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你不要战死在“魔兽世界”里

wj77112 收藏 11 112
导读:儿子,你不要战死在“魔兽世界”里

由于我自始至终就看见我儿子在打那个魔兽世界,就用引号注明用于标题中。无意中给这款游戏打广告了。


人类世界,魔鬼世界,魔鬼和野兽的世界,人吃人的世界,太空世界,。。。。。。


不管什么游戏,毕竟是人去玩的,如果游戏把人玩了,那主要原因应该是人,环境可以影响人,但是决定因素还是人本身。


本人就没有任何事情上瘾,因为一个正常人是有理性的。




我的儿子,是西北一所211重点大学的大二学生,酷爱电脑,沉迷于电脑游戏,特别喜欢驰骋厮杀在“魔兽世界”里,由于通宵达旦地在那规模宏大的网吧混战,身体健康极其恶劣,心理心态晦暗扭曲,有大约6门功课不及格和没有去考试,现在,境况堪忧,。。。。。。由于跟他说不上话了,在此,说说一个父亲的心里话,但愿他能够看到,有所触动,也希望有类似经历的孩子们以此为戒,迷途知返,走好自己的人生道路,以下是有关的纪实,由于种种原因,有些人名,地名,学校名会隐去,请各位谅解!



一天, 家中的电话急促响起。原来是儿子所读大学的老师打来的,告诉儿子在学校表现不好,希望家长去配合教育。接到电话以后,急忙与儿子联系,他有手机。但是,电话关机,可能在上课,可能其他事情没有开机,多次联系未果,就决定去看看。


由于从南方到北方,远隔千里,上次他去上大学,只有他母亲去过。


这次,只好本人走一趟,一是去探望,二是去解决问题。


在下午,飞机平稳降落在西北一省会城市机场上。这个机场,离市区有大约50公里,就是大巴也要25元,打的就需要100元以上才能到市区,经过一路颠簸,终于到了这个学校的老校区,来以前知道他们搬到新校区了。一路问,以图乘学校在新老校区之间的班车,结果,这个学校没有班车,只是为老师的来往准备了交通车,由于快到傍晚,老师也没有去大约40公里以外的新校区,也就没有学校的车可以坐了。


问了几个人,一位善良的老教师告诉我,那个地方离市区很远,现在学校已经没有车了。外面也没有直达车,为了便宜,可以乘322公共汽车走一段,再打的,也便宜一点。


出了校门,不熟悉的街道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一想,那个慢悠悠的公共汽车,什么时间才会到达目的地,况且提包拿伞的一看就是外地人,会不会有遇到小偷的危险。加上天色已晚,就临时改成为乘出租车。


坐上一个年轻的的哥的出租车,问他XX大学新校区知道吗?他说知道。那就一路西去。本来就只有40公里的路程,由于这个的哥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大学新校区的位置,他把我拉到大学城,没有找到,一路打电话,问路人,耽误了不少时间,走了不少弯路,估计也是带着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游览了这个郊区,走了大约 80公里,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时间到了下午6点以后,终于到了这个大学的XX校区,顿时喜出望外。面对这么多冤枉的路和时间,这的哥也内疚,就只收了我 100元,(实际只需要60元),表上显示大约130元,还有10元过路费。


下车后,踏着夜色,感觉北方初冬晚上的寒冷,带着要在远方见到儿子的喜悦,进入了新校区。


进了学校校区,循着人多的地方和大约象宿舍楼的地方走去。


看见学生三三两两进进出出,也想这其中有不有我的儿子呢?


到了宿舍区,急忙掏出口袋里的纸条,上面有儿子宿舍的号码:D,XXX号。


抬头一看,耶,怎么宿舍都是编号是,1,2,3,。。。栋呢?


去问宿舍的保安,他们说这是XX大学。


对呀,没有错啊!


那有不有D座呢?宿舍,不是教学楼。


没有!


难道我的情报错了?


再去问第2栋宿舍的保安。


他问我,你儿子是大本,二本,还是三本?


我那个糊涂啊,本科还有这么多1,2,3 本,还有不有4,5,6啊?


怎么与我们当年不同啊,真是时代变了,本科也这么多种类了。


他解释,这里是三本,及其以下的,就是说大专,自考等等。


我说,我儿子是外省正经考来的。


哦,那可能是大本,那就不在这里,在那边XX校区。


在隔壁吗?


