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因 六扇门(试发版) 六扇门 第一扇门 林彪坠机之谜 5

hawk735 收藏 10 229
导读:观因 六扇门(试发版) 六扇门 第一扇门 林彪坠机之谜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81/


枪口火光一闪,一颗子弹爆开我的眉心,钻进地面。望着青烟徐徐的弹孔,鲜血如瀑布一般瓢泼而落……我紧紧闭上双眼,双手用力撑着门框,想象着我被发现后所面临的惨状。天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胡思乱想,就在飞机剧烈振颤的一瞬间,我居然还能浮想联翩。

没有人上厕所,也没有人注意我。飞机正在向天空爬升,一名军人坐在潘景寅旁边,林立果和其他两名军人分别坐在位于潘景寅的身后和侧后,面色都显得十分紧张。林彪腰系安全带坐在沙发椅上,双眼紧闭一声不吭。叶群低头坐在他对面,神色古怪异常。

我不知道林彪为什么始终一言不发,也许这就是历经大风大浪的人所谓的处世不惊,不过,我总感觉他好像没有睡醒。

潘景寅的手有点抖,至少在飞机起飞的四分钟内,他就是这样。灯光微弱,飞机上的人都没说话,除了林彪,一个个神色紧张。就在我伸手欲向老杨报告机内情况时,林立果掏出一个笔记本,扯下一页纸,匆匆写几个字交给前面的潘景寅……

“老杨,林立果写了几个字交给潘景寅”我轻轻敲动话筒。

“能看见他写什么吗?”陌生人问道。

“看不见,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林立果手攥着枪,死死盯着潘景寅。”

“潘景寅有什么反应吗?”

“他背对我,看不见。”

“你在厕所里是吗?”

“对!”

“你观察一下洗手池水位有什么变化,随时向我报告。”

“好!”我塞住下水入口,将水缓缓注入水池。从脸上抹些油泥标画水位线,“654报告!水位正向右侧缓慢倾斜。”

“倾斜角度大不大?”

“不大,很缓慢。”

“好!你要密切注意机内的情况。”

“是!”


“老刘!你和老杨扶首长上床休息一会儿”叶群回身向后面的两个人喊道。就在这时,林彪伸出手摇了摇。

“那……”叶群似乎还想再说什么,面色也越来越紧张。机舱内的空气迅速降至冰点。没有人知道林彪想些什么,而我也只能从他不时颦皱的眉头来推断:他肯定想到一些令他感觉很棘手的事情。

“林彪到底在想什么呢?”我对“九一三事件”所知不多,基本上是道听途说,只知道一些粗枝大叶。但是这架飞机的最终命运我是在清楚不过——它坠毁在蒙古的温都尔汗。

林立果从口袋掏出一份图纸递给潘景寅,当潘景寅扫过一眼图纸的内容后,他明显有一个“颤栗”的动作。林立果仍然死死盯着他,目光很吓人。我赶紧抽回摄像头,将门轻轻掩上……

不可否认这一点:我被他们发现那是迟早的事情,问题就在于我什么时候能被他们发现。话筒那边暂时没有了声音,可是我的大脑却急速转动起来:

一, 林立果到底向潘景寅下达了什么命令,潘景寅为什么要“颤栗”;

二, 林彪为什么心事重重?从他的表现来看,完全不像一位统领过百万大军的元帅,犹豫多过镇定;

三, 潘景寅为什么要转弯,他转弯的目的是什么;

分析来分析去,一点答案都没有。历史的背后究竟在暗示着什么?

我轻轻将门反锁,从门下的缝隙,重新将探头轻轻伸出:叶群已经离开座位,正在向驾驶舱走来。还没等她走进驾驶舱,林立果喊道:“老刘,你过来帮帮忙。”说着,他迎向叶群。并将叶群拽到一边靠厕所的位置上。

刘沛丰走到潘景寅背后坐下,眼睛死死盯着潘景寅的动作。潘景寅头也不回,向身边的军官吩咐道:“李平,你和邰启良、张延奎去照顾首长,这里你们帮不上忙儿。”

“是!”

