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九章东线

ddtt 收藏 3 15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九章东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戈马市上空来了2架A-4攻击机,这里的市民们是第一次见军用飞机,以前这里的机场只有民航飞机和直升机,地面上的人不认识这2架外型小巧的军用飞机,市民们正在议论着,正当人们议论的时候都听见依稀的爆炸声,5声几乎是连续的爆炸声是从刚果民主联盟驻戈马市办事处传来的。

夏明刚才看余飞用2枚炸弹袭击一个目标感觉十分浪费,这次自己用5枚炸弹袭击一个目标感觉更浪费,他把炸弹投下去之后有点后悔,万一碰上更有价值的目标怎么办?现在飞机上没一件武器可以用,感觉继续在这里是浪费时间,他围着被炸目标转了3圈,并且用机载照相机对被炸目标进行照相,这可是论功请赏的证据。随后拿无线电呼叫:“蜜蜂1号我是蜜蜂2号,我投弹完毕准备返航,完毕。”

“蜜蜂1号收到,你先返航,不用等我,完毕。”余飞继续驾驶着飞机寻找可以轰炸的目标。


因为这是雇佣兵第一次对戈马市进行轰炸,驻扎在市区内的刚果民主联盟的指挥官们十分惊讶,他们只听说西线作战的政府军使用了战斗机,没想到东部也有这东西,他们还听说这个东西威力巨大。

市区北边的一个军营内,一个叛军的连长正拿望远镜观察A-4飞机,余飞正好从这个军营上空飞过,他清楚的看到地面上有人拿望远镜看他,而且还有许多人拿手指着天空在议论,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余飞看这里没有防空武器,就掉转机头飞了回来。他发现这个军营规模很大,营房很多,训练场上至少有100多人在跑步,还有其他人在练习使用步枪,这里是他发现的最大的一个有价值目标,他把炸弹投放模式转成连续投放模式,随后用轰炸瞄准系统对准军营,由机内计算机控制投弹的时机。

A-4从军营上空飞过,AN/AJB-34低空轰炸系统锁定目标后会自动计算目标的位置和飞机的速度高度等参数,由机内计算机控制投弹,随后3枚MK84炸弹落下来,准确的落在地面的人群中,很多在训练场上训练的士兵被炸弹炸死,地面上拿望远镜看飞机的军官也被当场炸倒,地面上的浓烟顷刻间把军营笼罩起来,飞机此时不便于观察地面情况,余飞拉起驾驶杆,飞高一些之后用机内照相机对被轰炸目标进行照相。这些事忙完后,他用无线电呼叫:“蜻蜓1号,我是蜜蜂1号,投弹完毕,并对目标进行拍照,一切顺利,他们损失惨重,完毕。”

坐在UH-1直升机上的许睿回答:“蜻蜓1号收到,请马上返航,完毕。”


2架UH-1直升机也飞近到戈马市南部郊区,防守这里的叛军们用眼睛已经能看到直升机飞过来。

许睿坐在机舱里用望远镜仔细看前边的叛军阵地,他所看见的和夏明看见的阵地没什么区别,这些阵地修的非常简陋,看来刚果民主联盟的武装部队技术和战术都很落后,他们连标准的野战工事都不会修,估计没什么战斗力,打仗能打这么久靠的是人多罢了。


尚云驾驶着蜻蜓1号直升机,他已经能用眼睛看清楚叛军阵地,他问许睿:“我们怎么打?”

许睿:“你飞到叛军阵地的最东边,然后垂直悬停于叛军战壕上空,从战壕侧面瞄准的战壕内的重武器操作员和重武器,用火箭弹摧毁他们,用完火箭弹就用机枪继续攻击,每攻击完一处就继续向前飞,完毕。”

尚云听明白了就用无线电对刘协说:“蜻蜓2号,我是蜻蜓1号,请跟着我,现在向东飞行,去防线的最东边,之后用火箭弹对防线内的重武器进行射击,完毕。”

“蜻蜓2号收到,我在你后方一千米跟随你,高度比你略低一些,完毕。”

2架直升机从叛军防线最东边发起攻击,他们就在战壕上空飞行,战壕内的士兵全部暴露在直升机的火力面前。一个敌火箭筒手见直升机飞来,拿起火箭筒就瞄准东边的第一架直升机,但是他没瞄准好,火箭弹没击中飞机。

蜻蜓1号直升机抢先发射一枚57毫米火箭弹,把战壕内的火箭筒射手当场击毙,他身边的步兵也被火箭弹爆炸的碎片击毙击伤好几名,战壕内顿时乱成一团,士兵们有的抬腿就跑,有的拿起手里的武器就对着天空胡乱射击,因为直升机火箭弹射程都在1千米以上,所以直升机可以在步枪射程外发射火箭弹轰炸叛军步兵,而地面的步兵用步枪打直升机,但对直升机没任何伤害,开枪的时候反倒招来杀身之祸。

