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十二章天下没有常胜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士兵们打扫完战场,吉田和约翰集合起队伍跟着王众明从树林中摸索着前进,穿过一大片树林之后,王众明命令队伍就地隐蔽。

王众明拿着GPS正查看自己的位置,目前已经在戈马市南边十几公里的位置,这里算是叛军的腹地。

雇佣兵们都隐蔽一片树林的北边,前边没有任何遮蔽物,都是平坦的庄稼地,地里还有不少农民在忙碌着。王众明把GPS装回到背包内,他不知道如何穿越着片开阔地,如果被那些农民看到,那这些农民去报告当地的叛军怎么办?四周的叛军会向潮水一样涌过来,自己这60个兵能抵挡多长时间?

他现在十分为难,如果冒险穿越开阔地,就会被发现,偷袭戈马的计划就难以实现,如果在这里潜伏到黑夜,晚上去偷袭戈马市那就比较安全,至少不会被叛军先发现。

约翰见王众明在那里发呆,就问:“我们现在去那?”

“就地隐蔽,潜伏到深夜才行动,把我的命令传达下去。”王众明坐到一个树桩上,喝着水壶里的水,等待着天黑。


离王众明所在树林不远的村庄内,白岑和韩德潜伏在一个木头房子内,各自拿着望远镜从窗户往外看。

韩德说:“前边一千米的树林内有人影,刚才的枪声也是从那个树林的南边传来的。”

白岑放下望远镜,“看来他猜的没错,这些雇佣兵果然艺高人胆大,居然这么少的人也敢偷袭这里,实在是让人佩服。”

“我们要回去报告吗?”白岑问。

“白天他们一定不敢四处走,我们还来这里干耗着,有意思吗?”韩德把望远镜装到包内,背上自己的AUG步枪。

木头房子内的一名刚果民主联盟的军官用英语问:“我们要回去吗?”

白岑说:“是的,我们走。”

三人出了木头房子,坐上了一辆陆虎防御者吉普车,离开这个村庄。


刚果民主联盟的领导人鲁贝鲁瓦带着随从和保镖来到戈马市郊区的一座兵营内。

鲁贝鲁瓦来到一顶大帐篷内,卢云正坐在椅子上喝茶。

“你们都来了很多天,也不见你的雇佣兵打一个胜仗,你要让我等多久,精英保安公司的雇佣兵现在全线发动反攻,我们在西部夺取的地盘几乎全部丧失,这里又经常遭到空袭。”鲁贝鲁瓦的英语讲的并不流利,但卢云勉强能听懂。

卢云把茶杯放下,把茶杯盖儿放到茶杯上,说:“请坐,今天我找你来是有事商量的。”

鲁贝鲁瓦这个刚果的土皇帝没好气的坐在椅子上。

过了一会,军营外传来吉普车的发动机轰鸣声,刘兴业走进帐篷对卢云说:“他们回来的。”

白岑和韩德走进帐篷,卢云问:“侦察到了?”

白岑把AUG步枪和望远镜放在桌子上,“他们就在南边十几公里内的树林内,我们是就地防守还是主动出击?”

卢云扭头问鲁贝鲁瓦:“您看怎么办,一支雇佣军已经逼近这里,我们是主动进攻还是就地准备防御?”

“能攻为什么要守,上午我已经损失了几百人,现在全指望你,我总不能把围攻金沙萨和布卡武的军队调回来打他们吧?我手里已经没机动兵力可用,我请你来就是帮我的打,可你到现在还没打一仗呢。”战场上一连串的失利让鲁贝鲁瓦牢骚满腹,因为自己和刚果政府几乎是同时请来的雇佣兵,但刚果政府却把雇佣兵全用在前线,而自己请来的人总是找借口不出战。

卢云并不着急,笑呵呵的说:“想不想看我们是怎么打胜仗。”

“当然想看,但我一个月以来看到的都是你们整天坐着什么都不干。”鲁贝鲁瓦很激动。

“想看就跟我走,一会就把那支队伍收拾掉。”卢云站起来,穿上防弹战术背心,戴上头盔,拿上自己的步枪和对讲机。

等卢云披挂整齐,刘兴业还站在那,卢云问:“还傻站着干什么,集合两个排,带重武器出发。”

刘兴业马上跑出去集合他们的杂牌雇佣兵。

卢云这些人都是职业雇佣兵,但他们不是一个不出名的雇佣兵公司,他们是在巴拿马注册,公司名字叫巴拿马职业安全顾问公司,世界上没几个人知道还有这么个公司。

军营外,6台英国造的骆驼卡车已经启动起发动机,3台陆虎吉普车也发动起来,雇佣兵携带重武器都上了卡车。卡车上还放着6门B10型无座力炮,另外还有6门M252型81毫米迫击炮,雇佣兵们都坐在卡车上等待出发。

