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四章 际会风云 第二节 党义

秦时竹 收藏 16 60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四章 际会风云 第二节 党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秦时竹的案头放着厚厚的一叠稿纸,这些天来,除了指挥各方面正常运作,他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了。这个时代是没有电脑的,即使有也不敢拿出来公开示人,秦时竹只能老老实实地一张一张写,他由衷地感觉到繁体字真是一个累赘,笔划多不说,而且处理不好架构,如果用毛笔的话就更麻烦了。好在有从德国进口的自来水笔,才能使用自如。纵使这样,里面还是有不少的错别字,幸亏沈蓉贤惠,事先一个字一个字的校正过去,才避免了笑话。

对于秦时竹的理论水平,沈蓉是由衷地佩服,但秦时竹的字词错误,让她大跌眼镜,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两者间等量齐观。每逢问到这个,秦时竹总以在南洋日久,汉字渐渐忘却为由解释。问多以后,沈蓉也见怪不怪,视若无睹了,好在秦时竹也不是笨蛋,后来的错误就慢慢地少了。

“建党是为了更好地参与政治,改良中国,在改良之前,我觉得有必要把中国目前的国情、社会阶层和主要矛盾说明一下:

中国目前的国情:中国现在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说是半殖民地,是因为中国仅仅在名义上保持着独立的地位,实际上受到各列强的共同支配,租界、势力范围、治外法权等等的存在,形成国中之国;列强在中国派驻领事、驻扎军队、肆意传教、侵犯着中国的领土、领水,不断干涉中国的内政;列强控制着中国经济的命脉,掌握了海关、铁路、盐税等一系列事关国计民生的产业,阻碍着中国民族产业的发展……

……半封建社会,是因为中国虽然推翻了专制王权,消灭了封建社会的外在形式,但千百年积淀下来的封建意识、腐朽传统、落后学说还在束缚着人民的头脑,这种趋势是长期的,难以在短时间内加以扭转……在某些时候,专制王权甚至会复辟,或者借助独裁的形式公然大行其道,可以说目前在骨子里还是封建的,起码是封建意识的;

在经济上,极端不发达,占主导地位的是农业经济。农业经济中又以租佃关系为主,有大量无产者,他们除了自己人身外没有任何资本和生产资料。人身依附情况十分严重,整个社会还是自给自足的内部循环,……工业生产,以手工业小生产为主,主要满足当地的需要,没有广泛的市场意识,分布分散、资本力量薄弱、技术落后、竞争力不强、抵抗风险的能力低下,易受外界侵蚀而破产;……仅有的一部分现代产业,已经融入全国或国际市场,变成为大市场而生产,但其生产、交换、分配受国际垄断势力的压迫而举步维艰……

盖现今中国之阶层,大体可分为农民阶层、工人阶层、地主阶层、中产阶层和资本家阶层;其中,农民阶层和工人阶层占据了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按其经济地位之不同,农民又可分为雇农、贫农、中农和富农,一般而言,佃户主要就是雇农,小自耕农是贫农或中农,大自耕农就是富农,由于天灾人祸或地主、政府压迫,从农民的上层阶层向下滑落者多,上升者少……工人主要分产业工人、商业工人和个体生产工人,产业工人一般在现代企业中做工,如辽阳实业中的工人,其前身往往是贫苦农民或已破产的小生产者,商业工人是在一般性商业组织中从事辅助性工作,无特殊技能或仅有一般技能,如店员、职员等,个体生产工人主要指小生产者如陶工、木匠等;农民阶层中的中下层和绝大多数工人都可以归入无产者或半无产者,他们的人数应该占中国总人口的8成以上,大都难以维持温饱的水平;地主阶层是指农村中广泛占有土地,基本不从事劳动,或只从事投机性业务的人,他们的所得基本是靠剥削和寄生所得,他们及其家属,人数虽然不多,但占据了农业中大部分生产资料,从整体上说过着富裕但不奢侈的生活……他们和富农一起,构成了农村经济的主导力量,是半封建经济的主要体现……”

“等等,都督,您说地主主要剥削和寄生所得,基本不从事劳动,这点我有异议……”袁金铠发问了,“地主确实是剥削了,收租就是很好的表现,但他收租也是因为他给佃户提供了土地,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情,并不能一味地说是寄生,况且,就我所知,很多地主一般也参与劳作,不是说他去种田,而是说他去巡视田头、筹划灌溉、道路等事情,这些也应该算是劳动吧?”

