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三章 波澜壮阔 第六十五节 退位

秦时竹 收藏 1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肃亲王被杀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京城,每个参与阻挠退位的人都感到莫名的恐惧,上次死了良弼,这次死了善耆,再不下诏共和,下次说不定就轮到自己。

隆裕在宫中得到消息,掩面大哭,赶紧召集各亲贵前来商议,却谁都不敢来,怕遭到善耆一样的下场,很多亲贵就干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躲在家中做缩头乌龟。

袁世凯也恼怒异常,这是在他控制范围之内发生的,而且是在眼鼻子底下,满城的警察居然没有一个听到风声,事后连一个凶手都没抓得,让他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赵秉钧应召前来时,他还阴沉着脸,看得这个内务大臣头皮发麻。

“你说说看,到底是何人所为?怎么连个消息也没有?”

“我也弄不清楚,想必是革命党所为,请大人把汪精卫叫来好好训斥一番。”

“不必了,汪精卫前来肯定又把责任推到土匪身上。”袁世凯发出“哼”地一声,“北京城真有那么多土匪?”

赵秉钧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只能老老实实地答复:“据下面的人汇报,天津革命党众多,不少人对我们和南京方面达成清帝退位的协议不满,估计是利用这种手段蓄意挑起冲突,使得退位不能顺利进行。”

“这个我不管,你要负责,总之,不能再发生了。”袁世凯几乎是咆哮着说,“连日本人都来捣乱,说什么死者中有日本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大人,恕卑职直言,这事很可能是真的。”赵秉钧小心地说,“据说肃亲王是要到日本人那里去寻求支持,让日本人出兵恢复清室,他以割让满蒙为条件。”

“嗯?”袁世凯一愣,马上换了思路,“死了就算了,留着也是麻烦。就是日本人那里你让我怎么交待?”

“还是请朱尔典先生想想办法,咱们最多赔点银子。”赵秉钧看见袁世凯的心情好转,就用一种更加小心翼翼的口吻说,“张勋违反停火协议,在固镇和南方革命军交火,连吃败仗,现在连徐州也丢了,得赶紧想个办法。”

“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袁世凯气极,其实,这个命令是他自己下的,目的是要试探南方的军事实力,“让他把兵收回来,然后给南方赔个不是就行。”

“好!”

“蓝天蔚的部队已经逼近太原了,缉之说东北方面坚持要得到山西,我看恐怕也只能答应了。”袁世凯抓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地说,“怎么都是让人烦心的事情?一件开心的也没有。”

“承德的兵马都撤回来了,锡良听说死在了热河行在。”赵秉钧告诉了袁世凯这个不知道算不算好消息的消息。

“好吧,就让他们把这些人马好好补充到部队去。”袁世凯脑子转了转,“聘卿还是继续做他的陆军大臣吧。”


隆裕三请载沣,载沣虽然害怕得要命,但想到自己儿子的江山就快没了,他这个做爹的咬咬牙还是去了。

“载沣,现在走的走,死的死,就剩下我们几个了,你要是再不来,我也不想活了……”隆裕看见载沣到来,嚎啕大哭。

“我该死,我该死啊。”载沣瞥见一旁的溥仪,心如刀绞。

“各方已经把退位的条件都谈妥了,这是条件,你看看吧。”

“太后,太后!”载沣看后,忍不住留下了眼泪,“夜长梦多,还是忍痛下诏吧。”

“好吧,告诉袁世凯和民军,我明天下诏……”隆裕勉强说完后哭了起来……

载沣回到家里,瓜尔佳氏早迎上来,道:“今天的事情怎样?”

“我……我可轻松了,这一次是真的什么事也不用做了。”载沣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

瓜尔佳氏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话是什么意思?”

“皇上退位了。”载沣好像没事儿似地道。

“什么?”瓜尔佳氏哭了起来,“你……你怎么这么没有出息!竟显出这种嘴脸,亏了皇帝还是你的亲生儿子!”

“唉,能怎么办呢?良弼死了,善耆死了,堃岫死了,锡良也死了,咱们总不能都死在这里吧。”

瓜尔佳氏身上流着荣禄的血,她绝不甘心儿子的天下就这么完了,她咬牙切齿地道:“孙文,你这个乱臣贼子,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不得好死!”