不是,出校门坐三轮,这里没有公共汽车,没有出租车。还要西去大约8公里,一路摸黑出了校门,路上问了一个女生,她告诉我,这里离群索居,吃地下水,那个校区还要远离市区。出门大约50米,搭上一三轮车,寒冷的西北风刺激我衣着单薄的身体,我的鼻涕自动就下滴了;茫茫夜色,没有路灯没有月光,就随三轮车师傅他把我拉到什么地方。


颠簸了大约10分钟,有了一点灯光,这个XX校区到了。



从三轮车尾部下来,一看,这是什么地方啊?


说是校门,怎么一个字都没有啊?


借着门口的灯光看到有二个保安,一打听,对,这就是211重点XX大学xx校区。学生宿舍在什么地方呢?保安说,前方,看得到。我努力也看不到,不知道我是近视呢?不过矫正视力也1.5啊;还是保安心里看得到,还是本身视力就好。就一路走进校区,这是一个正在修建的校区,长长的前门大道要走大约5-8分钟,中间有刚栽好的绿色植物把大道分成为来往的单行道,大道两边正在修建综合楼和湖泊景观。


走到大道尽头,看到气派的教学大楼,和右边鳞次栉比的透出灯光的楼房。一想,右边肯定是宿舍区了。


这时,有音乐声传来,抬头一看,左边不远处,正在放映露天电影,因为这是周末。


借着灯光,走向宿舍区。


这个宿舍区围着一个大的广场,有草坪,也有喷泉,大约有10栋宿舍,南北有食堂,商场,快餐,活动厅。周末了,那个人流如织,各人忙各人的。


这一看,这些宿舍大楼就是按照ABCD编号的。


去到D座xxx号,没有人。隔壁房间有人,互相介绍以后,了解了一些这个大学的情况,他们感觉不错,周末准备去参加一个竞赛,正在忙着准备。问问我的儿子,说感觉不好。


有什么不好?


好像痴迷网络。


现在他在什么地方?


估计在网吧。


给他打手机,好,通了。但是,没有人接。


在我到达前一个校区时候都给我儿子去过手机,没有通。


我顿时高兴,也用我的手机给我儿子打电话,通的,也没有人接。


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大约晚上8点,饥肠辘辘,温度大约5度,又冷又饿,出了校门,按照同学的指引,在大约泥土铺地的公路上走了10分钟。眼前出现了霓红灯:XX网吧。


刚到这个网吧门口,听一个小伙子说, XX大学的这个XX网吧,在全国都著名。我也不以为然,现在中国经济稍微发达的地方,只要有学生的地方都有网吧,为什么这里是著名的?


我急忙进入网吧,心想就几十个人,肯定就可以看到我儿子了。在前台,有三排人排队,大约有30多人,我转过前台,进入大厅,一开,荧光屏的绿色光亮星星点点,我才感觉到这个著名并不是浪得虚名。黑压压一大片,这是我至今为止看到的最大的一个网吧,足有一个大礼堂大,有大约30排电脑,楼上下共二层,第二天,我借着灯光看了电脑上编号,看到最大的编号是898,加上看客,足足有1000多人在里面。


我顿时感觉要在这个庞大的网吧找一个人,况且许多都带上耳机,模样都差不多了。找了一阵,头晕脑胀,那简直是大海捞针。


怎么办?


怎么办呢?


我就去问前台的小姐们,如果要找一个人怎么办呢?


她说,可以广播找人。


不错,这个网吧设施一流,第二天看了这个大楼的装备更加加深了这个印象,那是大型空调,还有大型通风设备,冬天暖和,夏天清凉。设备齐全,考虑周到,服务到位。


小姐就问找谁,我就报上名字:XXX


“现在,广播找人,网友XXX,前台有人找;网友XXX,前台有人找”


同时,我也反复给他打手机,还是通的,无人接听。


我等了大约10分钟,没有人出来。


我以为是在其他网吧,也去附近其他网吧找, 有了经验到那几个网吧就直接要求小姐广播找人,她们一翻白眼,你看嘛,就这不到50人,一眼都可以看清的。也是,就那么一个规模,还需要安装一个广播吗?


