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八章空中死神

ddtt 收藏 4 19
导读:悍将 正文 第八章空中死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夜战在基伍湖西岸打了不到10分钟,雇佣兵就依靠人多火力猛并依托坚固的阵地击败了叛军的一个连。因为是天太黑叛军残部不敢四处乱跑,担心在夜间里走散了,他们弹药也用完了,人也剩下的没几个,蜷缩在路边,观察着公路边的高地,电台被炸掉无法叫援兵,只能与高地上的敌人对峙下去。

刘铭基打的叛军不在还击后停止了射击,并命令大家都停止射击,只留下一个班就地警戒,其他人都可以回去休息。他自己也收起装备回到帐篷里继续睡觉,等天亮了可以打扫战场,说不定能缴获更多的武器,缴获的武器可以再买掉,为公司赚取更多的利润,这样林老板会更器重自己,目前只有许睿在战斗中大量缴获过武器。

在这个动荡的地区,武器就是安身立命的资本,所以不愁把缴获的武器买掉,这些东西们军阀土匪和叛军都会争着买,他们除了需要武器就是需要粮食,别的东西勾不起他们的兴趣。但是缴获的武器都放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一些买不起武器的土匪和军阀说不定会打劫这里的武器。刘铭基想到这里微笑了一下,他怎么想到这了呢?他们装备精良补给充足人员众多,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赶来这里打劫?他认为没人这么想。


林飞宇自己坐在酒店的房间里又开始发呆,最近刚果政府还没把弹药费支付给他,自己先把钱支付给大军火批发商,他已经垫付了好几万美圆,如果在这样下去,仗就不好打。必须想个好办法,既要节约弹药,又要能大量的杀伤叛军,以后迫击炮和火箭筒就靠缴获,子弹自己补充,因为子弹也是最便宜的,垫付钱买些子弹他自己还是能买的起的。

但是和人数众多的叛军作战使用什么武器能既省钱又有效呢?机枪太浪费子弹,步兵就先别使用,把机枪子弹优先给直升机使用,因为现在航空炸弹和火箭弹的价格不便宜,刚果政府又不会先付钱,只好先停用一段时间,地面战的步兵们用什么武器便宜呢?手榴弹也不便宜,至少一美圆一个,威力又小作用十分有限,地雷太笨重不好补给,而且消耗也大,不可能一个地雷杀伤一个叛军。什么武器才能消耗小杀伤大?而且方便补给?这个武器还必须便宜耐用,带着方便,并且雇佣兵们能熟练使用。

林飞宇拿起酒瓶嘴对嘴的喝了几口酒,还没把瓶子放下,他忽然闪出一个想法,他找到了这个他需要的武器,这种消耗小杀伤大,便宜耐用又方便携带的武器就是狙击步枪,怎么把这个武器给忘了,武器库里很多支,还没发放下去。他拿对讲机命令吴哲:“你现在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谈谈。”

吴哲就在他隔壁住,匆忙走进他的房间,问:“什么事?”

“你把狙击步枪从仓库里拿出来,分给枪法不错的人,你亲自用飞机给东线送过去一些,今天上午就办这件事,你注意安全,外边很乱。”

“还有什么话要我传达给他们的吗?”

“让所有人节约弹药,目前刚果政府没给我们支付弹药费,让大家给我省点,尤其是炮弹和一次性火箭筒。”

“好,我马上去。”吴哲驾驶一架UH-1H直升机亲自去恩吉利国际机场分发武器。


周日中午,吴哲亲自指挥一架C-130把一批弹药运送到布卡武机场,把一部分狙击步枪分给驻扎这里的雇佣兵,然后又亲自开皮卡,带着一队雇佣兵来到东线最前边的湖边阵地。

到了湖边的前哨阵地,他下了皮卡,刘铭基、张汉合纷纷上前打招呼套近乎,客套话说了一大堆。吴哲也先客气的问:“一切都好?”

刘铭基说:“昨天晚上消灭了一个加强连,我们打扫了战场,缴获了不少武器,我们没人阵亡,有几个轻伤员。”

张汉合接着说:“这次来给我们送什么好东西来了,拿出来看看吧。”

吴哲在地上走了几步,对跟随他的几个雇佣兵说:“把东西都拿出来,分给他们。”

几个兵把皮卡上的几个箱子抬到地上,打开箱子盖,里边全是M-21步枪和M-24步枪,还有纸盒子,张汉合往里看了一眼,一下就激动起来,他非常喜欢狙击枪,拿出一支步枪来,又拿起一个纸盒,把盒子打开,里边全是金黄色的7.62毫米步枪子弹,这些东西给他最合适不过,他在美国民间的射击俱乐部里学过狙击步枪,对这种武器他很熟悉,枪法也是和专业狙击手也是有一拼的。

其他的学用狙击步枪的雇佣兵都领到一支崭新的狙击步枪,有这个东西在手里,他们更嚣张。领到狙击枪的都是担任正狙击手的,那些使用带光学瞄准镜的M-16A2步枪的雇佣兵都担任观测手和副狙击手。望远镜也发放下去,担任观测员的都领到一个。

