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三 董卓 第三十五回 并州骑兵

kinghappycat 收藏 29 47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三 董卓 第三十五回 并州骑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三十五回 并州骑兵


吕布的骑兵毫不停留,继续追击,很快就追上陆军大队。

按说,以陆军的行军速度,其他部队如果正常追击,根本无法追及。不过,尽管陆军行军时以车辆为主,洛阳到长安的官道也适合陆军行军,还是没有吕布的骑兵速度快。

陆军第9军负责殿后,副军长公孙越走在全军的最前面,军长张飞在整个队列的最末尾。

临出发前,王琦再三叮嘱张飞,务必要防止敌军从后面杀来,尤其要注意敌军的骑兵。因此,张飞让重步兵断后,弩兵居中,骑兵在前列。一旦遇到追击,全军立刻可以掉转过来,变成重步兵在前面的防御阵形。

靠着望远镜的帮助,张飞先一步发现飞速追来的吕布。张飞立刻下令,步兵和弩兵立刻下车,列阵布防。马车则迅速赶向前边,尽量离开危险区域。根据陆军战术条例,张飞退到步兵方阵后面,指挥作战。

要是张飞墨守成规,毕竟吕布还是盟军,张飞就不应该向吕布发起攻击。可是,王琦警告众将在先,再加上张飞敏感地觉得来者不善。因此,当吕布率领骑兵进入穿云弩射程之前,张飞下达命令,弩兵第1团第1营先进行一轮齐射,进行警告。

吕布当然看到这轮箭,不过,吕布是天下无敌的英雄,怎么可能被吓倒!吕布大喝一声,高举方天画戟,对手下骑兵下达进攻的命令。

张飞见来者不但不停下来,反倒加快速度冲锋,立刻毫不犹豫地下令弩兵开始射击。顷刻之间,方镞穿甲箭如飞蝗一般,破空而至,纷纷射向吕布和他的铁甲骑兵。

吕布身先士卒,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挥舞画戟,拨打羽箭。身后的骑兵也挥动手中的武器,尽量拨开飞来的箭只。

虽然吕布手下的骑兵个个武艺精熟,但是,陆军的方镞穿甲箭实在是太厉害,甚至可以说就是铁甲骑兵的克星,在箭雨中冒死穿行的并州骑兵不时被射中。骑兵的铁甲根本无法抵御方镞穿甲箭,箭顺利地穿过铁甲,射到骑兵的肉体上。不幸被射中要害的骑兵难以控制战马,掉下马来,就算没有被射死,也难免遭到战马踩踏。

如果不是吕布亲自率领的并州骑兵,在如此密集的箭雨下,根本不可能有多少战士还能冲过箭雨,继续进攻。可是,在吕布的带领下,八成以上的骑兵都穿过箭雨,冲入严阵以待的陆军重步兵方阵。

猛将手下,焉有弱兵,吕布所部骑兵跟着吕布出生入死,久经沙场,攻击力实在可以说是甲于天下。再加上吕布本人超群绝伦的战力,即使是和陆军重装骑兵都有一拼。

在吕布的冲击下,陆军的重步兵方阵被强行撕裂,本来专门用来对付骑兵的方阵,完全不能发挥预期的功效。好在双方在官道上狭路相逢,重步兵的六个方阵纵向排列,厚度超乎寻常,吕布一时之间,无法完全冲破。

尤其对并州骑兵不利的是,骑兵在官道上疾驰,限于道路的宽度,攻击面狭窄,因此,前军虽然已经和敌军接触上,后面的骑兵仍然遭受穿云弩的连续不断的射击。凉州骑兵一边拼命挥舞武器拨打箭只,一边下意识地散开,尽量离开狭窄的官道,减少被箭射中的概率。无法及时散开的骑兵,意识到如果和敌人开始缠战后,敌人的箭就不会射来,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

张飞看着战局,不由得忧心如焚。上次吕布入侵盛乐,张飞、关羽赶去援救,没能和吕布交手,心中始终引以为憾。这次亲眼看到吕布的勇猛,才相信轲忠转述的话。而且,前次冲突以来,吕布的铁甲骑兵屡经沙场,骑兵的勇猛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随着吕布骑兵的稳步前进,在双方接触面上,双方士兵根本就没有活路,死亡只是迟早的事情。

狭窄的官道虽然使陆军获得了更大的纵深,使陆军的弩手更有用武之地,也使陆军重步兵无法形成局部的大面积围杀,给吕布的骑兵带来机会。

更为不利的是,吕布个人的威力显现得淋漓尽致,陆军重步兵虽然能够阻止住并州骑兵的冲锋,但是阻止不住吕布本人。吕布身体里蕴藏的力量似乎永无穷尽,他的画戟挥舞起来,重步兵战士当其锋芒者几乎立刻被一戟致命。

官道几乎成为吕布的个人表演舞台,重步兵战士慑于吕布无可匹敌的杀气,不断被吕布击杀。并州骑兵则被主将的勇力所鼓舞,奋力向前。

张飞见状,知道要想抵抗住敌军,必须先遏制住吕布,遂下定决心,要亲自会一会吕布。但是,为了保护主将,确保指挥的连续性,张飞的位置在重步兵方阵之后,一时之间,焉能换位到前军?

