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十三章为减轻西线压力

ddtt 收藏 3 9
导读:悍将 正文 第十三章为减轻西线压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王众明带着残兵败将一破狂奔,跑到基伍湖边,实在是跑不动,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等喘过气来,王众明命令:“查点人数。”

吉田数了一下,回答说:“只有三十二人,新兵只剩下两人,老兵没人阵亡。”

王众明长叹一口气,无话可说,又休息一阵,才打卫星电话叫铭基派气垫船来接他。

这次从水路出击的偷袭计划早早的结束。


回到基伍湖西岸的基地内,王众明垂头丧气的坐到地上,把步枪丢在一边。

张汉合问:“向许睿汇报了没?”

“当然报告了,他一会就过来。”王众明躺在地上,他就不明白,自己扛枪当雇佣兵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这么容易被打败?难道自己只能最合格的兵不能做有为的将?难道那些新兵这么没用?可是以前有人说世上只有无能之将没有无用之兵,这自然是说自己呢。

空中传来直升机的轰鸣,一架UH-1H直升机降落在湖边的临时基地内。

许睿下了飞机,王众明赶忙去迎接。他自己留意了一下许睿的表情,他看起来十分镇定,好像也并不生气。

刘铭基把许睿请进了指挥室,这是基地内最坚固的一个掩体,呆在这里十分安全。

许睿坐在地图前,“铭基、汉合你们出去忙自己的,我和众明单独谈。”

刘铭基、张汉合离开指挥室。


许睿坐在地图桌前先不说话,等了几分钟才问:“具体怎么回事?”

王众明拿起一支铅笔,在一个白纸上画出一个简易地图,一边画一边讲:“我们乘船沿基伍湖向北航行,然后在湖的北岸登陆,登陆之后我们进入一片很大的树林内,清晨我们在湖边的树林北边与叛军打了一仗,战场是开阔地,过了这片开阔地,继续往北走依然是树林,树林北边是个村子,我们正考虑马上进入村子还是等晚上在穿过村子向北进攻,但是正在我们在树林边休息的时候,村内来了一队人,他们是叛军,但军服很整齐,使用迫击炮和无座力炮,炸死十多个新兵,他们炮击完就释放烟幕向我们发起进攻,我带兵向南沿着来时的路撤退,即将穿过开阔地进入湖边那片树林的时候,一辆卡车开过来,上边十多挺机枪连续开火封锁了开阔地,我又损失十多人,等卡车走了我才进入湖边的树林安全回来。”

静静的听完他的讲述,许睿问:“就这么简单你就打输了?他们使用了多少门火炮?”

“总共十二门,我自己听过炮声,6门无座力炮和6门迫击炮,迫击炮不是82毫米口径的就是81毫米口径的,无座力炮绝对是100毫米以上的,他们用的机枪是M249型机枪,这个枪的枪声我还是听出来的。”王众明说完等候他的发落。

“这不怪你,你带轻型武器,打不过他们是很正常的事,你看清这些人的脸没有,他们可是本地人?”

“仗打的不顺,我一时慌乱没仔细看他们的样子,只是看见卡车上的一些人中有黑人和白人,也有黄皮肤的亚洲人。”

许睿说:“他们也是雇佣兵,我早听说巴拿马职业安全顾问公司的人来刚果,但是不敢确定,这次可以确定,就是他们,这个公司的人都是雇佣兵出身,都在金三角扛过枪,经历和你相似,说不定你还认识他们。”

“他们的老板是谁?”王众明好奇的问。

“他叫卢云,在掸邦时候就是一个厉害的角色,靠抢劫毒枭为生,没想到他也来了,居然和我们唱对台戏,你别担心,我这次给你带来点好东西,一会你就知道了,我先回去,你下次碰到他小心点就是。”许睿说完就离开。


直升机飞回布卡武,湖边基地外来的3辆装甲车,余飞带了些士兵亲自押运这些装备过来。

刘铭基跑出去迎接,“老弟,你怎么带来三个大铁家伙,这东西太喝油。”

“没办法,卡莱亥被叛军占领,卡比拉催林老板反攻,没几个铁家伙我们拿什么挡子弹呢?”余飞从一辆BTR-T装甲车上跳下来。

张汉合知道有新装备送到,也跑来看热闹,他好奇的问:“这三辆T-55坦克的炮塔那去了?”

“这不是T-55坦克,是用T-55改装的战车,叫BTR-T,可惜的是没装遥控炮塔,这玩意儿太他妈的贵,一套要20万美圆呢,这个破车才20万。”余飞拿着毛巾擦着满身灰尘的脸。

王众明爬上一辆战车,摆弄了几下M-2HB机枪,“为什么不装俄制重机枪?”