尚云一边寻找消灭战壕内的机枪迫击炮无座力炮等重武器,一边还要小心战壕内的步兵,这些人有的胆子很大,拿着AK-47对着直升机胡乱扫射,他还必须马上用火箭弹还以之颜色。

火箭弹打了几十次就全部用完,但战壕内坚持抵抗的敌人还是很多,他们只好用M134型6管机枪对付地面的敌人,这款机枪射速快而且射程也比AK-47远,直升机左右两边的短翼下的2挺M134机枪是同步射击的,只要一按下发射钮,2挺机枪一共12个枪管就一起喷射子弹,用子弹雨把敌人覆盖住,这样不管这些步兵怎么跑,他们都是被子弹追上打死,战壕内的死尸越来越多,鲜血把土地染成红色。

已经都被打成这样了,刚果民主联盟的士兵们依然没有屈服,他们找机会就开枪射击。这些兵虽然是叛军,但是他们也不是来混饭吃的,刚果民主联盟的士兵多数是来自刚果族的,他们为了给本民族和家乡争取到更多的权利去战斗,但在外人看来他们只是鲁贝鲁瓦个人的政治工具而已,他们虽然死之前很勇敢,死的也很悲壮,也是毫无价值的。即使鲁贝鲁瓦登上总统宝座,这些小兵们依然是兵,很难升官发财的,何必这么拼命。


直升机围绕着地面阵地盘旋着,不时的有AK枪的子弹飞来,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M134机枪的枪声,之后是几声叛军士兵惨叫。

UH-1直升机旋转着那有力的旋翼,在低空不停的旋停,转向,射击。旋翼圈起地面上的不少尘土,尘土飘然落在了尸体上。战壕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具具还有体温的尸体,他们都渐渐的变凉。偶尔有活下来的士兵也躲藏起来,有的干脆躺在地上装死,聪明一些的都藏在尸体下边,喘气都不敢动静大了,怕飞机又打来子弹要他们的命。

活着人士兵都在想这是个什么怪物,能发射火箭弹和喷洒很多子弹,上边挂着的枪有好几个枪口,也不知道是那弄来的,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杀人利器。这飞行中的铁家伙居然能悬在空中,忽然又能以飞快的速度去别的地方。


戈马市南部的防线被2架直升机轻易就瘫痪掉,这是鲁贝鲁瓦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刚才侦察兵刚向他做了汇报,他还正想刚才戈马市内的办事处被炸的事情,没想到又添了一些烦恼。刚果民主联盟驻戈马市办事处也算是一个重要的指挥部,里边也有鲁贝鲁瓦的私人住宅,而且那里也是重要助手们办公的地方,刚才的轰炸中无一人生还,他正为这个事头疼,前线也出了事,本来战局在刚才还很顺利。

因为多名高级助手被炸死,鲁贝鲁瓦只好亲自打电话指挥前线战地指挥官,因为后方出事,他下令暂停对首都地区的进攻。几个电话打过去,西线的战局忽然缓和下来。


恩吉利国际机场的一个角落里,林飞宇坐在一个藤椅上戴着妻子送的MP3正在听音乐,呼吸着黄昏时分凉爽的空气,闭着眼享受着宁静的时刻,机场因为国内局势动荡,每天很少有航班降落,也没有飞机发动机的噪音。

目前机场周围是很安全的,叛军早被他们打退。周六日两天,雇佣兵们努力的杀退了叛军,这里才变的安全,周五的时候叛军还在这附近活动。连住在机场周遍的当地人都感觉很奇怪,听惯了枪炮声后周围忽然安静起来,他们也感觉到奇怪。

一阵吉普车的噪音传了过来,打破了这里的宁静。4名雇佣军侦察兵驾驶着陆虎防御者吉普车飞弛而来,机场门口的卫兵看这是自己人,迅速打开大门,吉普车一点也没减速,直接进入机场,开到停机坪附近,停到离林飞宇不远的地方,吉普车才熄火。

吴哲从副驾驶座位上跳下车,把AUG自动步枪放到吉普车上,面带微笑的走过来,摘下头盔,凑到林飞宇旁边,说:“前线的叛军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撤退或者就地转入防御,政府军乘机收复了不少地盘。”

林飞宇躺在椅子上听完他的汇报,忽然坐起来说:“是吗?这是真的?什么原因?”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政府军也不清楚,首都北东南三条战线上的敌人忽然没了进攻的姿态,我也奇怪,我们的兵还没和他们交手呢。”吴哲坐在椅子上继续汇报,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瓶子可乐,大口喝下半瓶子。


林飞宇从身边的弹药箱摆成的地图桌上拿过卫星电话,直接给许睿打电话。

许睿此时已经指挥UH-1直升机回到布卡武机场,正在吃晚饭。许睿听见卫星电话响起铃声,知道是林飞宇打来的,他拿起电话问:“是我,有什么情况?”