仔细搜寻了一遍,没人。


时间快到晚上9点,实在是太饿了,感觉太冷,清鼻滴接连不断。就在这个小镇的路灯下,吃了一碗西北的粉条,大约1.5元吧。


然后,又去这个著名的XX网吧找儿子。


这次,刚进去,一个肚皮微微发福的老板模样的人看我提着大包,厉声喝着我,干什么的?


找人的!


你刚才不是找了吗?还没有找到吗?


没有。


那叫她们再广播一次。


这次,重复了上次“现在,广播找人,网友XXX,前台有人找;网友XXX,前台有人找”。


10分钟以后,仍然是泥牛入海无消息。


我问小姐,他们带上耳机,广播听得到吗?


能,我们试验过的。


我再去打扰旁边上网的人,让他去了耳机。我问,你带上耳机,刚才广播找人能听到吗?


能,没有问题。


现在,现代设备也用了,没有效果。


那就采取古老的方法吧,一个一个去找。


虽然有大型通风设备,虽然有不准吸烟的标语,仍然有人在吸烟,加上人多。那个乌烟瘴气,空气仍然污浊。


当找了底楼一半,就没有挨个找,就一排一排看,这样,楼上楼下,没有找到;又去其他几个网吧,那里人少,那是一个一个找,由于灯光不亮,加上自己确实近视,有时候几乎与别人面对面了。


不过,这种情况估计是经常发生,也没有人与我急。


这一次仍然是无功而返, 前前后后估计找了2-3遍,还是没有找到。我感觉作为一个父亲,特别是一个失败的父亲,多么心酸。是的,我一个不合格,不称职的父亲。以往看到别的父母去网吧挨个找自己的孩子,我,今天也步人后尘,也真正切切感觉到父母的不容易。


想当年,我的父母管我吃饱就认为是合格父母了,那与喂猪也没有什么区别。我那时候认为农民种地,工人做工,学生读书,都是一种职业,吃了干什么,干好本职工作的朴素观念就一直激励我走到学位和职称的顶端,我的人生道路上都是我自己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后来,几乎没有费心血的父母得到儿子的理所当然的孝顺,他们还经常要我多养几个孩子,我说,现在养孩子辛苦,关键是心理。他们说,我们养你,就没有那么辛苦,你还是成材了啊!还四处张罗,为我收养义女或者义子,今后也可以多一个孩子孝顺啊!我只是拒绝和苦笑。


没有办法,今天晚上怎么办呢?


出了XX网吧,打听酒店。


这个地方就是一个村,没有酒店。只有二个旅社,条件差不多。有单间和多人间等。为了安全,选了一个单间,30元每晚上,里面家涂四壁,只有一个只能收到一个频道,雪花满布的小电视,什么牌子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一张床,还有一双拖鞋。



选了一个离这个XX网吧近的旅社住下后,只随身带了贵重物品又去XX网吧找人。


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目的就是要找到他。问问他有什么打算?以后的路是怎么计划的?一20岁的成人了,智商也高于我,也应该清楚以后的人生道路了。


这一次,又去要求小姐广播找人。我很佩服这些服务人员的敬业精神,她们没有一点不耐烦,第三次广播了,还是没有效果。


我这次下定决心,一定要慢慢一个一个找。今天就是掘地三尺也要达到目的。那个人太多,环境污浊,虽然几次都想放弃,但是,我都给自己打气,再找找吧,再找找,再找找。


从进大厅从1号挨个慢慢看,找,一直找啊,找,当时那个心情,那个感受是我从懂事以来进入中老年从来没有过的。


这样,找到底层大厅的后半部,我在挨个找的时候,突然抬头一看,哇,那不是我的儿子嘛!这个时候大约是晚上10点过,第二天,我去看了那个号码,270多号。


我一阵高兴,本来不好的心脏也不太听使唤,。。。。。。。。。。。。。


我一阵窃喜,既为找到了儿子,也为我自己,


我多么厉害,终于成功了。


也感谢上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但是,见面后他的第一句话几乎把我气绝身亡!


我绕过去到了他的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继续在打电脑游戏,也没有取下耳机,没有理睬我。


我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次他取下耳机,“你来干什么!”


我强压住怒火,问:刚才广播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


你为什么不出来呢?


我晓得是你!


你怎么知道是我?


因为你多次给我打手机,我一看是你的手机号,那不是你是谁找我呢?


那,我千里迢迢来这里,


我们去聊聊如何?


