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七章夜间遭遇

ddtt 收藏 3 0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七章夜间遭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秦虎第一个俯冲下去把炸弹全部投出去,他知道自己水平有限,如果一枚一枚的投出去,什么都炸不到,不如一起投出去或许还能炸到一些目标,投弹完毕后他马上拉起驾驶杆飞机又飞到一千米的高度,做了一个盘旋动作,顺便用无线电问:“我投出炸弹,接下来做什么,完毕?”

林飞宇回答:“你按照原路返回机场,地面上的引导员能为你提供导航,你现在返航,完毕。”

怀庆驾驶攻击马上也爬升高度,然后俯冲向叛军营地飞去,为了提高命中精度,也是把炸弹一次全部投出去,他因为飞的速度慢,所以炸弹误差不大,全部落入叛军营地中心,把叛军的帐篷,武器和弹药箱子全部炸毁,地面上还炸出5个巨大的弹坑,叛军们纷纷丢弃武器四处逃跑。

文雍小心驾驶着飞机问:“他们投弹完毕现在该我了吧?”

“尽量向他们停放车辆和堆放武器弹药的地方投弹,完毕。”林飞宇继续在空中盘旋,他计划最后一个投弹。

文雍对A-4飞机并不熟悉,只是学过如何驾驶,投掷炸弹这还是第一次,他小心的驾驶飞机小角度向一片空地俯冲下去,那里停放着30多台卡车,都是叛军运送人员和物资的重要交通工具,炸掉这些车他们的机动能力就削弱不少,他瞄准这群卡车就把炸弹投下去,5枚900多公斤的炸弹轻易的就把停放在一起的几台卡车炸的粉碎。

文雍驾驶A-4攻击机投弹完毕打过招呼就返航。现在该投弹了,他做一下深呼吸稳定一下情绪,驾驶攻击机忽然从高空俯冲而下。他看见叛军营地里有一个很大的帐篷,估计这是他们存放物资的地方,瞄准这帐篷就投了一枚炸弹,900多公斤的炸弹落下去之后一下就把把帐篷炸飞,炸弹爆炸过后地面又发生几次连续爆炸,因为这帐篷内的确是存放弹药的地方,里边的弹药被全部引爆。

林飞宇又耐心的驾驶A-4俯冲了4次,基本全把炸弹投到叛军防御工事内,把他们的防御工事炸平4处,炸伤炸死很多人。地面上已经是一片狼籍,有多处地方着火,阵地及营地内到处都是弹坑,他驾驶飞机稍微飞低点都能看见地上的尸体,还有人身体的上的碎块,这都是被炸弹炸的,他得意的驾驶飞机低空盘旋了几圈之后才沿着刚果河向西南方向飞去。

完成轰炸后他的驾驶飞机安全返回金沙萨的恩吉利国际机场。


4架A-4攻击机重新整齐的排列在停机坪上,林飞宇得意的看着这些飞机,算计着下一批飞机什么时候能运到,但目前这4架飞机必须先部署到布卡武2架,4架UH-1H直升机也要部署到东线2架。他叫秦虎过来,对他说:“今天你在辛苦一下,你带着伍俊文把2架A-4转场到布卡武,我在督促别人用波音707货机把2架UH-1送过去,你晚上就能坐波音707回来,许睿很需要这些武器。”

秦虎拿着飞行头盔问:“飞行服,飞机零件弹药也一起送到?”

林飞宇说:“我打算把2架C-130也派过去,把飞机维修人员和飞机零件和武器也一起运过去,你们这些人都有飞机驾驶执照和飞行经验,只好辛苦你们一趟。”

“都是自己兄弟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2架A-4攻击机加满燃料,挂上3个大号副油箱,匆忙飞离恩吉利国际机场。

把攻击机送走之后林飞宇又把王众明、尚云、刘协全叫过来,这三人不是他的结拜兄弟,只是公司里的高级雇员,因为他们三人也是个人技能比较好,是骨干但是不是亲信,他打算把他们也派到东线。王众明问:“老板找我们什么事?”

林飞宇说:“今天要往布卡武部署4架飞机,但是那里只有余飞和夏明在那里,两个人是很难驾驶4架飞机的,你们去那帮忙你们看怎么样?”

这三人心理清楚,为了拿每月2万美圆的工资,不去拼命是不行的,林老板的钱不是好赚的,留在这里没大仗打。尚云说:“我们愿意去那,5个人驾驶4架飞机,累了也有个替换的,我们今天过去?”

