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九篇 龙之逆鳞 第十章 朝鲜半岛

yuertou 收藏 20 24
导读:华夏春秋 第九篇 龙之逆鳞 第十章 朝鲜半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在美国总统与其幕僚讨论中国问题的时候,日本首相官邸也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会议。

“流川君,你认为中国国家元首这次意外的出访代表了什么意义呢?”渡边看着流川,如同在考一名小学生一样,考验着流川作为外相的能力。

“非同寻常,这是中国不按常理出牌的重大表现!”流川的话加大了这个问题的难度,同时也提高了自己的地位,“以我们先前的分析,中国将在近期对台湾动手了,而按照中国的政治体制,以及他们对台湾问题的重视程度,何永兴绝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离开北京。而他现在突然去了美国,那这所代表的意思,恐怕就不那么简单了!”

“那流川君的意思是,中国并不是真的打算对台湾动武了?”问这问题的是纲本。他在知道何永兴的突然访问之后,也在反复思考着先前的推断,怀疑中国到底是不是要在台湾动手了。

“也有可能不是这样!”流川摇了摇头,“但是中国确实有很大可能不会马上对台湾动手,这可以从何永兴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所代表的政治外交意义上看出来。”

“那到底是什么政治外交意义呢?”渡边看了流川一眼,示意他说得简单点,不要那么隐晦。

“中国国家元首在这个时候出访美国,明显是要稳出美国,并且修复与美国的关系!”流川改变了说话的方法,“如果中国真的准备对台湾动手,那么修复与美国的关系就变得没有丝毫的意义。而且以中国人的处事方法来看,他们不会做多少无用功的事情来,而且国家元首以正式访问的身份去美国,本身的意义就不是那么简单,特别是在中美关系出现了巨大裂痕的时候。”

“那这会不会是中国人玩的一个把戏,就是要我们降低警惕性,让我们放松对台湾的支持呢?”纲本问出了自己的疑虑,这也是他唯一不放心的地方。

“虽然有这可能,但是并不大!”流川看了纲本一眼后,又转向了渡边,“如果中国真是在麻痹我们,那么他们完全用不着让国家元首出访美国,用一元首特使,或者外交部长去美国就足够了,最多也只会让政府总理前驱访问美国。而中国真要对台湾动武,那么作为最高指挥官,何永兴完全应该留在国内,指挥这次的战争行动,所以,他现在去了美国,那就没多少可能会对台湾动手了。”

“但是中国军队突然在东南沿海进行大规模军事演习,这难道不是一个信号,或者说是借此准备对台湾的军事行动吗?”渡边问了另外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这点确实很奇怪,但是这更能够看出中国政府现在还没决心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这下是纲本回答了这个问题,“如果中国军队正要进攻台湾,那么就应该尽量小心的掩盖其军事目的,而现在大张旗鼓的进行军事演习,这已经暴露了他们的军队动向,难以发动突然袭击,所以这并不是个合理的举动!”

渡边点了点头,如果是换着日本的话,他们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首相阁下,我想说两句。”一直站在旁边的上衫插嘴进来了,得到渡边的许可后,才继续说道,“虽然从以前的经验分析,中国现在没多大的可能对台湾动手,但是我们却不能不防范这一招。以前中国政府的对外态度可以说是温和的,所以需要一个强硬的外交政策来保护他们的国家利益。而现在中国的对外政策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如果中国具有了强大的实力,他们就不需要强硬的外交政策了,一切都靠实力说话。所以,从这点上来看,这次中国人应该是布了一个迷魂阵,让所有人都上当,其实他们的真实目标仍然是台湾!”

“你就是说,中国仍然打算在近期内对台湾动手了?”流川有点惊讶的看了眼上衫,这个年轻人所表现出来的敏锐观察力,与合理的分析力已经比普通的外交家优秀得多了。

“绝对有这个可能,但是我们却无法得到一个证明!”上衫点了点头,“如果这个时候中国对台湾动手,就绝对是台湾与我们的灾难,以解放军投入演习军队的数量与实力上来看,他们完全有能力在半年内解决台湾问题,所以我们不得不警惕好这点!”

