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四卷 第三章 交战(三)

du4893525 收藏 2 15
导读: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四卷 第三章 交战(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报告司令员,桐木岭方面传来消息。”在健步如飞的急行军中,欧阳震气喘如牛地跑到我身边。由于他到我军时,我们残酷的体能训练已经结束,他没有碰上。后来他又主要从事参谋和情报分析工作,一直没有参加各种魔鬼训练。尽管他是美国正规军校毕业的,但和我们这些体能和耐力都超强的人相比,他明显的差了一大截。这也成为了大牛和黄天行他们取笑他的话题:别看你会玩什么潇洒,有本事咱们比比体能!

老石岭战斗一结束,我就命令纵队主力迅速补充枪支弹药,带上那六门迫击炮,连夜以强行军的速度赶去偷袭拿山的赣军第七十四团。袁文才带领地方部队在打扫完战场后,留下一千人驻守老石岭,防止闽军来个回马枪,他自己带领其他人作为二梯队随后跟进增援桐木岭的张河。

“情况如何?”我焦急地问道。如果张河那里拖不住赣军第六军主力(少两个团,七十三团驻扎在吉安城里,七十四团驻防拿山),那我回师偷袭赣军第七十四团,然后反身夹击第六军主力的方案就难以实现了。

“赣军好像没有认真进攻,全部都是试探性的,基本上是一触即退。”欧阳震疑惑地说道:“敌人现在还在桐木岭山口泡蘑菇,真是奇怪!”

“咦,还真是怪了。”我一边跑,一边沉思:“闽军不在自己的地盘上,只干偷鸡的活儿,这我能理解。但赣军的举动就让人费解了,难道他不知道我们是在抢他们的地盘吗?现在江西南部大部分地区已经被茨坪和瑞金两个根据地瓜分,莫非朱培德不想要了,想和我们和平共处?如今这个年代,实力代表一切,而地盘是实力的保证,应该不会有任何军阀会容忍有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存在、扩张。他朱培德为了封锁茨坪和瑞金之间的通道,宁愿向宿敌宁采容低头,难道会不借这次中央军的实力来趁机消灭我们?嗯,中央军。对了,历史上蒋介石常常借着剿匪来将自己的势力伸到地方军阀的地盘。因此,各地方军阀都对蒋介石抱有极大的提防之心。如今十万中央军入赣,朱培德对中央军的恐惧可能更胜对红军的担心。为了保住自己的实力,所以他才命令第六军磨洋工。”

“对,一定是这样的!”想通了这一点,我不禁兴奋地叫道。

“司令员小心!”耳边传来欧阳震仓惶的叫声。

“砰!”我被扎扎实实地弹了回来。

是谁有如此之高的武功?想我张文龙虽还算不上一流高手,但起码也挨得上二流半高手的边了。就算是大牛和王佐这种体格的人也不可能将我弹这么远。难道我们纵队中又引进了什么绝顶高手不成?

我揉着差点被撞散架的肩膀,从地上爬了起来,抬头一看,两米外一棵松树傲然挺立着,微微摆动的树枝似乎正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

铐,原来我思考得太投入了,前面有颗松树也没有发现,结果就不小心发生了交通事故。教训呐!各位司机朋友一定要引以为戒,驾驶时绝不能走神。

“呵呵,”我干笑了两声,尴尬地说道:“看见没有,行军的时候不能够开小差,不然就会像我这样!”

“哈哈哈哈……”队伍中传来一片哄笑,气氛轻松了许多,大家的步伐也更加轻快了。

“命令张河,不要过于刺激赣军,只要拖住他们就可以了。”实在是太丢我英名神武的司令员的脸了,我赶忙转移注意力,向欧阳震下令。

“是!”欧阳震敬了个礼,转身跑了。

各位一定会很奇怪,我又没有电台这种通讯工具,怎么可能随意给相距几百里的各方部队下命令呢?这就是队伍中猎人多的好处。这帮人中有几个玩鸽子的高手,业余票友也不少,这就为我解决了长途通讯的问题。在欧阳震的信息大队中,就专门有一个信鸽小队。

