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八十八章诡雷

ddtt 收藏 2 13
导读:狙杀悍将 王牌对决 第八十八章诡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警察源源不断的从各个警署乘车出来,开着警报灯,响着警笛,威风八面的开出来,车速加到最快,一路上骑摩托的警察控制好各路口的交通,保证警车畅通无阻。

几百号警察一下就汇集到酒店的前后门,警察车堆积了一大片,各警种的警察把酒店铁筒般的围了个水泄不通,巡逻警察不敢进现场,因为他们有俩同事就是接到报警后进去的,以后再没人见到俩警察出来,另外乘坐冲锋车的巡警也没进酒店勘察现场,因为他们站在门口看,里边尸体最多的就是冲锋队的警察,这些人不知道怎么的连警车也丢了。

最后还是刑警队重案组的探员第一波进入现场,几个便衣穿着防弹背心,举着格洛克17手枪,高抬腿轻落步的进入酒店大厅,结果仔细一看空无一人,他们里外又搜查一遍,只在几个储藏间里发现被关押的人质,这些人都被拴在一起,有的是拿绳子捆的,有的是拿胶带纸把两手连粘带捆,所有人的嘴都是被胶布粘住的,警察进来把灯一开,看到他们以后,几个便衣警戒门外,其他的进入房间解救人质。


不一会工夫把所有被抓的人全放出来,几个探长马上组织人去询问。一名探长发现,被抓的全是酒店工作人员多,而且基本全是女的,目前没见一楼解救出的人质里有男的。

怎么全是女的呢?探长感觉很奇怪,而根据初步勘察现场发现,死的全是男的,基本没女的,男的有客人有酒店工作人员,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匪徒有保护妇女儿童的习惯?这不可能,看他们残忍杀害警察的手段,他们不像有任何同情心的,拿霰弹枪都把人打死了还拿手枪补枪,太过分了。

刑警全部进入现场,先不勘察,而是先搜查,看看有多少人质,结果发现不少自己藏起来的人质,全部都是女的,有酒店里养的鸡,有女服务员,还有清洁工什么的。

一些办过大案的探长也奇怪,怎么没有匪徒,而且为什么警察的车也没了,难道他们趁乱夺取了警车,跑了不成?探长把情况汇报被警署的高级指挥官,指挥官无无线电通知其他各处的警察,留心搜查丢失的警车。

一个警察从现场里跑出来,到了探长面前报告,“所有警察色枪械和子弹全部丢失。”

对香港警察这可是当头一棒,那可是97年才进口过来的新式大威力手枪呀,格洛克17,每支上千美圆,每枪里边带20发子弹,一下丢了十几支,还有随枪带的备用子弹,一下就让四百多发子弹落入匪徒手里,他们可以拿警察的枪频繁做案,这可怎么办?


探长们发愁的时候,警务帮办下令把所有尸体带回刑事鉴定中心,他们打算想从武器下手,先查清楚匪徒的枪再说。

尸体万万动不得,曹秉是久经战火的老将,他要么大获全胜,要么就占了便宜就跑,其他方法不是他所做的出来的,今天他所做的就是后者,占便宜以后迅速撤离,并且把买来的几十个反步兵跳雷全部留在酒店里,给每个尸体下边放一个,而且还把地雷的上边点上胶水,把地雷放地下,把尸体往上一压,这一压就启动的跳雷的引信。

跳雷的工作模式和踏雷和绊线雷不一样,它是被重物压了以后才开始工作,如果重物一直在,它就不爆炸,重物一移动开,地雷的底座不动,底座上的战斗部就会被弹起来,飞起来几秒就爆炸,警察要把尸体往起一抬,警察们会连人带尸体一起被炸飞,因为尸体上粘住了地雷的战斗部,尸体离开地面,战斗部也就离开底座,但是粘在人身上,不容易看到,这种情况下只有把尸体平拖出去,一直搓着地面拖,始终让尸体压着地雷,让地雷的战斗部与底座不分离,一但分离后果就很严重。


你说这么损的办法他们是那里学的?当然是听说呀。曹秉认识的几个军火商,有的在前南斯拉夫内战中当过兵,有的在那会卖过武器,也会使用武器,他买武器的时候,一向不喜欢地雷,因为埋在路上,如果没人过,自己还要利用这条路机动,所以地雷很碍事,他只偶尔购买遥控地雷,这个可以控制,打伏击时候可以用,另外跳雷他也买一些,击败对手后打扫战场时候可以放在尸体下,谁动谁就死。