“如果中国军队能够在半年内解决台湾问题,那么他们就将避免奥运会期间发动战争的外交难题了!”流川嘀咕了一句,其实是在帮助上衫说话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让台湾沦陷吗?”渡边的态度与小布什很像,“纲本君,难道我们的军队就不能做点什么吗?”

“我们的军队绝对不会坐等这样的事情发生!”纲本说得是斩钉截铁,但是马上就语气一转,“但是以现在美国的情况来看,美国人并没有做好与中国军队过手的准备。如果只是我们单方面的介入战争,那又是在帮美国火中取栗了。而且这次中国真是下定决心解决台湾问题,虽然我们的介入能够拖延战争,却无法改变最后的结果,这对我们非常不利!”

渡边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这个意思。如果战争变成了消耗战,而且与中国正面交手的话,不但是上了美国人的当,还没有必胜的把握。

“如果真要打击中国的话,我们并不需要让台湾独立出来,只要将战争的时间多拖延一点就好了!”流川边说中,手边在空中画了个五环的形状,所有人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样的话就很好了,纲本君,这事情你去准备吧。这次我们绝对不能走在美国人前面,不然我们大和民族将失去最后一次解除枷锁的机会!”渡边不愧是老谋深算的政治家,是绝对不会出任何一点小亏的。

“首相阁下,那我们的分析结果需要交给美国与日本吗?”见到渡边要走,流川赶紧追着问了一句。

“可以给台湾,但是暂时不要交给美国了!”渡边这次又留了一手。说完或,他就出了房间,想去早点休息了。


台北,衡山地下指挥所。

在台湾“外交部”接到了美国与日本的通知之后,就赶紧将这道紧急情报传到了“总统府”,而负责“总统”安全的部门马上就将睡在床上的陈水扁给叫了起来,送到了这个战时指挥中心。

“情况到底怎么样了,难道美国与日本就不能够统一下意见吗?”陈水扁很不高兴,好好的美梦被吵醒了,而且还受了这么大的刺激,神经有点紧张。

“也许日本与美国并没有相互通气!”李杰也是被从床上叫起来的,但是却不敢如同陈水扁那么嚣张。

“美国与日本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相互通气,难道他们都不准备帮我们了吗?”陈水扁很是气愤。

“不是他们不帮我们了,而是他们都将我们当做了可以利用的棋子!”吕绣莲从再次看到日美各不相同的分析报告之后,就明白了大半,而对日本美国的感觉就更差了几份,这完全没把台湾当回事,让台湾成了一颗供人利用的棋子。其实台湾什么时候又不是被人利用的棋子呢?

“好了,那我们现在应该相信谁的呢?”陈水扁也早就想到了这点,所以很气愤。

“我看应该相信日本人!”吕绣莲虽然对日本不满,但是比起美国来,日本给她的好感还是要多得多,“虽然日本也是在利用我们,但是他对我们的帮助却更加的彻底,而且日本人更加懂得中国人的思考方式,所以他们的分析更加可信!”

“不,我看应该更加相信美国!”“参谋总长”李杰表示了反对意见,“美国的侦察实力更强大,而且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也不少,他们能够更加理智清醒的分析问题,才能够得出更加准确的情报。美国对我们的帮助也不小。另外,我们最大的依靠就是美国,如果连美国人都帮不了我们的话,那日本能够起到的作用非常小!”