他就一拖凳子,自己就径直走出大厅,他离开时候也没有退出那卡,当时有二人要上,他走的时候,说过我还要回来。


我也紧跟他身后。


到了网吧外面,我说到我住的旅社去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


谈谈你有什么打算,如果你有自己正常的人生计划,我们就尊重你的选择,毕竟你也20岁了,成人了。


我不想和你谈,既然成人了,我就要与你脱离关系了。


我一直强压着的怒火腾地冒上来了,也顾不了远方见面的喜悦了。


“你,你,你吃老子的,喝老子的,供养你这么大。我含辛茹苦把你送到这里来,难道是来通宵达旦地上网吗?你以为我这样低三下四地找你,是为了我,为了你的父母吗?是为了你,为了你的人生。现在,你还继续接受父母供你读书,你不读书,远离家乡,在这里白天黑夜上网。看你,瘦骨嶙峋,皮包骨头,脸色恰白,颧骨喉结高耸,蓬头垢面,与大烟鬼有什么区别?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能耐与我脱离关系?你以为以后父母要依靠你什么吗?谢天谢地,你今后自己养活自己就是成功了,你就一个起码的做人的文明礼貌都没有了,就是一个邻居到这里来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也应该张罗找一下住宿,何况我们还在供养你,喂了一个仇人,难道这点关系都达不到?你一个名牌大学的学生,连一个起码的为人处事本能都丧失了。。。。。。”


我如火山的暴怒,胡说八道,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也不知道是如何说的。


总之,我没有动他一个指头,现在,教育孩子主张说理教育,何况他还比我高,如果真打起来,我还不一定能打过他。


他还是高扬起他的头颅,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实在难以忍受这种局面,就说,我就住在这个旁边的旅社,你想想,想通了,来找我。加上快到11点了,北方的晚上令我刚从20度的地方来确实抵挡不住,就站在那户外对他单薄的身体和我也两败俱伤,双方冷静想想可能有利于沟通。


我实在身心疲惫了,毕竟年纪大了心血管也不好担心自己会倒在那荒芜的地方,就回旅社休息了。他依然回到XX网吧。



当时,我怀着一颗拔凉拔凉的心步入那只有“旅社”两个字的普通农家。


老板还没有睡,看到我一脸的失望,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把远道而来拯救儿子出网吧的前前后后告诉了他。在心情郁闷时候,特别需要诉说,我感激这位读书不多的普通农民汉子。


他说:不要着急,慢慢教育。这里经常有家长来找中了网毒的孩子。上半年,一个江苏老板来这里,他的儿子由于成天上网,考试不及格,被学校开除了。这个老板就带了律师,把学校告了,说学校管理不严,原来儿子在家好好的,一到你这个学校就学坏了;也同时告了这个XX网吧,引诱学生不上课。


结果呢?


听说那个老板败诉了。


实事求是地讲,这个学校的这个校区大约有10000多学生,如果这里的网吧全部客满,也就只能容纳10%的学生,如果包括附近的村民和远处来上网的,在这里上网的XX大学的学生不到1000人。为什么那绝大多数学生没有沉迷于网络呢?由于工作,学习,进修,访问等原因,国际国内有名的大学,还是普通大学我去了大约有50所,在对学生管理方面几乎都没有太大的差别。现在许多家长热衷与把孩子送出国读书,国外许多大学那是一个没有围墙与居民混杂居住的,对于大二学生,学校是肯定不会提供住宿地方,就只有到社会上租房,那就除了上课以外,其他都是自己管理自己,买菜做饭,恋爱同居等等你自己把握吧!大学不可能象小学,中学那样管教,毕竟都是20岁左右的成年人了,应该知道对自己负责任。


按照国家的现行法律和规定,网吧禁止未成年人进入,18岁以上的人都是成年人了。何况网吧提供的是一个上网的场所,进入internet可以搜索到许多有用的资料信息,当然网络游戏可能弊大于利,毕竟只是其中一方面。如果不迷上网络游戏,休闲一下也不一定是坏事情。这个网吧依法成立,照章纳税,他也不应该对此负担引发的法律责任。如果这样一味追究对方的责任,那有人用菜刀自杀了,那卖菜刀的商家就要负担一切的后果。


可能吗?


法院会支持你这种想法吗?


