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光芒(台海之战) 正文 第二十四章

xujh26 收藏 3 126
导读:红色光芒(台海之战)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49/


任全彪忽然飞身拿起了正不断闪烁着绿灯的对讲机,也不理会对方在说什么就大声的说道:“卫国!我军击中了‘企业’号,我军击中了‘企业’号,他现在正在下沉!哈哈!他现在正在下沉!”

一个小喇叭里传来了微小的声音,那是朱卫国的欢呼声,接着他又激动的汇报道:“艇长,动力系统的故障已经排除了,我们可以去参与攻击了,我这就上来!”

“恩!”任全彪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收起了笑容,他放下了话筒对文海斌道:“我们的动力系统已经恢复,我们现在就立刻赶往目标,看看还能不能猎到些什么。张演,立刻向海空军联合司令部报告我艇已经恢复了动力系统,正在赶往作战区域。哎......可惜敌人的航母已经被空军和隐身导弹快艇部队他们给抢了!”

江少波知道任全彪的心思,他拍了拍任全彪的背道:“艇长,美国有12艘航母,却只有3艘‘海狼’!”

任全彪微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他会意道:“不错,你说得对!不过你也不要把我小看了,我可没那么小气,只要是能击沉美军的航母,打掉美国人的嚣张气焰,谁干得都无所谓。”他又微笑着用手背拍了拍江少波的肚子道:“美国不是还有几艘航母吗?嘿嘿,我们有的是机会!呵呵。”

江少波见任全彪已经释怀,于是就陪着任全彪笑了几声,然后问道:“我们离‘企业’号航母战斗群这么远,等我们赶到那里,他们早就沉的没影了,我们还是先回港,维修并补充弹药后再找机会吧。”

任全彪拉长个脸看了江少波一眼道:“诶!说的什么话,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了,万一他们要是挣扎,我就给他们补上两枚导弹,再说,如果还有些漏了网的驱逐舰什么的......”

江少波不等任全彪说完就插嘴道:“那也有空军他们收拾,你有空军的速度快吗?再说,如果再遇到一艘美军‘洛山基’级核潜艇,那我们可真是无力抵抗了。”

任全彪还想争辩什么,可张演的一声报告打断了他们的争论。“报告艇长!海空军联合司令部发来命令,说攻击任务已经完成,现在要我们立刻返航!”

“什么?!”任全彪双眼直盯着中央大屏幕上那艘正在下沉的‘企业’号航母,良久不肯下达命令。

“艇长,我们必须执行命令!”齐鲁上前郑重的对任全彪道。

任全彪低头咬了咬下嘴唇,终于一挥手道:“左满舵,立即返航,调整航向282,全速前进!”

“是,左满舵,航向转至282,全速前进!”随着文海斌重复命令的声音,潜艇艇身开始向左倾斜,而任全彪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一头冲进来的朱卫国见到任全彪脸色难看,立刻就猜到原因。他走到任全彪旁边小声道:“艇长,我们已经击沉了一艘日本的‘亲潮’级潜艇,而且我们仅4艘潜艇就击沉了一艘美国的‘海狼’级,回去后他们都会羡慕我们的战绩的,要知道,美国有12艘航母,可只有3艘‘海狼’啊!”

任全彪猛的回头看了朱卫国一眼恨恨地道:“还不都因为你,修个动力系统也磨磨蹭蹭的,要不我们......”他不话说了一半,突然不目光转向看江少波,他们俩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忽然同时放声大笑,弄得朱卫国一时摸不清头脑。

江少波拉着任全彪的胳膊道:“任艇长,您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回去的路线和你们准备停靠的港口?”

任全彪立即明白了江少波的意思,他笑着对江少波道:“怎么,不想回跟我们回大陆去?”