“剥削这个词听上去不太好听,但是事实,你想,土地本身不会出粮,全靠农民一年辛苦劳作才有产出,地主如果没有农民,他哪里来的粮食和租金,不剥削农民他能剥削谁?至于寄生,我用的是他依靠农民这层关系,并不是指他整体就游手好闲、无事生非,我在想,要是没有农民,地主就得饿死,用寄生来形容,最形象,虽然有点夸张……”

“好像沈先生家里的地也不少吧?”张榕笑着问秦时竹,一群人不怀好意地笑了。

“不错,我岳父是方圆有名的大地主,他也剥削了农民,这是无可抵赖的事实,你想我们家没有一个人会种田的,但天天能吃上粮食,这不是寄生是什么呢?”秦时竹说,“为了扭转这一耸人听闻的被动局面,我下面还有一个解释,即咱们要推行按生产要素分配。”

“都督,何为按生产要素分配?”左雨农一听见又有新名词,赶紧问。

“比如说种田,土地自然是必不可少的,种子、肥料也是不应该缺的,其他的就是耕作劳动了。整个从春耕到秋收的过程,我们都可以视为一个劳动过程,那么这三方面因素都参与了其中,他们就构成了农业生产的要素,至于分配……”

“我明白了,”禹子谟叫出声来,“这就好比做买卖,你以土地入股,我以种子和肥料入股,还有人以劳力入股,等收获时,大家按照彼此出的股份的多少分配……”

“对,这就是所谓的按生产要素分配,这样一说明,对于地主的收租,我们在感情上应该更容易理解,因此我们要做的不是消灭地主,而是规范其分配行为,让他收取合理的股份收入……”

“那么都督,政府和国家并没有参与农业生产,它们为什么能收税呢?”熊希龄挠了挠头皮,“千百年来,都说是‘皇粮国税’,按照你的逻辑,国家岂非没有征税的理由了?”

“秉三兄,从前的‘皇粮国税’那是建立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基础上,自然有权收税。”秦时竹悠悠地说,“现在的根据是,国家为农业生产提供了方便,等于在暗处参与了生产,自然也应该享有分配的权利。比如,国家收税要维持国防,要是没有军队保卫,一天到晚不是土匪、强盗劫掠就是洋人入侵,老百姓怎么种得好田?这是其一;其二,税收也有一部分用于教育了,农民他自己可能不读书,但总有子弟要念书的吧,缴税就相当于提供教育经费;其三,税收有很多用于官员开支了,种地的再老实巴交,总免不了有纠纷、是非,需要官府出面调解,有了病虫害,还要依靠官府来治理,说得更彻底一些,如果农民受了灾,要饿死了,官府自然也有开仓赈粮的义务,这个钱其实就是农民缴税时留下的……凡此种种,我概括为收入的二次分配……”

看左雨农又想问的神情,秦时竹笑了,“左秘书长,别急,我会慢慢讲给大家听的……”

“一般而言,国中之人凡是参加有益劳动的,都应该获得报酬是不是?”大家都点头称是,“但是有些人从事的是没有产出的劳动,如军队的士兵,训练很辛苦,但再辛苦也变不出粮食来;又比如教师,教会小孩子很多知识,可是知识不等于现成的粮食,上面已经说了,无论是士兵还是教师,这些劳动都是社会所必须的,因此必须给它们报酬。怎么给呢?就要在有直接产出的人群中划出一部分给这些人,由此,劳动可以分为直接收益劳动和间接收益劳动,对于直接收益劳动的劳动成果分配,我称之为第一次分配或初次分配,对间接收益劳动的分配就是第二次分配或再分配。”

