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三章 波澜壮阔 第四十五节 前提

秦时竹 收藏 7 9
导读:二十世纪新史 第三章 波澜壮阔 第四十五节 前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大人,胡大人带来什么消息?”赵秉钧小心翼翼地问

“唉,你自己看吧!”袁世凯转手将纸条递给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从纸条的时间来推测,恐怕眼下增援的部队应该快到山海关了。”赵秉钧大惊,“得赶快通知曹锟提防。”

“从胡大人的推测上来说,不少于5000人,革命军本来已经在山海关集结了一万人,这么一来,曹锟的压力会更大啊。”冯国璋提醒袁世凯,“得赶紧派援军了,不让,一旦让敌人冲破防线,必然京师动荡。”

“你们说,这到底是秦时竹在向我示威、逼我就范还是真刀真枪地想干一场?”袁世凯没有继续援军的讨论,反而思索这个问题。

“报,大人,最新收到的通电。”一个参谋急匆匆地拿着报纸来了。

袁世凯接过来一看,全部都是触目惊心的文字:……暗杀事件,现已查明,为一小撮满族亲贵之买凶杀人……抄没金还、李平度、冯麟阁全部财产,通缉良弼、善耆、冯麟阁等人;

……又,清廷派来代表谈判已经十日,至今毫无进展,对于我方之正义要求迟迟不予答应,拖延时日,意图蒙混过关,我方忍无可忍,乃决定暂停和谈,恢复战争状态……

……所有现仍供职于清廷四品以上之大臣,倘若在半月内不在报端或通电宣布辞官或与清廷脱离关系,其本人在东北之产业一律没收,以充军需;所有仍供职于清军管带以上之军官,如不就地倒戈相向或解甲归田,仍照前款办理;所有革命政府辖区之居民,倘若敢暗中反对革命,与清廷互通款曲,一律追究其反革命之罪,罪行严重者,抄没家产,本人处以极刑……

……秦都督指出,革命的目的在于,打到京城去,推翻清王朝!共和不成誓不收兵……

下面革命将士欢声雷动,齐声高呼:“打到京城去,推翻清王朝!”……

东北兵马大元帅秦时竹宣称:此为对清廷的最后一战,革命将士务必奋勇杀敌、一往无前;以革命之大无畏精神团结人民,以摧枯拉朽之势扫荡一切害人虫;如此,中华可得新生,人民可得幸福……城乡各处居民,无不翘首以盼,无不欢欣鼓舞,最后的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秦大元帅最后号召,一切有为青年,都要积极投身于革命洪流,可以学生军、义勇军名义参加革命,全国人民团结起来,为最后打倒清廷及其走狗而努力!……

还没有看完,袁世凯已经火冒三丈,将报纸摔在地上,恶狠狠地吼道:“不给秦时竹一点颜色看看,倒是让他小瞧了我袁某人。”

“大帅,火速增兵,机不可失,就在山海关与敌决一死战,务必要挫其锋芒!”

“传令,何宗莲率第一镇火速开拔,增援曹锟,三日内务必赶到;命王永庆率巡防营接替察哈尔之防务;命曹锟固守待援,伺机反击!命段祺瑞从武昌前线抽调兵力,待命于京、通、保间,十日内务必抵达,以为后援……”


天渐渐的亮了,朝阳城的老百姓惊奇地发现,一夜之间,城头已经变幻大王旗,革命军犹如天兵天将下凡,在他们不知不觉中控制了整个城市。很多人不相信,但官府门口贴着的告示,站岗的革命军士兵,都是例证。

不过,朝阳毕竟是小城,没有诸如电报、电话等现代的便捷通讯方式,革命军也不太在意封锁城门,最要紧的还是要维持秩序,不要造成社会混乱就可以了。老百姓也仿佛见惯了这种阵势,该干嘛还是干嘛,所有的店铺还是一律开张,个别头脑机灵的,还在店面那里用红纸书写欢迎革命军的字样;绅商大户眼见革命军秋毫无犯的样子,心里便明白清廷所宣扬的革命党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传言并不确切。除了上述这些,革命军还张榜招收兵员和愿意为革命军服务之人,主要针对对象肯定是那些热血青年啦。临行前,蓝天蔚曾有提议,一旦打下城池,就地招收兵员,主要用于稳定和维持秩序,倒不在于打仗。