林飞宇见他们3人愿意去,心理就舒服许多,他说:“一会有3架运输机去那里运送物资,你们坐飞机一起去,收拾一下个人装备,准备出发,飞机一会装完物资就走。”

这三人马上回自己的帐篷收拾东西去。


黄昏时分,一架架波音707货机和两架C-130运输机先后落在布卡武机场上,顺利把两架直升机和大批作战物资,许睿打电话报告林飞宇,告诉他一切顺利。

机场上的雇佣兵忙碌着把一箱箱的弹药搬下飞机,雇佣兵累的满头是汗,这里没有小推车一类的运输工具,只好把整箱子的弹药往几百米外的弹药库里搬运。王众明他们这些高级雇员自然不用干这么累人的体力活,他们和机械师在一起检查飞机,2架UH-1H直升机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一会就能起飞。

许睿走到直升机停机坪,问:“来这里感觉怎么样?”

大家都放下手里的工作,站成一排接受许睿的检阅,他们都知道许睿是公司的第二号人物,而且在东线作战一切 行动必须听他指挥,他如果不高兴,他们就别想在这里继续干,每月2万美圆的工资也就泡汤了。这些人都想极力讨好许睿,人们站在他面前都规规矩矩的,尽量表现自己良好的面貌。

许睿接着说:“你们都有飞机驾驶经验,好好干以后争取给你们加薪,如果仗打顺了工资给你们涨到3万美圆,你们感觉如何?”

这些人听他说这话都十分高兴,这个世界上没几个不喜欢钱的人,雇佣兵们则更喜欢钱,如果不为发财,谁愿意来这个又穷又落后的国家。

许睿这样说是激励士气,不给大价钱没人愿意来这个地方玩命,他又说:“现在的工资也不好拿,每天必须飞够4次才行,你们行不行?”

“没问题,我们的体力和技能每天飞5次也行。”王众明是个非常会迎合上司的人,其实他不是去迎合别人的人,但是来人家这个公司打工,说话也是该尽量好听点,只有让上司高兴工资才能涨起来,这种务实的态度许睿也不是很讨厌。

你们来一下临时指挥室,我还有事情交代给你们几个。


临时指挥室是布卡武机场内的一个比较宽敞的房间,是刚果政府军工兵部队用木头临时修建的一个房间,比帐篷和地下掩体的环境好多了,还有电灯照明,里边还有木制的椅子。

他们六人各自找地方坐下,许睿拿一瓶子可乐先喝了几口,把瓶子盖子盖上,打开一份地图,拿手指着布卡武说:“我们的位置在这里,东边是基伍湖,往北80公里就是刚果民主联盟的老巢戈马市,刚果国内最大的一支叛军的总部就在这里,鲁贝鲁瓦是这支部队的头目,我们轰炸这里可以动摇他的军心。”

余飞问:“他就是我们的主要打击目标?”

“空袭是为空降地面部队做准备,时机成熟我会派遣一支部队空降在戈马市,假装夺取这个城市,其实目的很简单,我们在叛军的地面上作战让他们的支持者承受战争的苦难,这样叛军逐渐会失去支持。我们在这里也能歼灭他们的主力,让西线作战的叛军增援这里,西线的危机就很快得以解除,第二大叛军刚果解放运动和政府军单独在西线作战是没必胜把握的,所以我们消灭和牵制刚果民主联盟的部队就显得格外重要。”许睿的计划听起来很诱人,似乎明天战争就会有大的转机。

夏明十分佩服他的眼光,他说:“您说的太对了,目前两支叛军合力进攻西线的确让西线吃紧,如果我们在西线和他们的一线精锐硬碰硬吃亏的是我们,戈马市虽然是边境地区又是叛军的指挥中枢,兵力虽强但并非精锐,他们已经把主力都派到外线作战,几乎不考虑大后方的防御问题,我们正好抓住这机会打他们一下。”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围魏救赵’的策略。

许睿拿起折扇给自己扇着凉风,他惧怕这里酷热的天气,他接着说:“你们能如此深刻的理解我的计划就更好了,希望从明天开始能扭转战局,大家先下去休息,明天早晨5点集合,我亲自和你们去空袭戈马市,现在散会。”

简短的会议把目前的情况说明了一下就匆匆的结束,许睿不喜欢开会,他更愿意在前线奋力拼杀,打仗才能让他的心情愉快。


星期六的夜里,一支化装成刚果政府军的叛军悄悄的从戈马市出发,一个连的叛军乘坐5辆军用卡车开着车灯沿着湖边的简易公路一路向南行驶,与驻守湖岸阵地的雇佣兵的距离是越来越近。

湖岸阵地内一片寂静,只有一盏探照灯在来回转动,用光柱在周围扫来扫去,端着步枪带领一班人值班的刘铭基忽然看见北边有汽车的灯光,他和10多名站岗的雇佣兵一下子都不瞌睡了,神经都紧张起来,刘铭基关了探照灯和大家端起枪蹲在战壕里看阵地北边公路上的动静。

这时候张汉合在帐篷里睡觉,被约翰叫起来。张汉合很困,但敌兵来犯也不能贪睡,只好匆忙套上防弹衣戴上防弹头盔,拿上自己的枪问:“怎么回事?”