江少波道:“我们陆军战士的任务是解放台湾,我们在没有完成任务之前没有脸面回去,您要是不方便就把我们放在离我军控制区域不远的地方,再给我们一艘有足够柴油的橡皮艇就可以!”我看了一眼江少波,心里暗笑他对我们从岛上逃出来时,驾的是一艘油箱被打穿了的快艇仍记忆忧心。

任全彪把目光转向了我,我立刻以同江少波一样坚韧的眼神看着任全彪。良久任全彪点了点头道:“看来我们的英雄是坚持要再回到战场上去了。”接着他又转身对张演道:“张演,你把台岛上的陆军作战态势图调到屏幕上来。”

张演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道:“陆军的情况我们不是很了解,只知道西线我军先头部队已经解放了苗栗,正在向新竹挺进。而东线,我军刚刚解放了花莲,正在沿海岸线向宜兰进攻!”说着一副带有各种标识的台湾地图显示在屏幕上。

任全彪看着地图想了一会儿道:“这样吧,我只能把你们送到花莲附近的海域,你们真的得驾驶机动橡皮艇登陆了。”

“行,可以的。”我激动的说:“只要能回到台岛上去,坐什么都无所谓!”

任全彪“呵呵”得笑了几声道:“好,你们先到休息舱休息一下,等到了花莲我会叫你们的。刘毅,你就跟我们回港口去吧,到那里你一定还有机会驾机升空,为我们海空军赶走那些讨厌的苍蝇。”

我和江少波、刘毅跟着朱卫国在潜艇狭窄的过道里转了好几圈才来到了水手的休息室,这里看起来仍然很狭小,但是躺到一连4层的“架子”床上时,却感觉无比的舒适。虽然我军刚击沉敌人的航母,使我们的心情十分激动,但是我们实在太累了,大家谁也没有说话,很快的我们就进入了梦乡。

“少波、柳枫你们醒醒,我们到花莲了!”一只粗大的手在猛烈的摇晃着我们,我正沉醉在舒适的梦境之中,对这扰人清梦的大手,实在是厌恶至极。我一把甩开那只手,侧了一下身继续去品味极度劳累后酣睡的美妙。

“你们醒醒呀,我们到花莲了,难道你们不想走了?”那只大手仍然在不断的晃着我们。我突然抓住拿那只大手坐了起来,想给那只大手的主人狠狠一击,然后再回到梦乡。可是刚坐起来一半时,“嗵!”的一声,头上猛然一痛,我的头重重地撞在了头顶的钢制床板上,把我撞得七荤八素,脑头发晕。我立时清醒了过来,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我竟然一时想不起来,我这是在哪儿,在这里干什么来了。

“哎呀,不要紧吧,你也别这么心急嘛!”朱卫国吓了一跳,他上前一步关心的望着我撞在床板上的额头道。

我终于想起来我这是在一艘潜艇里,面对朱卫国的关问我心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忙道:“没,没什么,不碍事。”然后揉了揉额头,小心的起身走下了床。

这时江少波也从半梦半醒之间回来了。他慢慢地起来问朱卫国道:“怎么?我们这么快就到花莲了?”

朱卫国笑道:“还快?我们已经走了7个多小时了,现在我们就在花莲以东11海里处,我们不能再靠近了,你们要走就得现在走,否则就只有跟我们回大陆的海军基地去了。”

“不,不,不,不!”江少波连忙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道:“我们这就走,咦,柳枫,你怎么了?还没睡醒吗?”

朱卫国刚要说话,我就连忙接道:“没什么,找了个能立刻清醒的好办法。我们现在就走?”

“恩!”朱卫国肯定的点了点头。

江少波转头看了一眼睡得正甜的刘毅道:“那我们这就走,他睡的正有滋味,我们就不打搅他了。朱副艇长,等他醒来请您转告他,我们能认识他这样优秀的飞行员感到很荣幸,希望战后能再见到他。”

朱卫国认真的点了点头,就往舱外走去,我们收拾了一下,回头又望了一眼酣睡的刘毅后,跟着朱卫国走了出来。

这次没转几个圈,我们就来到了目的地。那就是我们进入这艘潜艇的那个舱门下。任全彪早就在那里等着我们了,他一见我们来,脸上立刻堆起了微笑,他拉着我们的手道:“能认识你们这样的陆军英雄,而且还能和你们一起出生入死,我真的很荣幸。现在我代表全艇官兵为你们送行,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啊!”