经过一夜一天的急行军,晚上10:00左右,我们悄悄地进入了拿山。

“林浩,命令部队全体休息,吃干粮、喝水。不得喧哗,不准生火。绝对不能惊动敌人。”在离敌人第七十四团驻地两个山头外的一个半山坡上,我对浑身湿透的林浩说。

这种高强度的急行军实在太耗体力,即便是我们这些体能超强的人,也都个个汗如雨下。这时候若是被敌人发现了,虽然我们不怕敌人的进攻,但我们要偷袭他们也做不到了。敌第七十四团凭借坚固的工事,只要能抵挡住我军两天,敌第六军主力就可以赶回来。到时候来个前后夹击,我们可就危险了。所以,偷袭第七十四团是一步好棋,也是一步险棋。关键一是要隐蔽,二是要快速解决战斗。

“黄天行,你派一个班去侦察敌人兵力的分布情况,最好能抓一个舌头回来。”我抬起手,用袖子抹了一把汗,对正在用帽子擦汗的黄天行说。

“是!我马上就去。”

11月初虽然还没有到冬天,但气温已经降了下来。尤其是在山里,晚上山风一吹,那还真是呼啸而至。你要衣服穿少了,还真不见得熬得住。

“三月里的花开哟,九月里的果,我那水灵灵的小妹子哟……”在摩天崖通往山腰的羊肠山道上,一个歪戴着军帽的小白脸赣军军官正在醉醺醺地一摇三晃地走着,嘴里还哼着小曲。在他身后,跟着他的勤务兵。看来这家伙一定是在拿山憋得太久了,在这大冷天的晚上还借酒发春。

就在他摇摇晃晃地来到一个弯角处时,后颈上挨了重重的一下,他顿时一晕,瘫到在地。他的勤务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嘴就被人从后面捂上了,腰上被一个硬硬的、尖锐的东西顶住。同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许动!敢动就捅了你!”

“司令员,据俘虏交代,赣军第七十四团主力驻扎在摩天崖。此处山高路陡,易守难攻。而且摩天崖背靠悬崖绝壁,敌人不用防守背后,将兵力都放在了前面。如果从正面强攻,恐怕会有很大的伤亡。”黄天行在审讯完俘虏之后,向我报告。

“背靠悬崖,易守难攻。”我微微一笑,说道:“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天险,越是这种地方,防守方越容易松懈。他们不就是依靠这个悬崖,认为我们不可能从后面袭击他们吗?我们就偏偏从这里下手。这就叫出其不意。”这种案例我看多了,华山险不险?腊子口又如何?长江照样挡不住英勇的人民解放军的前进脚步。何况我的部队人人都经过过疯狂的攀岩训练,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黄天行,你们大队有没有熟悉这拿山地形,而且擅长攀爬的?”

“有。有一个叫‘猴子’的战士就是在这一带长大的,他和他爷爷专门在悬崖上采药,拿山的哪个沟沟坎坎他闭着眼睛都能找得到。”

“快去把他找来。”

“是!”

几分钟后,黄天行带着一个身材瘦小的战士来到我面前。

“司令员,这就是 ‘猴子’”黄天行向我介绍道。

‘猴子’真是人如其名,身材矮小,瘦瘦精精的,估计体重不会超过一百斤。就连孙荆这种瘦小的人在他面前,也是加大号的。

“‘猴子’,你对摩天崖熟悉吗?”我知道这个时代的人很多都给自己的孩子取个诸如猫啊、狗啊什么的名字,名字贱,是为了保佑他活得长。

“熟,参军前我和爷爷经常到这一带采药。” ‘猴子’腼腆地说道。

“那你能爬上山崖吗?”

“能。”‘猴子’毫不犹豫地回答,显得很自豪。

“你多长时间能爬上顶?”

“大概半个时辰。” ‘猴子’稍微想了一下,说道。

半个时辰就是一个小时,这个效率可真是高。

“好!钱三掌,你带领直属队,跟着‘猴子’从后山的悬崖爬上去。”我对肃立一旁的钱三掌命令道:“你们上去之后,要悄无声息地占领敌人的团指挥部,控制住崖顶,然后向山下发信号。信号是三个圆圈的灯光。我们看到信号就会进攻。但是在枪响之前,你们不得暴露。枪响了,就说明我们的偷袭转为了强攻。这时候,你们就从崖顶进行火力支援。我们上下夹攻,消灭敌人。”

“三掌,”我拍了拍钱三掌的肩膀(他比我矮,我拍得到。要是大牛和王佐,我就只能拍他们的手臂了。),严肃地说:“这次战斗成功与否,全看你们能不能无声无息地拿下崖顶。看你们的了!”

“请司令员放心,保证完成任务。”钱三掌坚定地回答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