曹秉扫荡了酒店的几个楼层,没大量使用跳雷,他在一楼用的最多,其他楼层也用的很多,在屠杀结束以后,他自己没事就放个地雷。

就在大批警察敢来之前,曹秉把最后一个地雷点上胶水放在尸体下边,刘铭基笑呵呵的说:“还流氓?这么流氓的打法,流氓够了没?快走吧。”

“好。”曹秉背着已经发空的背包跑上警车,他包里只有两个火箭筒一支自动步枪还有些弹药,他感觉浑身轻松。


他们坐着抢来的警车,风光的开到一个警署门口,他们一群人把警车停好,警署里空空的,大部分警察都出去执行任务,他们几个人下了警车,打开火箭筒的发射保险,对准警察办公楼和停车场一开打,这是警察手里最后一批机动力量,如果炸掉这些警车,他们留守的警察也难以支援前边。

六个人站成一排,各扛火箭筒,威风八面,对着警车一顿猛打以后,警署外边着起大火,火箭弹的爆炸把大楼内的玻璃都震碎了不少,随后他们丢弃一次性火箭发射器,看着十几辆燃烧的警车,他们高兴的满意离开。

本身他们打到这一步就算占尽了便宜,他们随后把枪隐藏了各自忙各自的,也就没什么大事,可曹秉自以为水平高,还没打算罢手。

他们一伙坐着冲锋车离开警署,曹秉坐在车上,自我感觉良好,他就对吴哲说,“兄弟,这次玩的不错,就到此结束吧,气也出了。”

“是呀,武器怎么办,步枪和冲锋枪还没使呢。”吴哲边开车边说。

“你和你的俩弟兄都上头前那辆车,取了警灯,回去吧,武器给我,我拿警车把枪送回军火商那,还能折几个钱。”曹秉这么做完全合理,把枪丢了多浪费,再一倒手虽然损失几个钱,比丢了稍微核算点。

“好吧。”吴哲把车速放慢,拿对讲机喊:“关宁把车停下。”


两台车都停下,关宁、刘铭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吴哲说:“把武器给曹将军,我们换辆车走人,今天玩到这就该结束。”

“好。”两个兄弟说了一声好,把武器包全交给曹秉,曹秉重新开上警车,带着大批武器就和他们分手。

吴哲也没敢继续开那辆警察的轿车,直接徒步走了一段,摘下手套丢进垃圾筒,和自己的俩兄弟分头打车回去,各自找地方住宿。

曹秉开上冲锋车继续在路上溜达,他打开警察的无线电设备,来回换着频道,最后找到了警察所用的频道,他认真听着警察的无线电通讯内容, 从对话中判断警察现在的位置。他看看窗户外,天已经全黑,到了晚饭时间,不过中午吃的太多,还没消化下去。他回头问自己两位兄弟,“喂,他们三个走了,还剩我们,现在可以放手玩一次,没他们我们照样能玩。”

“没火箭弹,还玩什么。”江琦特别迷信重火力,没好的支援武器,他心里就不塌实。

“我又没都给他们拿出来,现在去取武器,如果不玩下去,我们搞来的三辆摩托车不就白弄来?”曹秉开车去了郊区,从草丛里有把自己藏的一大包武器找出来,放到警车上,然后从新开车返回他们做案的地方。


酒店内,两个警察把一名警察的尸体刚刚抬起,就听见“轰”的一声爆炸,当场把抬尸体的警察炸到在地,两名警察下半身全是血,上半身基本没什么伤,尸体被炸的血肉模糊,之后传来两个警察凄惨的叫声。

飞虎队排爆组的警察刚刚把全楼检查一遍,发现没有炸诶土弹,也没有藏匿的匪徒,现在匪徒已经逃逸,飞虎队可以返回驻地休息,结果一声爆炸之后,他们全傻眼了,马上又重新集合。

一个排爆专家飞跑回酒店一楼大厅,看着两个被炸成重伤的警察就问:“怎么回事,那里有爆炸?”

一个警察已经疼的不行,两条腿上群是血,躺在地上惨叫不止,另一个警察面如白纸满脸是汗,强忍着疼痛说:“尸体下边有炸弹。”说完疼的昏死过去。

“救护队。”排爆专家喊了一句,几个急救中心的护士和急救员跑来,迅速把两个受重伤的警察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救护车响着警报就开出现场。

警察的指挥车上,一个帮办和几个督察都在研究,是不是要解除封锁,清理完现场如何组织警力搜捕嫌疑人,刑警们忙着找人质询问匪徒相貌和其他特征,因为这些人抓人质的时候都戴着面具,也没露出什么特征,人质们就见匪徒开枪,她们吓的什么都记不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