电话里传来林飞宇清晰的声音,他问:“许睿你们那里情况怎么样?西部战区的敌人突然撤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睿说:“我刚对戈马市发动过空袭,摧毁了市区南边和西边的阵地,并轰炸了市区内的一些兵营,叛军难道因为这个就撤退?那鲁贝鲁瓦真是个笨蛋。”

“你们除了空袭防线和兵营还炸到什么了?”

“其实没什么,夏明他对一个类似与指挥中心一样的目标投下去5枚KM84炸弹,估计炸死一群将军和谋事吧?”

林飞宇说:“好了,我清楚了,晚上注意安全。”随后挂了电话。


吴哲把一瓶子可乐喝完,把空瓶子丢弃在草坪上。林飞宇拿过一杯咖啡,加点牛奶进去,然后一口喝下去,他接着对吴哲说:“还是高技术武器威力大呀,如果我们拿着步枪坐着装甲车一寸一寸的收复失地,我们都死光了也不可能把刚果民主联盟的军队消灭光。把许睿放在东线一下就向一把匕首刺进敌人的心脏,他知道怎么做,用不了很长时间能能切断刚果民主联盟的的补给线,并且形成两面夹击的局面。”

吴哲说:“至少要把刚果百分之五十的领土控制住,把战争打成平局,如果我们把叛军吃掉,政府也不会再和我们做生意,目前我们也不能让叛军把我们拖垮。”


星期一上午,刚果军方再次召集主要指挥官开会,但是约瑟夫•卡比拉与高级将领开会的时候并未请林飞宇到会,他与将军们讨论的问题是如何利用雇佣兵。

总统府外依然戒备森严,会议室内的气氛到不是很紧张,因为围攻首都的叛军忽然后撤,首都暂时解除了威胁。

三军参谋长马塔少将先说话,“因为雇佣兵的到来战局发生飞快的变化,我们现在已经暂时不用为后方的安全担心,如果能让他们把叛军消灭完,那是最好,不过我想他们不会尽全力围剿叛军的,他们似乎为我们拖欠他们的费用而感到不满。”

总参谋长亚纳准将发言:“如果我们拖欠他们费用,后果第一是他们不在买力和叛军打,第二他们公司可能倒闭,现在没一家公司愿意和我们合作,如果他们倒闭对我们也不是好事,我建议马上支付他们弹药费和伙食费。”

卡比拉总统说:“雇佣他们对我们的财政负担很大,支付几个月的弹药费伙食费和工资我们还是有这个支付能力,我担心他们拖着不打,我们必须支付费用的时候给他们压力。”

陆军参谋长孔戈洛上校在总统说完之后补充说:“我们的财政收入很紧张,支付给雇佣兵我们就不够维持军队,外汇储备也马上要用光,我们最好能变相支付费用,可以把东部最富庶矿区的开采权给他们,他们可以把开采权卖给别的公司获利,周遍国家很多都是这样做的。”

沙巴尼少将沉默一阵才发言,“他们要是不答应就不好办。如果他们同意那就最好不过,我们可以把东部所有矿区的开采权给他们,这些地方基本被叛军控制,这样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和叛军拼命的。”

“那最后他们的兵控制东部,叛军没有了他们成边境地区的主人,这是在制造国中国呀,从长远看并不合适。”空军司令唐博少将认为这个办法有问题。

海军司令卢卡马少将马上反驳:“现在只能考虑目前,现在能收复西部领土更重要,不肯出点代价是不行的。”

约瑟夫•卡比拉总统被这些将军吵的头都大了也没争出个合理的结果,最后他只好说话:“先支付他们费用,在用东部地区的采矿权引诱他们与叛军决战,现在只好这样办。散会后伯顿将军留下来。”

将军们起身离去,特种部队司令官伯顿将军继续坐在会议室里等总统的吩咐。

总统说:“伯顿,你去把林飞宇接来,我要找他谈话,一定保证他的安全。”

伯顿将军站起身来,敬了个军礼,转身离去。


卡比拉左手扶着额头,依然坐到会议室里,矿业部部长图马瓦库带着一个公文包进了会议室,他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说:“阁下,您让我准备的文件我已经准备好。”

卡比拉闭着眼睛,懒的把眼睁开,说:“好的,把文件放下,你可以忙公务去了。”

“阁下,不过我还想提醒您,东部的矿区是刚果未来发展的希望,请您慎重考虑,开采权一定要由政府控制。”

卡比拉说:“图马瓦库先生,我会考虑你的意见,你可以忙公事去。”

图马瓦库见总统下了逐客令,只好识相的离开总统官邸。

矿业部长图马瓦库姆刚走,财政部部长姆布亚姆来见总统,他奉总统之命带来重要的东西。

姆布亚姆走到总统身边,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支票说:“您要的东西我拿过来了。”

总统说:“谢谢,你可以走了。”

姆布亚姆放下支票,识趣的离开总统官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