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民族问题由来、缅甸共产党及其他

缅甸民族问题由来及缅甸共产党


笔者有感于在天涯里面看到的一些关于缅甸帖子所言及层面尚不够深入,特将所了解的关于缅甸的一些事情与有兴趣的网友共同讨论。


在整个东南半岛,缅甸是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东南亚国家里其国土面积仅次于印尼。

它北依中国,西北面又与孟加拉、印度有接壤;南压泰国,西邻印度洋并隔印度洋与印度半岛相望,东面与老挝毗邻。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缅甸对遏制印度在印度洋直至南中国海的控制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前几年闹的颇为厉害的中国在缅甸勃生设立海军基地一事(可能已是尽人皆知的了),不能说是无中生有的。

缅甸的近海大陆架蕴藏着可能是极为丰富的油气资源,在2000年度缅甸来自国外最大宗的投资就是加拿大所投资的海上石油勘探、开采。

在英国殖民时期,缅甸是印度的一个省,因此缅甸与印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相当一段时期以来,印度军方与缅甸军政府内一些人士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在2001年12月江主席访缅期间,某军区有多达X座远程雷达专门对印实施监听,江主席的这次出访是相隔十余年后中国国家元首对缅的第一次访问,上一次是杨尚昆主席。在江主席的这次访问中,中国光是歼八就卖了两个中队的数量给缅甸。笔者在2002年元旦期间于缅甸北部军区所在地腊戌(相信对抗战史熟悉的朋友不会陌生吧)看见缅甸政府军已经装备上了崭新的解放军车(有一个车队经行,大约150辆)。

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与缅甸的关系从来没有真正出现过所谓的水乳“胞波”情谊,这是因为:

1、 缅甸内部的民族问题;

2、 缅甸共产党问题;

3、 缅甸军政府的独裁。

说实话,诸位要是去过缅甸那些最贴近民间的地方,才会真正从内心高呼:“祖国万岁!”

为什么呢?你们知道现在缅甸最鸟的是什么吗?是军事侦探部!这是个什么东东呢?就相当于原苏联的KGB,而且其厉害处比其有过之而不及!

讲个故事,就发生在这几年(1999——2001)期间。

缅甸北部森林密布,很多木材被砍下,然后出口。但是出口的只是树干而且还得改成木方(因为缅甸政府规定不得出口原木),那么还有树根啊,干嘛呢,请注意啊,缅甸人民还没到烧树根的地步(可烧的东西太多!)于是我们聪明的广东、福建的兄弟就给它们找到了最好的使处——做喝功夫茶的茶床,爱好功夫茶的朋友知道这玩意:因势将一大块树根(可都是上好的柚木、西南桦、铁心木、紫檀——这些都是得树龄一百年才砍伐的,因为只有这么久年头的才算成材)中间留下平平一面,旁边雕成蟠龙围绕,间中有几个平面放置茶具,龙头处正好就是出水的地方,旁边在摆上几个树根雕就的凳子,这就是一套上好的茶床了,根据雕工、木料,几凳配一桌等等,卖价从5000至几万不等。

做这个东西,一般是在接近缅甸的瑞丽或腾冲先加工好然后运到内地出卖,雕刻的师傅都是从福建来的,缅甸的小工只做打磨这些小活。

话说这一日,一位刚从福建闽南到瑞丽的师傅(故称为老王)吃完晚饭,一个人出来溜达。老王干活的店在紧邻中缅国境线(其实就是一条低矮的铁丝网,而且时有断续)的姐告,老王走着走着就走出祖国怀抱了,可他自己还不知道,倒霉的是他那天还穿着一条中国武警的制服裤子,那条红黄相间的裤线煞是惹眼,就引起了几个老缅军人的注意,上来围住就开始盘问,天可怜见!这老王连普通话都不利索,怎生回答?而且就算他普通话达到可以做主持的程度,老缅也听不懂,因为他们以为中国话就是瑞丽方言!两边这一扯,可能老缅不耐烦,也可能老王确实有点可疑(毕竟是老实巴交的劳动人民,终究胆小)。反正老缅就认定他是军事间谍,二话不说,解将军事侦探部去也!直送距中国差不多150公里的八莫。

这边厢老王的店主好多天不见人了,还以为老王欠上赌场里放水那些人的钱了,四处打听,杳无音信。最后家里也知道了,那更是急呀!

差不多两个月以后,终于屈里拐弯的听说八莫关着一个中国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被军事侦探部抓住的(这个过程请恕笔者从简)。然后又是差不多半个月折腾,知道了,那就是老王。

然后就开始营救活动,对方开价了,老王罪行严重,罚款人民币15万,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在当时,一万缅币(KYATT)在中缅边境实际兑换人民币150元左右,最近只能兑换不到70元(今年)。一个缅甸移民局官员的工资(2002)是15000KYATT。一个缅甸政府军上尉的月薪是7500KYATT,一个缅甸政府军士兵的月薪是2500KYATT。一个民族武装士兵的月薪是300KYATT。当然老王的老板家人都不会这么老实就给15万,最后讨价还价以人民币8万成交。

老王回来了,但老王基本上也可以提前准备考虑如何打发余生了,因为他基本上已经什么都干不了了。

老缅将他关在一个露天的木笼里,那木笼高不过1.2米,长宽都不到1米,而且没水,基本要看人家想不想得起给他吃,就有,也是没手心大的一块饭团。毒打什么的就不用说了,

到被抓住后不久,侦探部差不多也知道老王没什么任务,但已经把他当肉参准备狠敲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民一笔了。

在缅甸,你要是敢说个国家领导人(现在的三巨头是:丹瑞、貌艾、钦纽——缅甸军事侦探部的总头头)个不是?你试试!让你晓得什么叫生不如死。这可是我的亲身感受!我在腊戌呆了两三天,感觉就一句话:还是伟大祖国好!——起码可以在私下开开领导人的玩笑。


If you are talking about The Union of Burma, you should look The Agreement of Pong Long ,The Union of Burma established at Pang Long ,not at Rangoon.

相信大家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这句话是一位叫召若次的人对美国中情局的人说的,召若次是至今为止依然仍在与缅甸政府军进行战斗的一支缅甸掸族武装S.S.A.N的首领,在他的话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名:Pang Long.这个地名在汉语里可以叫做旁龙,那么


zt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