此时此刻,蓝天蔚和夏海强还率领着大部队朝朝阳走来,李春福正率领着骑兵旅主力杀向建昌城,北路暂无战事。


山海关方面,天亮后不久,曹锟就忙着清点人数,凌晨的时候,已经向袁世凯上报了本方的伤亡人数,无奈袁世凯并不满意,要他迅速查明敌情及汇报更准确的数字。曹锟本来还想再在数字上做手脚,但紧接着袁世凯又发电报给他,告知山海关又将增加援军,让他做好准备,一定要保证核心阵地的万无一失。

曹锟吓得腿都软了,乖乖,昨天夜里的进攻已经够吃力了,倘若革命军再要增援,恐怕要吃不住劲。他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要是损失汇报的过少,袁世凯一定以为自己实力尚存,不会那么快有援军,要是多报损失,恐怕怪罪下来份量不轻。思来想去,和潘榘楹和卢永祥商量后,决定照实汇报:第三镇阵亡387人,受伤457人,其中重伤86人;第二十镇阵亡505人,受伤612人,其中重伤119人;第二混成协阵亡235人,受伤329人,其中重伤51人;合计总共伤亡2525人,损失步枪约3400余杆,重机枪9挺,火炮7门,弹药近百箱,粮食、衣物、器械等其它军需数目更是巨大……望火速增援,同时恳请迅速补充军需。

从曹锟的报告中可以得知,革命军一夜的进攻造成了清军近一成的伤亡,近两成的武器损失;而革命军方面只有区区49人阵亡,总伤亡人数不及清军的半成,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接到下面报上来的战况,陆尚荣眉头舒展,连连道好。

“师长,等用过早餐,咱们继续进攻吧。”蒋方震继续提议。

“敌人核心阵地已经加固,进攻恐怕吃力不讨好吧。”杜金德表示反对。

“不用战士们出动,咱们指望飞艇和火炮就可以了。”蒋方震笑眯眯的说,“天已放亮,虽然有利于敌人防御,但对我们而言,随着能见度的提高,可以利用飞艇做炮兵校射;同时,其余飞艇可以执行轰炸任务。”

“嗯,我也正在考虑,一来已经停火近三个小时,敌人也有些麻痹;二来,我军的物资搬运的差不多了,可以再给敌人点‘甜头’;三来,既然要给敌人造成我们已经增兵的假象,我们还得再展示展示;四来,敌人拥挤在核心阵地上,有利于发挥炮兵火力。”陆尚荣深表同意,“况且飞艇队下午时分就要划拨北路军指挥,就让他们把炸弹多扔一些吧。”

“那我看部队就不要出动了,在下面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免得不必要的损失。”杜金德提议,“这回让我去前线指挥吧。”

“行,打得狠一点,不要吝啬弹药。”


清军在阵地上惊魂未定的守了半夜,直到确信革命军不会再进攻才松了口气,曹锟也不管这么多,拼命让他们加固工事,特别是那些丢掉了枪支光顾着逃命的士兵,更是成为做苦力的第一选择,好容易才等到早饭开伙的消息,一帮人如遇大赦,纷纷扔掉手里的工具,准备好好享受。

须知,革命军已经吃饱了,不早不晚,偏偏在清军正吃早饭的时候,刘翼率领着众飞艇到了敌人上空,慌得底下的人四散而逃,一个家伙慌不择路,一脚把稀饭桶踢翻,白花花的米粥淌得到处都是,这顿早饭,怕是他们再也吃不上了。