虽然从他眼中我可以看出一片至诚,但是同时也看到他在为我们担忧。我和他郑重的握了一下手道:“任艇长,非常感谢您在我们危急的时候救了我们一命。您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战后希望还能与您见面!”

“是的!”江少波道:“我们现在已经基本控制了台湾岛,我们不会有事的,您多保重!”

任全彪没再说什么,他转身那起墙上的一个话筒命令道:“停止前进,全艇注意,现在浮出水面。”接着一名水手拿来了一个黑色的长条形橡皮大包裹,看样子重量不轻。

任全彪指着那个黑色包裹道:“这是一艘自动冲气的机动橡皮艇。您放心,里边的柴油是满的。足够把你们送回到台岛上去了,你们一直往西走,不到11海里就到花莲市了,那里已经是我军的控制区了!”

我们爬出密封舱门,来到湿漉的甲板上,望见周围碧波荡漾的海水泛着晶莹的蓝色涟漪,心情立刻有说不出的舒畅。当我们获救后走进了这扇舱门时,谁曾想会经历如此惊险的海底战斗,差点就没能再走出来。现在我们又重新回到海面上,看着美丽的阳光,享受着微抚的海风,真是惶如隔世啊。

夕阳西沉,带着催促的意思在向我们提醒着时间的宝贵,金灿灿的阳光下,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隐约可见。“柳枫!快看,那就是台湾了,那山就中央山脉!我们终于又回来了!”江少波激动的拉着我喊了起来。

“呵呵!”任全彪笑着上前再次郑重的和我们握手道别:“祝你们早日凯旋!一路上多加小心啊。”

“是啊!战争还没有结束,后面的还要靠你们陆军了!”朱卫国拉着我了江少波的胳膊道。

“嗤......”一名水手拉动了气压筏门,不知道是从哪里冲出的气体迅速的充斥在黑色橡胶里,不到10秒钟,一艘小巧的橡皮艇就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任全彪指着小艇道:“你们快上去吧,别小看了这艘橡皮艇,它不但能防阻鲨鱼的袭击,而且还能以15节的速度行驶,你们要不了半个小时就能到花莲市了。你们也尽管放心好了,我军已经完全掌握了这里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如果你们再遇到直升飞机的话,那一定是我军的!”

我和江少波迫不及待的跳上了那艘橡皮艇,江少波麻利的拉动了启发动机动绳,橡皮艇立刻动了起来。我们依依不舍的向正在缓慢下潜的潜艇括手告别,心中的感慨实难言表。

虽然迎着咸湿的海风,但是如血的斜阳将他下山前那道柔和的光线照在了我们脸上,使人暖洋洋的,觉不到一丝凉意。带着与队友重逢的期盼和重回陆地的激动,真恨不得快艇能插上翅膀带着我们飞到部队去。

太阳刚刚被山峦遮挡住,我们就靠近岸边了。江少波选择在花莲市以北的一个沙滩上靠岸。在我们距离海滩还有不到1公里的时候,就被我军一队正在沙滩上的武警巡逻兵发现了。他们把我们带到台军原本设在海边的花莲空军基地里。我们在向一名武警少校通报了我们所属部队和姓名后,我们又叙述了这些天的经历,把那少校听得直目瞪口呆。

“好吧,既然是我们的战斗英雄回来,就请先喝些茶,好好休息一下吧!等我查证一下有关方面后,就带你们与这里的陆军部队回合,他们正准备开赴前线呢!”那名武警少校说完就走出了营房。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那名少校又满脸堆着笑容回来了,他这次比刚才亲切得多了,我想他一定是联络上了任全彪他们,证实了我们的身份。他拉着我们的手道:“真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你们的事我刚刚听说了,呵呵,真了不起呀!我们已经和陆军他们联系过了,你们随时可以过去。你们是先休息一下呢,还是想直接到陆军部队那里报道呢?”

江少波被这名少校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他微微红了一下脸接道:“我们还是先赶回部队去吧,您刚才不是说他们不是马上就要出发了吗?请问现在在这里的是哪支部队,有没有47军139师的消息?”