我们成年人干什么事情,事前要考虑后果。


不要一旦有后果,就把责任推到对方身上,实际上,一个具有完善人格的人不应该这样对自己不负责任的。


俄国的保尔科察金说过一句话:一个人不能去除自己的恶习,就不具有一个完整的人格。


世界上有人做过试验,除了现在的海洛因吸毒会严重改变身体神经结构,如果仅仅靠一个人的意志力是无法戒除以外,其他任何瘾和习惯都可以靠意志力戒除,只要你有决心!


快到午夜12点了。


就用一个塑料盆先洗脸,再洗脚。


一问老板卫生间呢?


他带我转弯抹角走了几分钟,在房子后面一个露天地方搭了一个没有门的蹲坑,旁边的墙上写有“侧所”的字样。我一次也没有用过这个厕所,怕人撞进来。


还好,这里离那个XX网吧近,第二天早上去那个设施一流的网吧卫生间方便,只是卫生间不卫生,有一股异味刺鼻。



一天下来也累了,洗洗睡吧!毕竟自己还要活下去!


这一晚上,开始由于疲倦睡了一回,后来就做恶梦。魔鬼,张牙舞爪的,奇形怪状的东西要伤害我的儿子,要伤害我。翻来覆去,漫漫长夜,长夜漫漫,实在睡不下,就看了随身带的书,疲倦了又模模糊糊睡一会儿,这样反复折腾自己和那劣质的席梦思床。总算到了凌晨的六点多,起床洗漱了一下,看看“旅社”门开了没有。


大门紧锁,无法打开。


再等一会,以免老板不高兴。


接近7点,就去敲老板住的门市部的后窗,等了一阵以后,老板睡眼惺松起来,给我开了大门。


首先去了XX网吧的卫生间。


出来后,径直去头天晚上记得那个大约的位置,我多么希望这个时候,在这个网吧找不到他。


可是,这次又令我失望了,他依然坐在那个270多号的电脑旁。


多么辛苦啊,孩子!


通宵达旦地战斗,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如果我们中国人的下一代都把这种吃苦耐劳的精神用在正事上,预计我们的GDP还会更高。


我,一个笨嘴拙腮的父亲,面对此情此景,没有任何语言了。


记得CCTV的心理专家说,对于那些网瘾的孩子,实在没有办法就坐在他旁边看着他,不说什么,给他造成思想压力。我还在想,平时积累知识这个时候就用上了。


我就走过去,还好,他旁边就有一个空位,我就无声无息地坐下了。他就仅仅用余光注视了旁边的来人,没有任何反应,继续在战斗。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这时候才看清在计算机主机上的都有编号,看了一阵,也才看出他正在玩的电脑游戏名字是:魔兽世界。后来 几次去看他都在打这个游戏。


由于光线适应,我再一看整个大厅,大约有70%的电脑有人,其中有一部份是东倒西歪在椅子上,趴在电脑桌上,就是正在激战的人也哈欠连天,好一副残兵败将的局面!


由于有管理员巡逻,就用相机关闭了闪光灯,把这一副难得的场面拍摄了下来。


我在我儿子的旁边坐了大约1个小时,这样照相,他好像也没有被打扰。也没有任何交流。


大约8点,网吧广播说夜场快结束,祝大家早上好。我去问管理员,她说网吧24小时开放,晚上10.30-早上8点是夜场,每小时1元,其余就是日场,每小时2元。网吧也有方便面,矿泉水等快餐卖。我看广播后不久,我儿就从外衣包内摸出一张卡换出了机器里的卡。这个就表明,他是双枪老太爷啊,24小时都可以在此生活,生活在这XX网吧,生活在魔兽世界里。


我感觉心理专家的办法也不是万能,面对我这天才的儿子就无效。我没有什么语言,只好自己走出XX网吧,自己去吃早饭。


这个村实在太小,早上没有早饭可以吃,虽然有几个小餐馆但是不卖早饭。


就只好踏着泥泞的路去XX大学吃早饭。


一路计时,大约单程要步行20多分钟在宿舍和xx网吧之间。


大白天再仔细看看这个新校区,远方不远处就是秦岭,坐落在秦岭山下的211重点XX大学,准备与世隔绝培养拔尖人才。周边就是荒芜的一片,据说大约计划校园是3000-4000亩。还正在修建,实在话,校园里面就如一个庞大的生活家园校区。除了修建一新,设计新颖的教学楼以外,还有修建不错很宽敞的各类球场,就在各个宿舍楼之间也有不少的国球球台,不少人在排队打国球。在操场上有人在跑步,踢足球,还有男男女女在学习跳国标舞。有的人在教学区的花园大声读英语,这两天早上,我都看见一个衣着单薄的女生在那里大声读英语。


