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五章老特工当新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许睿第一次见如此大的战争场面,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就有100多名叛军死亡。他有看看战壕里的部下,他们全部负伤,就自己一点伤都没有。他非军人出身,只在中情局特别行动处里干过几年,主要是策划秘密侦察、暗杀、小规模特别行动,还参加过在阿富汗的‘巨浪行动’,有小规模的特种作战经验,与基地组织交过手,但没有大规模作战的经验。

刚果民主联盟的士兵尸体在地上密集的摆着。许睿以前参与的战斗无非只打死几个敌人而已,现在一分钟里雇佣兵杀掉的叛军士兵比他以前杀过的人的总和还多。这才是真正的战争,以前他打的那些仗感觉都白打,和这样的战斗没比。许睿在战斗开始就发现莫卡西不见了,但怎么也没找到,估计他怕死找地方隐蔽了,反正他不是来打仗的。

许睿不了解战争,但有信心结束这场战争。老板派自己亲自策划和指挥战争,是对自己的信任。自己是外行,但被派到这个岗位上的确有点勉强,不过他知道自己的优势,那就是他能很快学会自己不会的东西

吉田一直拿枪坚持战斗,突然一枪打到他胳膊上,他只好放下枪,掏出绷带给自己包扎伤口,还用英语大声说:“弹药不够,他们人多我们必须转移。”

许睿暂时还没想还,是继续打还是马上走?目前走还是可以的,对方死伤已经有100多人,自己的弹药消耗也差不多,如果撤退可以轻装行军,回到自己的湖边阵地防御,这样依托坚固的阵地,还有其他2个排的兵可用,取胜也不难。但如果不走,等弹药消耗完了,敌人还继续增援,那自己就陷入了绝境。

他这个人比较喜欢冒险,胆子特别的大,而且他还不怕死,所以他决定赌一把。他主观的认为叛军精锐就这些,如果全部消灭他们就没人了,不会有后援,因为他们冲的这么凶猛,看不出有什么战术,有可能把他们就地消灭。如果自己判断出错,他就肯定走不掉,可能就死在这里。

战斗刚打起来的时候,雇佣兵用齐射枪榴弹的战术压制叛军,叛军第一波冲锋时候队型很密集,枪榴弹威力也发挥的很好。但叛军一散开队型,这样枪榴弹威力大大的削弱,这样的火力封锁没持续几分钟,枪榴弹基本打光。步兵们都拿步枪连发射击,并且发挥齐射火力才能顶住叛军的冲锋。叛军也不是光冲不打,他们也零星的拿迫击炮和火箭筒往雇佣兵的阵地上打,雇佣兵人少,阵地面积也不大,因为阵地修大了人少守不过来,叛军就看准了阵地小的缺点,用能开火的一切武器向阵地倾泻弹药。因为叛军射击水平不高,拿步枪打200米的目标基本打不住,他们就集中火力向阵地进行覆盖式射击,这样对付人数不多的雇佣兵非常有效果。子弹、炮弹火箭弹如果依次落下还能躲避开,但一起射击,那可够受的,300支AK-47一起喷洒子弹,还有火箭筒迫击炮掺合进来,像风一样卷过阵地,给雇佣兵造成相当大的伤亡。

许睿蹲在战壕内都不敢往外看,他在这里正考虑如何结束战斗的时候,约翰弯着腰走了过来,“我弹药用完了,他们还有很多人。”说完他就拿起迫击炮亲自操作,炮弹打出10多发,相当准确,炸死炸伤30多名叛军士兵。许睿这时候仔细看看约翰,他肩膀和胳膊多处负伤,战壕里已经倒下10多名士兵,对面的叛军还有不到一个连,迫击炮也没炮弹可用。

他们的RPK机枪持续压制着叛军,只要射击一停,对方就冲锋,步兵们的子弹也没几发,敌人就在眼前,如果挡不住让叛军冲进阵地,这些人一个也活不成。叛军距离阵地已经只有不到50米,雇佣兵们努力的往外投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爆炸声之间几乎没有任何间隙。

手榴弹的威力不大,一枚也就只能消灭一名敌兵,有时候只能炸伤,却炸不死,弹药到这时候基本都打没了。许睿已经有点怕,但是想想自己还有一手好枪法,自己的弹药包里还有不少子弹,许睿打算亲自出手拼一下。他突然站起来,上半身露出阵地,端着AKM步枪就向冲在最前边的敌兵射击,一枪就打倒一名士兵,之后他就迅速蹲下,在弯着腰战壕里走几步,然后在突然站起来射击,有时候干脆往外扔一个手榴弹,转移一下叛军的注意力。这样不停的转移位置开火,能很好的保护自己,叛军不知道他在那,只好拿枪瞎打一气。

