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二部 回家 第二十八章 回家(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呵呵,当然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呢,你是我在爪哇岛见到的第一个华人——张炎民市长大人”,见到前任天京市市长张炎民朱涛也很兴奋,虽然朱涛早就知道张炎民就是华夏银行的行长。“龙行天和三娘他们你都安排好了吧”?

“她们的事情,小龙跟我说了,我都叫人去安排了,过两天我就安排船把他们送到天京去,这件事情主席就放心吧。哎,主席要来这里,我知道后,真是日思夜想啊。来了就好,这里有很多事情,我都不好决定,现在主席来了,我听候差遣就是”,张炎民笑着找个椅子在朱涛的旁边坐下。


“你也不要太放松了,给我说说你这几个月的事情和这里的情况吧,我心里也好有个底”,朱涛端起面前的茶细品起来。


原来,张炎民在五个月前就辞掉了天京市市长的职务,奉命去北京给嘉庆上国书,表示中华共和国愿意成为大清朝的属国,并愿意每年拿出100万两银子的奉献给清朝,在和绅收取张炎民的10万两银子后,事情很快就办成,虽然嘉庆对和绅是一万个的看不惯,但毕竟乾隆还活着,嘉庆也不敢拿和绅怎么样。


办完这件事情后,张炎民就秘密来到广州,接替华夏银行行长之职,同时负责中华共和国在大陆的所有事宜,以至于张炎民每天的睡眠都不足六个小时。


“总的来说,在这里的一切都还顺利,但事情太多太杂,我相信只要我们不和清政府闹翻,我们在这里的经营就还可以继续做下去”,张炎民拿出自己的分析。


“但是我们毕竟是有目的的。现在在整个大陆,我们在广州有华夏银行和一家商行,在南京、武汉、成都、西安和北京也各有一家商行,经过半年多的经营,每个月大概能赚200万两银子,这些钱足够我们在这里开展的所有工作。但无奈的是,我们各地的根据地才刚刚开始建设,要有所成就,估计还比较困难。这些根据地主要是南澳(今汕头)、韶州(韶关)、海南、井冈山、湘西、鄂北、川四、川南、汉中、延安、太行山、燕山、鲁西、大别山、雁荡山、台湾根据地。我这里有一张图,是各个根据地的分布和那里的情况,等下拿给主席,你一看就清楚了。每个根据地都选派了两名从天京市经过培训并有一定群众工作经验的人去开展工作,他们的任务主要就是帮助那里的农民,兴办学校和发动群众进行土地革命,由于这些地方官府的控制比较弱,各项工作都还好开展。现在除了在湖北和四川的三个根据地,其他根据地的工作已经全面展开。在湖北和四川,我想主席也知道,主要是那里白莲教起义,他们的实行的政策,其实从本质上来说和我们没有太大的区别,当然,他们也同时吸引了整个清政府的视线,这很便于我们开展工作。经过三个月的努力,我们的这些根据地基本控制了当地的情况,象海南,在那里,已经完全被我们所控制。只是主席交代的情报网的事情一直还没有着落”,说到对外情报网,刚才张炎民兴奋的脸上没有了什么笑容。


“恩,这么说我们的发展还是不错的。保密工作你一定要做好,不要把我们暴露出去了。至于对外情报网,我这里次来这里,主要也是为这个事情,这个事情我去处理吧。你告诉那些根据地的负责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可太早暴露自己的实力,要保存好。你和天地会的人有交往吗”?朱涛忽然问一旁的张炎民。


“天地会?没有,我只听说过,但一直没见过,不过我会替主席留意的”,张炎民一下子就明白了朱涛这么问的用意,也不说破。


“哦。我后天就准备北上,去湖南、湖北看看,然后去四川,如果还有时间,就去西安、北京转转”,对于张炎民,朱涛还是信得过的,也不怕他知道自己的行踪。


“主席要去北京或者南京都可以,不过湖南、湖北、四川和陕西就别去了吧,最近那里白莲教闹得厉害,清政府调集了几十万大军进行围剿,如果主席在那里出了什么差错,我可担待不起”,张炎民一听说朱涛要去白莲教的地盘,马上表示反对。


“我去那边也只想了解下各个根据地的情况,不会有事情的,万一出了事情,也不会牵连到你的。而且,我还带了这个东西”,朱涛说完,把一个短枪模样的东西递到张炎民面前。


“这个是短枪吗”?张炎民也是第一次看见。


“可以这么说,但它正式的名字应该叫左轮手枪,每支手枪可以装八发子弹,是科技部刚刚制造出来的,准备配发给团和团级以上的军官,作为他们的配枪,这次我和龙行天一人带了一把,每人带子弹100发”,朱涛很爱惜看着手枪。


“主席说笑吧,就一把手枪,那边实在是很乱,有这个和没有是一样的”,张炎民对于朱涛想凭两把枪去闯荡感觉到有些好笑。其实朱涛也觉得自己这样说,不过是小孩子说笑话,但他总不能把自己的真实目的说出来吧。“呵呵,好吧,如果主席真的要去,我派些人护送然后给武汉写封信带去,可好”?