在宿舍楼围成的大花园中,有一些院系组织了一些公益活动,学英语,志愿者,支援贫困等等,那许多红布条幅点缀了整个宿舍院区,这个生气勃勃的场景与其他大学,包括那些更加名牌的大学也没有太大的差异。


我想,这个校园比我当年读大学的校园起码好过几倍。当时,我们校园里清晨都几乎不能大声读英语,因为太大声就互相干扰了。


我去看了几个食堂,也与我们南方的一些名牌大学大同小异。


早餐供应的食品丰富多彩。我也就体验了久违了的大学生生活,花了3元吃了豆浆包子。这口味也与我们南方没有什么不同。


饭后,在考察了校园后,又步行去XX网吧。


同时,想到毕竟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儿子还没有吃早饭,就买了早点,特别去超市买了一瓶农夫公司出产的“番茄蔬菜汁”饮料,以给他瘦弱的身体补充维生素。


这次,轻车熟路的找到了270多号,他依然在那里,依然生活在魔兽世界里。


他仍然如痴如醉专心激战在那个世界,不时地他发出咳嗽的声音。


我坐了一会儿,就去拍他的肩膀,想通了吗?吃早饭了吗?


正准备把早点给他从包中取出,特别想给他推荐农夫“番茄蔬菜汁”。


只见他迅速退出游戏,抽出游戏卡,转身离开就向出口走去。我亦步亦趋紧跟其后,一路在想,该如何谈呢,谈什么内容呢?


他走出XX网吧,左转疾步,头也不回地走向那荒芜的野外,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呆立在XX网吧的附近,。。。。。。



怎么办的问题又摆在了我的面前。


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我无能,我无力回天了,黔驴技穷,当时我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的失败。


如果是在学校,公司,谁敢这样对待我,他将会有很大的麻烦,甚至我会告诉他,你就可以不用再回来了。这就是社会运行的规则,但是这个社会规则怎么就不适合家庭呢?


平时苦口婆心教育他,做人第一,社会是很残酷的。怎么就造成这么大的冤仇呢?


做人首先是身体健康,其次是心理正常,然后才是学习啊,本事啊,能力啊。儿子,你现在这三方面你具备了几方面呢?


这个地方实在让我伤心了。


我就回“旅社”收拾起包裹,告辞了老板,坐上了那乡间班车,6.5元到了市区住进了星级宾馆,洗漱完毕。把那农夫“番茄蔬菜汁”自己享受,估计这个富含维生素的饮料就着吃下随身携带的缓解心血管疾病药物,不知道有不有不好的影响。


休息一会儿以后,吃过西北小吃。


就去市区旅游这个13朝古都城市的名胜古迹。


在10多年前,开会去过西安。那个时候的西安城墙还是残破不全,城外断桥,特别是火车站那里就是一个大豁口。现在,西安古城墙得到了修缮和恢复。据介绍,这个城墙是在唐朝城墙基础上,明朝完善的。现在的西安城墙主要是明代的朱家的儿子为王的时候修建的基础上恢复的。


原来打算带儿子去看看西安城市的其他名胜古迹,上次,他妈带他去参观了兵马俑。也给他讲讲以前不可一世的秦始皇,“万里长城今安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也给他说说那如日中天的唐朝天下,现在早已灰飞烟灭。还有那近代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的来龙去脉。这些恢弘的历史人物和事件那是实实在在的,都这样子一去不复返,何况你那虚拟的“魔兽世界”,厮杀通宵达旦,电脑一关,什么都没有了。


你不管如何驰骋在虚拟世界,你还必须回到凡人世界的油盐酱醋中来。


那些开发网络游戏的人们那是看准了你口袋里的钱,难道他们自己可以生活在网络游戏里吗?能够生活在“魔兽世界”里吗?


现在开发网络游戏的人们能不能以引起青少年上瘾为目标来判断开发的网络游戏软件是否成功。如果不会让青少年上瘾的游戏,他们的行规就认为这款网络游戏开发失败。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吃人的博弈啊!