“照顾首长?”我暗道,“潘景寅为什么叫三位机械师去照顾林彪呢?”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林立果低声对叶群说道:“刚才据老潘说,飞机的油不够……”

“他会不会是找借口?”叶群的额头全是汗水。

“我看不像,油表我看过,的确不能飞到目的地。”

“那怎么办?”

“以老潘的意思,最好能找到安全地点迫降。”

“那……那边能找到吗?”叶群拉着儿子的手,我看见她的手在颤抖。

林立果没说话,迟疑几分钟后,他说道:“现在有两件事情很困难,第一,我们能不能找到迫降点;第二,他们会不会让我们降落。国内是没指望了,老头子肯定放不过咱们。至于那边……我们没带上导航员,和地面无法联络,稍有不慎就会被误认为入侵侦察机……”

“那不是……”

“没有选择了,”林立果显得很果断,“国内迫降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至于那边……只要我们小心应付,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老虎,他要是知道……那!那可怎么办?”

林立果没说话,我这个方位只能看到他们手部以下的动作。不过这时,我不得不再次产生一个疑问:叶群所说的他,到底指得是谁?

“654!654!”耳麦那边有人呼叫。

“请说话!”我瞧瞧话筒。

“根据时间推算,飞机已经转角到310至340度的位置,你能推测出他们转角的目的吗?”

“现在还……”我正想回答,忽听得林立果说道:“张家口看来是指望不上了,说不定人家已经在那里等着咱们自投罗网。”

“那怎么办?”叶群的声音已经明显地慌乱起来。

“直接向西北飞,老潘已经确认过目标,以他的技术,估计没有问题。”

“可他……他能靠得住吗?如果再出现一个李文普,咱家可就全毁啦!”

“这个时候也只能相信他,否则连最后一线生机都没有。”

两个人没再说话,我能感觉出二人之间那沉重压抑的心情。

我能听到的秘密,估计耳麦那边也能听到,因此,我没传送信息,老杨那边也没催促。

机舱内又安静下来,林立果和叶群就此分开,林立果走进驾驶室,在潘景寅身边坐下。此时的气氛显得异常沉闷,就连我紧张得都能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叶群回到林彪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被随手关上,我既看不见,也听不到里面的任何信息。三位机械师守在门外,看来刚才是他们将林彪搀扶进去的。

飞机仍然在飞行,不知过了多久,林立果突然问道:“老潘,方向没搞错吗?”

潘景寅并没有马上回答,他似乎在沉吟,不过最终他还是说道:“NDB(无方向性信标)已经指望不上,现在只能靠陀螺磁罗盘和多普勒雷达,可是我一个人无法连续记录这些数据……”

“你读,我和沛丰同志帮你记。”

“这……好吧!”潘景寅没再迟疑,开始不断读出仪表上的记录。这些数据我是听不明白,也记不住,不知老杨那边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没过多久,就听到那陌生人喊道:“厉害!潘景寅果然厉害!他根据这两个仪器和地图做粗略估算,就能准确调整航向。老杨,你看看当年的航行轨迹,这架飞机始终飞在大圆航线附近,如果不是优秀的飞行员,他根本办不到。”

我正想说什么,忽听得赵宁那细若蚊蝇似的声音喊道:“654!我替你打了份红烧肉,你想怎么谢我?”

“红烧肉?”我听这话差点没昏过去,“我现在还有心情吃肉吗?”

“我不管,总之你一定要带礼物送给我。”

“礼物?”我上下左右仔细瞧瞧,“这里只有马桶盖,你要不要?”

“去死!”

顾不得和赵宁开玩笑,我开始盘算起自己的命运。林彪他们是必死无疑了,可是我该怎么办?一旦回收装置没有及时修复,难道叫我陪他们一起死吗?温都尔汗只找到九具尸体,那么随着我的加入,会不会变成十具呢?想到这儿,我的汗马上“涔涔”而落,“这飞机上飞得可都是‘鬼’呀!”