吴哲忙完这一堆事,晚上乘坐C-130运输机返回恩吉利国际机场,向林老板交差。


刘铭基和张汉合每人拿到一支M-21步枪,高兴的把枪拆开,把零件都擦的干干净净,上好枪油之后,拿在手里翻过来调过去的看,把弹匣压满子弹,站在战壕里,端着枪用光学瞄准镜四处搜索目标。但是没叛军的影子,这让刚拿上新枪的雇佣兵们有点扫兴。

眼看着太阳渐渐的向西落下去,就是没有叛军的影子,如果他们晚上来偷袭,狙击步枪就发挥不出威力。经济状况不好导致公司无法购买昂贵的夜视器材,所以夜战一直是雇佣兵们所惧怕的,而周六夜里的战斗取得的胜利有巨大的偶然性,首先叛军高估自己的实力低估了对手,没有想到这里有敌人,其次叛军人数和火力不及雇佣兵,所以被打败。如果雇佣兵的曳光弹和照明弹严重不足,或者弹药持续消耗,叛军很容易取得夜战的胜利。作为指挥官的刘铭基和张汉合,他们知道这一点,所以惧怕黑夜的来临,万一照明弹打完了,战局将会发生逆转,但是他们左右不了叛军的意图,能做的就是向上帝祈祷叛军晚上不会来这里。

叛军领导人鲁贝鲁瓦得到加强连偷袭布卡武失手的消息后心中也犯疑,他不知道南部的敌人有多厉害,所以他也小心谨慎起来,命令所有刚果民主联盟的军队不得夜间行动,尤其是战斗,绝对不能在夜间进行。敌人有曳光弹和照明弹,如果在夜间与敌人激战自己的部队又会吃亏。虽然损失一个连对鲁贝鲁瓦来说不算什么大的损失,但是他十分珍惜手里的一兵一卒,他知道如果不控制部队的伤亡,他很难打到首都去。


许睿计划周日上午发动对戈马市发动大规模袭击,但是他临时取消了这一行动。他考虑到飞行员戈马市不熟悉,如果贸然轰炸那里,恐怕难以取得效果,上午他只是自己亲自驾驶一架A-4飞机对该市进行侦察,还用数码照相机拍摄了几张戈马市的照片,照片可以帮助飞行员熟悉该市的地形,对日后的轰炸有好处。

布卡武机场内的雇佣兵下午召开作战会议,会开飞机的雇佣兵全都参加,许睿主持会议。

临时会议室里的墙上挂了一幅戈马市的地图,许睿根据自己侦察到的情况,在地图上标出叛军驻地的位置,让所有飞行员看地图以熟悉这些目标。余飞和夏明把这些军事目标都画到自己的地图上。

许睿坐在会议室北边的椅子上问:“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

余飞放下地图问道:“这里到处是敌人的驻地,有几十处之多,我们只带5枚900公斤炸弹,对这么多目标怎么轰炸?”

许睿说:“每个目标投放一枚炸弹就可以,然后对付下一个目标,下次在轰炸的时候你可以找没被炸掉的目标。”

夏明问:“我们还有不少MK20炸弹,为什么不用这些炸弹对付敌人。”

“900公斤的MK84炸弹爆炸威力大,炸弹爆炸后巨大的声音和冲击波可以对敌人的士气造成很大的打击,MK20炸弹是用来对付发动进攻的敌人,只有在开阔地,敌人人员比较密集的地方使用才能发挥更好的威力。”

余飞问:“现在可以起飞?”

许睿说:“可以起飞,战机已经加油装弹完毕,希望你们顺利完成任务。”

余飞和夏明拿着各自的头盔离开会议室,尚云和刘协还坐在椅子上等许睿的命令。许睿说:“你们俩还坐着干什么,跟我走,我们坐直升机去,王众明你临时负责机场的防务。”

布卡武机场的跑道上,2架A-4攻击机滑出跑道,向着北部飞去,2架UH-1直升机也准备好起飞,短翼下内侧的挂架挂着57毫米火箭弹发射器,外侧的挂架下依然是M134机枪,舱门武器为M-2HB机枪,舱门射手已经到位。尚云和刘协分别驾驶2架直升机,尚云驾驶1号机,许睿也上了1号机,他亲自指挥直升机双机突袭戈马市。

许睿系好安全带以后,戴上飞行头盔,用无线电命令:“起飞,沿着湖西岸飞行,完毕。”

直升机使劲旋转着旋翼,2架直升机吹起一阵尘土,加速向北飞去,湖边的风景丝毫没吸引起飞行员的兴趣,他们仔细的对照着地图,向叛军的集结地飞去。


余飞驾驶A-4攻击机第一个抵达戈马市,他用无线电准备报告一下自己位置,“我是蜜蜂一号,呼叫蜻蜓,我以抵达目标上空,现在开始投弹,完毕。”