这是,溥杰进来道:“额娘,阿玛,你们看这是不是孙文?”他手里拿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报纸,报纸上登着一张大照片。

“就是他!这个匪首。”瓜尔佳氏道。

溥杰听说他真的是孙文,证实了他所认的照片左边的两个字。于是他找来剪刀,狠狠地扎像片上孙文的眼睛。

瓜尔佳氏道:“好儿子,你是额娘的好儿子!你决不要像你阿玛那样没有出息,将来你长大了,你一定要做你哥哥的左膀右臂,帮你哥哥恢复祖宗的大业。”

旁边的载沣听了,不住地摇头、叹息……

奕劻和善耆、溥伟不同,多少年前,他就在天津英租界里盖了房子,修了花园,准备了后路。武昌革命风起,他就想,他有上亿两白银的家产,即使大清覆灭,他躲到英租界里,也可以安度晚年。现在,他早已到了天津的府里,在这里生活,并不比在北京庆王府差什么,日子过得很惬意,这种寓公生活私毫没有使他有什么失落感,反而感到很庆幸。唯一让他感到气恼的是,他的儿子孙子们为分家产如斗架的公鸡一样,闹得不可开交。


“货已收齐,全部是平价购买,没有波折。”葛洪义收到密电后告诉秦时竹,“善耆已经被解决了,川岛浪速和川岛芳子也见了上帝,你该放心了吧。”

“好,就是要混水摸鱼。”秦时竹很满意,“没有人员伤亡吧?有没有给袁世凯留下什么可疑的线索?”

“没有,一切顺利,据京城的线报,袁世凯搜捕也是装了装样子就顾着和日本人交涉去了,想必他也懒得花力气。”

“现在可以说是一切顺利,蓝天蔚发电,太原城的李纯已经开始主动撤退了,还特意给他打了招呼,让蓝天蔚稍微缓一缓进城。”秦时竹笑着说,“现在一切都很顺利,南方有什么消息?”

“也没什么重大事情,上海总商会成立,张謇挑了头,华侨联合会同时成立。上海的大清银行改称中国银行。”

“嗯,我已经和周学熙透过风了,到时候天津、北京的人民银行分支由他负责筹建,上海、南京的由张謇负责。”秦时竹踌躇满志地说,“革命即将告一段落,建设时期要开始了……”


2月12日,隆裕带着溥仪,在养心殿举行了清王朝的最后一次朝见礼仪。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仍然称病不入朝,委派外交大臣胡惟德、民政大臣赵秉钧、度支大臣绍英、陆军大臣王士珍、海军大臣谭学衡、学部大臣唐景崇、司法大臣沈家本、邮传大臣梁士诒、工农商大臣熙彦、理藩大臣达寿等,头戴翎领、身穿袍套,进入乾请宫内东南角上的廊子里落座候旨。他们默默无语地坐着,喝盖碗茶,脸上的神情却大不一样。胡惟德、赵秉钧、王士珍眉飞色舞,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梁士诒眯着一双神秘莫测的眼睛;沈家本和唐景崇一脸木然,表情迟钝;绍英满脸愤懑;达寿无可奈何地低着头;谭学衡和熙彦则是怅然若失的表情。

一个太监通报:“太后已至后殿,请各位大臣上殿。”

十位大臣一齐起立,整了整头上的翎领和衣服,由胡惟德领头朝大殿鱼贯而入。进入大殿,老胡在离宝座一丈远的地方站定,各位大臣依次横列在他的两旁,面向宝座站定。大殿内4个佩着军刀的侍卫武官,站住大臣的身后。世续和内阁协理大臣徐世昌也应邀前来上朝。

“太后驾到!”隆裕在两个太监的引领下,领着溥仪慢慢从后殿走向宝座,步履蹒跚,两眼无光。老胡带领众国务大臣朝隆裕三鞠躬后奏道:“总理大臣袁世凯身体欠安,命我带领各位国务大臣前来给太后、皇上请安。”

隆裕点点头,勉强回答道:“好!袁世凯为国家、为皇室出了不少力,南北议和,做到如此优待皇室的条件,也是不容易。我按照议和条件,把国家大权交出来,让袁世凯去办共和政府。今天就颁布诏书,实行退位!”

御前太监把诏书放在隆裕面前,她看了几行,泪水便模糊了双眼,忍着悲痛,勉勉强强看完。这大清268年的江山,由她拱手让出,实在是不愿啊,但又无可奈何。刚才只是故作坚强,现在要紧关头也顾不得太后的体面,“哇”地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双手死死抱住退位诏书,叫喊:“祖宗啊!祖宗呀!……”

溥仪见她哭了,也跟着哭了起来,整个大殿,充满了恐怖、阴森、悲切的气氛。此时此刻,好几个大臣流下了泪水,胡惟德哽咽地对着哭得死去活来的隆裕毕恭毕敬地劝奏:“太后,现在大局只有如此。太后能睿明鉴远,顾全皇室,顾全百姓,袁世凯和群臣、百姓岂有不知?绝不会辜负太后的一番慈衷善意。况且优待条件已经确定,今后必然做到五族共和。敬祈太后保重、太后放心!”

