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十章以攻代守

ddtt 收藏 5 10
导读:悍将 正文 第十章以攻代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3辆V-150装甲车一路畅通无阻的开到总统府门口,总统卫队的军官认识这些装甲车是伯顿将军的,也没进行阻拦,马上开大门给车放行,车队进了停车场熄了火。伯顿下了车,领着林飞宇走进总统府。他们并排走进大门,随后卫兵把门随手关上。

抵达会议室后,伯顿向总统阁下敬军礼,然后报告:“阁下我把他请到。”

约瑟夫•卡比拉睁开带血丝的眼睛,“欢迎你的到来,请坐。”他的声音不是很洪亮,估计是连日来每晚都与幕僚们研究战事而累成这样的,他很年轻,不该是这个样子。

林飞宇来之前就猜到总统找他的目的,因为最近战事吃紧,卡比拉即使想不给钱也不行,国土的一大半都落如叛军手里,虽然首都之围暂时解除,但是也是雇佣兵的功劳,如果刚果政府和雇佣兵公司把关系搞僵,对刚果政府最为不利,林飞宇只有借助对政府的不利形势才能发财,而且打的时候还要给叛军留生路,都打死了,刚果政府会把他一脚踢开。

伯顿和林飞宇坐下之后,卡比拉把面前的一份文件和一张支票推到林飞宇面前说:“这是报酬,希望这段时间你能认真工作。”

林飞宇只好说些客套话,然后准备离开这里。

卡比拉也知道,他最好呆在前线,而不是这里,所以没多留他,让伯顿护送他离开。


回到机场,林飞宇召集手下人员,在一个防御阵地的指挥所内召开会议,讨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这次他拿到钱打算好好大干一场,并且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讨论。

机场附近的阵地都很坚固,指挥所是整个防御阵地的核心,也是最坚固的一个掩体,坐在里边开会十分安全,人员很快全部到齐。

林飞宇坐在会议桌正中间的位置,左右两边坐了两行公司的高级雇员,这些人都被赋予指挥大权,每个人掌握一个加强排的兵力。

坐在林飞宇右边最近的是吴哲,他拿着一份文件先说话:“根据合同,德州联合运输公司会把我们的最后一批重装备全部运到,时间就在今天。我们租借的10辆V-150和10辆BTR-T装甲车全部运到,另外还有购买的一批弹药也由我们自己的波音707货机运到,我们公司的自由号货船晚上就能把其他武器弹药全部运来,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的武器装备将全部到位。”

关宁拿出一份伤亡统计表给大家传阅,“经过几次战斗我们驻扎在这里的部队已经不多,总共10个加强排,如果再有战斗伤亡还会增加,我们的熟练工并不多,我已经把有经验的兵编制成4个排,计划把先运到的武器优先给他们装备。”

林飞宇问:“新运来的20辆车有熟练驾驶员吗?”

“有熟练驾驶员,足够开动这些车,只是对BTR-T不是很熟悉,他们需要一周时间去熟悉车的性能。”丁延说完把一份从新编组后的人员名单递给林飞宇。

“为减少弹药补给的难度,我们的V-150上只装了M-2机枪,因为经费问题没装自动榴弹器,没有装机关炮,BTR-T战车也是没进行标准改装过,安装的也是一挺手动操作机枪,有装遥控炮塔的战车租金太高,采购费也每台上百万,不适合我们使用。我们的车内武器还有迫击炮和火箭筒,虽然没遥控炮塔好用,但是对付没有什么重武器的叛军还是足够的。”伍俊文说完拿出两个战车模型给大家展示。

怀庆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的迫击炮是美制的M224、M252型60毫米和和81毫米迫击炮,无法使用缴获的弹药。”

文雍接过话题说:“缴获的武器弹药尽量留下,这些可以出售,在这里能买个好价钱,并且在我们弹药短缺的情况下可以应急,多缴获敌人的武器是一举两得。”

林飞宇说:“目前军火走私商那里刚好有一批120毫米迫击炮,我们很需要重火力,但我打算不买他们的货,目前我有个想法,要尽量减少弹药品种,减少武器型号,这样便于补给和保养,省下买火炮的钱做什么?当然是给大家发奖金。为了进一步节约开支,我会在租借期满的时候把A-4飞机的维修员和飞机一块打发走,连707运输机也不再续租,可以减少非战斗人员的开支和装备使用费。那些飞机维修人员以为懂点技术就满天要价,还有五角大楼,我就租他们几个古董飞机,就和我狮子大开口,我下个月就不交租金,把飞机退给他们,连维修人员也一起解雇。”

