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四章边境之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林飞宇关掉DV机以后,闭目养神,靠在座椅上,这是第一次和刚果政府做军火以外的生意。雇佣兵公司唯一要做的就是让雇主更安全,而实现安全的途径就是把不安全的隐患全部消除掉,说白了就是去杀人。他一闭上眼,脑子里浮现出的是过去的一幕幕曾经看过的电视新闻,想起民主刚果建国前期,卡比拉带兵从东部地区起兵,一路向东攻下多座大城市,一直到打到首都金沙萨附近,随即在首都附近与支持蒙博托的EO公司雇佣兵杀成一片,血战之后终结了蒙博托独裁时代的历史,这段时间是那么遥远但又感觉如此短暂,洛朗•卡比拉总统已经遇刺身亡有些年头,这个国家的过去、现在、未来仿佛是在一瞬间发生。

直升机的旋翼拍打着空气,舱门机枪手已经十分疲惫,战斗中他们什么事,没战斗他们兴奋不起来,都昏昏欲睡。早晨明媚的阳光撒满了金沙萨的恩吉利国际机场,直升机带着凯旋的战士们返回到他们的驻地。4架直升机依次平稳的降落在停机坪上,飞行员们走下飞机,疲惫的摘下头盔。丁延、刘铭基、张汉合、王众明他们4人坐到停机坪旁边的弹药箱子上,拿着各自的保温杯喝茶,抱怨着没吃早饭就去前线打仗。

此时其他飞机维修工们都吃饱喝足,开始检查直升机的发动机和电子设备。负责镇守机场的其他雇佣兵打着瞌睡继续抱着枪蹲在掩体内做白日梦。林飞宇看着这些自己的部下,真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好。他还要去国防部报功去,伯顿将军从V-150装甲车里走下来,与他打招呼。

林飞宇迎上去,微笑着拿生硬的法语说:“我不用亲自跑总统官邸,你来给我送钱。”

“你要不习惯说法语我能拿英语和你谈。”

林飞宇用英语说:“拿英语说比较方便点,今天早晨我们顺利的完成一个重要的任务,马丁巴地区的叛军营地我已经炸平,我的第2批飞机没运来以前,或许战争就已经结束。”

“叛军至少有一百万之多,按照你这样的速度打下去战争是没头的,能封锁边境才是重要的事,东线的情况还好吗?”

“将军阁下别着急,那里很快要传来好消息,我先打个电话催问一下。”


许睿躺在帐篷里睡觉,无聊的电话铃声把他叫醒,他从睡袋里钻出来,接起电话:“是我,有事找我?”

“你那里怎么样,有没有和叛军遭遇?”

“卢旺达弹丸小国,居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支持一些弱智去反对刚果这么大的国家,就算联合国和刚果政府军不敢动他们,我也照样扫荡他们,我把部队从新编组,一会吃过早饭就派1排去远处巡逻,我也亲自去,你尽管放心。”

“你好像没睡醒,你们可不要太大意,千万别出差错,我在刚果政府面前是打了保票,你不能丢我脸面,知道吗?”

“什么时候我让你失望过,别担心,我挂电话了。”许睿躺下继续睡觉。他只要到了陌生的地方一般先是激动和好奇,然后就是嗜睡,总感觉自己很累,其实来这里他亲自打了一仗,打的都是些土匪一样的叛军,没进行真正的战斗,他已经有了轻敌的情绪。

上午10点,吴哲从帐篷里出来,看看头上的太阳,自言自语的骂:“这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热?”

其他人陆续全都起床,雇佣兵们开始吃早餐。他们的早餐十分简单,无非是方便面、火腿罐头、压缩饼干之类的好携带好保存的食物,第一次吃一定很新鲜,往后吃上十天半月看见这些就吐。还好目前补给充足,有啤酒喝也有可乐喝,但没有冰镇的,食品箱内还有新鲜的蔬菜水果和昨天才烤好的面包。

许睿吃的饱饱的,又喝了一瓶子红酒清醒了一下脑子,用英语大声吆喝:“1排的士兵集合,准备出发。”

为了让雇佣兵更有活力,许睿发明了一个自认为高明的办法,那就是把日籍和美籍士兵混合编制到一个排内,班长都是轮流担任,排长由许睿等人担任,每人不固定指挥某个排,他认为这样能更好的了解每个士兵,能与大家建立融洽的关系。

1排的雇佣兵在一个比较宽大的战壕集合,许睿简单的说了一下注意事项,随后带兵出发。他为这次行动起了一个漂亮的名字,行动代号‘边境之盾’。行动计划很简单,他们沿着基伍湖的湖岸向北巡逻,遭遇叛军就与他们决战,不管人多人少,都先拿火力将他们压制住,依靠雇佣兵精准枪法与娴熟的战斗技能与敌展开决战,战斗中尽量不放走任何一个敌人,尽量在战斗中多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他认为武器弹药没了可以补给,但人死了就一时难以补充,尤其是有经验的士兵,所以计划主动出击,诱敌决战,不以攻占土地为目的,而以大量杀伤叛军士兵为目标。