那少校一脸愁容道:“陆军各部队具体的情况我们武警部队不是很了解,你们还是问问他们吧,他们就在基地的停机坪上。”他说着拉我们走出了营房,上了一辆军用吉普车,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停机坪。

停机坪上摆放着许多的装甲车和军用卡车,一排排牵引式榴弹炮被折叠成牵引状态等待着与卡车挂接。吉普车行驶到一座加有伪装的大军用帐篷前停了下来。

那名少校咧着笑脸对我们说:“这里是一个师部,你们在这里等等,我得先找雷师长通报一下,马上就出来!”然后就急匆匆的走进了那座大帐篷。

江少波向我微微一笑,然后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了在我们睡觉时已被他凉干的香烟,递给了我一根。我小心的接过香烟,在摸遍了全身后发现打火机不见了,就把目光望向江少波。江少波也摸完了全身后,看了我一眼,见我也没找到打火机而望着他,就无奈的笑了笑道:“我也没打火机了,在潜艇上我还是问任全彪借的呢!”

没办法,我们开始扫视周围,希望能看到哪个士兵正在抽烟,我们就可以上前借个火。忽然,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我看到一名陆军上尉,他面相很熟,给我似乎曾相识的感觉,但我又根本不认识他,他的动作很滑稽,根本不象是一个参军多年的干部,倒象是一名受过西方军事教育的军人。我搜刮着所有的记忆,但始终想不起来我曾在哪里见过他。于是我走上前,准备向他借火,顺便看看在和他交谈之后能不能想起来他是谁。

“同志!”我拉着江少波走近他身旁道:“能不能借个火?”

那名上尉先是一愣,等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后用浓重的台湾口音回答道:“恩?哦,对不起,同志,我不从抽烟!”

我和江少波都呆在了那里,在我军居然有一名操着台湾口音的陆军上尉!我们和江少波互望了一眼,都想不通其中的原因。就在我们发怔的时候,从那个作为师部的帐篷门口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山东口音:“建武,雷师长找你!”

我和江少波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那声音的出处,一张熟悉的面孔,他身着连体坦克服,脸上刺着欢乐的牙齿迎了上来,“那不是赵一江是谁?”我脱口而出。江少波张着大嘴回答道:“没错,是赵一江!”

“哈,哈,哈,哈!”赵一江走到我们面前笑着说:“怎么,才几天不见就不认识老朋友了?”

我和江少波这才回过神来,我们一人拽着赵一江的一只手道:“一江,是你啊,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当然是一路打到这里来了,我倒是想问问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你们的部队不是正在宜兰跟日军的第七装甲师作战吗?”赵一江掏出打火机为我们点上了香烟道。

我连忙抽了一口烟道:“说来话长,我们先是被美军打散了,然后逃到了敌后,偷了一条快艇想出海,沿海路回到后方的部队去,结果被敌人的直升飞机给追上了,多亏被一艘我军潜艇给救了上来。这不参加了一场海战后,听说我们已经解放了花莲,就又乘橡皮艇回来了。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赵一江又笑了几声道:“刚才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听说了。雷师长知道我认识你们,就让我先出来确认一下,我出来一看果然是你们,嘿嘿,快跟我进去吧。”

“一江。”江少波叫住了赵一江道:“刚才那个人是谁,你刚才好象叫他什么来着,是‘建武’?”

“恩!”赵一江看着我们回答道:“没错,他叫陈建武,是台军驻守在彰化的一个营长,后来他在其兄的劝说下转旗起义了。现在是我军的一名少校。怎么你们看出他是台湾人了?”

“恩?”江少波连忙回答道:“哦!是的,我们刚才看出他是台湾人了,呵呵。”江少波偷偷向我笑了笑。

我们跟着赵一江进了大帐篷。赵一江刚一进去就大声道:“雷师长,没错!是江少波和柳枫他们!”