李杰是一个完全的亲美主义者,因为在那几份与美国签署的军购合同中,他收到的好处也是最多的。另外,作为一名军人,他更能够清楚的知道,如果台湾失去了美国的支持,那就大势已去。所以,从感情上来讲,他更加愿意相信美国人,并且站在美国这边说话。

两个最重要幕僚的意见出现了分歧,这让陈水扁很是为难。一个是自己在党内的绝对支持者,如果失去了吕绣莲的支持,他将很难获得下一次总统选举,甚至连获得党内提名的机会都没有。而另外一个是政府与军队中的强力支持者,如果失去了李杰的支持,他更加难以在政府中站稳脚跟,而且连才在军队中树立起来的威信也将失去意义。

“我看还是照我们原先的计划处理吧!”经过左右权衡,陈岁扁终于做出了决定,就是仍然相信美国人的情报,同时提高对大陆的警惕。

吕绣莲虽然有点不满,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军队给予的支持对现在的民进党,以及下界选举中所带来的好处,因此她并没有再申辩。而在台湾三大主要领导者确定了方针之后,台海之间的局势又危险了几分。


在美国、日本、台湾都在猜测着何永兴出访与大陆这次军事演习多代表的意义,并且做着积极的迎站准备时。中国政府也在紧张的忙碌着。光做好这两点还是不够的,如果要想在东南方向取得最后的成功,还必须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稳住朝鲜半岛的局势,不要让假戏成真,到时候中国可真要欲哭无泪了。

“金主席,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的难处,这不但是在帮助我们,也是在帮助朝鲜人民!”中国驻朝鲜大使康定东有点紧张的看着面前这位朝鲜“独裁者”。

“大使先生,我完全能够理解中国现在的困难!”金大钟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难处,如果我不能够保证国家人民的利益,那就不是一个好领导,所以中国也要理解我们的难处啊!”

“当然,我们完全理解你们现在的处境!”康定东有点想把对方有二十亿海外存款的秘密抖搂出来的冲动,最后还是忍住了,“朝鲜是我们的兄弟之邦,而且是现在社会主义阵营中仅存的几颗果实之一。现在朝鲜有困难,我们并不会坐视不管。我们可以将滞留在东北的两百万朝鲜难民送交回国,另外,我们还将保证,今年的粮食援助将增加五百万吨,帮助朝鲜人民走出现在的困境。”

康定东说完这话,就觉得自己是个刽子手一样,将两百万人的性命交到了一个并不负责任的政府手中。虽然这两百多万滞留在中国东北地区的朝鲜难民绝大部分是因为饥荒而逃到中国来的,但是其中仍然有一部分是持不同政见者,很多是亲华的朝鲜人。而这些人在中国已经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中国一直充当着他们的庇护地。现在因为一场政治上的交易,因为需要顾及到另外一个更加重要的方面,中国政府不得不背弃了对这些人的承诺,将他们送回了并没有发生根本转变的那个国家。这让康定东的心里很难受,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如果不这么做,他损失的就不是两百万人的利益,而是十四亿同胞的切身利益了。

“这点我们很满意!”金大钟微笑了起来,他摸到了中国政府的软弱态度,更加变本加厉了,“但是我们现在担心的不只是这些问题。南方的局势你们也看到了,那个背叛了民族的国家已经对我们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如果我们还不趁着对方没有完全做好准备的时候动手,那么就是坐以待毙,这绝对不是我们应该等待的结果!”

康定东对这个国家元首更是瞧不起了。朝鲜口口声声说在受到韩国的威胁,但是这么多年来,朝鲜以2000多万人的基础,保持着一支上百万的军队,而韩国虽然有5000多万人,却只有五十万军队,这是谁在威胁谁?而且双方几乎是同时起步,韩国已经发展成为了世界上比较发达的国家了,而朝鲜几乎还没摆脱农耕社会的阴影,完全丧失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这又是谁在透支着使用力量,来威胁对方?而且现在韩国的举动完全不是针对北方,而是针对海峡对面的另外一个敌视国家。韩国是在扩军,也在购买着更多的武器装备,但是主要是花费在海军上,这已经完全表明了韩国的态度,如果韩国要威胁朝鲜的话,首先要做的就是将陆军扩充到一百万以上,到时候,恐怕朝鲜连哭都来不及了。所以金大钟完全是在漫天要价,而且还不怕对方不给这个价。

