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66.html

欧阳杰的对手,是一名手持长枪的学员,这名学员的枪法可为说飘忽不定,虚虚实实,好不潇洒,这名学员也是学院内比较有实力的学员了,名叫黄亮,在学院中以鬼亦的枪法著称,但是他今天明显是刘年不利,遇到了以霸道著称的欧阳杰,每每一枪出去还没等攻到对方就被人家一刀挡开,而对方一刀下来,就逼的他不得不防,可谓说相当的压抑。

这时就在欧阳杰一招力劈向他砍去,使得黄亮在这迅猛的攻击下,不得不后退,但黄亮这一退不打紧,就这一退之间,他们组那原本还算不错的阵形,利马出现破绽,还没等其他组员进行补充,欧阳杰组内的一名队员看准时机一剑刺出,在次逼的黄亮收枪防御,险之又险的躲过这一剑,回手向这个偷袭于他的“卑鄙小人”就是一枪,但他还是忘记了在他身边一直虎视耽耽的欧阳杰,欧阳杰见机不可失,一招横斩就向黄亮的颈部砍去,眼看黄亮就要人首易处,在这危机时刻,他只有无奈的启动了防护服的护罩功能,险险的挡下欧阳杰的这招锋利一击,随之自动退出战团站在一边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不已。

黄亮这一退出,他的其他组员就更是不堪一击,不到十分钟就宣布投降,交出了手中的卡片,无精打采的走道黄亮身前。

“黄兄,成让了,刚刚多有得罪,请黄兄不要介意。”欧阳杰,几步来到黄亮跟前抱拳说道。

黄亮也是属于看的开的人,在听到欧阳杰的话后,仰头哈哈一笑,说道:“欧阳同学,其实与你一战是我期待以久的,再说我平时就非常仰慕欧阳同学你的刀法,一直就想与你好好的较量一番,这次能败于你的刀下,我也没有什么好沮丧的,能败在你的手下我也感到很荣幸。”

“哈哈!黄兄,你太过谦虚了,你的枪法其实是远远在我之上的,这次之所以败掉,无非是输在阵势上,毕竟你现在所在的组内没有一个是与你相交熟悉的人,所以在配合上难免出现破绽,要是今天换上与你配合多年的同学,我想现在输的一定是我们组。”

“欧阳同学,你这可说过了哦,哈哈!好了,咱们兄弟大家就不要相互谦虚了,你瞧瞧,大家都在看我们笑话那。”

“哈哈!好!黄兄够爽快,我交你这个兄弟了,”说着欧阳杰伸出手。

“好!既然欧阳同学把我当作朋友,我也真心的和你交个朋友了。”

“切!还说把我当成朋友那。”欧阳杰,将大手一甩说道。

“这~!不知刚刚我黄亮在那得罪了欧阳同学,使你这么生气?”黄亮不解的问道。

“你看看!还说把我当作兄弟那,还在这口口声声的欧阳同学,欧阳同学的,你也太过见外了吧!你要是真把我当作朋友,以后就叫我杰或杰兄好了,老是在后面加个“同学”我感到别扭。”

“哈哈!,好,那我以后称呼你杰了。”黄亮先是一楞,随后哈哈爽朗的一笑说道。

两人相互注视了一会,从相互的眼神中大家都看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同时开怀大笑起来。

“啧啧!我以为是谁来了,原来是我们的垃圾来了,哈哈!。” 正在周蓬勃为欧阳杰与黄亮的结交感到为他们高兴时,一声让他感觉非常不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式蓬勃在学院内与他经常作对的徐贺,他们的矛盾也不是一两天了,平时蓬勃就相当的看不惯黄贺他们一群公子哥,平时丈着家中的势力在学院内为非作逮,再加上自己的战斗水平也比较突出,所以大多数人都是赶怒不赶言,使得现在的他非常的嚣张,蓬勃一直对他不朽与故,这就引起了他经常找蓬勃的麻烦,但是蓬勃每次都非常顺利的从他们的包围圈中逃脱出来,每次都气的他们七窍生烟,这不又来找麻烦了。

嘿嘿!要是象前几天的话,蓬勃有可能转头就跑,但是今天他是绝对不会跑,正愁找不到人来实验一下自己现在的功力那,这不,这会就有人自己送上门来了,嘿嘿!看一会怎么收拾他。

“来来!痛快儿的把你们组的卡片交出来,免得到时让大爷们动手,揍的连你妈都不认识,我说对不。”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向他身后十四五个人说的,他的话马上引起他身后的一片哄堂大笑。

蓬勃装做听不到的用手指扣了一下耳朵,懒懒的回头对身后的组员说道:“喂!我说你们刚刚有没有听到,好象有一只疯狗在对我们乱叫而且他周围好象正有一群猪在附和着哦。”

“对哦!我也好象听到了哦,叫的真难听。”赵雪欣,说道,其他人也点头的回答道。

“操!你TMD刚刚说什么。”徐贺,面色铁青的问道。

“切!难道有人是聋子!”蓬勃故做惊讶的回答道。

“TMD,你小子有种在说一次。”

“哎!看来有人真是个聋子,好吧!我就在重复一次吧!我他妈的说刚才听到有只疯狗TMD在我身边乱叫咬人,妈的听清楚了吧。”蓬勃有点愤怒的回答到,几年间的怨气总算吐了出去。

“好好!你小子今天有种,我他妈的今天辟了你,兄弟们给我上,出事我顶着,等到完事后,我每人给你们十万。”徐贺嚣张的说道。

“哈哈!我到要看看你们今天是怎么把我劈了的,等会注意把李静护在中间大家小心,这次实在对不起大家了,把你们也牵连了进来”最后几句蓬勃是向李刚他们说的。

“操!都是兄弟跟我和李刚说这些干什么,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雪欣和小静她俩。”