隆裕听了,反而更加伤心,双手仍旧紧紧地把退位诏书捧在怀里。老胡料想不到,他善意劝解竟然一点不起作用,正在着急的时候,站住身边的赵秉钧赶紧向他使了个眼色,用手指了指衣袖。胡惟德恍然大悟,想起入宫前,赵秉钧给他了一份伍廷芳发来的孙中山电报,急忙从袖里拿出,上前一步,惊慌地奏道:“禀太后,这里还有一份孙文的电报,我差一点忘了奏报。”

一听有孙中山的电报,隆裕连忙止住了哭声,抽抽答答地问:“电报里说些什么?”

“万急!上海伍秩庸代表鉴:今日经参议院同意,如15日中午12点钟以前清帝不逊位,则收回逊位条件。此布,即转北京。总统孙文。震(这是韵目代日表里的一个,即所谓的震电)。”

隆裕听了,浑身一震,赶紧拿出玉玺,注视着诏书,在世续的指引下,两手抖动着盖过了御宝,交给了胡惟德,泣不成声,哪能坐得住,几个宫女扶着她入寝宫去了。

大清宣统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即中华民国元年二月十二日,清帝退位诏书颁下,共有三道谕旨。老胡捧在手中,大声开始宣读起来(详细内容见外传):

第一道谕旨:

朕钦奉隆裕太后懿旨:前因民军起事,各省响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以一姓之尊荣,拂兆人之好恶?……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长受国民之优礼,亲见郅治之告成,岂不懿钦?钦此。

第二道谕旨:

朕钦奉隆裕皇太后懿旨:前以大局阽危,兆民固苦,特饬内阁与民军,商酌优待皇室各条件,以期和平解决。……并议定优待皇室八条,待遇满、蒙、回、藏七条,所奏尚属周到。……务当化除昣域,共保治安,重睹世界之升平,胥享共和之幸福,予实有厚望鸾,钦此。


第三道谕旨:

朕钦奉隆裕皇太后懿旨:……现在新定国体,无非欲先弭大乱,期保晏安。……尔京外臣民,务当善体此意,为全局熟筹利害,勿得挟虚矫之意气,逞偏激之空言,致国与民两受其祸。……至国家设官分职,以为民极,……非为一人一家而设。尔京外大小各官……应即责成各长官,敦切劝诫,毋旷职守,用副夙昔抚庶民之至意。钦此。

一干人等拿到想要的东西后,立即直奔袁世凯的府邸,向他复命去了。这道诏书,是胡汉民委托张謇起草的(他是状元公嘛),袁世凯和徐世昌商议后,又在里面加了一句“即由袁世凯以全权组织临时共和政府与民军协商统一办法”一句,以示其权力得自清廷,而不必受革命政府约束,同时又由此造成一种“北洋正统”的观念。孙中山知道后大为不满,但诏书既然为退位之书,就等于政治遗嘱,更改不得。

后来,袁世凯在外交大楼正厅里恭恭敬敬地接过诏书,到场的一百多官员神情肃穆,对他们来说,大清终于结束了。袁世凯终于等来了这一天,于是便迅速地落实早已着实做好的工作,在上面署了名,盖了章,算是行使总理大臣的副署权,接着就是颁布天下。

最后,他通电全国,宣布赞成共和。

当天晚上,袁世凯让人帮他剪掉了脑后的辫子,在剪发的过程中,他不住地开怀大笑,在他的一生中,这种得意是非同寻常的。想想就在4个月前,他还是一个“开缺回籍”的前大臣,在辛亥革命波澜壮阔的历程中,将各方面势力玩弄于手掌,终于攫取了全国政权,怎能控制住自己内心的得意和狂喜呢?


“皇帝,一切都过去了。”

“皇额娘,是‘什么’都过去了?”

隆裕太后一时语塞,焦黄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

溥仪看太后脸色很难堪,于是道:“是孙文的革匪和袁世凯奸贼这些事情过去了吗?”

“是的,皇帝,一切都解决了。”

“这些大魔头、大坏蛋、大奸贼都被镇压了吗?”

“不,是解决了。”

溥仪也不好再问,“解决”看样子不是被镇压,但那些妖魔好像是不会再扰乱宫中的生活了……


次日,全国各大报纸争先恐后地全文发表《清帝退位诏书》,北京城街头巷尾人们奔走相告:“共和了!”“皇上退了!”

北京城收起了龙旗,挂起了五色旗。

沈阳、吉林、龙江、承德、太原,到处都响起“共和万岁!””革命万岁!”的声音,三个月的革命,终于获得了成功……

波澜壮阔的辛亥革命终于降下了他的帷幕,中华大地的历史即将翻开新的一页……


第三章完!敬请关注第四章――《际会风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