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唐征文]秦琼:一个高级蓝领的成长历程

静默的狙击手 收藏 9 89
导读:[原创][大唐征文]秦琼:一个高级蓝领的成长历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俺,秦琼,又名秦叔宝,曾用名太平郎,家住齐州历城,也就是现在的济南府。想当年俺家也阔过,后来因为祖上投机生意没做好,把宝押在一条叫“北齐”的要沉的船上,结果船沉了,俺爷、俺爹心理素质太差,觉得没希望了,就一块跟着陪葬了。没办法,只好破产了,撇下俺母子相依为命,苦苦度日。

小时侯家里穷,交不起学杂费,不幸成为失学儿童,那时也没啥希望工程,学是上不成了,跟人家学打铁,闲时就和一帮街头的小混混成天搅在一起,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弄的街里是乌烟瘴气,让街坊邻居不待见,不过却打熬出一副好筋骨、一把好力气,手底下也聚了一群小兄弟,比如西街的贾润甫,东巷的柳周臣,还有樊虎、连明、罗士信等等,慢慢地靠收保护费、开赌场和帮人要帐,手头宽绰了,也坐上了宝马啦,连手里两根吓唬人的铜棍也刷了金粉,有钱!!虽然俺是黑社会,可俺不沾黄和毒,还时时刻刻管着兄弟们也远离那些玩意儿,弟兄们也都争气,没听说谁在那上栽过跟头。

俺娘辛辛苦苦把俺拉扯大,从小到大什么都顺着俺,俺是个有良心的人,生怕俺娘再跟俺受苦,就想好好孝敬俺娘,买了大房子给俺娘住,还顾一小保姆照顾她,隔三差五的再扔个三五万给她当零花钱,周围邻居一个个羡慕地直想找块豆腐撞死,就给俺起了个花名叫什么“赛专诸”。俺这人爱交朋友,什么人都能啦得来,人在江湖漂,谁能没个三灾五难的,保不齐就要用得着谁,俺觉得在这上投资回报要比炒股强多了,所以江湖上的朋友用钱也好,跑路也好,都来找俺,俺也从没推脱过,一来二去,地球人都知道啦,有人就说俺是“似孟尝”,呵呵,很有满足感啊!开着宝马满世界转悠,看谁不顺眼就给谁两下子,叫做“马踏黄河两岸,锏打山东六府”,牛哇!

这样的好日子过了一段时间,钱也挣够花了,多少也算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心思就活了,感觉黑社会也没什么可持续发展的前景,不如把自己漂白了,从政治上寻求成就感,有钱,啥事不好干?就让贾润甫开个大酒店,既可以招待江湖上的朋友,又可以借此安排政府官员的食宿,让他们安心地山吃海河、拈花惹草——起个名字叫“贾家楼”;让柳周臣开个汽车专卖店,洗洗钱、行行贿也方便些;至于樊虎、连明,除了打打杀杀就没别的本事了,脑瓜也不怎么灵泛,干脆就让他们去当公安,反正现在破不了的案子海了去了,也不用担什么责任,弟兄们有个小小的不然,一声招呼就什么都齐了......说到俺嘛,当老大的自然辛苦点,谁让咱承担管理责任呢!黑道白道一概摆平,就连铁岭那样的大城市,俺头天晚上打个嗝,第二天早上就有人跑来问俺有没有什么不舒服,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如此幸福的生活,不成想让樊、连二人给糟践了。这俩人,吃嘛嘛没够,干嘛嘛不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个小刑警就骚包得不知天高地厚,没那本事还净充大头鹰,楞把别人办不了的案子揽在自己身上,结果不成了就来找俺,对俺说只要俺接了案子就肯定是公安局长兼刑警队长。俺当时头脑里一心想进人大或政协,根本没把这点小官放在眼里,可架不住自己是个老大,两个小兄弟又苦苦哀求,脑子一热答应了。就这样,俺成了一个吃皇粮的公务员。俗话说,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当了官,官身就由不得自己了,今天一个检查,明天一个考核,后天一个评比,成天价整得俺一会儿也不得安生。还得应付一个接一个吃请和请吃的饭局,天天喝到后半夜才回家,弄得老婆孩子见俺跟见外星人一样难。就一个好,混个人头熟,所结交的人比俺当老大时层次可高了去了。还有就是钱来的比以前快多了,天天有人拎着密码箱找俺,俺有次为老娘做寿,收的银子数都数不清,一些小混混连面都够不着见,俺能收他们的银子他们都会觉得烧高香了。这么好的买卖哪找去?!