“切!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教训他们,这次正好,求之不得。”赵雪欣紧接着回答道。

“我站在你们这边。”李静也坚定的回答道,蓬勃怎么也没有想到李静会这么镇定,以她的性格要是以前肯定会吓的脸色苍白的,可现在蓬勃从她的眼神中只有坚定。

“好!谢谢大家,我周蓬勃会记住今天大家对我的支持的,现在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们今天就好好的大干一场。”

“好``````!”几人同时一声大喝分分拔出兵器严阵以待。

面对蓬勃他们目中无人的表现,刚刚还在由于的那十多人彻底的愤怒了,呼啸着向他们冲来,骂声一片。

面对这汹涌的气势蓬勃他们没有一个人感到害怕,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武器等待着他们的进攻。

瞬间他们已经冲到了跟前,各种武器向蓬勃他们的要害击来,蓬勃提起长刀,向着带头的徐贺冲去,上前就是当头一刀,在他举剑防御时,刀事一顿,身体一个加速来到徐贺身前,将刀交由左手,右手握拳,提起五成真气,一拳击在他的胸部,轰!喀嚓!这拳结结实实的轰在了上面。

扑!哇!倒飞出五六米的徐贺扑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刚刚单膝蹲起,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蓬勃。

这个结局使蓬勃微微一楞、顿时心中一喜,对接下来的战斗,更加充满了信心。

“哈哈!来来!你们都不要向一群猪是的,傻傻的再那站着,刚刚不是要劈了我吗,我就在这那,来过来劈我。”蓬勃勾了勾食指,嚣张的说道。

他们马上回过神来,在次向蓬勃冲来,不过这次大多数都绕过了蓬勃的身边,向他身后李静她们冲去,只有包括刚刚站起来的徐贺与他感情最为要好的朋友,向他冲来,嘴角微微向上一挑,鄙视的看向他们,以超出平时数倍的速度向他们冲去几个闪跃同时出拳,轰轰轰``````,连续不断的轰隆声中他们一个个的倒下再也没有起来,倒在地上瞎叫唤,“操!真是一群窝囊废,呸!。”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大吼,“靠!你小子站在那干什么,解决了他们,你还不过来帮忙。”王言焦急的向蓬勃喊道。

这时蓬勃才从刚刚的喜悦中猛的惊醒过来,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操!我怎么这么大意,怎么把王言他们给忘了。

转头一看,这时王言他们几乎人人带伤,而且李静现在已经倒在血泊中,一定是受了不轻的伤,看到这里,给蓬勃的感觉只有愤怒,对,就是愤怒,他确实没有想到,他们既然向李静下手,面对象她这样可爱的女孩,他们居然下得了手。

蓬勃的眼睛瞬间就变的一片血红,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我要干掉这些人,给他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让他们知道伤害我身边人的后果。

提起手中长刀,一步步向伤害王言他们的元凶走去,这时他的脑海一片空白,蓬勃忽然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快速的向前冲去,他不知道到底过了多少时间,只记得一刀砍下去,在对方启动防护罩前,砍下了一名学员的一条大腿,然后什么就记不得了,仿佛一个世纪后,就这么站在原地,蓬勃不知道自己在这断时间内到底砍倒了多少人,只知道砍了很多很多人,自己数也数不清,继续茫然的站在原地什么也不去想,眼前只是白茫茫的一片,自己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似的,时间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自己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一下,也不去想去看是谁,挥手就向身后的人砍去。

“住手``````,蓬勃!,”猛的止住下砍的刀,蓬勃感觉到这个声音非常非常的熟悉,对了,这是我的好兄弟李刚的声音,那那~!我身前的是什么人。

意识缓缓的恢复过来,看清了眼前的人,王言正一脸苍白浑身颤抖的站在自己身前一米处双眼直直的看向头上的长刀冷汗顺着脸佳掉在身下的土地上,蓬勃的刀这时距离他头上只有不到一公分,茫然的收回长刀缓缓的向周围看去,顿时大脑处在了当机状态,周围的这一切都是自己作的吗!在以蓬勃为中心方圆数百米的方圆内,已经被鲜血所染红到处都是倒地呻吟的人,大概算了一下,周围差不多有一千五百人以上甚至还多,而且大多数人的身体上都缺少一部分零件,现在的场面可以说非常血腥,但蓬勃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没有害怕,仿佛已经习以为常是的。

蓬勃忽然想起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李静好象受了很重的伤,意识到这点后,他迅速的开始寻找了起来,不多时,在这片空地的边缘地带找到了在树下已经昏迷的李静,伤势看起来已经无大碍了,她的身边还坐着,李刚与赵雪欣,看到他们都平安,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蓬勃提到嘴边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这才感觉到浑身剧痛,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身体上部满了密密麻麻大大小小伤口,外衣已经被鲜血所染红,也分不清那些是自己的那些是别人的了,反正现在是破破烂烂的。

忍着浑身的剧痛,缓缓的走向他们身边坐下,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当大体处理完后,才发现一直到处理完身上的伤口的这段时间内,李刚他们既然一句话也没有说,茫然的向刚刚他们所在的地方看去,这才发现那里,那还有人在!,在向远处看去发现他们这时正在自己二十多米的地方,惊恐的看着蓬勃,把他搞的莫名其妙。

“喂!我说你们离我那么远干什么啊。”

“你```你还是周蓬勃吗?”李刚不敢确定的问道。

听到他的话,蓬勃更莫名其妙了,“我当然是我了,难道我还能是别人?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啊。”

“你真的还是蓬勃?”

“是我啊,你们到底怎么了?”

“呼!刚刚吓死我了。”王言大大的喘了一口气说道。

“喂!我说蓬勃,你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时,怎么忽然发起狂来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