大帐篷的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大沙盘,沙盘后边的墙上架着一个至少有52寸的电子大屏幕。沙盘的左侧是一排电脑,几名通讯兵正紧张的工作着。沙盘的右边有一个排方桌,桌子边坐着几个人正望着我们这边。

刚才进来的那名武警少校身边,一名少将站起身来,他国字大脸,凤眼刀眉,高而挺的鼻子下一对宽厚嘴唇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他面露喜色,快步走到我们面前道:“你们就是首先击落美军‘科曼奇’并击毙敌大校的江少波和柳枫?”

江少波只是回之以腼腆的一笑,我连忙回答道:“我是柳枫,他就是江少波!击毙敌大校可没我什么事!”

那少将笑了起来,他在胳膊上拍了两下道:“呵呵,我叫雷大鸣,是160师师长,见到你们两位英雄真是高兴啊!你们这几天的情况,海军方面已经证实了,看来你们的经历足可以写一部传奇了。我听说你们想尽快回部队去是吗?”

江少波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是的,我们想立刻回部队去,还请雷师长您尽量给安排一下。”

雷大鸣略微点了点头道:“你们139师最近休整了一天,他们现在正在宜兰与日本的第七装甲师作战。我们正准备前往那里支援他们。你们跟着我们走正好可以找到他们。不过现在我们的运输设备不足,我看你们和赵一江营长挺熟,恐怕就要委屈你们一下,坐赵一江那颠簸的坦克了。呵呵!”

“没问题,只要能尽快回部队,我们坐什么去都可以!”江少波高兴的回答道。

“那好!”雷大鸣接着道:“我们再过两小时就出发了,你们先去休息一下吧!”

我和江少波向雷大鸣道了谢后就跟着赵一江走了出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基地跑道两侧打过来的灯光把周围的一切照的雪亮如昼。江少波压低声音问赵一江道:“一江,你什么时候升营长了?应该是少校军衔了吧。”

赵一江甩着胳膊笑道:“嗨,什么少校不少校的,我倒不稀罕官职,只要能继续开坦克,让我做什么的都行。”

说着我们来到一排坦克前,赵一江拍着打头的那辆被擦得增光发亮的坦克道:“这就是我们的坦克,一会儿你们就得坐这个了。这是前两天才从福建运到高雄来的,我们是在高雄从海军手里接的。ZTZ99,嘿嘿,怎么样,还不错吧。”

江少波扫了那辆坦克一眼就拉着赵一江坐到了下来,他那出了他那包被海水浸过的香烟,递向赵一江,赵一江接过香烟,皱着眉头看了看道:“这玩意怎么抽啊,把你那盒扔了。来,抽我的。”说着他拿出一整盒香烟扔给了江少波。

江少波连忙拆开香烟,给我们每个人发了一根后吞吞吐吐的说:“恐怕......还得借你个火。”

赵一江哈哈一笑,又掏出了打火机。江少波一边点香烟一边问赵一江道:“哎,一江,你能不能给我们说说这两天的战斗情况,现在我军都打到哪里了?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有我们139师的消息吗?”

赵一江吐了一口烟圈,悠然的操着他那山东口音道:“在嘉义市我遇到了我们独立坦克旅了,由于我们部队的装备损坏很严重,于是我就随我们部队赶到高雄港去接新装备了。”说着他有得意的拍了拍他心爱的坦克继续道:“就是这宝贝蛋,你们可别小看了他,这家伙开起来,嘿嘿,那真是......”

“后来呢?”江少波见他聊起了他的坦克就来了神,连忙打断了他追问道。

赵一江也完全没介意,他略微顿了顿道:“后来,我们又跟着160师的主力部队向东解放了台东市,接着我们就一路向北,一直打到了这里。你还别说,驻守在花莲的美军还真够狠的,我们足足打了一天才完全解放了这里。”

“那你知道我们139师的情况吗?”我想到他们的进攻路线应该离我们部队防线不远,于是脱口而出。

赵一江道:“不是很清楚,只知道那天美军第十山地师和101空中突击师联合对你们阵地发起了攻击,他们一天就连续突破了你们师4条防线。后来多亏了前指冒险动用的大口径火炮和武装直升机才把敌人进攻遏止住了,不过我军的损失也很大,据说整整一个炮兵团的部队被美军的轰炸机给炸平了。”

我和江少波都底了下头默不作声,赵一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接着说:“后来,我们解放了花莲市后才听说,你们师剩余的部队已经在我空军的掩护下挺进到宜兰了,他们现在正在与日本的第七装甲师作战,我们这就是要去增援他们。”

“奇怪!”江少波皱起了眉头:“美军整整两个师的部队,而且还有重装备,他们怎么就撤得那么快?才几天的时间,我们师就打到宜兰了,真是不可思议?”