半天旅游下来,也真的是疲倦了。


准备好好休息一晚上,第二天乘飞机回家了。毕竟我还要活下去,我还上有老,下有小,还有责任和义务。我也不会为了一颗树放弃一片森林。这个世界离了谁都不会造成地球转动有一点的变化。这就是可敬可畏的大自然!


作为父亲,我也不知道我是一个怎么样的父亲。


特别是在我儿子的心目中,我是一个什么形象呢?


在他小的时候,我也与许多的父亲一样,用自行车送他读书,送他学习绘画,武术,游泳,作为一个父亲,尽量做好言传身教;只是随着年龄大了,他有他的思想。作为父亲生活压力更大了,负担更重了,工作也忙了,总想给了你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平时交流少了,但是,面对你有缺点和错误的时候,会给你严厉的批评。我认为那就是爱。如果没有爱,我会那么动情给你教育和批评?对隔壁邻居的孩子,管他干什么,我不会去用心的关注。因为我对他没有责任和义务,也没有多少爱可言!


现在的新一代,那是只能肯定,不能批评。更不能严厉的批评,否则那是太岁头上动了土。由此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对你的严厉,也使得你能考上重点高中,重点大学。


以为上了大学了,这就成材了。


以前历史上那个金榜题名,与现在的考上大学是不同的。


以前的金榜题名就是一个官了,功成名就。现在考上大学也有许多人以为是金榜题名,这个大学仅仅是一个入门,以后的路才开始,路还长着呢!选外地读大学也是你自己的愿望,可以脱离父母的约束。如今,自由倒是有了,可是自由过度荒废了自己的人生。面临几门挂科,长期旷课,学校将会把你开除学籍!


接近凌晨,醒来想想。这一趟来这样就回去了?我是不是也太经受不起挫折了,想起那皮包骨的儿子如果继续白天黑夜鏖战在“魔兽世界”,生命还有多长呢?于心不忍啊!毕竟见面没有说几句话,说不一定他想通了呢?


早上起来,急忙退了房间,再次出门打的,直奔秦岭山下。这次也吸取了教训,没有上车就问的哥知道XX大学XX校区吗?一个年龄与我相近的的哥,他说知道。


一路下来,原来这位大哥与我同病相怜,家里也有一个网瘾的儿子,身体差,一天不见天日,不敢见人,年龄也成人了。不同的的是,他儿子就荒废得只考上一个中专,毕业以后还继续在网络游戏中生活;还有不同的是他的儿子都是他的老婆给惯出来的。


这的哥现在也正在为他的儿子郁闷呢!这的哥曾经气得离家出走,但是,几天以后,还是回来继续开出租,生活还得继续啊!



这一次,估计这个的哥年龄大,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加上我平常开车,记住路标那是强项,我也走过一次了,没有走弯路。这次花了大约一个小时,80元钱。再一次造访XX大学XX校区。还是看到那个衣着单薄的女孩子在校园里读英语,声音还比较大。三三两两的学生饭后也去教学楼了。我去到大学食堂吃了一点快餐,径直去我儿子的寝室。一敲门,门未关,寝室里有4架床,床的下层是书桌,上层是睡铺。有二个学生睡着的,另外一个学生出门锻炼去了。写有我儿子名字的床上没有人。9点多了,我就叫起睡觉的学生,自我介绍。他们还热情,了解了寝室的情况,我儿子的情况,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严重。


我这儿子痴迷于电脑游戏,已经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了。基本上不与其他人接触,离群索居。人是一种社会动物,需要交流,需要合作,需要沟通。由于离家后感觉孤独,加上辅导员老师现身说法灌输读书无用,特别是读大学更是无用的观念,他们这些学生普遍对上大学心灰意冷,就上网寻找寄托,排遣自己的空虚和郁闷。久了,就脱课了。大学里除了考试以外,平时无人管,这就自由了,脱课太多,作业完成不了。考试挂科那就是必然,也使得许多学生临阵脱逃,不敢去考试。现在,大学里挂科是普遍现象,不挂科,就是说不补考的人是少数。


这种离群索居的动物会受到同伴的歧视,如果敏感聪明他内心是极其痛苦的。听到这里我为我的儿子感到一阵心酸和难过。这个时候,他的妈妈也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如何,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她,她也哭成一片。想不到,一个优秀的孩子如今到了这里正在经受内心多么巨大的痛苦。据说,虽然这里是著名的211重点大学,我的儿子就是不喜欢这个地方,估计他在无声的反抗。