果不其然,早饭吃不上,炸弹和炮弹倒是吃上了,虽然这两天没有下雪,但由于天气寒冷,前些天下的雪都没有融化,从空中望下去,黑乎乎的人影在白地上更加夺目,炸弹的准头也更准,炸得清军鬼哭狼嚎,在同一时间段,革命军的火炮也开始了协奏,飞艇的校射使得炮弹精度远远高于昨夜的表现,象长了眼睛似的落在敌人人群里,地面上的部队也挺配合,“冲啊!”、“杀啊!”的口号此起彼伏,为了使佯攻显得更为真实点,冯玉祥甚至真的带人推进到距离敌阵地不到200米的地方。

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不少清军的心理防线首先崩溃,纷纷往后面跑去,再加原本的督战队也因为害怕空袭而躲得好好的,一时间居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清军如潮水般涌出阵地。清军的炮兵阵地成了飞艇重点照顾的对象,在炸弹和炮弹的轮流伺候下,几乎没有一门火炮能够还击。“轰”的震天一声,五六门山炮应声解体,零件散落各处,掀起的气浪远非别的可比,原来是储存的弹药被落下来的炸弹给引爆了,这四散落下的零件居然还砸死、砸伤不少清军。

眼看炮兵阵地被“耕耘”得差不多了,刘翼一声招呼,炮兵火力开始延伸,越来越多的炮弹落在了溃散的清军中,没有了阵地的掩蔽,就是一块飞起的小石头片都可能是致命的一击,终于,大部分幸免于难的清军逃出了革命军大部分火炮的火力范围,只有那些105MM榴弹炮能“招呼”上他们了,但不幸的是革命军方面这个口径的炮弹实在太少,打了一阵子以后只能停火,这八门停工后,其余火炮也逐渐停止了射击。

飞艇上面的炸弹也不多了,刘翼却还在清军的阵地头顶转来转去,他想捞一把大的,炸它个指挥所玩玩,即使炸不到曹锟,炸个卢永祥、冯麟阁也是好的,找啊,找啊,兜了三个圈圈也没有找到,这人都到哪里去了?其实,指挥所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为了防备革命军可能的进攻,曹锟连夜叫人在阵地上挖了极其隐蔽的指挥所,大部分掩埋在地下,地上的部分用一些大石头遮蔽着,从空中望下去,觉得是一片乱石。刘翼找不到曹锟,曹锟可是透过石头间的空隙看见了飞艇就在他头顶盘旋,吓得他腿都止不住的发抖,古人说灭顶之灾,真要是飞艇投下炸弹来,不要说直接被弹片命中,就是炸在那堆石头上,都能把他给压死。他不停的祈祷菩萨保佑,千万不要让革命军发现他的藏身之处,“太上老君、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法力无边的如来大佛……”他心里在不停的念叨,总算,飞艇找不到目标,随便找了个地方把炸弹扔下了。就这样,在投完了所有的炸弹后,飞艇心满意足的离去了,短短半个小时的屠杀,阵地被翻了个底朝天,尸体、断胳膊断手、武器零件到处都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

刘翼落地后,陆尚荣夸他:“打得好!炸得好!”

刘翼不无遗憾地说:“可惜没有找到敌人的大官,不然给他吃颗炸弹多好!”

“不用担心,还怕没有这样的机会?”陆尚荣也有点舍不得,不过还是坚定地说,“下午你率领飞艇回锦州报到,准备为北路军运输后勤物资,一切由他们指挥。”

“是,保证完成任务!”

真的没有炸死敌人的将领吗?未必。等到革命军全面停止战斗后,曹锟战战兢兢地爬了出来,眼前的惨景只能使他直摇头,又暗暗庆幸自己又躲过了一劫,清点完损失后,赶紧向老袁发电报求援:“……今晨8时许,敌动用飞艇、大量火炮和部队再次对我军阵地发起进攻,我军顽强抵抗,终保阵地不失,但由于敌火力凶猛,装备远较我军为优,故损失惨重,初步清点,包括前次重伤员不治身亡的,又伤亡近2000人,……几无可用之炮……又,第二混成协帮统冯麟阁不幸阵亡,以身殉国……卑职再次恳请增援……”