“主席阁下,我们也明白你们面对的威胁!”康定东不得不这么说,“我们也很关注朝鲜半岛的局势,我们能够在五十多年前帮助你们保卫国家的权利,那么也就能够在现在继续履行我们的承诺。只要朝鲜受到了伤害,我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管,这点请你们放心。而且我们也将利用我们的影响力来消除你们受到的威胁。我们只是恳求,朝鲜不要发动无谓的战争,这对我们双方将没有一点好处!”

“够了!你们每次口口声声就说五十多年前,难道五十多年前没有你们,我们朝鲜人民就不能赢得那场正义的战争吗?而且我们才是战争的主力,我们的人民才立下了最大的功劳!”听到这话,康定东有点怀疑金大钟有没有学过历史,也许朝鲜教科书中的历史本身就是错乱的。而金大钟发完火后,也察觉到自己的反应过头了,又补充道:“我们当然也明白中国现在的危险与难处,你们放心,我们朝鲜人民虽然盼望着祖国的统一,但是我们也更愿意用和平的方式完成祖国的统一,这与你们的观点一样。而且我们也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虽然受了一肚子的气,听到这个保证后,康定东也出了口气,心里舒服了很多。不管怎么样,他代表的是中国,即使个人受点委屈也没什么,能够为国家做出贡献才是最重要的。

“能够得到主席阁下的保证,这是我们最高兴见到的事情了!”康定东觉得这个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地方很恶心,多一刻钟也不想呆下去了,“我们也将完成对你们的承诺,希望中朝友谊永存!”

回到大使馆后,康定东赶紧把这次外交会谈的成果传回了国内,他也觉得浑身轻松,至少现在他没什么可做的了,至于国内会有什么反应,那根本就不管他这个大使的事情了。


“朝鲜人是不是粗粮吃多了,胆子(结石)越来越大了,而且口气还不小嘛!”老赵冷笑着看完了王一林递给他的这份朝鲜大使馆发回来的报告。

“老赵,这些主席不在,什么事情都要你来拿个主意,你看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王一林是深知朝鲜人的胆大妄为,所以并不为这次的事情而激动,他更关心的是怎么才能够处理好朝鲜半岛上的局势,为东南方向上的行动做好准备。

“也没什么好说的,既然朝鲜人开出了条件,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能够答应他们,但是,却要多留个心眼!”老赵并不推脱,他理解王一林这种态度,如果王一林表现得太过醒目的话,对他今后的政治前程没有一点好处,“首先,那些已经在我们这安家的朝鲜人都不能交回去,这点该怎么做,你很明白,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找颜靓或者谈步声商量,你们一起想想办法!”

“这点我知道,虽然我们答应了朝鲜政府,但是那些持不同政见者是绝对不能送回去的!”王一林马上就领悟了老赵更深一层的意思,点头记了下来。

“其次,对朝鲜的粮食援助不能一次性付清,要慢慢来,借口你自己去想!”老赵对王一林这种超级领悟能力很是满意。

“这……我明白了!”王一林一愣,马上就想到了这是为什么。如果一次性的把这么多粮食给了朝鲜,解决了他们今年吃饭的问题,就难免朝鲜会提出另外的要求,而且也会增加朝鲜政府的“贼胆”,而且还失去了制肘朝鲜的最好办法。办法也不是没有,虽然现在中国并不缺少这么五百万吨粮食,光是堆在东北粮仓的那些陈粮就足够了,而且今年肯定也会大丰收,国内在粮食问题方面没有一点压力,但是真要一次性的交清这么多粮食,不但是对运输力量的考验,也是对调配机构的考验,到时候随便找个运力不够的借口也就够了。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必须要压住朝鲜的这种嚣张气焰,这种事情只能忍受一次,如果朝鲜再提出过分的要求,那我们绝对不能接受,不然谁都将我们当成柿子了,那今后的对外政策将很难执行啊!”老赵这不单是在为国家考虑了,也是在为王一林考虑。