许睿坐在直升机上用无线电回答:“蜻蜓1号收到,开始轰炸,如敌人有变迅速报告,完毕。”

余飞此时全身心的驾驶着A-4向一座军营飞去。叛军军营内连基本的防空武器都没有,他不担心自己被击落,为了增加攻击精度飞的更低,接近军营后他投下一枚MK84炸弹,炸弹落入一个叛军的掩体内,里边放着一门82毫米迫击炮,还架着一挺PK机枪,里边还有10多个步兵,这些步兵还仰头看天上的飞机,只见一黑点迅速落下,之后就是一阵巨大的火光,整个掩体被瞬间炸毁,机枪迫击炮连同10多个步兵都被炸飞。

周围的叛军看自己的工事被炸弹轻易炸毁,都十分害怕,他们丢弃重武器,带着步枪四散而逃跑。但并非所有的人都贪生怕死,也有一些比较勇敢的,端起步枪机枪对着低空飞过的飞机就是一顿扫射,他们没学过对空射击,也不会算提前量,只是拿枪瞎打,一发子弹也没碰到A-4攻击机上。

余飞见地面的敌人中有几个人拿枪打他,非常恼火,所以想在炸他们一次。本来根据许睿命令只对一个目标攻击一次,但他早把这些忘掉了,又拉起驾驶杆飞高一些,又做了一个小半径转弯,让飞机又飞回来。地面上的一群兵换好子弹继续瞄准飞机射击,他们都站在没有遮蔽物的训练场上,而且人群比较密集,余飞暗自冷笑了一下,从他们上空再次飞过,又投下一枚907公斤的炸弹。

他投弹虽然不准确,但是靠炸弹内几百公斤的炸药,已经无数的弹片,把这群敌兵炸的东倒西歪。这10多个敌人站着的地方虽然没被炸弹直接命中,但是也被炸弹飞出的弹片和冲击波打倒在地,几个人当场毙命,倒下去就断气,有几个人被炸倒在地之后还活着,他们感觉自己的耳朵什么都听不见,眼也花了,浑身是血,枪也不知道丢那去了,自己趴在的地上离刚才站的地方有几米远,他们没想到炸弹威力这么大,以前都认为炸弹和手榴弹和82毫米迫击炮弹差不多,没想到离那么远还被炸弹炸出去好几米,这飞机的确是厉害,以后可再不敢出来还击。伤兵们向掩体爬过去,身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

余飞驾驶飞机第3次从这个军营上飞过,看见地面的敌兵全部隐蔽起来,阵地内都空了,而且阵地内也没什么重武器,没什么值得炸的目标,就驾机离开寻找下一个军营。


跟在余飞后边的夏明坐在飞机上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复轰炸一个目标,他用无线电问:“蜜蜂1号我是蜜蜂2号,为什么对一个目标攻击两次,是否发现高价值目标,完毕。”

“蜜蜂1号收到,没发现高价值目标,他们拿枪打我,我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下次他们看到我就不敢打我,现在继续搜索,看到目标自行投弹,现在分散飞行,投弹完编队返航,完毕。”

夏明马上向左压下驾驶杆,他向西飞行,沿着戈马市西郊向北飞行。忽然他发现前边有一道很长的战壕,这恐怕就是叛军的市区西边的防线,修的很单调,就是一条直线型的战壕,毫无技术可言。而且阵地前没铁丝网和地雷区,后边没有第二道战壕,唯一的战壕内也没有封闭式观察所,也没有加强的火力支撑点,连散兵坑和隐蔽火力点也很少,就这样简陋的单一的线式防线在地面站中没任何意义,雇佣兵能轻易突破。


夏明驾驶的蜜蜂2号A-4攻击马上进入防线上空,他轻压一下驾驶杆,打开机炮的保险,瞄准着条直线战壕就用20毫米机炮扫过去。战壕里值班的士兵们见飞机开火扫射他们,他们纷纷隐蔽,但是战壕里没什么地方可以隐蔽,只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2门20毫米机炮一直打到炮弹用完了才停止射击,战壕内被打出一排密集的弹坑,10多个步兵倒下去一动不动,他们已经死在战壕里,夏明微笑了一下驾驶飞机进入市区上空。

蜜蜂2号攻击机以500米高度进入市区上空,夏明坐在驾驶舱内能清晰的看见地面的建筑物,还有接头走动的人。他发现前边一个街区十分冷清,没有路边的小摊和行人,但是有几辆轿车停在路边,路边的一个空旷的大院内有卫兵站岗,院门口也有卫兵。看起来这里是一般人不能进来的地方,像是一个指挥中心。

他飞过这个目标之后,又转弯飞回来,把投弹模式调整到一次性全部投放模式,随后他的右手拇指放在红色的投弹按钮上,飞机迅速接近目标,用低空轰炸瞄准系统标准了这个院内的小楼房,攻击机上挂的5枚MK84炸弹,顺利的投下去,全部命中这个院内的楼房,把这个院子炸成一片火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