收到曹锟的电报,袁世凯心惊胆跳,但也只能宽慰他继续坚守阵地,等待援军到来……

===========================================

却说马占山巧妙设套将三个家伙捉拿归案后,不敢怠慢,立即审讯。别看这几个人口口声声独立,独立,还没等用刑,就说出了马占山想要的东西,马占山用电报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秦时竹。

听说马占山深入虎穴,立下大功,同时又被任命为呼伦贝尔镇守使后,黑龙江都督吴俊升立即赶来恭喜。

“秀芳啊,真……真有你的……。”吴俊升也是一脸喜气。

“全靠都督的威名和大帅的指挥,我碰巧拣了个便宜。”马占山说着说着也笑了,“这几个家伙也太笨了!”

“哈哈,哈哈!”两人一起大笑。

在回去的路上,吴俊升的副手止不住问他:“都督,大帅既然任命您为都督,怎么又任命马占山为呼伦贝尔镇守使,这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你倒说说。”

“我看,大帅对您不放心,想用马占山牵制着咱们。”

“不放心……哈哈……不放心。”吴俊升乐了,“他对我有……有什么不……不放心的,要是不放心,就……就不用派我来做都督了。”

“那为什么……”

“你小子毕竟还……还不够火候,”吴俊升得意地大着舌头,“马占山不仅有谋有略,而且年轻,那是大帅的心腹爱将、左膀右臂,一直就想重……重用,以后的前途,岂在区区一……一个镇守使?放……放在呼伦贝尔,那……那不是对付我……我的,是对付老……老毛子和蒙古人的。”

“那咱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没事,明……明儿个他就移防到呼伦贝尔去了,骑二……二旅也归他带走,一点都不碍事。”吴俊升吐着舌头,“那飞艇确……确实是好……好东西,可……可惜都让他给拉走了。”

“那咱们也跟大帅要几艘。”

“我要啦,他……他说现在打仗,不……不方便给我们,等……打完了,一定给我们几艘。”吴俊升高兴地说,“大帅还答应咱们师扩员,让……让我赶紧招兵买马……钱不够可……可以向他要。”

“真的?”

“那……那还有假?大帅是我……我多年的兄弟,最讲的就是义气,他……他要是答应了,肯定不……不会反悔。”吴俊升大着舌头说,“咱们只……只管练兵,将来要……要比武的,别让……让他看……看笑话,说……说我吴俊升拿了钱办……办不了事,这……这面子咱丢……丢不起。”

马占山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个任命,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更清醒地看见了肩上担子的份量,“扼守呼伦贝尔,内固民心,外防强敌,使其无借口挑衅,又无机会入侵,蒙古独立,暂且不理,但黑省若有举动,则需消灭于萌芽状态……”看着秦时竹的电报,他自言自语道:“这哪里是升我的官,分明是给我更多的任务。”

做为秦时竹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他更感觉一种信任和重用,一个三十岁都不到的青年,转眼就成了镇守一方的大员,这种赏识、这份恩情不可谓不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情油然而生。

===========================================

快接近晌午的时候,建昌城外的官道上尘土飞扬,一个公差慌慌张张地骑马跑进城里,嘴里大喊:“快,快,关上城门,革……革命党来了。”

守城的卫兵以为他开玩笑,纷纷不理睬,懒洋洋地蹲在墙根晒太阳,倒是有几个胆子小的老百姓听到这个消息,立马走开了。

“开什么玩笑?哪里来的革命党?大白天的你说什么梦话?”

“真……真的,快点,不然就……就来……来不及啦。”

“嘿嘿,你是不是昨晚小妞泡久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一个当官模样的上下打量着他

“你?!”公差怒从心头起,举起马鞭就要打下去。

“怎么,想动手?你这把式还嫩点。”当官的也不含糊,操起手里的步枪就要拉枪栓。

眼看双方的冲突一触即发,远处传来锣鼓的声音,原来县太爷出巡了,衙役们举着肃静、回避的牌子正在街上走呢。

公差拉起马头就往轿子冲去,危急时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直冲到轿子跟前,公差翻身下马,跪在地上大声喊道:“大人,不好了,革命党来了!”

