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二部 回家 第三十章 回家(六)

天际无痕 收藏 7 8
导读:中华外史 第二部 回家 第三十章 回家(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听见情况危机,王聪儿和姚之富马上冲出房子,朱涛也跟随一起跑到东门城墙上,等三人赶到东门,清兵已经退去,只剩下残破的城墙、横七竖八的尸体和哀号的伤兵。

“元帅,这样拼下去不是办法,我们的装备太差,清妖又有火炮,不适合守城啊”,看见王聪儿和姚之富过来,一个满身是伤的彪形大汉在几个士兵的簇拥下走上前诉苦。


“刘先锋,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你把你的士兵收拾下,晚上我们就向北突围”,姚之富不想理会刘之协的苦水,无情的命令。


“元帅啊,你看看这些兵,当年我们跑着打的时候多好,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现在和清妖打阵地战,我们太吃亏了”,刘之协继续抱怨。“况且,清妖在北面布置了好几道防线,我们这么冲过去是送死”!朱涛很奇怪的打量着刘之协,想不到这个外表粗旷之人,能有这等见识。‘没有点见识,别人又能做得了先锋,只有朱涛这人经常小看别人’。


姚之富理也不理,背着手就走,看见姚之富走了,王聪儿和朱涛也只好离开。


“元帅”,一走回院子,还没坐下,朱涛又想开口,但话还没说出来,姚之富就摆摆手,示意朱涛不要说了。“公子不要说了,北上去郧西我已经决定,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还是商讨下怎么合作的事情吧”。


“那好吧”,看见意见的大门已经被关上,朱涛也无能为力,‘想不到自己在这里竟然要低声下气的,如果你们在郧西被清兵消灭,还合作和屁,真是个固执的老头!’朱涛心想。“其实合作也非常简单,就是在我们北伐的时候,贵部策应我军,牵制清兵,我军则提供给贵部一定的武器弹药”,朱涛本来想把收编的话说出来,但一想到目前的情况,就没提了。


“这个完全可以,只是有一天得天下后,谁来负责这个国家”,姚之富淡淡的说出以后要担心的问题,使朱涛为之一惊,他实在没想到眼前这个老头竟然顾及得蛮远,看来自己要让他为自己卖命的打算已经行不通了,怎么办,虽然姚之富固执,且热忠权利,但还是一个非常全面的将材。以目前白莲教的处境,失去姚之富,那么离失败就不会太远。至于王聪儿,那多半是因为自己丈夫的原因,才使她有如此的威望,但威望毕竟是威望,不是能力,而刚才看见的哪个先锋,也不过如此,朱涛开始慢慢的盘算。


“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可以慢慢谈,我们还是谈谈怎么突围的事情吧”,朱涛不想在梦一样的问题上纠缠,忙转移话题。


事情往往不会以人的意志为转移,3月24日,白莲教以损失五千余人的代价,拼死突破清兵的重围,在渡过汉水,北上进入郧西后,只剩下不到一万五千人,而基本没什么损失的六万多清兵又从后面追杀过来,摆在义军面前的三道西去清兵防线,使起义军陷入绝境!


一路来,朱涛也没有什么事情做,除了逃命还是逃命,而姚之富在知道朱涛的身份后,对朱涛的人身自由也干涉起来,朱涛几次想到下面看看士兵的情况,都被姚之富委婉的拒绝。王聪儿虽然有心让朱涛帮助白莲教摆脱目前的困境,但对于姚之富的建议,王聪儿也丝毫没有办法,只好天天陪着朱涛在那里闲聊。对于这个建议,王聪儿起初是一万个不同意的,她认为目前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而姚之富却要自己天天陪客人,当然,朱涛是很愿意会会这个女英雄的。可几天过去以后,王聪儿竟然发现这个中华南洋国的主席不但胆识过人,而且对行军打战也很有一套,对于白莲教起初的运动战更是赞不绝口。