那一年,俺开车去山西潞州办个案子,路上碰到车匪路霸正在劫道,你知道俺眼里是不揉沙子的,既做过老大,又是现职的警务人员,自然不能让几个小蟊贼得逞,拎着那俩涂着金粉的铜棍横着膀子就上去了。那些小蟊贼哪里是俺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俺全赶跑了。当时俺急着赶路,没注意帮得是谁,后来才知道那是大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李渊一家,再往后俺还得在他家的公司打工糊口,并当了劳模,上了光荣榜。那时的大唐房地产公司还只是大隋公司的一个小小的控股子公司。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到了山西,俺才知道,钱真是个好东西。出门的时候匆忙,忘了多带点银子,办案的时间一长,就没钱住旅馆了。想俺在家的时候,银子来的容易,往外出的也容易,撒钱就像撒芝麻盐一样,根本没想过自己没钱会怎样,现在被钱瘪住了,日子就感觉过得象听政府官员做报告一样长,天天巴望能见到个熟人借点银子,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就是没人能帮一把。就这样,熬啊熬,都快要把俺熬成糨子了,俩眼见个活物就唰唰地直冒绿光。为混口饱饭,俺拿着那对刷了金粉的铜棍去找拍卖行,可他们说那是假冒伪劣,是赝品,俺自己心里当然明白,既然糊弄不了人家,那就另找辄,咱不还一坐骑吗,卖了它回家,大不了不摆谱了呗。听人说二贤庄有个二手车交易市场,总经理单通单雄信,专收来历不明的赃车、黑车,也是个响当当的黑道老大,他是山西的老大,俺是山东的老大,咱不能让人瞧扁了,打秋风的活是坚决不做,剩下一条道:卖车!好歹咱也是宝马。不成想单老二忒黑,俺七八成新的好车才给了三十两银子。马瘦毛长,谁让咱缺钱呢,三十就三十,小老百姓一辈子也才挣这个数,满足了!

带着现银上路,又怕偷,又怕抢,提心吊胆。路上碰一倒霉孩子,多看了俺两眼,俺以为他是要抢银子,就揍了他一顿,也出出恶气,让他知道知道落水的凤凰它也不是鸡。俺是打铁的出身,力膀足,下手重,那怂人忒不禁打,竟死了。当地公安把俺抓了,知道了俺是一个系统的,很优待俺,让俺讲是防卫过当,法院就此判俺去幽州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劳改(那时候的北京也就相当于现在的青海、新疆)。幽州的总管罗义是俺失散多年的姑父,俺的事可是当年报纸杂志的头版头条,一个地区公安局长打死了人,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不稀罕,可那时该是多大的社会影响啊!姑夫听说了,回家给俺姑一说,俺姑认出了俺,让俺姑夫把俺捞了出来,这对于相当于省部级领导的俺姑夫来说,捞个把人那就是小菜一碟,谁敢不买他面子。从牢里出来后,因为有前科,政府机关是回不去了,年龄大了又不想继续在黑道上混,俺又想家,担心家中老母,俺姑夫就利用他的关系让俺去山东的一家装修公司工作。