“我们的重机枪全是M-2HB,如果在多一种子弹不一样的机枪,弹药采购和补给都比较麻烦,现在我们有好多种子弹,在多就乱了。”余飞爬上战车,把重机枪拆开,迅速的拆卸开,擦着枪上的零件。

“又要有大仗打,最好能把叛军打败而不全歼,这样我们常年能赚刚果政府的钱。”刘铭基刚说完,卫星电话响了,他接起的电话,“我是铭基。”

“接受装备后,迅速发动反击,把布卡武和卡莱亥那边的叛军赶远点,至少做个样子给刚果政府看,也减轻一下西线的压力,我这里日子不好过,我要把布卡武部署的战机全调走,但给你补充战车,有重要的事别忘了告诉我一声。”林飞宇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铭基收起电话,“张罗下一,准备战斗,王众明、余飞你俩留下来守卫阵地,我带兵出击,这可是林老板让出击的,如果不照办,我怕他克扣我们工资。”他说完就拿着一挺M-240机枪爬上战车,拿着对讲机用英语命令驾驶员把车发动起来。

另外两辆战车发动起来,张汉合叫了10多名雇佣兵上战车,这次是乘车作战,不用走路,还有装甲保护,很多兵都抢着去。

三辆战车上转眼就坐满了士兵,刘铭基拿对讲机命令:“出发。”

战车卷起一阵尘土,一路向北开去。


卡莱亥市到布卡武市之间的公路及其附近地区,几乎全是刚果民主联盟的控制区,也是他们的大后方,这里驻扎军队比较多,但是都是新兵。

这些新兵只简单挖几道战壕,然后大多数时间都是背着枪去市区内闲逛,没多少人守卫阵地,这些兵缺乏训练,纪律也不严,没重武器,战斗意志很差。

战车一开离湖边阵地,往前只走了5公里,坐在头车上的刘铭基就看见路边有几个路障,这里一定有叛军,他微笑一下,拿对讲机命令:“继续向前行驶,看见拿武器的人,一律击毙,不要下车。”

守着路障的几个叛军士兵看开过来三个大铁家伙,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拿着AK-47步枪胡乱的打了几枪,站在战车载员舱内的刘铭基嘴里骂着:“小子,往这儿打。”他拿着M-240机枪打了一阵连发,就轻松的把几个叛军士兵撩倒在地,车载重机枪的操作手,刚拉了一下枪机,“不能给我留几个?我们都知道你是神枪手。”

走在前边的BTR-T战车的金属履带撞开路障,把粗糙的路障压碎,从碎片上开过去,后边两辆战车紧紧的跟着,车上雇佣兵都站在载员舱内,探出身体,端着枪警惕的看着两边,不远处有树林,很可能这里有埋伏。

雇佣兵们都是第一次在刚果乘坐装甲车作战,都很兴奋,端着枪闲聊着,战车就已经靠近叛军在卡莱亥市南边的第一道防线。

这个所谓的防线只是一个公里边上的小高地,上边挖了一些战壕,架了几挺机枪,只有一个排的叛军守卫,对于装备落后的政府军来说,这是难以攻克的天险。

高地上的叛军可以居高临下发扬步枪的火力,也可以投掷手榴弹压制高低下的政府军,因为政府军士兵胆子小,武器不先进,没有迫击炮,只有步枪和手榴弹根本攻不上这样的小山头,所以政府军从不啃这样的‘硬骨头’。

在雇佣兵眼里,这里无险可守,只要找几个神枪手用狙击步枪不停的狙杀高低上的人就能掩护其他雇佣兵攻上这个高地,如果想迅速攻占,可以用60毫米M224迫击炮打几炮,然后发射一些烟幕弹掩护,雇佣兵们就能攻上去。现在有了战车,这些浪费时间的办法也就不用,毕竟这个高地不是很陡峭,战车可以缓慢的爬上山顶上。

战车驶下公路,缓慢的向高地开去,刘铭基命令:“驾驶员注意,保持横队,低速向高地行驶,不要害怕,他们没什么反坦克武器,其他人回到载员舱,不要露头。”

雇佣兵们全部坐回到载员舱内,战车像牛车一样缓慢的向高地冲击,高地上叛军,先是从战壕内探出身体看了看,然后端着AK-47打了几枪,发现子弹根本伤不到这三个铁家伙,有几个兵扛起RPG-7火箭筒瞄准,然后一起发射。

几枚火箭弹从高地上飞了下来,可惜这些叛军缺乏训练,根本不会打移动目标,连计算提前量都不知道,几发火箭弹全部落在战车后边爆炸,破片打的战车上发出一阵密集而短促的噪音。刘铭基坐在载员舱内,用车载电台问:“距离山顶还有多远?”