“刚果国防部要不查我们的武器租借购买合同,和飞机维修工的雇佣合同,我们还能多赚点,他们一查合同我们就不好和他们多要钱,现在上家下家都不好对付。如果我们做假合同,我们被五角大楼以及军火走私商赚去的钱就能从刚果政府这赚回来,这样赢利空间才够大。”吴哲一直认为刚果政府给的钱太少。

“这样发财一定很快,但是刚果政府的国库能支撑的住吗?万一他们抱怨价钱高,我们就失去唯一的可户。”关宁考虑的还是比较周全。

林飞宇说:“现在他们把必要费用支付给我们,你们都开始认真打,必须在一周内见到成效,到发工资的时候每人给你们2万美圆,干的好还额外有奖金。从今天开始轮流担任进攻任务,你们亲自带队,以攻代守。”

这些人都身受鼓舞,来这里才一周,刚果政府就痛快的给了钱,这是对他们工作的肯定。


许睿在布卡武开了个小小的庆祝会,根据他们侦察到的情报,完全可以确认刚果民主联盟的一个指挥部被炸掉,而且死了一大批精通作战指挥的官员,有的还是刚从外国军校深造后回来的军官。为了庆祝胜利,许睿给每个高级雇员发了2瓶法国葡萄酒。

短暂的庆祝之后,在东线指挥所里,许睿召集所有的雇佣兵公司的高级雇员开会研究下一步的情况。

指挥所内的长条桌北边的坐的是许睿,他用眼角扫了扫两边的人,有资格的除了刘铭基、张汉合在镇守湖边的阵地之外,其他的全在,这些人之所以被公司器重,首先是他们熟悉武器,基本全会开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但是都是自己学的或者在民间飞行学校学的,虽然不熟悉UH-1和A-4等军用飞机,但也经过短期培训也能使用这些装备。另一个原因是这些人有作战经验,他们曾经都在金三角当过雇佣兵,在马六甲海峡当赏金猎人追杀过海盗,发点小财之后在美国也做保镖,也继续当赏金猎人,并省得花钱自己买武器,还自费学过飞机驾驶,总体来说都是很上进的人。他们虽然不是林老板的结拜弟兄也不是亲信部下,但也是公司的栋梁之材,基本战斗素质很高,论枪法都可以算是狙击手。许睿知道没这些人公司难以做大,所以开会时候尽量听大家的意见。

许睿轻轻的咳嗽一声,说:“最近几日形势对我们很有利,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意见。”

王众明看看对面坐的尚云和刘协,看看右边坐的余飞、夏明,自己先说话:“我们几个都会驾驶飞机,也擅长地面作战,不过为了不荒废我们的技术,最好是轮流去守卫前沿阵地,轮流驾驶飞机,为了前线安全,最好派3个人去守卫,留4个人在这里作为待命,需要支援的时候留在这里的4个人正好能驾驶4架飞机。”

“这个想法不错,现在就先说说谁先去前沿阵地,然后是怎么轮换?”许睿早意识到前线人不足,但是不好意思主动提出派谁去,因为自己提出来就有挤兑别人的嫌疑,这话必须其他人说,再由他最决定最为妥当。谁当雇佣兵愿意去最危险的地方?谁都想在安全的地方混日子,反正都是一样赚钱。

“每人去那里三周,驻守三周后可以轮换,每次补充一个没去过的人,我今天就去,3周后我和刘铭基、张汉合回来,其他人在轮换。不过刘协身体不好,他就别去危险地方,让他在后边给你当助手。”

许睿心理很清楚,王众明是这些人的核心人物,他才有号召力,接受他的建议就能笼络住这些人,但并不是言听计从,该接受的还是要接受,只要意见提的合理就行,“我完全同意这个计划,今天就开始执行,我会保证你们的补给充足,你们也尽量多缴获一些武器作为储备,以备急需。”

“具体作战策略上希望许兄给前线的部下一部分自由决断的权力,比如追击敌人,前出阵地打埋伏等任务可以自行决定,您看是否可以?”

许睿知道他在明的要权,如果不给一线人员临机专断之权会导致作战行动迟钝指挥僵化死板,事事要请示后做容易耽误时间,为了公司能早日扭转局面,他很快就同意了这个意见。这是非常时期只好非常做法。

其他人见王众明提了两个意见,而且都得到同意,大家也不好在说什么,会议结束后,许睿亲自开车送王众明去湖边的阵地,并把自己最喜欢的2挺机枪送给他。


来到湖边阵地的王众明心情很不错,虽然前线危险但是总不有人天天指挥他要舒服的多,他们都习惯了自由的生活,受点管束就难受。

刘铭基把他直接请到阵地中心的指挥所里,这里比较安全。王众明说:“老三,你小子在这里过的很舒服呀,我也来入伙。”

张汉合给他拿出水杯,倒上茶水,说:“你也不愿意蹲在许睿手下听差?”

