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卖小女孩的火柴

卖小女孩的火柴


轻轻的风伴着夕阳的光芒洒向一条静静流淌的溪流,缓缓的经过天主教的教堂,教堂顶部的两面钟跟着时间奔跑,尖尖的屋顶直指天堂。然而就在他旁边有个不起眼的角落,一栋两层木头做的房子门口,一个着衣肮脏的女人牵着拖着一辆三轮车,三轮车上坐着三个不一样大的女孩。

最大的那个就叫她老大,她依然是那么的脏,尖尖瘦瘦的脸与她的母亲没有两样。她呆呆的望着车上的破烂东西,似乎在清点着车上的战利品。中间的那个也就叫老二,她似乎还有那么的一点脏,脸上、衣服上都带着点点的暗色,她的样子简直就是她姐的翻版,依旧那样的瘦。她常常往着车外望,但还是喜欢回头点点自己的拥有。坐在另一边的是最小的,姑且就叫她老三,她似乎有点干净,她仿佛极富好奇心,两眼直直的望着车外来来去去的男男女女,或者是花花草草、阿花阿狗。但她依旧是那么的瘦,那么让人讨厌。

他们没有父亲,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四个人就只能靠着捡破烂为生。所以一家人中就老大、老二上过学。老大的学历一共上了五年三个月十一天零五个小时三十分钟,在她离开学校门口的最后时刻是被一个泼辣的女生拉着头发推出校门口的,她呆呆的走到家门口,看见两个不大的妹妹在屋里玩耍,她便冲进屋里,嚎嚎大哭了起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学校教室里见到她的身影。老二一样的,也就读了两年,终于被同学欺负的不行了,也跟着辍学了。而老三连一天的学也没上,老大对她说学校是个让人讨厌的地方,所有人都不会喜欢你的,她们还会骂你或者打你,然而她有自己的想法,望着一中的门口还会常常发呆。老二有时也会对她说,你真的想去啊,真的?你可别后悔啊,还有现在我们家里是刚好吃饱的,你还是别去了啊,她似懂非懂的看着二姐,还是一种无限的向往。

她明白学校是很难去的了,但看总行吧!她想着,还要被老二拖着去捡破烂,而老大拉着老二,快步的想跟上她们的母亲。她们的母亲回过头大骂,还不快走啊,死丫头!

为了生活她们就那么的走着,老大跟着母亲去支撑着这个家庭而组成一组,老二、老三因年纪太小而只能好好呆着、玩着。当然她们必须离学校远些,老大戒告老二。

老二在母亲与大姐离开后,也会跑到外面去找些破烂卖掉充当零用钱,于是她便会抛下老三外出。不听话的老三也就常常跑到小学、初中、高中的学校门口东看看西瞧瞧,当然她更怕老大、老二的预言成真,在学生放学前她都会老老实实的跑回家,关上门。

当然还有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例如她最近惊讶的发现她的母亲还有她的大姐、二姐常常从校门口走出来。于是她便经常缠住她的母亲,要母亲带她一起去捡破烂,还常常拿自己不舍的吃的鱼干去贿赂二姐,希望二姐能带她一起出去。然而她还是不敢直说要去学校里面看看。在一时间,这梦想承载着她所有的理想。

机会就这么幸运的降临到她的身上,当她的二姐拿了她所有的鱼干之后,就答应她带去附近的学校。那是所不大的中学,孤单的一栋教学楼立在草地上。

当她俩走到校门口时,老三是那么的激动,于是她便忘记了大姐的戒告,拉着老二,一直朝着学校门口走去。一直让她害怕的门卫并没有拦住她们,于是她便第一次踏进了学校大门。

学校原来很大,还有两栋大楼,两个操场。老三惊讶的望着她从未见过的一切。接着俩姐妹一起绕着大操场跑了几圈,然后老二拉着老三到堤坝上,沿着堤坝走了一小会,便可拐弯进入熟悉的小路。这下老三明白去学校还有后门可以走,以后可以自己来了。她可高兴了

然而对她来说,这只是个噩梦的开始,这是必然的。

她是那么的迷恋学校,一个常常会坐在那里发呆,看着那三栋教学楼,希望自己能进去里面看看。她离学校的距离越来越近了,直到她能够触摸到最近的那栋教学楼黄色掉漆的墙。

她自己也开始担心起大姐的话,她怕被人欺负,可怜的她一回头便看见三个在上体育课的男孩朝她走来,而她已经被吓得一动不动。走在最前的男孩突然向她跑去,手抓一大把的芒果叶,朝她脸上抛去。然后三人大笑且叫到:“看啊、看啊,一个疯丫头啊!”