“我懂了,复生兄,那就是说初分配是各方自己的事情,而再分配就是由国家和政府出面主持,我们收税无非是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能,而不是说剥削农民、压迫农民。”熊希龄说,“本来我还想,按照都督前面的理论,我们这些人也变成寄生虫了,我正犯愁呢,想不到我熊希龄一年到头忙死忙活,结果啥也没生产,这做官还不如回家种地算了。用两次分配这么一解释,倒还真是个理儿。”

“就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葛洪义插了一句,大家笑得前俯后仰。

好不容易止住笑,秦时竹翻开了下一页稿纸说:“那我继续说下去吧,中产阶层主要是城市中有专业技能或特殊技能的人,一般收入中等,可以维持小康水平,但依然面临着沦为无产者或半无产者的危险,例如教员、政府低级职员、会计等等,他们一方面努力希望向上等阶层靠拢,一方面又很害怕沦落下去;

资本家阶层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民族资本家部分,主要是国内兴办实业的企业家和大商人,比如张謇,又比如我岳父(秦时竹说到这里,大家都点头,心想,他要不是就没人是了)……一般而言,他们掌握了比较雄厚的资本,兴办了一批产业,有一定的作为,虽然与列强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依然能够在政治上保持独立或基本独立;

买办资产家部分是指与外国有比较密切联系的企业家和大商人,他们的经济势力和科技水平,主要建立在勾结列强的基础上,他们虽然有一定的独立意识,但只要列强一紧逼,很容易动摇、退却,甚至反过头来对付自己的同胞,他们往往从属于一个或几个外国主子,如果看到他们也反对列强,那肯定是和他们主子之间有仇的那一部分……他们可以说是列强在中国的代理人,如盛宣怀等人;

民族资本家和买办资本家之间的关系很难划分清楚,具体到某一个人往往会变动、转化,甚至会有兼而有之的特征,但大体区分还是比较明显的。

本来,官僚阶层是中国社会一个独特的特征,在中国古代“士农工商”的传统分法中,单独列举为一个阶层,但我以为,从前的分法大都以职业为划分,并不能反映其经济地位,故而让人费解。官僚阶层本身也分层,其下层,主要是供职于政府的普通职员或低级官员,无特殊技能,如衙役、捕头等,可以划入农民阶层;中层官员,有一定的专业技能,收入尚可,经济地位与中产阶层相仿,如文书、师爷等,故可以归入此一阶层;上层官员,一般有比较高的地位,经济实力雄厚,有一定能量,我把他归入地主阶层和资本家阶层。在现实中,也常常可以看见,很多官员在朝的时候是官僚,在野的时候是地主,两者的身份结合体现得极为明显,地主阶层中那些穷奢极欲、腐化堕落的,往往也是这批人,因为他们的钱财大都来自于贪污受贿所得,钱来得方便,花钱自然也大方,象袁世凯就是大地主,一人娶十几个姨太太(大家哄堂大笑);

官员中有部分比较开明,将自己的资产转移到新兴实业中去,由于他们掌握政权,有地位、有实力,各方面人际关系娴熟,慢慢地从地主变成了资本家。有些严重依赖国家政权和外国势力,那就是买办化的资本家,如盛宣怀,既是邮传部大臣,又是轮船招商局的董事长。那些官督商办的官员,比如象周学熙那样,一开始也有买办的色彩,但逐渐逐渐就可以算是民族资本家了。在我们东北,我和禹部长就可以算是民族资本家阶层出身,秉三也可以算是。”

“复生兄,我个人感觉,有些人身上不仅有一种身份,甚至可能有两重。”袁金铠说,“就拿沈先生举例,他不仅是地主阶层,同时也是资本家阶层,这个您做何解释?”

