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将 正文 第三章扑灭南方战火

ddtt 收藏 2 0
导读:悍将 正文 第三章扑灭南方战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5/



吴哲带领雇佣兵拿刺刀把所有叛军的尸体全挑一遍,然后都堆积在一起,用树枝一类的引火的东西把尸体点着火全部烧掉。从远处看火光上浓烟滚滚,烟幕中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许睿离开矿场返回了湖边的阵地,给林飞宇打电话,“我们已经完成任务,让他们来接收矿场。”

“这么快的速度?这就搞定了,太好了,明天我亲自去。”林飞宇挂了电话,高兴的站起来,十分激动,给汤米打完电话后,在酒店的房间内来来回回的走了很多圈。他走到阳台,顺手从桌子上拿了一瓶子红酒,把瓶盖扔了,直接拿酒瓶喝酒,而且是像喝水一样喝。

王众明走到他身边说:“老板这么高兴一定是前边有好消息了。”

“当然了,明天你和雷雨田和我去前边转转,让他们都在这里留守,国际机场是我们唯一的前方补给基地,不能有差错,货船上我们的弹药全部运到机场了没?”

王众明回答:“全部都拿运输艇运到金沙萨的港口,然后拿卡车全部运到机场的,政府军出了一个加强营沿途护送。机场有我们的人守卫,还有120毫米迫击炮,另外我们的4架直升机能提供足够的火力的,万无一失的。”

林飞宇看看手表说:“到吃饭的时间了,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咱们去餐厅里吃,这里做的比较好的都是法国菜。”


清晨一架波音737客机降落在金沙萨国际机场上。这架客机是包机,因为乘坐它的是个重要人物。客机停稳之后,汤米带着30多名保镖下了飞机,他身穿灰色名牌西服,戴着墨镜,他走在最前边,后边跟着保镖。他走到林飞宇面前说:“我听到你的好消息,急忙的就来了,没仔细选衣服,有点不太适合见林董事长,请多包涵。”

“您实在是太客气了。矿场已经拿回来了,您可以马上去看看,我们有飞机和车辆。”

“你还说我客气,以后不要说‘您’,说‘你’就行,最好能叫我一声老哥,我就很荣幸了。林老弟年轻有为,做事果断,实在是佩服。”

“那我们就出发吧。”

汤米和林飞宇各自带着自己的随从上了一架C-130运输机,机内货舱里停着2辆皮卡,而另外一架运输机载着一个10多吨的小型气垫船已经先起飞了。


经过2个小时的飞行后,运输机降落在基伍湖的湖面上,先降落的C-130运输机打开货舱门,把气垫船放到湖里,2名雇佣兵驾驶着气垫船,开到林飞宇乘坐的运输机旁边,搭上跳板后,林飞宇和汤米聊着天,带着自己的保镖从运输机上下到船上,气垫船随后载着其他人向西岸开过去。

西岸的岸边已经有30多名雇佣兵在这里武装保护岸边。许睿背着自动步枪,腰间挎着英格拉姆冲锋枪,昂首挺胸的站在那,威风的像总督似的,得意的看着高速开来的气垫船。其他雇佣兵在岸边建立临时防线,加强了对周围的警戒。

气垫船没用几分钟就开到岸边,船上的人顺利上了岸。

上岸他们乘坐飞机运来的皮卡向矿区行进。


快到矿场的时候林飞宇给吴哲打了电话,让他派人高度戒备,防止叛军和土匪的骚扰。

吴哲布置完防务后也是全副武装的站在矿场门口,带了10多个雇佣兵迎接老板。

车一到,吴哲就上前和老板打招呼,“路上很顺利吧。”

林飞宇点点头,然后问汤米:“你看怎么样?如果没事我的人就撤退,这里就交给你了。”

汤米没说什么客气话,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给了他,说:“我以后还有地方需要你帮助,希望还能合作,目前我只有一个要求,你的人这么能干,能否借过我一个?”

“没问题,这都是小事。雷雨田,汤米先生要请我们一个人,你就去帮他。”

雷雨田点点头,林飞宇说:“还有一些物资没运到,我去帮这个事去,我会很快的把你们行李和物资运到这里。”

汤米说:“好吧,那我先在这里等着。”


林飞宇带自己的人乘坐两辆皮卡离开矿场,吴哲发牢骚说:“叛军太次,一打就垮,下次我要打过瘾。”

林飞宇开着车说:“刚果政府和我们签定了合同,我们要协助他们先剿灭西部首都地区的叛乱武装,日后的战斗多的事,你不要着急。”

雇佣兵全部撤回到湖边驻扎。汤米的物资也由C-130运输机在天黑前全部运到,第一单生意就算顺利做完了。


雷雨田在矿场呆着,感觉很无聊,他尴尬的看着汤米,问:“需要我做什么?”

“需要你帮我把生意搞好,你想要多少工资?希望什么待遇?”