许睿亲自打退最后的一个排的叛军。此时阵地前就没人再冲锋,枪声也不响了,这片灌木丛又恢复了平静。许睿打累了坐在地上喘着气,扭头看看左右,只有2名雇佣兵还活着,其他的受伤的雇佣兵有的被枪弹命中当场死掉,有的因为没及时治疗而死掉,吉田和约翰坐在地上也捂着伤口,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许睿看完自己阵地后,把脑袋探出阵地看外边,就见外边有大片的叛军伤兵躺在地上,都是失去战斗力的,战斗已经结束,他瘫坐在阵地内,给步枪换了子弹,坐在战壕里喘气。

约翰建议说:“找人接应我们一下,如果路上遭遇到敌人也好对付,就3个人离开这里太危险。”

许睿从背包里拿出卫星电话,让吴哲带兵来接应自己。

十多分钟后,吴哲亲自驾驶着一辆皮卡,后边还跟着另外一辆皮卡,来到了许睿的阵地。

吴哲下了车,把步枪背上,摘下墨镜站在阵地外边看着阵地外遍地尸体,他也没见过这么多死人,“天那,这是你们做的?”

许睿坐在阵地里边,累的站都站不起来,吴哲进战壕里把他拉起来,帮他拍打着身上的土,说:“你怎么不早叫我来,你全部把他们报销。”他把许睿扶到车上问:“怎么这么累?”

许睿说:“要不是我枪法好你就看不见我了,你叫人去检查叛军士兵的尸体,然后把所有的武器全部收起来装车,销毁尸体后准备撤退。”

吴哲把自己带来的9名日籍雇佣兵全招呼过来,让他们做这些苦差使,自己陪着许睿聊天。

中午午饭前,许睿带着两车战利品返回湖岸边的阵地。他把自己的防弹衣脱掉,把外衣外裤都脱掉,拿着步枪单独去湖里洗澡,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逃避炎热的办法。他舒服的泡在清凉的湖水里,享受着战斗后的平静,这时候他发现莫卡西联络官在附近散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回来了,希望他不是内奸。

吴哲自己在掩体里休息了一个上午,没参加上战斗,他拿着地图打开看了看,地图是刚果政府军给的,上边标出了很多叛军据点的位置和人数。他的目光落在戈马市这个地方,这个城市是刚果东部比较大的一个城市,而且还是刚果民主联盟的总部所在地,许睿带兵往北走,那不是找麻烦吗?那里都是叛军头目鲁贝鲁瓦呆着的地方,兵力自然雄厚,就自己这点兵往北打过去,没等到戈马市这些兵都会死光,弹药也不能支撑他们打这么重要的目标,必须有很多兵才行,还必须有空中火力支援,但这里四处是叛军,没个合适地方修建直升机机场,即使随便找地方修建好了又容易被叛军使用远程火炮攻击,必须选择一个叛军不能打的地方或者不好打的地方建立基地,通过空中打击摧毁叛军的基地和补给站。

但是刚果东部的地区都是反政府军的地盘,如果能找一个政府军控制的机场,这样就不用修基地,直接拿来用。目前该地区唯一终于政府的军队是孔达将军的第8军区的部队,他们也不是正牌的政府军,前身是反对现政府的叛军,这些人能和自己合作还有点疑问。最重要的是布卡武的机场目前不是他们控制,但城市是他们控制的,必须先和孔达将军搞好关系先在布卡武站住脚,然后让刚果政府出面要回机场的控制权,这样就能以此为基地,但是联合国维和部队会把机场交给刚果政府?这他猜不准。

吃过中午饭,许睿、吴哲、关宁三人一起开了一个会把吴哲的想法以及未来的作战计划讨论了一下,随后发电子邮件给林飞宇,因为他是老板,也是和政府谈生意的代表,要机场和进驻布卡武这样的事还要他出面和政府洽谈。他们还要求林飞宇在派兵加强这个地区的实力,否则很容易的就会被反政府军吃掉。

他们三人唯一要做的就是先守住这个阵地,等待增援,等机会进布卡武。布卡武在他们心理简直就是天堂,因为市区郊区大部分地区由忠于政府的军队控制,而且还有联合国的部队,这里防卫严密的地区反政府军打不进来,也不敢打,如果用该市作为基地,可以在机场部署大量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空中支援就有保证,可以用运输机和直升机把士兵空降到敌人后边作战,战争局面就能扭转,刚果政府丢失的半壁江山就能拿回来。

林飞宇最近把心思全放在稳定西部地区的战局上,他手里只有1000多士兵,很多人是没打过仗的,因为招募工作困难能招募到的退役军人很少,只有不到2成人是军人出身,其他士兵几乎没玩过枪。尤其是从日本招募的雇佣兵,素质相当低,还要派人教他们用步枪。今天下午又接到电子邮件,许睿那在歼灭叛军一个营,自己损失了一个排,那些当过特种兵的雇佣兵可以一个打十个,现在招募的人没这水平,估计只能靠人多取胜。想到这里他又心烦起来。