“一个人归入于哪个阶层,并不是看他和哪个阶层沾一点边就属于哪个阶层,而是看他主要的经济地位属于哪一个阶层。”秦时竹说,“以我岳父举例,这些年钱是越来越多了,但地却没有多起来,甚至更少,因为都用来办实业了,他虽然也带着地主阶层的特征,但主要的经济地位是在资本家阶层上面。”

张榕问:“从都督这个分法来看,似乎还有按照职业区分的痕迹,比如,在农业是农民和地主阶层,在工业是工人和资本家阶层,只不过是成对出现,而且将‘士’这个阶层取消了,您是不是这个意思?”

“这个结论大体是不错的,但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夏师长的丈人办了垦荒公司,雇了一堆人开荒、种地、卖大豆等农作物,从事的也是农业,但他就不是地主阶层,或者说他的主要经济地位不是地主阶层,而应该是资本家阶层。他所雇佣的农民,应该算是产业工人中的农业工人。”

“复生,我觉得你的分法很不错,不仅独到而且准确,但这个分法有什么意思吗?和我们的党纲、党义有什么具体联系?”

“为什么要这么区分,就是要探究社会不公、不安究竟产生于何处。除了清朝这一代,大家说说历朝历代灭亡的真是原因是什么?”

大家纷纷讨论起来,不外乎农民起义、外族入侵、内部权臣政变等等。

秦时竹说:“中国古代,历来就是农本经济,多小农,即使有商人也是‘崇本抑末’,发达不起来。这么多王朝为什么会亡,我看根本问题就出在农民身上。清朝有句话我觉得说得不错,‘清之天下,非得自于明,而得自于流寇’,流寇是谁,流寇就是李自成他们,是李闯王打进了北京城,逼得崇祯皇帝吊死在煤山。可是李自成为什么会造反?中国的老百姓不到活不下去,是不会造反的,所谓‘官逼民反’的时候,便也早已是‘苛政猛于虎’了。”

“据明史记载,主要是陕西大灾,明廷不但不减税,反而继续加派赋税,百姓苦不堪言,所以才纷纷起来造反。”左雨农说,“特别是为了和满族开战,加派的辽饷尤为苛刻。”

“这只是表象,中国历代的兴亡,其实可以从土地兼并上找出原因。每个朝代前期,土地兼并之风还不是那么厉害,故而天下可得安生,中期以后,土地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而赋税却越来越加于农民身上,地主大都有权有势可以不缴纳,而农民就只能饥寒交迫,他们无奈之下,或者逃亡,或者依附于地主。但是,朝廷的赋税是不会减少的,这些空额就只能由其他农民继续承担,好比一村本来有100户纳税,后来变成了50户纳税,纳税的人少了,税额去不少,等于每户的份额就多了,更加刺激其余的农户流亡,发展到一定阶段,就是天下大乱,造反蜂起,然后就是打仗、死人。待建立一个新的王朝后,人口减少了,有些地主死于大乱,他们的田地又可以重新分配,这个兼并的矛盾暂时得到缓解,等太平日久,又开始新一轮的兼并,然后再大乱……如此周而复始,形成一个怪圈,每个王朝开头都是政治清平、社会安宁、百姓可得温饱,到末期却都免不了民不聊生……”

“都督的话真精辟。”左雨农不好意思地说,“我原来总以为是开国皇帝知道百姓艰辛,故而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然而他们子孙不像样,所以天怒人怨……”

“从都督这个意思来说,土地兼并是治理不好的喽,就是唐太宗李世民再世,是不是面对崇祯末年这种情况恐怕也无能为力?”袁金铠问。

“一个好皇帝和一个坏皇帝相比,总归对人民是有所好处,如果崇祯末年李世民为帝,明恐怕不会亡得那么快,但是,是人终究有一死,李世民的子孙不可能都象李世民这样能干、英明,这个王朝总有亡的时候。”

“所以我们要实行共和、宪政,传贤不传子,可以保证天下安宁。”张榕感叹道,“没想到为什么要革命这个道理经过都督这么一说,变得如此清晰。”

“我说这个,主要目的还不是为了解释为什么要革命。”秦时竹说,“你们注意到没有,各大列强自己也有农业,也有农民,他们应该也是有土地兼并的,为什么他们就不亡国呢?”