“噢,居然有此事?是何来历?有多少人马?”

“来历不明,大概有上百余骑。”

“立即关上城门,待本官上城楼看看。”听到人数并不多,县太爷放了心。

“吱嘎!”门被关上了,刚才还进进出出的人群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那个当官的这回换了笑脸,点头哈腰的说:“卑职有眼不识泰山,请多多包涵!”

等县太爷刚刚爬上城楼,革命党就杀到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春福派出的侦查部队。

“城楼上的听着,快快把门打开,迎接革命军进城,饶你们不死,不然,等会杀进城去,休怪我们不客气!”侦查队长扬起手里的马鞭大声喝道。

“就凭你们这点人马还想夺我城池?简直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识相的赶紧投降。”

“哈哈,咱们大部队还在后面呢,时辰一到,可就要攻城啦,到时就是玉石俱焚。”

……正说话间,李春福率领大队人马杀到,满天飞扬的黄尘滚滚而来。

“旅长,这狗官死活不肯开城投降。”

“哦,居然有这种事情?”李春福一愣,“莫非是城内守卫力量增强了?”

“这倒没看出来,不过城门倒是关得紧紧的。”

看见李春福大队人马的到来,城楼上的县太爷终于明白事情不妙,看来这回“匪党”真的是人多势众,自己不免有点胆寒。

“城楼上的人听着,我数到十,再不开城,我可就要攻城了。”李春福也不愿跟他多费话,赶紧拿下城池要紧。

“胡说,我生是大清之人,死是大清之鬼,守土有责,岂能拱手相让?”眼看革命军方面并没有攻城器械,如云梯什么的,县太爷的胆子又上来了,满脑子都是忠君报国的思想。

“……五、六、……九、十。”数字是数完了,但敌人还是没有动静。

“迫击炮!”李春福恼了,就这么个小地方还拿不下,回去怎么交待?“对城楼三发急速射,再用三门直射城门,我就不信能顶得住这炮弹的威力?”由于60MM迫击炮体积小,重量轻,骑兵旅特意装备了一个连。

看见革命军把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自己,城楼上的人一哄而散,县太爷也想跑,但双腿怎么都不听使唤。他跑不了啦!迫击炮不偏不倚正好炸在他身旁,“轰”的一声巨响,人就被炸飞了,想不到第一炮就正中目标,炮兵高兴得直跳,大家齐声欢呼。

直射的也不含糊,三发过后,木制的城门就被轰开了一个大口子,“冲啊!”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朝城里杀去……


下午时分,秦时竹收到了各路报上来的好消息,山海关方面:“我军今晨用飞艇、火炮对敌发起火力攻势,毙伤敌甚多,我军无一伤亡,刘翼已率飞艇队北归锦州……”

“我军已抵达朝阳城,城内秩序安定,一般民众均欢迎我军之到来,更有青年踊跃参军……”这是蓝天蔚发来的。

“我军已拿下建昌城,城内守军无一逃脱,全部束手就擒……”李春福的报告,为第一阶段的军事行动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

18日,南北双方议和代表举行正式会议,南方代表团提出一个先决问题:北方必须首先承认民主共和制,否则会议没有举行的必要。唐绍仪打电报向袁世凯请示,并且附带自己的意见:对南方的要求不宜直接拒绝,国体问题可留待召集国民会议来表决。

在真实的历史上,南北和谈确实有这个前提条件,但在秦时竹等人的介入后,事情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由于东北向全国通电,要求实现两个条件,南方的举措反而被认为是遵照东北的意思而提出来的。更有趣的是,历史上是伍廷芳提出要全国停战,说什么鄂、晋、陕、鲁、皖、苏、奉等各省都要停战,和谈就是要和和气气地谈,不能打打谈谈,一边打一边谈,因为这样不是真正的和谈,但现在东北这么一动,他不这么说了。倒是唐绍仪不住地抗议南方不讲信用,先是谈判后来又动武,两边僵持不下。