驾驶员把脑袋伸出去,看了看说:“还有300米我们就到山顶。”

“停车。”驾驶员一刹车,车内的雇佣兵稍微摇晃了一下,其他两台车的驾驶员见坐着指挥官的车停下,他们也不敢走。

刘铭基大声命令:“所有步兵注意,准备枪榴弹,打开车顶盖,15秒以后发射枪榴弹,完毕。”

其他两辆战车与刘铭基所在战车只有十几米远,这些兵都能清楚的听到命令,这些兵纷纷把枪榴弹装到M-203榴弹发射器内,车顶的舱盖也已经打开。

刘铭基拿着自己的M-16A2步枪,迅速的打开M-203榴弹器的保险,他第一个从车舱内站起来,把身体暴露在车外,迅速发射一枚枪榴弹,然后拿着枪敏捷的蹲下来,又坐回到车内。

第一枚枪榴弹飞出榴弹器,落到高地顶上的战壕内,一名叛军士兵被炸身亡,紧接着其他十多个雇佣兵也发射的枪榴弹,榴弹不断的落下,发出稀疏的爆炸声。高地上的战壕内,横七竖八的倒着十多个叛军的尸体,爆炸的硝烟散尽之后,张汉合悄悄的从车舱内探出身体,见高地上十分安静,这不可能是一阵榴弹把敌人全打死了吧?他仔细的观察一下,的确战壕边上没人,估计战壕内还有活着的,这会估计是躺战壕里装死。他拿着对讲机问刘铭基:“这不是至少有一个排吗?怎么一顿榴弹把他们全打死了?这几个鸟人也不耐打。”

刘铭基回答:“估计是还有人,叫大家子弹上膛,准备乘车攻占高地,不许下车,另外每车内还有单兵火焰喷射器一具,叫大家用上,一会攻上去先放火烧他们。”

“好吧,我知道。”

刘铭基又用车载电台命令:“各车驾驶员,继续保持队型向高地开去,步兵准备战斗。”

三辆战车缓缓的又向前开,速度比步行要快一些。

高地上果然还有叛军士兵,他们又探出身体,用十几支AK-47继续徒劳的发射子弹,几个火箭筒手扛起RPG-7又连续发射几枚火箭弹。

第一枚火箭弹依然打偏,落在战车前爆炸,第二枚准确的命中一辆战车,但是爆炸过后,战车还继续前进,此时战壕的叛军慌乱了,RPG-7是他们最重的火力,居然没打穿战车的装甲,活下来的士兵又隐蔽起来,不敢在往外看。

战车没几分钟就开到高地上,三个火焰喷射器喷出三道火龙,直冲战壕边上,车内的其他雇佣兵纷纷掏出手榴弹使劲投进战壕内,爆炸声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的响了进30秒才停下。

“下车。”刘铭基从车上探出身体,大声的用英语命令。

这些个雇佣兵敏捷的从车内钻出来,跳下战车,端着枪冲进战壕内。

张汉合提着M-249机枪冲进战壕内,见地上还有几个没死的叛军士兵,正在呻吟着,伤口内不停的流着血,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这位黄皮肤的机枪手。

张汉合看着伤兵微笑了一下,从枪套内掏出M9手枪,瞄准伤兵的头开了一枪,然后他往前走了几步又枪毙了一名伤兵,然后用战斗靴踢了一下一个已经死去的叛军的头,“干什么不好,非拿着枪和自己的同胞打仗,还让我们这些局外人从万里之外来这里帮你们实现国内和平。”他把手枪装回枪套内。

其他十多个雇佣兵已经顺利的枪杀了几名伤兵,这次战斗雇佣兵无人伤亡,顺利击毙了30多名叛军。

刘铭基查看了一下他们的阵地,没什么好武器,只有打光子弹的AK-47,还有已经没了火箭弹的RPG-7火箭筒,这样的阵地只要一架A-4战机投几枚MK82炸弹就能摧毁,用战车进攻只是耽误点时间而已。

战壕内的张汉合继续寻找着活着的敌人,他从刀鞘内拔出自己的猎刀,沿着战壕走,发现一个奄奄一息的叛军士兵,他抱着一支打光子弹的AK-47,这个家伙还没被补枪,他的头部有一处明显的伤口,肯定是榴弹破片打的,头上的上口还在流血。他的呼吸即将停止,张汉合实在不忍心看着他这么痛苦,挥起猎刀把这个叛军士兵的脑袋砍下来。脖子上的伤口涌出带着体温的鲜血,张汉合用尸体上的衣服擦擦自己的刀,把刀装回刀鞘内,他还使足了力气,把砍下来的脑袋踢到战壕外边,把刘铭基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个人头落在自己的脚边。

“汉合,你做什么呢,死就死了,动人家脑袋做什么,我们是来这里求财的,不是杀人玩的。”刘铭基背上步枪,把手枪关上保险,装回枪套内,扭头对着刚从战壕里上来的张汉合说:“我们应该感谢这些人,没他们拿枪造反,卡比拉会雇佣我们?没他雇佣我们,我们拿来的钱花?是这些人为我们创造了一条生路。”

张汉合拍拍身上的土,“然后去那?北边的防线一道接着一道,我们一直这样打过去?”

“不这样做能怎么样,林老板把减轻西线压力的任务交给我们,我们必须把敌人的注意力全吸引到东线来,上车吧,前边的路很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