卢云亲自驾驶一辆陆虎吉普车,鲁贝鲁瓦坐在副驾驶座上,后排则坐着他的贴身保镖。卢云看大家都准备好,握紧方向盘猛踩油门,他驾驶的吉普车第一个冲出营地,后边跟着是韩德驾驶的一辆陆虎吉普车,车上装有一挺M2HB重机枪,副驾驶座位前装着的是一个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6台骆驼卡车的车顶上都架着M-240机枪。

9辆车组成的车队虽然不算庞大,但携带的武器比较精良,对付一支60多人的队伍是比较容易的。


车队抵达村庄北部之后,卢云命令士兵们徒步行军到村内,把6门迫击炮和6门无座力炮全部架在村内。这些雇佣兵以前都是当过正规军,架炮的动作十分麻利,不到5分钟12门炮都架在距离树林一千米的地方,并对阵地进行了伪装。

但这一切都没逃过约翰的眼睛。约翰拿着望远镜观察着村庄,当他打算在看一下就休息的时候,忽然看见一群人抬着很多东西进入村庄,仔细一看,一千米外的一群身穿迷彩服的人正在架设无座力炮,他急忙跑到王众明身边,“报告,发现一小股叛军,他们穿着衣服很整齐,正在架炮。”

王众明听完之后一下从树桩上站起起来,问:“架什么炮?”

“好像是苏制B11型无座力炮,他们就在一千米外,大约有30人。”约翰汇报着情况的时候,已经把子弹上膛,做好了战斗准备。

“准备战斗。”王众明喊了一声,那些久经战火的雇佣兵们就各自做准备,他们的主动性非常强,根本不用喊‘进入阵地’、‘准备战斗’、‘子弹上膛’、‘卧倒’等口令,只要说‘准备战斗’,这些人就知道该干什么。

雇佣兵都找好自己隐蔽的位置,把子弹上膛,警惕的观察着千米之外的敌人,每个兵之间的间隔都很大,不用王众明下具体命令,这些人就完成了准备。


一千米之外,鲁贝鲁瓦和卢云拿着望远镜看树林中晃动的人影。卢云问:“看到了没有,就是树林人的人在早晨把你100多兵全部消灭。”

“看起来他们人不多,也没什么重武器,卡比拉雇佣来的人似乎没什么重武器,但他们会召唤战斗机支援,所以我们总打不过他们。”鲁贝鲁瓦看看手表问:“可以开始了吗?”

“无座力炮,快速射击3分钟。”卢云看看手表:“中午饭可以回军营吃。”

“你没骗我?”鲁贝鲁瓦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卢云。

卢云并未说话,一群雇佣兵给火炮装上炮弹,迅速发射,6门炮不进行精瞄,对着树林边就是一顿炮弹。


无座力炮发射时的烟尘非常大,即使不用望远镜也能从烟尘的位置判断出火炮的位置,王众明一听见炮声,马上低头卧倒,炮弹呼啸的飞来在树林边炸开了花,巨大的爆炸声把耳朵震的很疼。炮弹的爆炸后炸断了几棵小树,炮弹的破片像飞刀一样削下了不少树叶树枝和树皮,这些被削下的碎叶和树皮落在地上,也落在王众明的身上。

他刚想抖掉身上的这些碎树皮和树叶,但又听到炮声响起来,马上吓的不敢乱动,生怕那些炮手看到自己,往自己这里打炮弹。王众明想这次可玩完,本想偷袭人家,没想到人家早有准备,偷袭作战最忌讳的就是对手做了准备,一旦对手有准备,偷袭的一方很难取得胜利。

但是和刚果民主联盟打了一个月的仗从没见过他们使用火炮,最多是60毫米的迫击炮和掷弹筒,这次对面的叛军一出手就100毫米以上的无座力炮,这可怎么办?现在就是跑也来不及,不如先就地避炮,估计他们很穷,没有多少炮弹可以打。

但是无座力炮持续发射了三分钟的炮弹,炮弹一发接着一发的落下来,每次爆炸声之后都会有雇佣兵发出惨叫声,估计是有不少被被炸身亡。王众明扭头看看左右两边的兵,都被炮弹吓的不敢动,这些人里边有不少人是有战斗经验的,看来自己一方没有火炮的时候,老兵的战斗力也是要打折扣。

三分钟的火力压制完毕之后,王众明没发现有步兵冲锋,心中暗自嘲笑对面的指挥官,按照书本上讲的,要在火炮发起轰击之后步兵要在火炮的掩护下进攻,这才有把握全歼自己,可对面不见步兵出来,莫非对面的指挥官是外行?他刚想到这里,对面又传来迫击炮的炮声。


卢云和鲁贝鲁瓦进入一间民房中观战,卢云用英语问:“你的人不是说政府军请的雇佣兵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你看看,政府军的雇佣兵就这样,他们也是人,也怕死,炮火猛烈一点他们也不敢动。”

民房北边的迫击炮阵地上,士兵一发接着一发的往炮口内装炮弹,快速发射出的迫击炮的炮弹密集的散落在树林内。

鲁贝鲁瓦站在民房内转过身看着外边的雇佣兵,正忙着开炮。他拿起望远镜又看看树林内的敌人,此时嚣张了一个月之久的雇佣兵终于被炮火抵挡住。

鲁贝鲁瓦不是武将出身,他还是没明白为什么只有雇佣兵才能抵挡住雇佣兵,就问:“为什么只有你能挡的住他们,而我的一百个兵却白白死在他们的手里?”