所有这些消息自然都通过电报汇聚到秦时竹的眼前,更有甚者,南方一些都督居然发来电报劝秦时竹住手,不要破坏和谈大局。

“看来,对于我们开打,赞同的人少,反对的人很多。”葛洪义看完电报后,“居然连那些都督都敢来劝阻,这个情况不一般啊。”

“哼,谁来劝也不顶用,我说要打就要打他个底朝天。”秦时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是三分军事,七分政治。”

“不过几乎没有人赞同的,连张謇都打电报来劝你三思,还有人打着不要扩大战火的旗号来反对。”

“呵呵,我的行动,把他们的如意算盘都打破了。”秦时竹得意地说,“本来这是南方和袁世凯两边唱双簧,你来我去的,大清就在里面着了道,但现在不同了,我们率先发出了声明,提出打仗的目的在于那两个前提条件,这就打中了要害。作为革命党,他们在心里是不希望继续打仗的,但这两个条件他们又不得不赞同;作为老袁,他心里其实已经赞同了这两个条件,但他会疑心南方和我们其实是串通的。你想想,哪里有这么巧,我们刚说两个条件,南方接着就在谈判中也提出了先决条件?”

“这本来是一出双簧,愣是让你给唱成了三簧。本来是暗地交易,现在却被你这个搅局者给弄到了光天化日之下。”葛洪义说,“南方不同意我们打,估计是怕我们实力太强,以后不好控制吧?”‘

“没错,南方那些龌龊心思我还不了解?你回电立即解释,就说明我们的目的,同时在报纸上大力唱高调,宣扬我们的彻底革命主张,鼓动民心,争取全国的威望,同时也让老百姓看看妥协派的真面目。”秦时竹得意地说,“咱们还要逼逼老袁,他不是怕做曹操嘛,咱们就催促他赶紧做活曹操,立即动手逼宫,不然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明天送胡惟德走的时候,可以用密件的形式给他带走。”

“如果战事胜利,咱们是不是可以一脚踢开老袁,自己干呢?”

“不行,现在我们的举动,对南方来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肯定怀恨在心,真要是弄开了老袁,他们肯定会转过头来对付我的,坦白的说,南方和我们只是基于在反清立场上的一致才联合起来的。”

“那南方也不会踢掉老袁了,在他们眼里,老袁正好是能够制止你的人物。”

“没关系,我留着老袁就是对付这些革命党的。”秦时竹慢条斯理地说,“这就形成了新的平衡,三方都有所顾忌而不能断然行事,这是新时期的三国。”

“那万一南方和老袁勾结起来共同对付我们怎么办?”

“他们不会真正勾结起来的,因为孙中山马上就要回国了,另外,南方和我们并不直接接壤,要动用军事还是要通过老袁的控制区,这是他万万不会答应的。”


京城里,由于事情紧急再加载沣也已经辞去了摄政王的职位,隆裕太后带着溥仪在养心殿接受了袁世凯的拜谒。

袁世凯膝行至宣统帝前,泪流满面道:“皇上如今已经长大,可这几年我却远在江湖,没尽臣子之责,请太后皇上恕罪。”

说罢伏地不起。

“袁世凯,你起来吧。”隆裕忧心忡忡地问他,“听说前线作战不力,连连损兵折将?”

“臣无能,未能识破那秦时竹的诡计。这厮借口谈判,暗地调动兵马,等停战令刚刚结束,就突然袭击曹锟等部,我军损失不小。”

“唉,这如何是好,传谕各将士务必日夜提防,用心固守。”隆裕问他,“贼兵势大,可曾加派援军?”

“臣已经筹划了,请太后放心。”

“我相信你,和南方的和谈怎么样了?”