“好的,这点我也想到了,看来我们前面对朝政策有点问题,回去后,我马上改!”王一林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如果不是考虑到东南方向紧迫的要求,他根本就不可能让康定东那么忍气吞声的与朝鲜谈判。现在得到了老赵的支持,王一林更敢放手去做。

“好了,朝鲜方面就差不多了!”老赵以前对王一林有种爱屋及乌的感情,现在看到王一林的办事能力之后,就更为欣赏了,“你现在准备怎么稳住韩国?”

“软硬齐下,引诱加威胁!”王一林理解到老赵强硬的立场之后,对自己计划好的对韩政策更加有信心了,“诱惑指的是在对待日本的态度上,以韩国的国力,还难以单独对抗日本,而且有美国架在那,要他完全放开手脚去对付日本,是很不现实的事情。所以韩国需要一个在对日政策上与他们有一致要求,而且更加强大的盟友,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点。威胁指的是朝鲜现在的态度,让韩国知道他们在对付日本的时候,大后方并不稳固,如果不与我们合作,那么他恐怕还走不到与日本对抗的那一步就要亡国了。只要合理的用上了这两种办法,就不怕韩国不屈服!”

“这办法是很好,但是年准备以哪种办法为主呢?”老赵有点担心的看着王一林。

“应该以诱惑为主,不管是从历史上,还是从韩国人的国家态度上来看,诱惑的作用更大!”王一林对重点很是明确。他也知道历史上,韩国就是一个不屈的国家,即使在中国最强大的时候,韩国都敢于与中国对抗,如果以威胁为主,恐怕还会起到反作用。而且从现在韩国人的态度上来看,他们把日本当做了第一威胁,所以,诱惑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

“那就好,只要你明白这点就好,你放手去办吧,有我们在后面支持你!”老赵这才满意,也对王一林的计划放心了。

在与老赵道别之后,王一林有点兴奋的坐上了回政府办公大楼的轿车。与老赵这一席谈话,王一林获得的不单是老赵对他政策的支持,而且还获得了老赵的认可,也就是说,他获得了军方的认可,这为他今后的发展打下了监视的基础,也让他的未来更加光明了。

而等到王一林一走,老赵就把等在外面的秘书叫了进来。

“小陈,你马上以军委与总参的名义起草一分命令!”等到陈雪军准备好了纸笔后,老赵继续说道,“让沈阳的于明从明天开始,进行大练兵,时间暂时定半年,在这半年中,必须让所有部队都得到锻炼,另外在中朝边界线上随时保持有两个重型军,另外让一个快速机动军也要起到威胁的作用!”

陈雪军把这份命令书眷清,让老赵重新过目之后才匆匆的发了出去。而老赵也带着微笑回房休息去了。这一道简单的命令,却稳住了最危险的一方,对即将开始的那场大战起到了很大的配合与帮助作用。


当何永兴结束了在美国的第二天访问,准备到哈佛大学做演讲的时候,中国驻韩国大使庄启贤也带着一份绝密文件到达了韩国总统金胜福的官邸。

“总统阁下,很感谢你的接见,更希望你能重视我们这次所表达出来的诚意。”庄启贤的话很有底气,“对于中韩合作前景,我们非常的乐观,而且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这是我们合作的最大基础,是不是?”

“呵呵,庄大使,你的话让我有点不明白!”金胜福笑得很阴,“我们两国虽然在经济方面的合作很广泛,但是并不彻底,而且我们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正在下降,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国的经济发展,更加影响到了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另外,对于我们共同发展国家的目的,这点我们并不否认,这是所有国家的目标嘛!”