装修公司老总来护儿非常欣赏俺,可又觉得俺的背景太厚,靠山太硬,自己不好管理,就把俺推荐给了另一家比较大的装饰公司的老总张须陀。张总让俺带个装修队专门负责给他承建完工的工程补漏,俺这人干活很认真,又把罗士信叫过来给俺当副手,慢慢地俺在这一行也干出了点名堂。谁知张总的摊子铺得太大,豆腐渣工程做得太多,资金链断了,还没等俺完全发挥自己的才干和能力,他的公司就倒闭了,自己也让债主逼得上吊了。张总没了,生活还要继续,俺就和自己的一帮黑道弟兄投资成立了一家股份制公司——瓦岗寨房地产有限公司(现在满世界人都知道做房地产最赚钱啦),俺也算个大股东,其他的股东大多是冲着俺的面子投得资,按说俺当个董事长、总经理什么的绰绰有余,可俺不愿意。俺知道自己有号召力,在黑道上锻炼出了一些管理能力,但俺没太多的经营头脑,市场竞争那么激烈,一个不好就会血本无归,走俺爷和俺爹的老路,干脆让俺从小一块光屁股长大的脑子里灌了水的程咬金当法人,反正万一有什么闪失就让老程顶缸。俺有的是力气,就负责一些苦活累活,不用操太多的心,到也逍遥自在。公司运转了一段时间就看出了问题,俺们这一帮人毕竟文化素质差了点,要想做大做强必须引进高级经营人才,黎叔说二十一世纪人才最贵,其实俺们那时就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正巧大隋公司有一高管李密混不下去了,俺们就把他挖来,把老程给罢免了,让他当董事长。这个李密刚来时也确实做了点工作,取得了点成绩,可这人忒聪明,不久就发现自己其实是个傀儡,然后就开始玩弄权术,分化俺们弟兄,在俺们弟兄中间制造矛盾,拉拢一批,打击一批,慢慢地就把各个关键岗位换上了自己人,控制了董事会,直到最后清洗了总经理翟让,把瓦岗寨房地产有限公司重组为大魏房地产开发公司,俺这批老弟兄们反而靠边站了。知识分子的心眼真是太可怕了。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弟兄们纷纷自寻出路,俺这时听说大唐房地产公司已成了气候,就有心跳槽,瞅了个机会带着几个知心的弟兄奔那去了。

路过洛阳,大郑公司的董事长王世充知道了,派他的助理单通单雄信招揽俺,单通以前也是黑道老大,却不过他的面子,俺们就留下,反正凭俺的本事,到哪还混不到一碗饭吃,搁哪混都是混,呆呆看看呗。王世充那人人品忒差,又馊抠是又小心眼,成天喜欢装神弄鬼,净开空头支票,糊弄人干活还不给银子,拖欠了不少农民工工资,俺这人最看不惯这种人,一气之下,走人!

到大唐房地产公司一应聘,他们的总经理李世民热情得不得了,现在有经验的高级技工太少,高薪都请不来,俺自己送上门来,他能不高兴吗,立马就和俺谈好报酬催俺上岗,给了俺一支建筑队让俺干。俺当然不能辜负老板对俺的信任,拼着老命给他干,先后在山西、河北、河南、安徽等地承揽了多项大工程,挤垮了刘武周、王世充、窦建德、朱灿等人的公司,给大唐房地产公司的发展壮大立下了汗马功劳。随着大唐公司向垄断企业的发展,高管层权利的斗争也白热化了,总经理的两个不成器的兄弟看到董事长年事已高,一心想得到董事长的位置,俺当然不答应,公司能有今天是俺们弟兄在总经理的带领下流血流汗换来的,哪能让他们得逞,一帮弟兄就把他们灭了,逼着董事会改选李总当了董事长,这里面出力最大的就是尉迟恭和俺。李总当上了董事长以后,为了表示对俺们的感谢,专门推出了一个凌烟阁光荣榜,很荣幸,俺能和一些白领一起上榜,虽然排在了最后一位,和俺的贡献并不成比例!谁让咱只是个出力的蓝领呢!

什么事情都不能当真,比如俺,给公司出了那么多力,到老了,只混到看大门的份了,和俺一样的还有尉迟恭,他在凌烟阁光荣榜上的排名可比俺靠前,想到这,俺心里也就平衡了。


(材料参考《说唐》和《隋唐演义》,咱也戏说一下。)

1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