为发挥每个兵的作战能力,他让雇佣兵自选武器,几乎所有的步兵都选轻便的M-16A2步枪,没人愿意使用笨重的AKM步枪,手榴弹每人最多拿8个左右,士兵们都喜欢多带M-203榴弹器的弹药,每人愿意携带沉重的迫击炮和火箭筒,一般都带2个M-72火箭筒或者RPG-18火箭筒。机枪手则选择RPK机枪,因为这种机枪能使用缴获的子弹,刚果内战中RPK系列机枪很多,容易缴获一些以补充零件,子弹也能缴获来直接用,叛军手上可是有不少7.62毫米的子弹,这样不会担心子弹不够用。为了不背沉重的迫击炮,每个雇佣兵要么选择机枪要么选择步枪,没人愿意当迫击炮手,许睿知道不带迫击炮是绝对不行的,就强迫日籍雇佣兵多背60毫米迫击炮的弹药,自己则只好背上沉重的M-224迫击炮。装备齐全火力充足才能干净利索的把叛军剿灭。


30多名雇佣兵背着沉重的背包沿着湖边向北行进,联络官莫卡西冲当向导,他在这里战斗过,对这里很熟悉。许睿跟着莫卡西,士兵们都跟在许睿后边,成一路纵队向北行进,刚离开自己的驻地没2千米远就发现远处有人走动,顿时队伍里的空气紧张起来。

大家都迅速找灌木丛隐蔽,许睿把沉重的迫击炮放下来,拿望远镜爬到一棵大树上仔细观察,这里大概有40多个穿迷彩服的士兵,绝对不是政府军,他们没领章和肩章,从这点上就知道这群人都是反政府军,他们正在那里拿铁锨挖掩体,刚开始挖掩体,还没完工呢,看样子是忙了一个上午了,这些人都累的有点喘,很多人边挖掩体边拿手擦脑袋上的汗水。这时候打过去绝对轻易能取胜,别看人差不多,但火力很悬殊,没发现这些人有重武器,而且他们都很疲惫,应该先拿迫击炮炸他们,等他们逃跑的时候自己带人拿自动步枪打他们。他又一想这样打万一他们死守阵地也不好办,他就命令1个班匍匐前进准备进攻,自己带另外2个班在这里观察一下,万一有圈套也不至于把一个排全丢掉。

1班的步兵12人匍匐前进,他们都拿着M-16A2步枪,都给M-203榴弹器装好了榴弹,机枪手拿着PRK跟在最后边,都借助灌木和草丛的掩护向前爬过去。等距离叛军阵地200米的时候,一个放哨的叛军士兵正好转身看见草丛里有动静,他刚才还打盹呢,这就一下机灵起来,站在那里大喊大叫的,挖掩体的兵迅速丢下铁锨拿武器就准备战斗。

1班这些雇佣兵也都是打仗的老手,都看这情况不秒,索性就来个先下手为强,大家一起拿M-203榴弹器发射榴弹,一片沉闷的噪音响过之后,11枚榴弹陆续落到叛军掩体周围,弹片横飞当下炸死炸上七八个人,其他的叛军见形势不好端起AK-47就是扫射,刺耳的枪声一响起来就没完,双方士兵都不喜欢听枪声,都希望战斗尽快结束。

许睿忍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架起迫击炮就连发10发炮弹,这下可打的非常及时,10声炮响之后叛军阵地上顿时安静下来,没人开枪,都知道炮太厉害了,藏在掩体里动也不敢动。片刻的宁静之后,没被60毫米迫击炮炸死的几个叛军士兵依然继续反抗,他们蹲在掩体内,把枪举过头顶,枪口对着阵地外瞎打一气,火箭筒也举高了打,射手不敢把身体探出掩体,生怕再被炮弹炸。火箭弹就打了几发,叛军的弹药已经不多,火箭弹用完了,之后他们丢出几个手榴弹壮胆。

雇佣兵1排1班的这些老兵油子借许睿开炮这点时间,拼命的匍匐前进,炮击一停他们就距离叛军阵地不到70米的地方,这些人各自从各自的弹药包里掏出手榴弹,班长打手势指挥,几秒后12枚手榴弹一起都投出去,落在叛军阵地里,这下叛军给打惨了,伤亡变的更大,没死的人几乎人人负伤,都躺在掩体里发出凄惨的嚎叫声。

雇佣兵不需要同情这些对手,1班的12名士兵见前面没人抵抗,一下全站起来,迈开大步向叛军阵地跑过去,然后站在掩体边上拿枪向掩体内的伤兵开火,给没死的往死打,死了的补一枪,很痛快的就占领了这片阵地,他们自己没一人伤亡,死的全是叛军。