雷雨田说:“在这地方要很多钱没用,你看着给吧,还要管我3顿饭,能给交通工具就更好,我需要武器装备,并且提供住的地方。”

“成交,你现在就帮我想一些办法。以前我的矿场雇佣了很多当地人,但是这些工人里经常有叛军和土匪派来的探子以打工的名义进入我的矿场工作,他们下班以后就回到自己的队伍里,他们把我矿场的火力部署侦察的很清楚,这样他们总是能轻易的攻入我的矿场。”

“这很简单,你别放工人回家,就让他们住在矿场里,当奴隶的使用,这样不就没事了,对外我们封锁消息,以免政府或者联合国军出面干涉,反正这里处于无政府状态,你怎么做都合理。”

“拿工人当奴隶,我的人有枪,可以管着他们,我怎么没想到呢?看来我在美国呆的太久了思维都僵化了,这里没法律,我怎么给忘了。看来我雇佣你很划算,明天我就这样做,我先把矿工骗来。”汤米笑了笑,点上一支雪茄抽起来。他感觉雷雨田这小子出计够狠,居然能想出如此毒的办法,看来他还是有用的。


林飞宇拿到双倍的佣金,把基伍湖地区剿灭叛军的事情全权交给自己的好兄弟许睿,并留下了吴哲和关宁帮他,反正这三个人都是自己的好兄弟,也是也是很有本事的得力干将,把他们放在那里执行任务绝对没问题。他自己带其他人乘坐C-130回到了金沙萨。回到宽敞干净的酒店豪华套房里。

晚上10多,伯顿将军来到到酒店里,找林飞宇谈生意。他客气的说:“晚上好阁下,我此次代表总统来和您谈我们的生意。”

林飞宇在宽敞明亮的大客厅里招待这位刚果政府军的将领,两人分宾主落座后,林飞宇给他倒上一杯上等的白兰地,说:“来这里不光是做生意,也是为了我的理想,卢蒙巴总理、卡比拉总统都是我的偶像,能在这片土地上战斗我感觉到很荣幸。从97年我就想来这里,太想和卡比拉总统一起并肩战斗,无奈那时候我还没开公司,没帮手,那时候你们在战斗中一定很艰苦吧。”

伯顿将军摘下军帽,稍微向前倾了一下身子,他还没习惯坐这么软的沙发,他一生大多时间都只在军营和战场上度过的,坐在极其奢华的酒店里稍微有点不适应。他说:“你们在东部西部总共部署了200多人,总统阁下有些不放心,认为你们兵力太单薄了,希望你们能增兵并且部署到北部和南部边境地区,全面对叛军展开进攻。如果能这样,我们可以给你们增加佣金,你们的火力也有点薄弱,我们还没见到你们的坦克和榴弹炮。”

“你们国家叛军太少,我们人多了施展不开,所以我只带精锐来这里,至于重武器我不赞成用坦克之类的,刚果国内河流湖泊众多,交通条件不好,还是使用直升机比较方便,我们也尽快派其他飞机来,我们一周内可以剿灭下刚果省的所有非法武装,前提是你们提供情报,我们负责打击,你们能在一周内把情报给我们,我们一周内就能完事。东部地区我们采取守势,先断绝叛军的补给线,不让任何从卢旺达来的物资进入叛军的手里,直到叛军补给不足,这时候我们在西部的清剿行动也结束了我可以亲自去东部剿灭他们,你看呢。”

伯顿将军看他这么有把握,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以后还要靠他们打仗,就没提新的要求,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资料,说:“这是下刚果省的叛军资料,我等你们的好消息。”随后他放下资料,起身离去。

林飞宇送走了他,回到客厅,躺在沙发上发愁,他愁的不是打不过叛军,而是万一把叛军收拾干净了他没生意做,只有刚果内战打下去,政府军才会买他的军火,雇佣他打头阵。


清晨,林飞宇和丁延驾驶着UH-1H直升机从酒店的楼顶起飞,直接向国际机场飞去。丁延坐在正驾驶位置上,握着操纵杆,开着飞机发牢骚说:“你起这么早干什么,也不在酒店请我吃顿早饭。我在前线可是为你出生入死。”

林飞宇笑了一下继续翻看这政府军给的资料,他心理很清楚丁延在想什么,他说:“你知足吧,许睿他们还住在荒郊野外睡帐篷呢,他们可没发牢骚,他们不比你艰苦,大伙都是兄弟我对你很照顾了,你可不是为我出生入死,我要不给你钱,你呆在中情局特别行动处等退休呢,特别行动处才给你发几个工资,我还给你公司的股份呢,公司做大了兄弟们都有钱,你就好好干。”

UH-1H直升机顺利的降落在国际机场,林飞宇下了飞机,这时候其他人刚起床。

刘协已经从帐篷里出来,他早穿戴整齐等着出去打仗,他问:“今天有行动吗?”