“主要是靠掠夺我们,且不说鸦片战争,光光甲午一战,赔了小日本二万万三千万两白银,一下子就等于日本本国近十年的赋税收入,辛丑条约赔得就更多了。”

“不完全对,列强之所以发达,之所以不怕土地兼并,是因为他们发展了实业,或者说工业。”秦时竹认真地说,“一国的土地终究是有限的,这个不大多得起来,但人口却是年年增加的,大家如果都挤在一起弄饭吃,迟早要出乱子。你看现在无业流民这么多,就是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幸亏现在是革命了,如果还象洪秀全一样,来个登高一呼,万众响应,这些流民就会都投身进去,造成的破坏力是相当惊人的。发展实业,就可以吸纳众多的劳动力,一方面减轻了社会压力,另一方面也创造了大量的财富。试想,一个占地一千亩的煤矿,如果是农田,那五十户人家耕种还是紧巴巴的,但这么大的煤矿如果用来挖煤的话,起码得雇5000人才够;又比如一块20亩的荒地用来开纱厂,可以吸纳1000以上的工人,创造的财富何止种田的千倍?全国除了我们东北还有西北,哪里还有多余的地方让农民开垦,时间一长,天下又得大乱。”

“因此,要解决这个根本性的问题,就是要在发展实业上下功夫,这是治本的办法。从现代化的角度来说,资本家阶层,无论是民族资本家还是买办资本家和工人阶层一起构成了中国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资本家是资方代表,工人是劳方代表,这两者间是相互依赖,相互共存的,但存在着尖锐的利益冲突;在农村经济中,农民的中下层和地主阶层同样存在着尖锐的冲突。”秦时竹严肃地说,“因此,国内的根本问题,是人民的生活需要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自然,还存在着利益分配方面的矛盾,但那是次要方面的矛盾。外国有没有这些个矛盾呢?也有。我问过辽阳实业里的德国工程师,他们说,德国自然也有穷人和富人的区别,但他们不仅富人比我们的富人富,穷人也比我们的穷人富,起码不太存在饿死、冻死的局面。因此,首先要先富强起来,让大家都能吃饱饭,然后再研究怎么分配得合理一点、公平一点。除了这个矛盾,还存在着中国和外国的矛盾,列强千方百计地想掠夺我们,这是民族矛盾,是中华民族和外国民族之间的矛盾,孙中山叫嚷‘革命成功,民族问题已经解决,只剩下民生问题’纯粹是胡说,我们今后要发展,将继续面临这些民族矛盾,甚至某些时候有可能激化和上升为主要矛盾……”

袁金铠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话要是给各大列强听见了,还不知道怎么对待我们?”

“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是欺软怕硬的主,你强他就软,你弱他就欺负你,咱们不要怕,好好把自己的国力提上去,总有扬眉吐气的一天。”

“道理是不错,不过眼下还不适宜公开发表这个意见。”葛洪义提醒秦时竹。

“在力有未逮前,咱们还是要韬光养晦,有时候该牺牲还得牺牲一下,当然这是后话。”秦时竹说,“咱们首先更要做的是协调国内矛盾,所谓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矛盾,是可以用发展生产、加强社会保障来缓和的,所谓地主和农民的矛盾也是可以通过产业升级而减轻的,现在中国是不发达,要优先解决发展问题,要先把蛋糕做大,然后再研究怎么将蛋糕分配得更加公平……”