许睿看看地上的叛军尸体,虽然心理有取得战争胜利的喜悦,但看见这一具具即将变的冰凉的尸体,心理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遗憾,不知道是为自己遗憾,还是为这些死去的叛军遗憾,想想这些叛军,他们大多在入伍以前都是贫穷的农民,年纪不大就进入叛军队伍里,这无非是为了找个吃饭的地方,当兵扛枪是他们谋生的出路而已,在这个国家做这个职业也没什么不正常,只是他们今天不走运,把命丢在着荒山野岭,做了异乡的孤魂野鬼。

许睿给雇佣兵班长吉田用英语下命令:“把他们的尸体抬出阵地,弹药全部收起来我们保存,枪支和尸体都烧掉。”他是把不好干的工作交给日籍雇佣兵,这些人很顺从的,拿他们有时候还当苦力用,但打先锋的任务通常交给美雇佣兵,他们的战术技术还是值得信赖的。

约翰指挥的1班打下阵地后坐在地上休息,他的班里虽然有日籍雇佣兵,但是人数不多,他还看不起这些日籍士兵,这些人的枪法都一稀松平常,甚至有些人没有从军经历,约翰最自豪的就是他的这些同胞,有的是来自三角洲部队的,也有海豹部队的,而他出身于绿色贝蕾帽,曾经也在三角洲部队服役,打硬仗是他们的本事,所以他们都不愿意当苦力。

日籍士兵处理完尸体,还要拿着铁锨挖掩体,修好掩体还要埋地雷。虽然把日本人和美国人编到一个班里,但是做苦力的时候,美国人照样不干。


在新修的阵地内,许睿打开冲气防潮垫,躺在上边悠闲的喝着可乐,战争在他看来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仰望蓝色的天空,他忽然思考起一个严肃的问题,什么时候刚果内战能打完?到时候公司赚谁的钱?如果战争越打越大,最后雇佣兵被从东部地区赶出去,公司是不是会丢到赚钱的机会?看来湖边的地区是十分重要,只要在这里有个基地做依托,部署些直升机,就能全力围剿叛军,但边界上不方便建立基地,容易被叛军偷袭,看来在这里作战也是临时的。

正在他为以后做打算的时候,大批的叛军从北部就开过来。10辆大卡车运着300多叛军士兵在800米外停下来,卡车疏散隐蔽,士兵们建立临时阵地,架起来9门82毫米迫击炮,弹药箱子都摆的满地都是。吉田正坐大一棵高大的树上拿望远镜看着,他来比及喊话告诉自己人,拿起哨子吹了一声,自己迅速从树上下来。

随后密集的迫击炮火力就把雇佣兵的阵地覆盖了一遍,炮弹不是一发接着一发的落下来,而是一片一片的往下落,弹片到处飞,士兵们用最快的速度隐蔽,但是还是有10多人被炮弹打伤,如果没掩体没阵地,这些人早被炸飞了。许睿一听着炮声就知道来者不善,这不是一般的叛军,这些人一定是得到乌干达和卢旺达政府军的资助,要不他们拿找这么多迫击炮?

叛军虽然来势凶猛,但他们缺乏训练,炮弹几乎没什么准头,都是瞎打,第一次射击对雇佣兵造成的心理压力过大,所以雇佣兵没仔细观察他们的弹着点,以为他们打的很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等炮火停息之后才发现自己人没一个死的,全都在,就是负伤的人很多。

许睿大声喊:“准备战斗。”

雇佣兵各拿自己的武器进入阵地,叛军排着密集队型叫喊着冲了过来,他们穿着崭新的迷彩服,正好证明他们外援充足。许睿看他们往过冲,手里拿着遥控地雷的遥控器,他就等叛军往地雷区跑,地雷是刚埋好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

叛军冲到雇佣兵阵地北边500米的地带,这里埋下了30多枚M18地雷,装的全部是遥控爆炸引信,只要遥控器引爆,地雷会一起爆炸,威力十分巨大。每个地雷内至少有400多枚钢珠和破片,一起爆炸一定能炸死不少的叛军。

叛军不知道地下有地雷照样往过跑,许睿按下遥控器,30枚地雷几乎同时爆炸,爆炸声特别的大,火光在人群中腾空而起,烟幕散开遮蔽住视线,不知道叛军伤亡多大,但是还有一大群人继续冲。10多个拿PRG-7火箭筒的士兵忽然蹲下,迅速发射火箭弹,火箭弹怪叫着飞向阵地,炸起一片烟幕。许睿自己拿起炮击炮快速射击,他不看弹着点,一个劲的往炮管里装炮弹。

阵地内的步兵见敌人5倍于自己,纷纷拿出火箭筒压制敌人的火箭筒手,打完的一次性火箭筒都丢弃在阵地内,步兵们拿起步枪,瞄准敌军连续射击,枪口喷出火焰,从侧面看过去是一行火焰,枪声把耳朵都震的很疼,子弹壳迅速飞出枪膛,落在士兵们的脚下。很快子弹壳就把战壕内的地面铺满了,其间夹杂着枪榴弹的弹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