“臣正是为此事而来,”袁世凯略一迟疑,就把先决条件告诉了隆裕。

隆裕听罢,半天无语、手足冰凉。

没想到溥仪说道:“如今国家纷乱,你应尽心治国,不可有丝毫懈怠。你是我的天兵天将,应尽快扫清妖魔。”

前一句是帝师陈宝琛师傅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后一句是这几天太监小德张常讲的。小德张告诉皇上,有袁世凯做皇上的天兵天将,正捉拿妖魔,妖魔鬼怪猖狂不了几天了。

听了宣统帝的话,袁世凯心内一震,没想到皇上小小年纪有如此的口才见识,说话从容镇定如此,莫非又是一个光绪帝?看来下手不应迟缓。袁世凯这样想着,脸上仍是泪挂双腮,听了溥仪的话,又匍匐于地,说道:“臣若不肝脑涂地以待皇上,天地不容,人神共鉴。”

听到袁世凯的誓言,隆裕太后略感宽慰,道:“我们孤儿寡母全靠你了。”

袁世凯又是一番发誓。

直接从隆裕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看来是不可能了,怎么办呢?袁世凯来到东交民巷,打算去拜访各国公使。

袁世凯和英国大使朱尔典,《泰晤士报》记者莫理逊已有几十年的交情,他邀请朱尔典、莫理逊到袁世凯临时下榻的外交部一叙,二人欣然答应。

傍晚时分,袁世凯摆了一席丰盛的筵宴。发表政见道:“余之主意,在留存本朝皇帝,即为君主立宪政体,以前满汉歧视之处,自当一扫而空之。尤有重大之问题,则在保存中国。此不能不仰仗于各党爱国者牺牲其政策,扶助我之目的,以免中国之分裂及以后种种之恶果。故为中国计,须立刻设立坚固之政府,迟延一天,即生一天危险。”

袁世凯道:“为我与大使先生、记者先生多年的交情,为我国与大英帝国的百年和好,干杯!”

“干杯!”朱尔典和莫理逊一饮而尽。

徐世昌、杨度、赵秉钧、袁克定在座,一起干杯。

袁世凯道:“在下有许多事情烦诸阁下帮忙,望二位老朋友还像以往一样全力支持。”

“我们定会全力支持。”朱尔典道,“我们愿意看到一个足够有力的政府,可以不偏袒地处理对外关系,维持国内秩序以及革命后在华贸易的有利环境。这样的政府会得到我们所能给予的一切外交援助。”

袁世凯有如吃了一颗定心丸,感到腰杆一下硬了许多,道:“在下遇到两件棘手的事情,第一,东北秦时竹大军压境,我军作战不力,情况有些不妙,希望能从贵国购买大批军火;第二,南方提出先决条件,但两位肯定知道,我是赞同君主立宪的,这中间免不得还要扯皮,所以我们与革命党之间的和谈问题,还请贵国多帮忙。”

“我已通知武汉、上海、奉天领事馆,为你提供一切方便,对你邦倾力帮助。”朱尔典道,“一方面你要切实在军事上加以准备,另一方面,我可以以英国政府的名义,通告秦时竹天津附近地区为军事禁区的条文,如果违反,我们就要干涉,到时候又将是八国联合出兵。”

“这就太好了。既然老朋友我们这样友好,既然我们两国达成如此之信任,既然贵国对我国有如此的诚意,我们也应投桃报李。将来英国应该能在华获得更大的商业利益。”

徐世昌对朱尔典、莫理逊道:“若南北交战不休,对英国的在华利益也有损伤,当然对中国更是有害无利,为免生灵涂炭,还请贵国能传达我们的意思给革命党,使战火消弥。”

朱尔典道:“我刚才已经表明了态度,诸位请放心,我们一定提供帮助。”

袁世凯急于与南方讲和,他想,革命军是杀不完的,若是这样打下去,也许会取得一时或局部的胜利,但最终凭军事消灭革命党,要花费很大力气,甚至是不可能的。而北方的局势则更加不妙,可能不等自己动手,秦时竹就会派兵打进来,这样的话,对他个人的前途就大为不利了。如今,清廷的权力已握在自己手上,清廷的灭亡是一蹴而就的事,如果能和南方讲和,再顺手推倒清廷这棵朽败的大树,那么全国有实力的,就只有他自己一人,天下就姓袁了,以全国之力,还对付不了局促一隅的秦时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