大家哈哈大笑,不过秦时竹、何峰和葛洪义三人没笑,这话他们听了N年了……


总纲:……中国人民党(以下简称党)的性质:中国人民党是中国人民的先锋队,是由中华民族各个民族中的优秀分子所组成的团体,担负着复兴中华民族的重任;

党的行动指南: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始终代表中国优秀文化的前进方向,始终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党的宗旨:坚持人民路线,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简称‘人民主义’;

党的最高纲领: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富强、文明、民主的共和国,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真正做到国家富强、政治民主、民族团结、社会进步、人民幸福;

现阶段的目标任务:努力建设四个现代化,即经济现代化、科技现代化、国防现代化和思想文化现代化……


第一章党员(由于借鉴和参考了中国共产党的党章,在此一般只列举与其不一致的地方,其余以省略号代替)

第一条凡是年满十六岁的中国公民和华人华侨中先进分子,承认党的纲领和章程,愿意参加党的一个组织并在其中积极工作、执行党的决议和按期交纳党费的,可以申请加入中国人民党;

第二条国际人士,对中国友好,赞同党的纲领和目标,可以吸收为荣誉党员;

第三条党员必须履行下列义务:

(一)认真学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及决议,学习党的基本知识,学习科学、文化和业务知识,努力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本领;

(二)贯彻执行党的基本路线和各项方针、政策,带头参加四个现代化建设,带动群众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艰苦奋斗,在生产、工作、学习和社会生活中起先锋模范作用;

(三)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服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克己奉公,多做贡献;

(四)……

(五)……

(六)……

(七)密切联系人民,向人民宣传党的主张,及时向党反映人民的意见和要求,维护人民的正当利益;

(八)发扬新风尚,提倡新道德,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在一切困难和危险的时刻挺身而出,英勇斗争,不怕牺牲。

第四条党员享有下列权利:

(一)……

(二)……;

(三)……;

(四)在党的会议上有根据地批评党的任何组织和任何党员,向党负责地揭发、检举党的任何组织和任何党员违法乱纪的事实,要求组织根据事实处分之;

(五)……;

(六)……;

(七)……;

(八)……;

党的任何一级组织直至中央都无权剥夺党员的上述权利。

第五条党员分为创始党员、正式党员、预备党员和荣誉党员,创始党员是指在党的全国性机构建立前加入党的成员,创始党员都是正式党员,不需要经历预备期;正式党员是享有完全权利义务的党员;预备党员是成为正式党员前经历的预备阶段的党员;荣誉党员必须是外国人士,由党的中央机构直接吸收,不需要经历预备期。

第六条发展党员,必须经过党的支部,坚持个别吸收的原则。

……

在特殊情况下,党的中央、各大局可以直接接收党员。

第七条预备党员必须面向党旗进行入党宣誓。誓词如下:我志愿加入中国人民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人民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第八条预备党员的预备期为半年。党组织对预备党员应当认真教育和考察。

……

第九条……

党员缺乏革命意志,不履行党员义务,不符合党员条件,党的支部应当对他进行教育,要求他限期改正;经教育仍无转变的,应当劝他退党。劝党员退党,应当经支部大会讨论决定,并报上级党组织批准。如被劝告退党的党员坚持不退,应当提交支部大会讨论,决定把他除名,并报上级党组织批准。

党员如果没有正当理由,连续六个月不参加党的组织生活,或不交纳党费,或不做党所分配的工作,就被认为是自行脱党。支部大会应当决定把这样的党员除名,并报上级党组织批准。


第二章党的组织

第十条党是根据自己的纲领和章程,按照民主集中制组织起来的统一整体。党的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则是:

(一)党员个人服从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

(二)党的各级领导机关,除它们派出的代表机关外,都由选举产生;

(三)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它所产生的中央委员会。党的地方各级领导机关,是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和它们所产生的委员会。党的各级委员会向同级的代表大会负责并报告工作;

