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魔 第一卷 校园生活 第9章 训练基地 00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66/


说时迟那是快,在蓬勃将对方踢飞的同时,一把长枪与铁棍,一前一上的向他袭来,不做多想快速的伸出左手抓住长枪枪头后部,借力向左后方一引,同时持刀向上一挡险险的挡住当头一棍,借助长棍的力度,身体向后一跃,同时不忘抓着长枪,在持枪人的去势不停之计,连人带枪的给带了过来,刚一落地随手就是一刀砍向还没有回过神儿的那个拿枪人的右腿,在其一声惨叫声中成功的将其右腿给卸了下来,毫不理会倒地嚎叫的学员,右脚一用力,就向最后的那个人冲去,看到蓬勃毫不有余的将同伴的腿卸下来后,最后的这个人脸色刷的一下就变的苍白无比,吓的好悬没失禁,也忘了自己有防护服了,转身撒鸭子就跑,不过蓬勃这时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他这时也非常气怒刚刚要不是他们两个自己也不会硬生生的接了那一剑,你以为他不疼啊,正好相反他这个疼啊,眼泪这时正在眼圈里转那,一个大男人这时差点没痛出眼泪来,你说他可以放过他吗,答案是``````。


忍着左腹部抽筋一样的疼痛,几个健步就冲到对方身后,一把拽住对方的后衣领就这么狠狠的向后一拽,顺势右脚在下一拌,对方一个后仰,碰!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双手举起手中刀,就要作势下砍,想将其身体中的一部分卸下来,反正他们只不过就是疼那么一时半会儿,只要等到救护队来了以后,将他们运道基地,将他们往恢复漕里那么一扔,几个小时以后又是活蹦乱跳的了,可是没等刀下去那,身下就响起了,震儿欲聋的嚎叫,没出几声就没动静了,这下可引起了蓬勃的好奇心,就这么举刀作着下砍的姿势向下方看去,这一看不打紧,蓬勃噗嗤的一声笑了起来,闻到刺鼻的臭味,蓬勃赶紧将刀归鞘捂着鼻子,跑的远远的,不为什么,就是为那从他双腿间那缓缓留出的液体,人虽然已经吓晕了,但那液体却还是流着的。


微笑的摇了摇头,迅速的在背包里拿出急救用品来到那个五人之间受伤最重的学员身边,也就是被他卸了一条右腿的学员,直到现在他还觉得自己刚刚太冲动了,原本就是一个学院的虽然说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但以前还是见过的其实自己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虽然回去后可以治好,但在其心理上肯定留下那么多多少少的阴影,我想恐怕他以后看到使刀的人肯定会不自觉的想起今天的事,这可对他以后的发展相当不利。


“哎!”微微的叹了口气,缓缓的蹲在已经已经昏迷的学员身边开始为其治疗,可是还没等开始那身后就想起一声惊呼:“啊!你要干什么,难道你在他身上造成的伤害还不够,你这个魔鬼。”


就在蓬勃刚要给地上的学员治疗的时候,身后想起一声惊呼,惊异的回头一看,原来是先前被自己击倒的那个女学员,她正一脸愤怒的看着蓬勃,这时她正努力的想爬起来,但由于蓬勃那一脚不轻,几次努力没有爬起来后也就放弃了,就这么爬在那,狠狠的看着蓬勃。


“嗯!”蓬勃一楞随后反映了过来,对方一定是误会了,所以对她的质问也没有感到生气,回过头继续没有完成的工作。


“你这个魔鬼,你到地有没有听到我的话,你还是人吗,都是在一个学校的你至于这么狠毒吗`````?”没有理会身后那喋喋不休的喝骂声不多时总算将那条还剩下一半的伤腿治住了血,将伤口包扎好后,回头看向了这个骂了自己有十多分钟的女骇,不过他这一猛然回头却下了女孩一跳(呵呵!如果能跳起来的说)站起身缓缓的向女孩走去。


“你```你,你要干什么。”女孩恐惧的看着蓬勃,颤抖的问道,并一点点的向后挪着身体。


“嘿嘿!你说我要干什么,再这夜深人静的荒野,只有你与我,你说我能干什么那?”当看到女孩惊恐的面孔,蓬勃心理猛然一动,打算逗逗这个女学员。


“啊!你不要过来,救命啊。”女孩听了他的话,猛然尖叫了起来,大喊救命,并双手环胸,惊恐的看着蓬勃。


“嘿嘿!不要喊了,就算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哈哈哈!”蓬勃故意的说道继续向她逼近。


“呸!你这个禽兽魔鬼,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说着就要举剑就向颈部摸去。


蓬勃这下可傻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女孩这么刚烈,居然就这么吓吓就要寻死,”无奈的摇了摇头迅速的冲到女孩跟前一把夺下她手里的剑,一耳光打在她的脸上,愤怒的说道:“他奶奶的!你不要这么认真行不行,连开玩笑都看不出来,我看你是白活了,你以为这是那,你可不要忘了这可是训练基地周遍地带,就算我强行占有了你,然后在将你杀了,难道其他人就不会知道,难道我身后的这几个人醒来后不会猜到,就算我也将他们干掉,我能逃的了调查队的追查?你妈的,你也到是好好想想啊,我TMD的真怀疑你脑瓜子是不是让驴踢了。”


女孩捂着被打的红肿的脸,楞楞的听着我的话,到我说完后近三分钟才欢过神来,问道:“那你刚刚在对徐克强做什么。”


蓬勃一句话也没有说,冷冷的将手里的急救包丢到她的面前,女孩看见了急救包,顿时全明白了,还没等她说什么,蓬勃就冷冷的说道:“你什么也不用说了,什么也不用做,算我好心当做驴肝肺。”说完也不看她的表情,转身拎起地上的行李,就走,什么TMD让她通知急救队,也不管她能不能想起来通知,妈的,我受不起这个鸟气,摸着黑迅速的向定位仪指定的方向行进。


连续前进了将近一千公里,直到天空蒙蒙亮的时候,蓬勃才找了一处空地稍微休息了一个多小时,补充了一下体力与犒劳一下自己的肚子,起身就继续前进,也不管什么引诱不引诱敌人了,闷头就向集合地点冲去,终于在他将近四天不分昼夜的兼程下在第五天的早上,赶到了集合地点,这时我想有人要问了,你怎么不管队友了你,我只有一句话:“生气!”这时蓬勃已经被前几天的事气晕了头,也不管那么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