“总统先生,看来你是误解了我的意思!”庄启贤大概没有想到韩国总统会这么难缠,“虽然我们的经济合作还有更大更广阔的空间,我们也很欢迎韩国企业到我们国家进行投资建设,做生意。而我们也并没有抵制韩国产品,我们政府也更乐意与韩国商人进行更广泛的合作。另外,从历史的角度上来讲,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当然,现在我们也有一个共同的威胁,你是说吗?”

“呵呵,大使先生,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金胜福这下才摆明了态度,显然庄启贤暗示韩国将获得更多的中国市场分额让他动心了,“虽然我们现在正在动用全国的力量应付着这个威胁,我却更需要一个可以精诚合作的朋友,但是另外的威胁却让我们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朋友,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啊!”

这是金胜福在暗示朝鲜问题了,虽然韩国更重视日本带来的潜在威胁,但是对于朝鲜陈列在“三八线”附近的百万重兵所带来的现实威胁的重视程度也一点都不弱,光是朝鲜人民军的远程火炮就足够覆盖汉城了,这就好比一把钢刀架在了韩国脖子上,让他无法全心的去应付另外一个敌人。而在解决这个威胁上,中国所能发挥的作用远远大于另外任何一个国家,所以这也是金胜福在讲条件,如果中国不能帮助韩国消除这个威胁,那一切的军事合作将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对于这点,在韩国当了三年大使的庄启贤是非常的了解。

“总统阁下,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庄启贤整理了下思路,继续说道,“我们也希望朝鲜半岛问题能够和平解决,最好按照朝鲜人民的意愿得到解决。而朝鲜半岛的和平也关系着我们的国家利益,因此,我们绝对不容许有谁来破坏朝鲜半岛的和平现状。虽然你们受到了北方百万重兵的压力,但是以朝鲜现在的实力,在得不到外界援助的情况下,要想取得什么成果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我们部署在东北的几十万部队也随时可以担负起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的责任与义务。所以,在这点上,总统阁下完全可以放心,以我们两国今后的友好关系,我们是绝对不会容许有任何国家威胁到韩国的!”

庄启贤的话也是含义深刻。一方面表示绝对不支持朝鲜对韩国动武,而且在朝鲜敢于轻举妄动的时候,中国还将给予惩罚,另外一方面也很委婉的表达了一种威胁的意思,如果中韩两国不能成为合作伙伴,那么那几十万用来呼应韩国的军队将来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成为威胁韩国的军队了。另外,对韩国的诱惑也不小,如果能够与中国合作,那么中国将协助韩国对抗日本。而这种巨大的诱惑加上一点隐晦的威胁,让韩国无法不好好考虑中国提出的建议。

“庄大使,你的意思我很明白!”金胜福很快就理解到了这几层含义,态度也恭敬了不少,“虽然我们很乐意与中国进行合作,但是我们却需要时间再好好的考虑下具体的计划。当然,如果中国能够保证我们北方的安全,那合作的最大困难已经解决了,这对今后我们能够走到一起对付共同的敌人,将起到非常巨大的帮助!”

“总统阁下,你这么说就太客气了!”庄启贤也表现得很客气,“我们是非常乐于与韩国站在同一条壕沟里面的,当然,我们将共同对付同一个敌人。而我们也绝对有义务保护盟友的安全,只是,我们也希望韩国能够理解朝鲜人民和平统一祖国的愿望,不要将战火施加到自己的同胞身上!”

“这点你们就放心吧!”这下,双方的条件都谈好了,金胜福也满意了,“现在我们北方的威胁已经得到了解决,我们也等了五十多年,就不会在乎多等几年,能够和平完成统一也是我们韩国人民的意愿!”

这次气氛热情,而且双方迅速达成共识的会议最终奠定了朝鲜半岛的稳定局势,也为中国消除了最大的一个麻烦,同时,更为中国争取到了一个身边的盟友,为今后中国能够成功解决那个最为厌恶的对手打下了一份坚实的基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