“那还用说,和他在一起总感觉浑身不舒服,做点啥都要请示,他又是老板的兄弟,咱们也得罪不起。来这里多好,守住阵地,进退自由,他授予我们实权,战斗的时候可以不必事事请示。”

张汉合也端起茶杯说:“每天都零星的有战斗,四哥这里有酒,但是怕喝酒耽误事,就以茶代酒为老五接风。”(他们三人也是结拜兄弟,刘铭基排行第三,张汉合排行第四,王众明排行第五,所以他们都为方便就直接叫排行很少叫名字)

三人都端起茶杯,干了这杯茶,王众明说:“还送了我点好东西。”他打开一个大提包,从里边拿出一挺崭新的M-240机枪,又拿出一挺M-249机枪。

刘铭基顿时眼都看直了,这可是新枪呀,东线政府军也好叛军土匪也罢,最好的机枪才是PK机枪和RPK机枪,都是几十年前设计的,买的时候就是旧货,新枪十分罕见,“太好了,我们这里没什么好机枪,有这东西打近战就方便多了。”

王众明抓起桌子上的花生米,一边吃一边喝着绿茶问:“这里总共多少人?我就知道这里总共有20来支M-21,远距离作战足以,就是夜战比较麻烦,夜视器材和照明弹都没多少,也就是咱们几个自己有夜视镜,公司是买不起这东西的,别说全装备这个,就是装备足一个排也难,那玩意儿太贵。”

“总共有300人,M252型81毫米迫击炮和M224型60毫米迫击炮各10门,PKM和RPK机枪各10挺。基本装备是M16和AKM对半,M-203只有30个,还有我们自己的2挺机枪,M72火箭筒全用完,RPG-7弹药不多不敢轻易用都当宝存着,除非缴获弹药才舍得用,最让我感觉到安慰的是叛军不会构筑标准的野战工事,他们要学会这个,掩体里蹲个大口径的机枪,那我们就必须每天练狙。”刘铭基对自己手里的武器十分清楚。

“这点家当也就够支撑一段日子,如果叛军也围着我们修一个更完整的阵地就把我们困住,现在策划小规模的出击,像过去的游击队一样,出去伏击,偷袭,抢武器弹药,打了就跑,往阵地里一躲,他们追来了就拿狙击步枪远距离杀伤。”张汉合介绍完情况,又从箱子里翻出一袋牛肉干,放在桌子上,这可是阵地上的奢侈品,当兵的每顿都是压缩饼干和菜汤,连罐头都吃不上,这些指挥官们还有牛肉干吃,不知道比当兵强了多少倍。

王众明琢磨一阵,喝下几杯茶,嚼着口香糖说:“每次动用一个连还是一个排?”

“只能派一个排,这里新兵多,有军队服役经历的不到一个连,是我们手里的王牌,有一个排是前特种兵,剩下的200人有的是第一次参战,枪都玩不熟,守个阵地修筑工事还行,别的根本指望不上,我只给他们发2个弹匣,不许他们打连发,我还从河边捡了不少石头给他们用,训练他们投手榴弹,这可比练习步枪射击要便宜的多,而且他们进步的很快。”

王众明说:“公司招聘训练有素的人员很难,有本事的几乎都让EO公司和美国大大小小的雇佣兵公司和保镖公司招募去,我们只好找愿意玩命的,什么都不会的也有的是。不过可以让一个老兵带一个新兵,这样经验增长的快一些,我听说车臣叛军里是一个班3个老兵每人带3个新兵,效果很不错,这样每次主动出击的时候可以动用2个排,仗打多了老兵就多,总让这些人挖战壕,守阵地是不行。一会给我一个班的老兵和新兵,我出去看能捞点什么回来。”

刘铭基说:“我也和你一起去,这里地形你不熟悉。我们又2艘气垫船,可以把2个排运到100公里内的任何地方。”

王众明吃着带辣椒味儿的牛肉干,想着很冒险的作战计划,他打算用气垫船把士兵运到基伍湖东岸的卢旺达,如果没遭遇到卢旺达军队,就可以从戈马市不设防的东边发起进攻,目的不在于争夺地盘,主要是锻炼一下新兵,顺便都缴获点弹药,并以歼灭敌有生力量为原则。这个计划风险大,现在手里有兵,可以把计划变为现实。他就是怕其他人反对冒险。叛军作战能力低下,作战死板,不会灵活的使用游击战和动战,就知道挖沟死守。自己以机动灵活去打击叛军,完全用毛氏战术原则去打击叛军。

张汉合问:“老五,你有个具体计划?”

“我想用气垫船运输部队,去戈马市发起突袭,因为他们想不到我们会这样打,我们具体策略是频繁出击,捞一把就走,这里不好打,马上坐船离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