金沙萨到巴纳纳之间的水路运输线,是雇佣兵公司弹药和武器零件的补给线,他必须在金沙萨预留不少部队,如果叛军攻占刚果河他可以从新恢复补给线,如果不能控制这里,弹药只能靠空运进,这样运费很高而且不安全。为了保证补给线他必须留下100人做预备队,平时把这个连布置在恩吉利国际机场作为守备部队,但为了能牢固的控制这个机场又必须派100人常年驻守这里,这样他只有800个士兵可以用,因为要在西部展开大规模地面战所以他必须在留下300人,能派遣到东部地区的只有500人,这些人都是新兵,送到前线也只能充当炮灰的角色,面对有经验的叛军士兵他们根本无所作为。

林飞宇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酒店的高级套房内思考这些事,他对排兵布阵并不擅长,但知道士兵素质在战斗中很重要。下午的阳光洒满客厅的时候,他大脑已经开始疲倦,坐在沙发上,把腿放到面前的茶几上,给伯顿将军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他想以布卡武为基地对东部地区的叛军进行空中打击,伯顿将军答应去办这件事,挂了电话后他就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黄昏时候,余飞进了林飞宇的房间,林飞宇才醒来,他问:“什么事?”

“许睿说兵少,恐怕今晚就可能被叛军偷袭,他打电话催我请你给他派人。”

林飞宇刚要站起来,他的卫星电话的铃声响起来,他接起电话,问:“请问找那位?”

“我是伯顿,告诉你个好消息,孔达将军愿意你去布卡武,人越多越好,联合国也同意把机场管理权和控制权交刚果空军管辖,空军司令唐博少将已经派了一个场务连抵达那里,一切都很顺利,你尽快派人过去,莫卡西会帮你和当地驻军联系,让他和你的人一起去。”

“谢谢,非常感谢,希望和平早日到来。”

接完电话后林飞宇忽然来了精神,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对余飞说:“让许睿他们带着莫卡西,马上进驻机场。”

余飞马上按他的吩咐去做。

天黑前,许睿带着莫卡西联络官,在10多名雇佣兵保护下乘坐两辆皮卡进入布卡武,和当地驻军取得联系,并顺利的进驻机场。

他们得到机场的使用权之后,林飞宇连夜用两架C-130和一架波音707向机场运送增援部队和补给物资,他自己也亲自在深夜抵达这个机场。

许睿在一个军用帐篷里和林飞宇等人坐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许睿坐那先说话:“湖边还有我们40多人,吴哲和关宁在那里守着,那里还有缴获的很多武器弹药,有我们一艘气垫船和两艘快艇,最近卢旺达很少利用水运向叛军补给武器,现在需要派一个连去那里增援他们。”

林飞宇看看刘铭基,说:“你去把他们俩替换回来,你带一个连驻守湖边,让他们把缴获的武器就地保存,我可把最重要的一个地方给你,千万要把叛军牵制住,他们要来攻打你狠狠的还击,你现在带兵去。”

刘铭基这次能单独指挥一个连,以前他从没指挥过这么多的人,高兴的带兵离开这里。

许睿问:“就派一个连能行吗?那里是叛军夺取布卡武的必经之路。”

张汉合说:“我在带一个连驻防那里,这样总该没事吧?”

林飞宇知道手下没人喜欢去湖边驻防,那里太危险,这次张汉合愿意去,他去是因为他和刘铭基做伴,两人关系不错,也愿意在一起带兵打仗,如果不先把刘铭基派去,张汉合肯定也不去。刘铭基愿意去那里是有原因的,他感觉跟着林飞宇太受拘束,打仗放不开手脚,留在林飞宇身边没大仗可打,所以他愿意去,林飞宇也是知道他的想法的,所以只说了一句话就把他派出去,他们是各得其所。

许睿继续和林飞宇商量,他说:“守卫机场和指挥直升机之类的事情我一人就能做好,其他人你带着。”

林飞宇说:“外人驾驶飞机我感觉靠不住,余飞和夏明驾驶技术还行,我把他们俩留下帮你,明天早晨就能把两架UH-1H运过来,战斗机正在船上,很快也会运到,你在这里好好打,希望尽管把叛军全部赶走。”

林飞宇和许睿有些日子没见,哥俩又聊了会别的,天亮了林飞宇坐波音707离开这里回到金沙萨。

他乘坐飞机刚到恩吉利国际机场,就发现这里不对劲,王众明在这里刚刚与叛军先头部队打了一仗,士兵们都在阵地里休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