赵一江缩了缩脖子道:“你不知道,美军的101空中突击师基本上是靠直升飞机撤走的,而第十山地师见无法突破你们139师的防线就转而向西,我们最初还以为他们是想攻击127师的侧翼,没想到他们居然凭借着高度的机械化装备,顺着阿里山的脚下往北给溜了。”

“什么?溜了?”江少波几乎不敢相信。

赵一江肯定点头的回答道:“没错,溜了。我们的地空导弹系统刚刚部署好,就协同空军战斗机与美军展开了争夺制空权的空战。而且空军很快就夺回了制空权。美军没了空中掩护也就没的底气。他们一见不到自己的飞机就开溜了。

“不过我也确实感受到了有空中支援的好处,有了空中支援,这仗打起来真是顺手多了。这次我们击沉、击伤美军航母各一艘,他们恐怕再也不敢把航母大摇大摆的开到我军的攻击范围内了吧。”

“你知道那次战斗的战报?我军都有些什么收获?”江少波见赵一江提到击沉美军航母眼睛就放起光来。

赵一江咧开身子看了我们一眼道:“你们不是参与了袭击美军航母的战斗吗?怎么会没有战报?”

我连忙解释道:“你不知道,我们当时太累了。当确认击沉了一艘航母后就被他们赶去休息了,后来的就不知道了。”

赵一江抖了抖兴奋的肩膀道:“我们不但击沉美军的‘企业’号航母,还重创了‘华盛顿’号,这次‘华盛顿’就算侥幸不沉,恐怕也得修理一两年!我们还击沉这两艘航母战斗群中的两艘巡洋舰,一艘驱逐舰,三艘护卫舰和两艘补给舰。哦,对了,雷师长好象说还击沉了一艘‘海狼’级核潜艇和一艘‘洛山基’级核潜艇。”

“恐怕至少还有一艘日本的‘亲潮’级柴电潜艇吧。”江少波向我挤了一下眼对赵一江道。

赵一江迷惑的看着我们道:“还击沉了一艘日本的‘亲潮’级潜艇?!这我倒没留意听,当时战报太多了,还报了击落美军、日军多少架什么型号的战斗机,我哪能记得了那么多啊。”

我抿着嘴笑道:“看来这次我军的收获可真不小!这下可算是出气了。”

可江少波却又皱起了眉头道:“恐怕我军损失的也不少吧。”接着他看了一眼赵一江道:“这些你更记不住了!”

赵一江搔了搔后脑勺道:“那些我确实记不住,不过我知道我军的损失的确不少,仅飞机就损失了近百架!”

江少波话题一转道:“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现在的总体态势吧。我军现在打到那里了,敌人的部署怎样?”

赵一江又从烟盒里拿了一根烟,慢腾腾点着了后道:“现在美日联军已经被我军围困在新竹、桃圆和宜兰一带,敌人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这里的制空、制海权,他们的运输舰队根本不敢靠近,所以他们现在没办法撤退。”

江少波点头道:“还不止这些,美军的空中支援没有了,连运输机也没办法靠近,现在他们的补给十分困难。看来美军现在只有三个选择了。”江少波见我们不吭声的看着他就继续道:“第一,他们得再冒险动用更多的航母战斗群和F-22隐形战斗机来夺回制空、制海权,然后派出大量的运输机和运输船把他们的人员撤走,不过他们得留下大量的装备。第二,他们还得冒险夺取制空权,然后通过空中补给使地面部队恢复战斗力,然后再通过空中支援向我们反扑。第三,他们仍需夺取制空权,通过有限的补给维持现在的局面,以求等待援军。不过这三点都需要夺取制空权,以目前的形式来看,他们是不可能办到的。”