“你的部队缺乏训练、缺少重武器、编制和指挥不合理、游击习气太重,战斗中无法全攻全守,往往一个城市打不下来,你的兵就溃散下来,守也是一样,敌人派几个飞机一炸,你的兵如潮水一样后退,我这一个月的全部时间都用来观战,我发现了你的军队的缺点也看出他们打仗的套路。”卢云放下望远镜拿着对讲机命令:“停止开炮,准备烟幕弹。”

外边的炮声顿时停止,卢云又拿对讲机命令:“白岑和韩德准备烟幕弹,带30个兵向前冲击,距离树林300米的地方就地隐蔽。”

白岑、韩德接到命令半刻也不敢耽误,让无座力炮的炮手发射了十几枚烟幕弹之后,带兵就冲向树林。



王众明现在犹豫起来,是马上撤退还是继续坚守,对手有多少人还不清楚,但从火力上看对手的兵绝对多于自己,他正在为难的时候约翰跑过来,“我们还是撤下去吧,只要保存实力,下次在和他们打,我们没重武器打不过他们。”

吉田匍匐着连滚带爬的过来,“现在叫空中支援,给他们点颜色,打掉他们的重武器我们就能冲进村把他们赶走。”

又是几声炮响,飞来的炮弹没有爆炸,而是冒出了一股股白色的浓烟,王众明见了烟幕弹就知道大事不好,这是敌人要发起冲击的前兆,王众明马上知道自己的的处境更加不利,马上命令:“向南撤退。”

他一下令,那些没被炮弹炸死的兵全部爬起来,像兔子一样向树林南边跑去,树林内只留下了十几具尸体。


王众明知道自己兵少,怕跑的慢了被别人包围住,就使劲向南跑。

白岑、韩德带30名雇佣兵追到树林边上的时候就停下来,白岑用对讲机报告:“我们已经追到了树林边,要不要再追?”

坐在吉普车上的卢云回答:“不要真追,对天打几枪然后丢几个手榴弹赶一赶他们就行。”

刘兴业站在一旁听着卢云下命令,其实他很明白,这叫保存实力,因为这仗是打给鲁贝鲁瓦看的,如果真追上去打,可能就是两败俱伤,所以要假装追击,反正命令是拿汉语下的,所以鲁贝鲁瓦也不知道卢云说什么,鲁贝鲁瓦只能听见树林那边有枪声和爆炸声,他不知道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兴业站在一边偷偷的笑,其实卢云知道他在笑什么,卢云又命令:“刘兴业,你带十个机枪兵开卡车迂回到树林南边,伏击正在逃跑的敌人,如果去那之后没见到敌人,就直接去湖北岸,他们可能从水陆逃跑,你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刘兴业不敢怠慢,集合起十个兵,坐上卡车就向树林南边迂回过去。


王众明带兵孤军深入害怕被包围,玩命的向南跑。

带着兵刚跑到清晨袭击叛军的那个开阔地上,忽然见一辆卡车飞快的开到树林南边,卡车上的十几个兵端着机枪就扫射他们。

王众明都被打晕了,他迅速下令:“就地隐蔽。”

约翰跑到王众明身边,“现在不能停下,只有穿过这片开阔地进入南边的树林我们才能安全的回到湖边,现在就停在这里,追兵一到我们就抵挡不住。”

现在王众明带来的雇佣兵只剩下四十多人,死了十多个,而且死的全是新兵,一听机枪声,一些新兵成了惊弓之鸟,连命令也不听,端着步枪向南边的开阔地跑去,他们想尽快进入南边的那片大树林,却中了埋伏。

刘兴业站在卡车上,看到有人从树林内钻出来,马上命令机枪手持续开火,一阵密集的子弹扫过之后,十几个雇佣兵倒在开阔地上,他们拼命的跑也没能跑到南边的大树林内,都被子弹拦截下来。

刘兴业得意的拿着对讲机报告:“我击毙他们十多人。”

“放他们走,你先往后退,等一会在打扫战场。”卢云的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把对手赶尽杀绝。


王众明见满载机枪手的卡车打了一阵就走,他迅速带兵窜入南边的大树林,向基伍湖岸跑去。


两小时以后,白岑、韩德、刘兴业带回不少缴获的武器,另外还带回不少敌人的尸体。

鲁贝鲁瓦看着地面上的一行尸体,这些人有黑人,有白种人黄种人,这些尸体上没有任何能证明他们身份的证件,一猜就知道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雇佣兵。

地上还摆着二十多支缴获的步枪,有AKM、M-16A2,都是比较新的枪,敌人的尸体上的弹药袋都是装满弹药的,看来他们补给很充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