(四)……

(五)……

(六)……

第十一条党在中央设立中央委员会,在地方各级设立地方各级委员会;中央委员会由党的全国代表选举产生,地方各级委员会由该级代表大会选举产生;

党的各级代表大会的代表和委员会的产生,要体现选举人的意志。选举采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进行民主选举。候选人名单要由党组织和选举人充分酝酿讨论,可以直接采用候选人数多于应选人数的差额选举办法进行正式选举。也可以先采用差额选举办法进行预选,产生候选人名单,然后进行正式选举。参加代表大会的党员,如没有被列入候选人名单,可以主动提议参加竞选,但必须经过预选;选举人有了解候选人情况、要求改变候选人、不选任何一个候选人和另选他人的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任何方式强迫选举人选举或不选举某个人。

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的选举,如果发生违反党章的情况,上一级党的组织在调查核实后,应作出选举无效和采取相应措施的决定,并报再上一级党的组织审查批准,正式宣布执行。

第十二条党的中央和地方各级委员会在必要时召集临时代表会议,讨论和决定需要及时解决的重大问题。代表会议代表的名额和产生办法,由召集代表会议的委员会决定。

第十三条凡是成立党的新组织,或是撤销党的原有组织,必须由上级党组织决定,上级党的组织认为有必要时,可以调动或者指派下级党组织的负责人。

省级以上党的组织可以派出代表机关。

第十四条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对与下级组织有关的重要问题作出决定时,在通常情况下,要征求下级组织的意见。要保证下级组织能够正常行使他们的职权。凡属应由下级组织处理的问题,如无特殊情况,上级领导机关不得干预。

第十五条……

党的各级组织的报刊和其他宣传工具,必须以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决议为主要内容和任务。

第十六条……

第十七条党的各级组织,都必须重视党的建设,经常讨论和检查党的宣传工作、教育工作、组织工作、纪律检查工作、群众工作等,注意研究党内外、国内外的状况;

第十八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每五年举行一次,由中央委员会召集。中央委员会认为有必要,或者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中央委员提出要求,全国代表大会可以提前举行;如无非常情况,不得延期举行。

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的名额和选举办法,由中央委员会决定。

第十九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的职权是: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第二十条党的全国代表会议的职权是:讨论和决定重大问题;调整和增选中央委员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部分成员。

第二十一条党的中央委员会每届任期五年。全国代表大会如提前或延期举行,它的任期相应地改变。

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由中央政治局召集,每年至少举行一次。

在全国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中央委员会及中央政治局执行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领导党的全部工作,对外代表中国人民党。

第二十二条党在中央设立中央政治局,是中央委员会的常设机构,由理事所组成;党的领袖,称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可以设立一至两名副主席协助工作;

党的中央政治局理事和中央委员会主席,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中央委员会主席必须从中央政治局理事中选举产生。

中央政治局在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闭会期间,行使中央委员会的职权。

中央委员会主席负责召集、主持中央政治局的会议和工作。

每届中央委员会产生的中央政治局和领导人,在下届全国代表大会开会期间,继续主持党的经常工作,直到下届中央委员会产生新的中央政治局和中央领导人为止。

第二十三条党在中央委员会下面设立宣传部、组织部、对外联络部和秘书处,作为中央委员会的办事机构,各部部长和秘书长必须从党的理事中选举产生;

鉴于党目前的状况,在党的中央一级和地方各级之间,设立党的北方局和南方局,由党的北方局委员会或南方局委员会负责领导北方诸省或南方诸省中党的组织;党在各省设立分部,由分部委员会负责领导该省党的工作;党在各县设立支部,由支部委员会领导党在该县的工作。

在一县范围内,如果党员人数众多,可以设两个以上的支部,此时,县一级党的组织改称党的总支,相应设立全县性质的总支委员会;