她惊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突然想起了大姐的话,她是那么的后悔。她想那些男孩会不会要打他,她是不是要逃跑,那些男孩会不会追她。这时她的思维已经一片紊乱了。

一个个头很大的男孩走向前来,以很快的速度伸出他的手然后用力捏老三的脸。老三大声的尖叫。 她突然明白自己得跑了,否则可能被他们打死。她是那么的害怕。

然而她是不可能跑的掉的,那三个男孩轻易的就追上了。一个伸脚绊倒了她,让她重重的摔倒在地;一个揪住她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拔起;一个从后面抓住她的脖子,用力捏她那瘦瘦的脖子。她哭了

而那三人并没有停手,仿佛打她是那么的过瘾。而老三哭着,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她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逃离这片苦海。

三人在一瞬间停止了虐待,她在想着这下她可以跑了。可她一抬头便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她惊恐的抬头看着那个人,他也是同那三人一般大。他用力将手中的东西朝三人那里砸去。接着三人便灰溜溜的跑走,而另一个人也很快的消失了。

她呆呆的看着那个消失在教学楼中的背影,然后看了看地上的东西,原来是一盒火柴。她捡起那盒火柴看了看,然后紧紧的抓在手心,快步跑到堤坝,飞到小路,冲进家里,趴在床上,仔细将火柴看了又看。

她完全忘记了那三个面目可狰的男孩,大姐的戒告。大脑中就只有那个男孩的愤怒的表情与消失的背影,当然还有那盒火柴,

她躲在家里看着火柴已经好几天了,她突发奇想:把火柴还给他。

认出那个男孩很简单,兴许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男孩的模样。于是她趁着一个家人不在、天气晴朗的下午,坐在堤坝上等着那个男孩。然而她不知能否等到他,也许那人从大门走呢!但她是不敢到大门那里等他,只好在这里碰运气。

午后的太阳是有点毒辣,不一会儿她就像掉到水里一般,全身都湿透了。然而她关心的是那钟声,一次又一次的钟声都在敲击着她的心跳。

当夕阳快斜到山的尽头时,最后的钟声响彻了她的心房。她想抬头望望那学生涌动的校门,但由于距离太远而只能看见一个个小点。然而在她的视线中有个点越显越清晰,她的心情异常的激动,两眼一直盯着那个影子看。很快她的心便凉的低谷,那是两个女孩朝她走来。她转过身,坐在堤坝上,两眼看着静静流淌的小溪。那些女快步从她身旁走,还小声的说:“快走,说不定有是个疯子!”,接着她们便大声笑着跑开。

她现在很想回头,但她怕回头又会见那天欺负她的那三个人。那天那三人的可怕面孔又显在她的眼前。她用左力用手顶住地上,右手紧紧的捏着火柴,一回头,便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她的心跳地极快,两眼盯着那个男孩看,缓缓地起来。

那个男孩单肩背者书包,缓缓的沿着大操场的跑道走向堤坝。他一脸严肃的走着,背着夕阳低着头。到了离老三的距离很近的地方才发现,他的面前站着一个有点脏的女孩。

老三伸出她的挺干净的右手,右手的手心放着一盒已经被汗水沾湿的火柴。她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希望男孩拿走那盒火柴,然后她就会跑开。

男孩看了看那盒火柴,抬起头,用左手用力一甩。火柴以一个完美的弧度在夕阳的衬托下从女孩的手中划出,它轻轻的落入一条流向小溪的小流,没有溅起很高的水花,没有太大的声响。一盒沾着汗水火柴就这么消失在波光粼粼的水面。

那个男孩侧过身,缓缓的经过那个女孩的身旁,消失在堤坝的拐角处。而老三呆呆的站在那里

这件事似乎已经过了很久很久,偶尔还会在桥中央看见那个很肮脏的女人骑着三轮车载着三个一样很脏的女孩。或者在一些学校内的垃圾堆旁看见老大牵着老二,老二拉着老三,跟着最前的母亲,母亲常常会骂到:“还不快走啊,死丫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