“人就不要了,你就写封信吧,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朱涛下定了决心。


看见朱涛坚持,张炎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听天由命。


两天后,方世玉早早的来到华夏银行找到朱涛,他决定要和朱涛去外面看看。在带上必要的干粮、马匹和银两后,朱涛、龙行天和方世玉三人离开广州府一路北上。


三天后,顺利抵达韶州府,一心想去湖北的朱涛并没有去根据地看看,也没有去面见根据地的负责人,在做短暂的停留后,策马继续北上。


从韶州出发,没多久就进入了湖南境内,进入湖南以后,朱涛就慢慢感受到了战争的气息,荒芜的田野,败落的村落,除了偶尔碰到一些逃难的人群,但都一个个衣裳破烂面容憔悴,以至于负责盘查的官兵都懒得去接近他们。虽然离湖北还很远,但战争已经改变了这里的生活。


3月8日,朱涛一行人好不容易来到长沙府,找了个干净点的客栈就住下了。


“公子,前天要不是我机警,我想我们那些银票肯定要被抢去”,一想到前天被关卡上的清兵搜索的情景,龙行天就开始飘飘然起来。


“我说你就算了吧,就是你不把银票藏在鞋子里,如果那十几个官兵真敢动我们的银子,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经过十多天的相处,方世玉已经和朱涛、龙行天混得很熟,况且方世玉仅仅只比龙行天大了一岁,十八、九岁的年龄还是孩子的天性。


“呵呵,这点我是相信的,从你用手捏碎石头的哪天起,我就很相信了。不过,说实在的,那些清兵真是可恶,从广州到这里,光买路钱,我们就花了一百多两,弄得我现在这个管家都只有三百两银子了,总有一天,我要加倍的讨回来”!对于自己要娶老婆的银子被抢走,龙行天是非常不愿意的。


“哈~!就你,得了吧。从广州到这里,我们还有条小命就不错了,不要以为这里是你的南洋。再说银子花了就花了,有什么老是说的,如果有人要用银子来换我这快怀表,就是一万两我也不换”,方世玉把朱涛送前几天送他的怀表又拿出来看时间,对于朱涛的这个礼物,方世玉是非常爱惜的,虽然这种怀表在广州的卖价也就15两,对于方世玉来说还是买得起的。


“呵呵,看来人的看法还是不同的,说句打击你的话,这种怀表在我们那里多的去了,价格也比广州便宜得多”,对于方世玉把一块怀表看得如此贵重,龙行天有点不解。


“好了,你们两个别争了,把东西都收拾下,我们明天就上路,直接去岳州,然后从荆州过长江,经宜昌去襄阳”,朱涛不希望自己面前的两个活宝为了没意思的事情继续争论下去。


“公子不去武汉了?那信怎么办”,对于朱涛要去那里,龙行天并不很在意,他只关心能不能跟随。


“信就留着吧,我们还是尽快赶到襄阳城去”,朱涛淡淡的说。


“大哥真的要去襄阳,那里可以是白莲教的老窝啊”,方世玉已经从心里把朱涛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大哥,本来他在家里就没有兄弟姐妹,对于朱涛现在基本上已经言听计从,但对于朱涛要去襄阳,方世玉觉得有必要说说自己的看法。


“放心吧,会没事的。我去那里,就是因为它是白莲教的老窝,时间不多了”,说到这里,朱涛慢慢抬起头,望向窗外。


从长沙到荆州,一路上非常的不顺利,由于清政府实行‘坚壁清野’与‘寨堡团练’之策,一路上三人除了要躲避团练和清兵的盘查外,还要面临衣食之忧,从长沙到荆州,朱涛他们仅仅看见了三个客栈,还好,三人早有准备,带了不少的干粮。


一个星期后,三人才赶到荆州长江对面的渡口,说是渡口,其实已经名存实亡,根据船老伯的介绍,现在整个渡口就他一条船,而且每天就只渡一次,这还是因为他而儿子在负责荆州防务的总兵下面当差。虽然这里兵荒马乱,但坐船的人还是不少,以至于每渡一个人起码要五两银子,而且价格还不固定,象今天,朱涛三人就花了25两银子才买得三个人渡河的资格。和朱涛一起过活的还有二十来个人,这些人每人都戴了一个大斗笠还负责挑一担箩筐,而且在过河的途中没有说过一句话,船老伯对此也不闻不问,他只管收他的银子。


“我说三位,你们老是跟着我们干嘛?我们这一路去可不太平,随时都可能遇上白莲教的人,我可听说,那些白莲教的人连官兵都怕他们”,自从出了荆州城,朱涛三人牵着马就一路跟在那些戴斗笠人的后面,于是一个头头摸样的中年人人从队伍中走了出来劝说朱涛三人不要继续跟随。


“大哥,后面好象有五十多个官兵赶来,你看那些灰尘”,还没等朱涛回答,一个殿后的青年人急忙赶到中年人的面前汇报情况。


“来人!把这三个人抓起来”!中年人一看情况不妙,知道清兵已经发现了自己,要跑已经不可能,自己总共才二十几个人,自由凭这些自己认为的奸细了。


“哎,哎,哎,我们可不是坏人,我们是去襄阳接父母的商人,跟随你们,那是因为同路,我们不是清兵啊”,龙行天一看有五个人把自己围住忙解释。


“还说不是奸细,别和他们废话,看起来再说”!中年人坚决的做出决定!


PS:今天网络出了问题,所以晚了点,如果不出意外,以后每天上午更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