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山河 第四卷 第十节 狭路相篷勇者胜(下)

反手一刀 收藏 7 25
导读:血祭山河 第四卷 第十节 狭路相篷勇者胜(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4/


第十节 狭路相篷勇者胜(下)

太田小三太现在相当得意,八路军主力已经被自己一个不满员的辎重大队给死死的挡住,只要那愚蠢的野笔能够及时的反应过来,回过头来将部队后压包围,这支八路军(这个时候,太田小三太终于知道这支中国军队的部队番号。)完全可以被蝗军全歼,那么自己的大功劳怎么也跑不了,甚至提升为中佐也不是不可能的。

野笔一熊,你这头马鹿怎么还没有组织部队全线包围上来,真是蝗军的耻辱,你不是相当嚣张吗,不把支那军队放在眼里吗,不但放任八路军冲出了包围,还没能急时组织部队追击,他这种人也能当上精锐步兵大队的大队长?战后是不是要参他一本?太田小三太恶毒的想到。

可惜,太田少佐根本就想不到,野笔一熊的指挥部会被八路军干掉,他仍然一厢情愿的想着是因为野笔一熊的愚蠢,作战指挥的不力,才让这股八路给侥幸逃到这里,送给他自己的一个大功劳。

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

野笔一熊这个混蛋并没有死,吴德那正中心脏的一枪如果是打在正常的普通人身上肯定必死无疑,可惜的是野笔并不能算个完整的人,这头畜牲的心脏长在左边。

这让野笔躲过这毕死的一枪,在部下们拼死的抢救下,野笔才没被八路军指战员活活踩死。抢救下来的野笔只来的急将部队的指挥权下放给手下的一位中队长,就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凭着优良的军事训练,顽固的战斗信念。野笔大队在这位从长的黑壮黑壮,从基层一步步实干上来的中队长的组织下,已经慢慢的会合在一起,重新整理了部队,军事布署也已经传达完毕,步兵炮也调转头架设了起来。眼看着野笔大队就要组织部队对八路军来一个大的反扑。

危险。

相当危险。

吴德这时候,正带着挑出来的近百名经验丰富的老兵,加强手榴弹后,通过太田阵地前一道山洪冲出来的长满齐腰深野草的一条小沟,在太田的大意下,带着他们潜行到了太田阵地的侧下方。在鬼子视线的死角处,吴德等人掏出了手榴弹。

吴德比划了几下手势后,敢死队都默契的点了点头,在来之前,吴德就已经将相关事项进行了说明,对于这群老兵来说,怎么样能发挥最大的战斗力,大家心里面还是有数的。

“投!”

随着吴德的一个声音,上百枚手榴弹冒着青烟,在夜空划过一道弧度,纷纷在太田的阵地上临空爆炸。仅仅是延迟三秒而已,手榴弹临空的弹片给阵地上的小鬼子造成了很大伤害。(抗战时的手榴弹好象是延时七秒至八秒,如有错误还望各位提出)

烟幕四起。

“嗒嗒……”

三营长组织的机枪队也及时的响了起来。得意的太田没有想到八路军在经过一段死寂后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能量,鬼子火力一下子被打哑,鬼子兵被压制在阵地上抬不起头。

“杀!”

机不可失,失不在来。吴德一声发喊,带着老兵们如猛虎出笼一般杀上的太田小三太的防御阵地。

三营长小心的组织的机枪队,夜幕下,混战中,为了压制敌军火力,误伤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为了能够上吴德等人顺利的冲上鬼子阵地,三营长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少对自己人的误伤。没倒在敌人的枪下,反而牺牲在自己人的枪口下,饶是百战心坚如铁的三营长心里还在滴着血。太田小三太这个混蛋布置的阵地前的冲击空间太狭。

“同志们,冲啊!”

动作很快,吴德的敢死队从山坡的死角跃起,一刹那的功夫就已经冲上了鬼子阵地。三营长见状后一声发喊,抱着机枪带领所有的八路军指战员全线冲了上去。化悲伤为满腔怒火,早就憋了一口气的八路军指战员气势如洪,一窝蜂冲上了太田的阵地。

太田小三太现在欲哭无泪,自己的大队在白天的惨败加上这一夜的追击,部队士气斗志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很低的程度。

原本在太田的打气下,阻击八路军成功让大队恢复了点点士气。但八路军组织的这个冲击,气势之猛让太田的大队一下子回忆起白天的战况,加上太田大队本就属于后勤大队,官兵的作战意志明显比不上作战大队。

恐惧、疯劳迅速击溃了剩余的鬼子兵。

溃逃!

杀红了眼的八路军指战员满山遍野的追杀着逃跑的鬼子兵。杀上阵地的同志们发现自己竟然被这些白天的杂兵给困在这里并且还伤害到了自己的老首长。同志们都愤怒了,就连吴德也忘记了要赶紧带领部队脱离战场,发了疯似的追着被手下保护着撤退的太田少佐不放,妈的,这小子,白天就看他不顺眼了。

“吴德!赶紧组织部队撤退!”