第二十四条党的各大局代表大会,每五年召开一次;党的省级代表大会,每三年举行一次;党的县级代表大会每二年举行一次。

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由同级党的委员会召集。在特殊情况下,经上一级委员会批准,可以提前或延期举行。

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代表的名额和选举办法,由同级党的委员会决定,并报上一级党的委员会批准。

第二十五条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的职权是:

(一)……;

(二)……;

(三)……;

(四)……。

第二十六条党的中央和各大局委员会,每届任期五年;党的省级委员会,每届任期三年;党的县级委员会,每届任期二年。

党的地方各级代表大会如提前或延期举行,由它选举的委员会的任期相应地改变。

党的地方各级委员会全体会议,每年至少召开两次。

党的地方各级委员会在代表大会闭会期间,执行上级党组织的指示和同级党代表大会的决议,领导本地方的工作,定期向党的上级委员会报告工作。

第二十七条党的地方各级委员会成员,称为委员;各级委员会的领导,称为书记,可以设立一至两名副书记协助工作;

党的各级委员会应该在该级委员当中选举常务委员负责党的日常工作;书记、副书记必须是常务委员;各级委员、常务委员、书记、副书记一律由该级代表大会全体会议选举,并报上级党的委员会批准。党的地方各级委员会的常务委员会,在委员会全体会议闭会期间,行使委员会职权;在下届代表大会召开期间,继续主持经常工作,直到新的常务委员会产生为止;

党的地方各级委员会下设宣传部、组织部、对外联络部和秘书处,作为日常办事机构,各部部长和秘书长必须是该级委员会的常务委员;

党员人数偏少的地方各级委员会,经过上级党组织的同意,可以不设立常务委员会。

党员人数偏少的地方各级委员会,经过上级党组织的同意,可以不设立宣传部、组织部、对外联络部和秘书处,而代之以宣传委员、组织委员、对外联络委员和秘书长,由该级委员会委员担任。


第三章党的纪律

第二十八条党的纪律是党的各级组织和全体党员必须遵守的行为规则,是维护党的团结统一、完成党的任务的保证。党组织必须严格执行和维护党的纪律,党员必须自觉接受党的纪律的约束。

第二十九条……

第三十条对党员的纪律处分,必须经过支部大会讨论决定,并报党的上级组织批准;如果涉及的问题比较重要或复杂,或给党员以开除党籍的处分,应区分不同情况,报省级或省级以上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省级或省级以上各级党的委员会和纪律检查委员会有权直接决定给党员以纪律处分。

对党的中央委员会或地方各级委员会的委员,给以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开除党籍的处分,必须由本人所在的委员会全体会议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决定。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先由中央政治局或地方各级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处理决定,待召开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对地方各级委员会委员的上述处分,必须经过上级党的委员会批准。

严重触犯刑律的中央委员会委员,由中央政治局决定开除其党籍;严重触犯刑律的地方各级委员会委员,由同级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决定开除其党籍。


第四章党的纪律检查机关

第三十一条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在党的中央委员会领导下进行工作。党的地方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在同级党的委员会和上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双重领导下进行工作。

党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每届任期和同级党的委员会相同。

党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书记、副书记和委员,并报党的中央委员会批准。党的地方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全体会议,选举该级书记、副书记和委员,并由同级党的委员会通过,报上级党的委员会批准。党的支部一般设立纪律检查委员,如有必要,可以由它的上一级党组织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设立纪律检查委员会与否。

第三十二条……


第五章党徽党旗

第三十三条中国人民党党徽为五颗金星组成的图案。

第三十四条中国人民党党旗为旗面缀有金黄色党徽图案的红旗。

第三十五条中国人民党的党徽党旗是中国人民党的象征和标志。党的各级组织和每一个党员都有责任和义务维护党徽党旗的尊严。要按照规定制作和使用党徽党旗。”

秦时竹好不容易将人民党的党义草稿念完了,接下来是大家的讨论……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