“公子不愧是一国之主席,不知道公子对我军目前的形势有何预测”?几天的相处,朱涛和王聪儿已经变得比较熟,虽然还谈不上朋友,至少不再整天的彼此怀疑对方。


“要我说实话”?朱涛理了理他那几根短得不能再短的头发问。


“这个当然”。


“好,那我就说了,有说错的地方,还望总教师海涵。以我对目前局势的掌握,在东南方向,襄阳和十堰刚刚被清兵占领,东北方向山西境内的嵩县,那里也是清兵的地盘,西北方向,那里是陕西的山阳,虽然现在还没有落入清兵之手,但这是迟早的事情。况且,我们的去路就是山阳,清兵在我们去山阳的路上可设置了三道防线!兵力超过两万人!以我们目前的兵力和士气,总教师以为有把握冲破清兵的防线”?朱涛斜着头看了看王聪儿。“以我们目前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冲破这几道防线,惟独只有西南面的竹山,那里还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应该想办法去竹山,而不是山阳!这是从大局来看,我们再从郧西周围来看,清兵六万多人已经把整个郧西围得象铁桶一般,我们要突围出去已经变得非常苦难,就是突围出去了还有清兵的三道防线,如果这样打下去,我们还会有活的希望吗”?


“按照公子这么说,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了”?王聪儿有点生气。


“当然,如果我们能够分兵突围出去,然后南渡汉水,收集人马后去竹山,我们还是有希望跳出清兵的包围圈的”,朱涛没有直接回答王聪儿的问题。


“我早上去外面看了看,清妖确实在东面和南面的防守比较薄弱,看来清妖已经知道我们要西去了”,听到前途渺茫,王聪儿无奈的低下了头。


“说句实话,你们这样的行动,就是傻子也看得出你们的目的。如果想活下去,唯一的方法就是向南面突围”,朱涛有些得寸进尺,开始加重语气。王聪儿没有说什么,只是摆摆手离开了房子。


“元帅,总教师说得对,我们应该向南突围”!一直以大嗓门著称的刘之协正在苦着脸努力说服姚之富放弃西去之主张。


“是啊,元帅,现在我们西去只有死路一条”,对于姚之富要西去,王聪儿虽然不能完全制止,但对其目的还是非常清楚的。姚之富有一儿子,名叫姚文学,和姚之富一样,长期从事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在白莲教中很有威望,去年七月,由于四川起义告急,姚文学在姚之富的命令下,姚文学带领襄阳起义军赶去解围,这一去就一直没有回来。姚之富想西去,只是想去见见自己的儿子,然后利用自己和儿子两人的实力和威望,一统湖北、四川的义军。‘为了自己的私欲,竟然拿几万教众的性命做赌注!’王聪儿越想越气,声音也大了许多:“元帅,我坚决反对西去,如果元帅执意西去,那么我将带领我的部下向南突围”!


“什么”!姚之富实在想不到面前这个迷人和一直对自己顺从的少妇会说出这样的话,虽然王聪儿在白莲教中所能直接控制的实力并不值得姚之富为之防范,但就目前的形式来说,分兵绝对意味着灭亡。“难道齐夫人想抗命不成?我可告诉你,在这里,我是元帅,我说了算!西去的命令我早已经传达下去,如果二位想抗命不尊,那么就别怪我姚某人不客气了”!看见有人挑战自己的权威,姚之富吼了起来。


“元帅,总教师不是哪个意思,她也是为几万白莲教教众的性命着想”,看见姚之富发脾气,刘之协忙出来圆场,对于姚之富,刘之协是又尊重又害怕的,现在姚之富发脾气,虽然不讲道理,但刘之协也得畏惧三分。


“王聪儿,我可告诉你”!看到有人劝自己,姚之富并不想见好就收。“你最好不要听哪个狗屁公子的胡说八道,你要知道,他是南洋国的主席,他来找我们,不过是想我们为他卖命,等以后推翻了清朝,我们不过是砧板上的肉,他想什么剁就什么剁!他现在是想利用我们完成他的梦想,我们何必要为外人卖命,难道我们以‘真空家乡﹑无生老母’为八字真诀的白莲教,还不能使你为它卖命?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怎么做夫人自己看着办,如果夫人想背叛白莲教,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夫人好自为之”,姚之富一说完,转身离开了议事厅。


对于姚之富的一番话,王聪儿本来是不想去争辩的,但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以前一直尊重的元帅,竟然在听了自己的意见后和背叛白莲教联系起来。‘混蛋!真是混蛋’!要不是刘之协还在,王聪儿真想骂出来,极度的失望和伤心,使王聪儿也不管刘之协的安慰,哭着跑开了。一场关于白莲教走向何方的讨论,不欢而散,白莲教,你究竟要走向何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