三营长的一声叫喊,唤醒了吴德,吴德朝着太田狠狠的吐了一口痰,不屑的看着满脸惊惶失措的太田冷笑一声后,放过了他,返身回头组织部队。

集合部队用了不少的功夫,如果不是八路军严格的战斗纪律,指战员们的集结那得花上更长的时间。

吴德有点羞愧的看着三营长,在这节骨眼上自己还犯这种低级的错误。眼看着野笔的鬼子大队就要包围上来的当儿,自己不迅速组织部队脱离战场,反而去做捡芝麻丢西瓜,做一名战斗员而不是指挥员的事情。自己还是太嫩啊,太冲动了,吴德看着眼前这位并不比自己大多少却比自己成稳多了的三营长后悔的说不出话来。

三营长到是没有怎么在意,毕竟吴德还年轻还得多加历练才行,再说了他现在不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孺子可教也。

三营长走过来拍了拍吴德的肩膀小声说道:“下次注意点就行了,现在不要想太多,迅速组织部队脱离战场。”

“来不急了。”吴德看着这位像大哥一样教育自己的三营长,指着越来越近的鬼子大队,说道:“三营长,这次的责任在我,而部队因为有缴获的辎重,再加上伤员根本不可能脱离小鬼子的追击,现在你带领其余的同志迅速撤离,敢死队留下,我带领他们留下来阻击鬼子,为你们争取时间。”吴德挥手制止了三营长的话,看了看敢死队员坚定的眼神,然后说道:“营长大哥,你就不要跟我争了,时间来不急了,我犯下的错误就应该由我来承担,在给我留下三挺机枪,和一定的弹药。”

然后吴德紧紧握住了三营长的手,“大哥,团长就拜托给你了,一定要尽快赶回去,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跟你没完!”

“放心!”三营长没有再说过多的话,时间就是金钱,军人就应该干脆点,就算是目送着战友的死,也得有军人特有的铁血豪情,“你小子给老子他妈的活着回来!”三营长丢下这句话后转身大步走开。

其余的指战员默默的看着敢死队员们,掏出了自己不多的弹药塞到了这群老兵、老班长、老排长身上。有些时候眼神中传递的感情更加真挚,同志们之间没有问候,没有泪水,三营的兄弟头也不回的迅速离去。

风萧萧兮,

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

不复返。

“呸!呸!”

吴德摇头挥去这个突发的感慨,他妈的,老子在想什么呢,什么不复返,老子还没活够呢,妈的,就小鬼子这几块料,想弄死我?妈的,看老子怎么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好了!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强将中的强将,为了大部队的安全,我们必须拖上鬼子最少一个小时的时间,大家迅速布置阵地。”

“哈哈……”吴德仰天大笑,说不出的豪情,“就让这群短腿的小鬼子知道爷爷们的历害!”

“哈哈……”

“说的太对了,吴参谋,让这群短腿的杂种尝尝咱们八路军的历害!”

“吴参谋,听你的!”

“……”

同志们早就对眼前这个打起仗来不要命,文化水平又高,讲话搞笑,人品又不赖不会看不起人,又强悍无比的吴德有着相当的好感。现在更对吴德所体现出来的军事指挥能力信服不已,自从王团长将指挥权交给吴德那一刻起,同志们在心中就已经将吴德提升到了吴参谋的高度。

“好,由于大家都是抽调出来的,那就组成个临时的连队。”吴德心中狂喜,把这敢死队留下决对是正确的,这可都是打起仗来不要命实战经验丰富无比的主,如果放到地方部队,最少都得是排长级以上指挥官。自己指挥的可是真正的精兵,吴德没花什么功夫就划分的指挥。

“一排二排居前,三排居后做预备队,火力布置是……”

吴德跟几名临时的班排长迅速商量着如何布置阵地,分配兵力。这群精兵强将果然不同凡想。在小鬼子组织进攻前,就已经将兵力配备完毕,布署好火力,最大发挥出了整体战斗力。

由于鬼子有炮兵的支持,敢死队的兵力分布的很散,并且每个排都将大部分兵力隐藏起来。三挺捷克式加上缴获太田大队的四挺歪把子(三营长没有带走,全部留给了吴德),还有同志们相对充足的弹药,精确的枪法,足够构成了一道严密的封锁线。

吴德这时候不由的感谢太田小三太挑选的这个阵地,易守难攻。前方是一道狭窄的冲击阵地,两边是陡崖,只有自己所处的坡地占据了地利。如果不是太田的大意,加上坡底旁边那长满野草可以潜伏的小沟,自己能不能拿下这块阵地还真的是个未知数。

阵地下的小沟,被吴德布满了绊发雷,并制造了几个简易的陷井,阵地方面已经没有什么问题,唯一对自己构成威胁的只有鬼子的炮兵。没有办法,鬼子的炮兵阵地肯定布置在攻击阵形身后,自己没有可以与之对抗的炮兵,也不可能派人潜入敌后成功的进行破坏,鬼子兵力雄厚,根本就突破不到鬼子的炮兵阵地。

现在剩下的只有硬抗,只希望鬼子的炮弹不长眼睛少落到同志们的身边,吴德无奈的咬了咬牙,如果能有一门普通的火炮就好了,实在不行,来几门迫击炮也行啊!唉,八路军啊八路军为啥这就么穷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