树林内,没动地方。

一个侦察员跑过来向鲁贝鲁瓦报告:“阁下,车队来了,不过还有7辆战车掩护。”

鲁贝鲁瓦心里就是一惊,知道这块肥肉不好吃,变成了硬骨头,但是为了缴获政府军的物资,必须打这一仗,打好了可以省下购买武器的钱,如果打不好,这个团也不至于没全歼。他想了想,对身边的一个传令兵说:“告诉战地指挥官,集中火箭弹打装甲车,不要打卡车,我要完好的缴获车上的武器弹药,听明白没?”

“是的,长官。”传令兵回答。

卢云听不懂法语和班图语,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现在他可以亲眼见识一下叛军的战斗力,就等着战斗开始看热闹。

车队缓慢的进入叛军的视野内,叛军的一名团长想好了怎么打,把鲁贝鲁瓦的命令传达给各级军官,就等车队进入伏击圈。


车队内的雇佣兵张望着公路两边的开阔地,开阔地两边就是茂盛的树林,树林与公路之间有200米的距离,开阔地上长满了灌木和很高的杂草,这片地方还是适合打伏击的。吴哲一看这地形,心中就警觉起来,他用车载电台给各车车长下命令,让他们提高警惕,准备战斗,他自己也一手提着步枪一手拿着送话器,随时准备战斗。

看他这么紧张,关宁就问:“你神经这么紧张?公路两边很远的地方才是树林,如果树林紧挨着公路,那才危险呢。这里不是百分之百的理想地形,即使有小股叛军来骚扰,我们的重机枪一响就能吓走他们。”

“如果这里没有民主联盟的军队,就会有小股土匪和其他派别的叛军,为什么连小股叛军都没有,说不定是叛军主力来了,其他小股武装就藏起来,我担心的是要抢军用物资的是叛军主力。”吴哲把身体探到战车外边,仔细的看着公路两边的树林。公路两边是杂草和灌木,远处是树林,没什么可看的风景。炽热的太阳照射着战车,战车已经被晒的很热。

忽然灌木丛中有东西一动,吴哲精神紧张到极点,他戴上太阳镜,用黑色的镜片遮住刺眼的阳光。关宁也把身体探到战车外边,四下看了看说:“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杂草就是灌木。”

“哒哒哒”,忽然一阵枪响,吴哲关宁几乎同时蹲下,怕暴露在车外的身体被子弹命中,两人脸色为之一变,长出了口气。

终于出事了,机枪手迅速把车顶上的M-2HB机枪的枪口指向发出枪声的地方。

吴哲拿起电台送话器,“各车注意,准备战斗,注意节约子弹,消灭一切敌人。”

关宁端着M-16A2步枪说:“你还有时间说话,快叫空中支援。”

“连敌人有多少人都没有,叫什么支援,说不定就几十个人,我们自己能对付。”吴哲拿起送话器:“5、6、7号车驾驶员注意,把战车开到车队的左边,2、3、4号车开到车队右边,各车车长马上带人展开反击。

1号车没动地方,停在车队的前边。命令一传下去,顿时公路上一字长蛇阵边成了3个纵队,战车夹着车队,成了两道临时防线。政府军的30个后勤兵迅速拿着步枪从卡车的车窗户向外射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