我这次出校门,坐上了三轮车。


一路上都想好了如何对儿子说,说什么。


这次,很顺利地在大约100多号的地方找到了我的儿子。儿子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我去以后,就温和地叫他:“XX(小名),如果你不愿意读了,我们就休学吧?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退学吧,听听你的意见。”


这一次,他想了一下,还是故伎重演,出了XX网吧,再度消失在那荒郊野外。


我估计他是回到他寝室里去了。因为听说他是昼伏夜出,估计回寝室睡觉了。


就再次坐三轮返回校区,果然,他正在泡方便面。


看到我去了,他开始是吃了一惊,想不到我这么快也追来了。


他脱衣服上床睡觉,我的到来,打乱了他吃方便面的安排部署,结果他没有吃就钻进了被窝。


这样,他就躺在床上,我就在那个大约10平米的寝室从他小的时候到现在,我的过去现在,东西南北中,上下五千年,把我的想法观念,以往给研究生上课如何做人等等等等,你这样糟蹋自己,何苦呢?你这样毁灭了自己,我们父母难受,如果你真的有一个三长两短,估计我们也还会活下去。


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无限的。这个感情,悲痛也是随着时间过去淡忘的。如果你的失去,对你自己那就是失去了100%,对于其他人,都不会超过这个比例。世界上,天大地大不如父母恩情大,除了父母,虽然其他亲戚对你也不错,但是他们没有责任和义务,那么巴心巴肝地为你好,至少我们作父母的是无私的。我们生养你就是一桩彻头彻尾的亏本生意。


我的父母把我养育大,几乎没有给我什么人生道理,我的人生道路几乎都是我自己选定的,现在我的父母都以我为自豪,说养我很轻松,几乎没有花什么精力。我很感激他们给了我生命把我养大。我自觉自愿地去孝敬他们。我们没有要求你为我们干什么,你就帮我们一个忙,多保重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一生过得快乐和幸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得游戏玩! 20多岁就没了,以后还有比“魔兽世界”更好的“火星世界”“太空世界”会更加刺激,那就玩不成了。你今后也要结婚生子,作父亲,为什么你就不能理解父母的心情呢?为什么你就这么不懂事呢?对于新时代的父母。 看到儿女健康快乐,幸福的生活,父母就高兴。 儿女不要让两鬓斑白的父母操心,开心快乐的父母多活几年。 这就是新时代的孝敬。 儿啊,难道这点要求都高了吗? 难道做好自己就那么困难吗?谁没有过困惑?


谁没有过空虚和落寞?


谁没有过失败的时候?


春夏秋冬,潮起潮落,阴晴圆缺, 这就是万事万物运行的规律。


如果不适应这种运行规律,那只有被大浪淘沙,被淘汰。


面对困难选择逃避是懦夫的表现,现实中的问题在虚拟世界里找不到出路。


你今天的样子,我们父母很痛心,无可否认,我们对此也有责任,但是,毕竟内因是起主导作用。面对网络游戏,为什么那么多人没有痴迷呢?因为他们心里想到保重自己,想到作为一个人,自己还有责任和义务。


借酒浇愁愁更愁, 空虚网游更空虚,。。。。。。。。


整整讲了2个小时,可惜的是这不是面对我的学生,是面对一个睡在床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把耳朵封闭起来的,我的儿子。以前给别人讲是要收费的,而这一次的两个小时是无偿免费的,对方感觉是廉价的。这期间他露出了半个脑袋,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


我估计了一下,我的父母至今也没有给我讲那么多的人生道理。关键是出生寒门的我,我的父母他们现在也可能不知道那些道理。


感谢那三位同寝室的孩子们,他们出外了,让我们父子有单独对话的空间和机会。虽然是对话,严格来说,那是我一个人在自说自话,自己弹自己唱,他自始至终没有一句话,就是一个词也没有。


我真担心,我的儿子是不是傻了!


接近下午1.30,我必须要走了,不然我就赶不上飞机了。


走的时候,留下了两句话:


儿子,人生道路要自己去走,别人是无法代替的。

儿子,你可要注意身体健康,不要战死在“魔兽世界”里了。


没有留下其他物质金钱的东西,要让他知道,父母的爱不是廉价的。自己胡作非为和为所欲为不但得不到感情和亲情,爱情就更加没有指望。

(完)


二〇〇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