随着吕布的逐渐深入,战马的速度也逐渐减慢,直至完全停止。这个时候,骑兵和步兵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剩下的只有血肉相搏。

无论是重步兵战士,还是并州骑兵,双方勇士的大脑都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挥动武器,想把敌人击毙。在这种情况下,任何防卫都失去意义,每个人都如疯狂的猛兽一般,只想杀人,不顾自己,这种情况更使双方战士的死亡人数大大增加。

在混乱一片,血光纷飞的最前线,还剩下唯一一个还保持着冷静的人,这个与众不同的超人,当然只能是吕布!

陆军重步兵虽然个个都是勇士,但在勇猛无敌的吕布面前,却个个惊恐万分,不由自主地躲避着这个死神的化身。在吕布身后,排成行的重步兵尸体,正在见证着吕布的武勋。

吕布的卓越,不仅体现在他的武力,更体现在他钢铁一般坚韧的神经。虽然在刀光剑影中厮杀,吕布仍然目无余子,不但屡屡发出必杀的一击,而且还能在疯狂到失去人性的修罗场中自保。

按照陆军的标准战阵,方阵之间留有空隙,可以在必要时让将领通过。可是,在官道上,这个空隙无法建立,张飞空自着急,却无法越过自己人的阻隔,冲到前线和吕布交手。后面的几个方阵还算整齐,按照张飞的命令,为军长让开通道。不过,让张飞更加郁闷的是,张飞通过最前面的方阵,是因为重步兵战士为躲避吕布的杀伤而让开一条血路。

张飞顾不得考虑通道的成因,催动战马,挥舞蛇矛,直冲向吕布。这时,排在最前面的第1步兵师第1团的方阵已经完全被吕布所部击穿,吕布率领的并州骑兵已经和第1步兵师第2团的方阵开始肉搏。

张飞也是三国时代的顶级猛将,尤其是他霹雳一般的吼声,绝对不做第二人想。张飞怒吼一声,犹如旱天雷一般,把积累在胸臆间的闷气吐出去,然后冲向天下无双的吕布。

吕布的超卓,还在于他敏锐的近似于第六感官的直觉,以及对任何敌人在战术层面上高度的重视。吕布虽然目空一切,但是还是本能地感觉到来将非同小可。因此,在张飞杀到之前,吕布全身的每条神经和每块肌肉都高度动员起来。这不是面对强敌的紧张,而是一种强者遇到对手的兴奋。

双方战士也被吕布和张飞震慑住,不由自主地让开一片空场,让双方主将对决。其中另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双方战士的鲜血已经流淌得太多,勇士们的潜意识中已经在抵抗杀戮,只不过在这惨烈的屠场中,谁也无法意识到,即使意识到,也没有办法停止。

瞬息之间,张飞已经冲到吕布面前,凶狠地刺出手中的蛇矛!在这个时空里的第一场武将之间的顶级对决开始了!

张飞虽然隐忍许久,但是,他并没有被狂怒冲昏头脑,更没有自大到以为一个照面就能刺吕布于马下。因此,张飞刺出的这一矛仍然留有几分余地,而不是全力刺出,以免招式走空以后,吕布的回手使自己无法抵御。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吕布见这一矛刺来,所有的傲气立刻烟消云散。吕布也留有余地,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小心翼翼地封挡住张飞这一矛。

画戟和长矛相交,发出一声巨响。张飞的蛇矛出自蒲元之手,实乃兵中极品。吕布的画戟也出自名家之手,虽然材质不如蛇矛,但也是世间少有的武器。蛇矛和画戟都是杆部相交,难分高下。

吕布的膂力虽然比张飞大,但是他刚刚冲破陆军坚实无比的方阵,体力消耗巨大。张飞可是生力军,因此,在力量方面,两人也打个平手。

虽然两人都是骑兵将领,但战场还是狭小,无法让两人正常进行回合式交手。两人只好用双腿控制战马,尽量保持战马的稳定,试图拿下对手。吕布只能用双腿夹住马腹,力量分散不少。张飞则可以通过马鞍稳坐马上,并使用马镫灵巧地控制战马。这样一来,陆军的改良马鞍和吕布没有的马镫又为张飞增添若干制胜的筹码。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