约翰拿英语说:“外边有情况,来了不少卡车。”

“没什么,你去集合士兵,让他们准备战斗。”张汉合穿好鞋拿着步枪从帐篷里冲出去,快步跑到战壕里,见了刘铭基就问:“半夜就把我弄醒。”

刘铭基解释说:“我拿红外望远镜看他们不像叛军,好像是政府军的打扮和装备。但这地方那来的政府军?东部地区全是叛军。我们不能轻易相信他们,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张汉合大声那英语下令:“全体注意,准备战斗,他们距离我们400米时候我们开火。”

200多名雇佣兵基本全进入阵地北边的战壕里,步兵给步枪装好子弹后准备战斗,迫击炮手从弹药箱内拿出照明弹和人员杀伤弹准备实施火力压制。张汉合在阵地内架起一挺M-2HB机枪,子弹全装的是曳光弹。刘铭基左手拿着三脚架右手拿着自己最喜欢的M-60机枪,走到战壕中间,先把三脚架摆放好然后把机枪装到三脚架上,给机枪装了一条弹链,也装的是曳光弹。因为没有昂贵的红外瞄准设备他们只能靠照明弹发现敌人,而曳光弹夜间能发光,这样能看见子弹飞行的方向和弹着点,便于对敌人进行精确射击。其他雇佣兵也学他们俩,纷纷换下普通子弹,给枪装上曳光弹。

叛军坐在卡车上就见南边的高地上刚才有探照灯照过来,他们首先想的是这个高地上应该是自己的部队,不可能是政府军,只要发暗号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就能顺利从高地西边的公路过去,其次他们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即使高地上是政府军,他们也不惧怕,因为东部边境上都是叛军的大后方,即使来一支政府军,也没啥可怕的,把他们赶回布卡武就行,所以他们都没把高地上的人当回事。叛军没下车,车速也没减慢,开着车灯就过来。他们和自己人联络的暗号很简单,就是全车队一起闪烁大灯,闪三下就可以。

吉田作为雇佣兵的基层指挥官,对战斗充满了热情,除了为了得到每月1万5千美圆的工资外还有其他考虑,因为雇佣兵公司内的高级雇员没有日籍的,而且公司管理层不重视来自日本的雇佣兵,打心眼里看不起从日本来的人,他希望和自己的同胞们好好打一仗,展示一下才华,也让公司的老板重视一下自己,以后别拿他们当臭苦力。吉田轻拉一下枪栓,端起RPK机枪,瞄准了第一辆开过来的卡车,这卡车还闪着车灯,他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见车队距离已经离阵地不远,他用力扣动这支班用机枪的扳机,一串子弹伴随着一阵清脆的枪声飞了出去,子弹准确的打进第一辆卡车的驾驶舱,密集的子弹把驾驶员当场击毙,失去控制的卡车当场翻到路边的沟里。后边的卡车驾驶员听到枪响马上踩刹车,把车停住,迅速关闭车灯,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指挥官喊下车作战的口令。

100多名叛军士兵迅速下了卡车,就近找地方隐蔽起来。掉到沟里的卡车上也载有20名士兵,他们随车掉进沟里都摔伤了,但也没什么要命的伤,忍着皮肉上的痛苦还能战斗,就是伤痛不能让他们集中经历的去向高地上的人射击。


200多名雇佣兵在机枪响过之后几乎同时扣动步枪的扳机,M-16A2步枪的枪口冒出的火焰照亮的自己的阵地,密集的弹雨泼向叛军的车队,子弹撞击到卡车上发出金属的敲击声。叛军还没作好战斗准备,一阵步枪连发齐射就已经打完,有30多名叛军在从卡车上往地面上跳的过程中被子弹击中,当场毙命,叛军见对面的人毫不留情,他们也把满腔的怒火用步枪表达出来,AKM步枪一起连发射击,此起彼伏的枪声震撼着所有人的耳朵,随后叛军的迫击炮和火箭筒对高地进行连续的火力压制。雇佣兵的步兵正在换子弹的时候,叛军的火力反击密度达到了高峰,几乎所有能战斗的人全在开火,刘铭基单独拿M-2HB机枪对叛军实施火力压制,12毫米的重机枪子弹连续飞出枪管,向远处闪烁枪火的地方飞去,黑暗中看不到拿步枪的人,只能看见步枪喷射的火焰,只好对准火焰打过去,就能把拿枪的人击毙。

同样使用机枪的张汉合见叛军火力全向刘铭基打了过去,他趁着这个机会突然开火,7.62毫米的通用机枪子弹忽然飞来,几名叛军士兵没看见暗处还有机枪,没迎面飞来的机枪子弹击中胸口当场死亡,其他叛军士兵马上转移火力,马上对付第3挺机枪。此时雇佣兵的炮手用60毫米迫击炮先发射了3枚照明弹,看清楚叛军的位置,迅速装填高爆弹快速射击,用炮弹覆盖叛军的临时阵地。密集的炮弹爆炸正之后叛军只有很少的几个人开枪射击,他们的伤亡已经过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