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四、三不管小镇 第5节

零_晓龙 收藏 1 17
导读:零 四、三不管小镇 第5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9/


5、

火在烧着,阿手的父亲在拉着风箱,零逃进了大堂。

零手忙脚乱地打量着这个地方,换着衣服,新换上的衣服比长衫好也有限,亏了鲲鹏们的搜查,面子绽着,里子割开,袋子整个地被撕了下来,腋下开了缝,除了不露肉比长衫好也有限。

换完衣服的零打算从正门出去,开门掀开门帘,他看见对面店里桌子仍架着,几个人在瞌睡,桌上架着那挺机枪。

对李文鼎来说那不是路,他退回来看着阿手的父亲,阿手的父亲阴恻恻地看他一眼,零因那一看生惧,直奔了后院。

阿手正在炽热的阳光下劈柴,有一斧子没一斧子的,零的表情象是看到了一个救星。

“掌柜的!屋里有人抢东西啊!”

阿手:“抢什么?”

零:“抢我呀!”

阿手看看他,劈柴:“不要紧的。”

零:“不要紧的?”

阿手:“没死就不要紧的,死了都不要紧的,杀人都没人管,抢东西最不要紧的。――你哪来?”

零看来仍茫然地绕在阿手的混蛋逻辑里:“……延安。”

阿手:“延安我没去过。不过这地方乱管别人事要被开剥的。”

零:“开剥?”

阿手转过身来,拿手在喉咙下划过,然后转过身继续劈他的柴。

零愣了一会,颓然坐倒。

零“:我得走,怎么才能出关?”

阿手:“你有什么拿出来换?”

零:“……我?”

他看看自己这一身,没有人比他更象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了,阿手瞄他一眼又劈柴。

阿手:“这里不要钱的东西就三种,喘气、挨揍、挨枪子。――有时候想想,第三种兴许是最好的。”

逆来顺受的零看着逆来顺受的阿手,弱者对弱者。

零:“干嘛不走?走延安,延安不这样。”

阿手:“那你干嘛走?”

零愣了一会:“人有时候总会在一个地方呆不下去。”

阿手:“人也有时候不管死活就想呆在一个地方。”

他大力地劈着柴,他象零扮演的李文鼎一样,不是没有愤怒,只是永远这种全然无力的愤怒。

“有这镇就有的这店,本来叫西北大饭店,后来对过也要叫西北大饭店,不让我们叫,就没名了。”

零:“不让叫就不叫?”

阿手让零看自己额上的一道痕,从后脑一直延伸到颈根:“那次打的。”

零茫然着,对这样的现实他无力说话,他木然了一会过去帮阿手收拾劈好的柴。

阿手:“不要。你是客人。”

零苦笑:“我算哪门子客人?你不救我早成死尸了。”

“我收钱了。”阿手把零手上的柴胡撸下来“我欠不起情。”

零:“这算什么欠情?”

阿手:“欠情要拿东西还。你只能住到下午,欠了情我就不好叫你走,你不走你又没钱。你没钱就会挨饿。你挨饿我就不好不给你吃。你吃一口我跟我爹就少一口。”

零近乎凄惨地听着阿手的道理。

阿手:“我是生意人,生意人老实。”

零点点头,他不再企图帮阿手做什么,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阿手:“你去歇着,下晌午我就会赶你走。你就赶紧往你来的地方走吧。你出不去,这地方也不是你呆的。”

零:“也不是你呆的。”

阿手对这话没反应,他又去对付他劈不完的柴。零打算离开,人声喧哗,枪械碰撞,一小队士兵出现在他正要进去的门口,卅四得意洋洋地跟在后边。

阿手立刻扔掉了斧子,举起了双手。

零讶然。

卅四指着零:“就是他!”

几个士兵将零扭住,零痛苦地大叫,他的胳臂几乎错环。

阿手木然看着人消失,然后继续劈柴。

零被几个士兵扭着,如同被当场擒获的小偷,在中线上走向军营。

卅四小人得志地跟着,他几乎迈过了中线,但悬崖勒马地又收了回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