赵一江接道:“我看我们现在应该一不做,而不休,把被围困的美军吃掉,彻底断了他们的念头。”

江少波摇头道:“那样也不行,不说吃掉仍然很强大的美军我们要付出多少代价,单是美军恼羞成怒再次轰炸我国本土,和我国打一场持久的全面战争,我们也讨不了好去。到时会落个两败俱伤的下场,说不定还能打起核战争来。”

我又道:“那总不能就这样等下去吧,等到美军再集结7、8艘航母来我们可就难有胜算了。”

“那也不一定!再说,那也不是我们能管的,前指自会有他们的考虑的。”江少波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在想,前指会不会是有意不去吃掉岛上的美军,而把他们作为‘人质’,使美军投鼠忌器,不敢把我们避狠了。

“我们刚刚击沉了一艘美军的航母,而他们却没有攻击我国本土以做报复的意思。一方面,可能是害怕我军再报复他们本土,另一方面,双方可能已经在政治上达成了一种默契,美国不再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而我国也不去消灭被困的美军,这就给将来的谈判创造了一个条件!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这是美国人的缓兵之计。不过据我估计,美国政府此刻正在焦头烂额的顶着国内压力寻找第三方出面调解,他们自己也明白,他们已经打不动了。”

赵一江哼了一声道:“美国佬就是这秉性,打得过你就根本不理会你,打不过你也还死要面子,硬撑着不投降,却找个中间人来调解。他妈的,真不要脸!”

江少波笑了笑道:“我们现在首要目标就是先从日军的防线突破,尽快解放台北,抓住台湾所谓的‘总统’。到时无论从政治上还是从军事上,美国都可以说是已经战败了。”

赵一江摆了摆手道:“你不知道,台湾的那个什么屁‘总统’早就逃到日本去啦!今天中午,他还在东京发表演讲,号召什么全‘台湾共和国’的人民挺身战斗起来的口号!他把台湾人民推进火坑,自己却跑到日本躲避战火,居然还有脸出来发号召,真是没脸没皮。象他这种人最终不得好死!”

我和江少波对望了一眼,自从登岛作战以来,我们谁也没有多想过这个问题,总还想着有一天能亲自冲进他们所谓的‘总统府’活捉了这个祸国殃民的败类。没想到他居然一溜烟给跑了!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他能挑起两岸战争,就说明他是只顾自己,而不理会他人死活的人,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在闯下大祸后不开溜呢?

江少波沉默了一会儿后欣然道:“你们放心吧,那个什么‘总统’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他捅了这么大的娄子,把美军和日军引到这里来,结果惨败在我们手里,美国人和日本人是不会放过他的。说不定美日同盟还可能把他直接引渡给我们以换取停战协议,来保全他们被围困在岛上的士兵的生命。”

我点头表示同意,而赵一江却恨恨的吐了一口唾沫道:“呸!想得倒美,这次再也不能象朝鲜战争那样了。哼!要是不明确生命投降,不在投降书上签字,就休想要回他们的人!”

江少波笑了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咱们把他们围着又不能打,那有什么好处?还不如早点结束这场战争的好!”

“是啊,还是早点结束这场战争的好。”我心里不由的产生同感,虽然这场战争才刚开始几天,可是现在谁有不想这场惨烈、可怕的战争早点过去?谁又不想早点回到美丽的家园,享受和平的生活?

赵一江此时已经收起了微笑的面容,他微微仰起头,以一种不肖的眼光看了江少波一眼道:“现在战争的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里,为此我们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要是敌人不低头,哼!一切都是休想!”

江少波拍了拍赵一江的肩头,脸上仍保持着笑容:“一江,战争的瞬息万变的,可是万一......”

“没什么万一,还能有什么万一,这场战争进行到现在已经是了定论了!”赵一江回过头来冲我道:“是吧,柳枫?”

我见他们越说越说不到一块,就连忙打圆场道:“好了,反正那也不是我们士兵说了算的,把问题交给政治家们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