“叫大家集合,今天有正事要做了,假期结束了。”林飞宇进存放武器的帐篷取了自己的装备穿戴上。

雇佣兵和全部指挥官见老板发话了,迅速穿戴整齐拿着武器集合。

林飞宇开始做部署:“丁延、刘铭基、张汉合、王众明你们驾驶这4架UH-1,现在马上和维修员检查飞机,把武器全部装上,舱门武器装两个M-2机枪,外挂武器装火箭巢,装满普通破片杀伤火箭弹,每架飞机短翼下还装2个M134机枪,舱门机枪射手也去帮忙,还有什么不明白?明白就行动。”

余飞全副武装的站在那问:“我们做什么?”

林飞宇说:“余飞、夏明、尚云、刘协你们四个人带其他雇佣兵保护机场,我不在的时候都认真点,这里是我们唯一的前方补给基地。120迫击炮每天都要从新布置,多修一些掩体,小心叛军杀进来,不要在工作时间喝酒,看在每月我给你们两万美圆的面子上你们都认真点。”

他们四个精神抖擞的说:“是。”

4架直升机加油装弹并且完成起飞前准备,林飞宇拿着便携是式GPS和军用地图坐上1号机的副驾驶的位置上,其他人也陆续登机。他戴上飞行头盔,调整好无线电,说:“启动发动机,准备起飞。”

4架飞机的伴随着发动机的噪音旋翼用力的旋转起来。“起飞,跟着1号机,间隔一千米。”

丁延把飞机开动起来,爬升到五百米的高度问:“去那?”

林飞宇说:“去马丁巴,向南飞就行,这里有非法武装盘踞,兵力大概一个连以上,甚至更多,也许是一个营,没有多少武器,我们寻找他们的营地,然后摧毁。”

“是简单的搜索摧毁战术,这对我们不难,就看刚果军队提供的情报准不准。”

“情报上说他们早上一般都在营地内,我们要能顺利的消灭他们就不用和他们在地面上战斗,可以减少我们的损失。”

直升机满载武器编队飞行,从地面上一看十分壮观,向着叛军的营地加速飞去。

林飞宇拿着地图册详细的对照着地标物,顺利的找到叛军盘踞的地点。他拿无线电命令:“减速,降低高度,下边就是叛军的基地,打开武器保险,先用火箭弹,不要齐射,悬停后单发射击。”

丁延猛压下驾驶杆,直升机一下就俯冲下去,像自由落体一样下坠,要是一般人早被吓出一身汗了,林飞宇以习惯了他这样卤莽的开飞机,他也提醒过他这样飞很危险,但丁延一向喜欢忽然降低高度或者忽然爬升高度。

1号机下降速度最快,随后水平加速飞行几十秒,第一个进入射击阵位,直升机悬在空中,丁延从容的打开火箭弹的保险,说:“我先开动,不等你们。”他驾驶的直升机已经距离叛军营地1千米了,这个距离使用火箭弹是比较容易实现‘精确打击’的。他右手拇指轻轻按了一下红色的武器发射按钮,一发火箭弹从火箭巢里敏捷的飞了出去,拖着一道白色的烟命中了一个绿色的帆布大帐篷,火箭弹爆炸后的火球把整个帐篷吞噬掉了,爆炸冲击波把帐篷周围不远的几个持枪的武装分子掀翻在地。

丁延自己张大了嘴,他也很吃惊,但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林飞宇见他打起仗来如此兴奋,也不好让他扫兴,随后说:“注意,火箭弹连续射击,覆盖所有目标。”

其他几个驾驶员也把直升机悬停在空中,并横向编队悬停,刘铭基、张汉合、王众明他们三人的右手拇指几乎同时按下武器射击按钮,2、3、4号直升机连续发射火箭弹。顿时叛军内的营地就被火箭弹爆炸的火焰覆盖,之后冒出滚滚黑烟。营地内的固定建筑物临时建筑物,几乎全被火箭弹命中,拿沙袋砌好的掩体也被炸飞,掩体内的机枪和无座力炮全部被炸的东倒西歪,没有一个是完整的。

有几名机灵点的叛军士兵迅速进入壕沟内躲避火箭弹,但是大部分人还在帐篷里睡觉,在睡梦中就被火箭弹从帐篷里炸到帐篷外,大多数人全部当场毙命,只有在帐篷外和房间外站岗巡逻的一小部分士兵隐蔽起来,也被横飞的火箭弹弹片打成重伤,没死的也奄奄一息。

叛军内没有坚固的掩体,更没有医疗队和卫生员救护兵,这些没死的人只好在掩体内等死。年轻的叛军士兵的鲜血顺着伤口就流了出来,生存的希望也随着鲜血流走。

林飞宇坐在直升机上,拿着DV机拍摄战斗场面,这样好向刚果政府报功。他使用光学变焦之后,能看清楚地面上的一切,他重点拍摄被轰炸后的叛军营地的惨状,拍摄地面上即将死去的叛军士兵。

拍摄完后他冷冷的说:“全体注意,现在返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