为了确认自己能不能脱离危险,我起手给自己算了一卦,可是方寸已乱,脑子中一片空白,根本就想不明白个所以然。怎么办?暗暗叹口气,我心说还是等死吧。既然在这架飞机上的人谁都逃不掉最终命运,那么漠北荒漠上也不在乎多一具尸体。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我的手心已经渗出了汗水。叶群从办公室里走出,她脸色已经白得吓人,汗水湿透了衣背。她走到林立果身后,好像要和林立果交待什么,声音很小,噪音又大,我什么都听不见。林立果点点头,神色显得有些沮丧。没过多久,他扭头对潘景寅吩咐道:“一会儿盘旋一圈,首长说想看看下面。”

潘景寅点点头,这时,厕所洗手池的液平面又开始出现变化……

“老潘,能和那边联系上吗?”叶群紧张地问道。

“首长!”潘景寅哀号一声,他的目光中好像充满了恳求,又好似在表达一种绝望。

“老潘!咱们已经没有选择了,”林立果无奈地说道,“即使是现在回去,难道咱们就能平安无事吗?”

潘景寅的手又开始抖动起来,这一次,他抖动得更加厉害。

“老潘!”叶群也说道,“现在除了你,我们还能指望谁?首长说了,你想回去他不阻拦,可是无论如何你也要先保证首长的安全再说吧?”

“叶主任,飞机燃油要不够了,我们根本飞不到目的地……”潘景寅的声音很复杂,什乎充满了矛盾。

“那就先过去找迫降点。”林立果话音未落,潘景寅身后的刘沛丰掏出手枪,将子弹轻轻推入枪膛……

潘景寅的头微微向后扭动一下,叹口气,他操纵飞机继续飞行……


“654!”陌生人说道,“从时间上推算,这架飞机已经飞出国境,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坠毁,你要密切注意飞机上发生的一切情况。”

“是!”我也无可奈何,谁叫我的命运在无形当中和这几个人挂上了勾?

“老潘!你把无线电打开,看看能不能和那边联系上?”林立果命令。

“我已经打开了。”潘景寅瞧瞧操纵杆说道。

“那边有回音吗?”

“暂时还没有。”


“潘景寅真的向蒙古发出无线电信号了吗?”陌生人低声问道。

“我不知道无线电在哪里。”

“你注意他的手,操纵键就在操纵杆上?”

“可是……”我也发越觉得古怪,于是我“问”道,“那他为什么不通过耳机话筒直接向地面呼叫?”

“这就要你自己去寻找答案,我们也很想知道。”

“这……”我无话可说。的确,潘景寅为什么不直接呼叫,偏偏要用操纵驾驶杆上的按钮呢?他顾虑什么?他想回避什么?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他是否真地向“那边”发送了信号呢?历史就是这样,当你解开一个谜团时,往往会遇到另一个谜团。潘景寅这个奇怪的举动,在场的人只是注意到,却没有人出来询问为什么。林立果没说话,叶群没有吭声,难道他们不怕潘景寅会搞鬼吗?我想破了头,仍然找不到满意的答案。不可否认,驾驶员这一动作是关系到机组人员最后命运的关键,那么,潘景寅此刻想的究竟是什么呢?

飞机继续飞行,过了多久我已经感觉不出,不过就在这时,潘景寅突然喊道:“燃油已经不多,我们必须迫降,是不是……”

林立果瞧瞧油表(我认为他应该是在瞧油表),点点头。于是几个人有的看仪表,有的从舷窗向下看,估计是在选折合适迫降地点。过了一会儿,林立果说道:“下面有六处区域,老潘,你看看这几处合不合适?”

潘景寅侧头瞧了瞧,点点头,随后说道:“你们赶紧回到座位系好安全带,做好准备,等我把燃油耗干,马上就近迫降。”

“好!”几个人点点头,刘沛丰起身到后面作交待:“大家各就各位,把饰物全都摘下来!”一听他这话,我也慌忙脱下鞋子,可是看看摄像机,突然一个疑问出现在我的脑海:这小东西该怎么办?是扔掉还是保留?

刘沛丰经过厕所的时候,随手推了一下门。门关得很紧,不过我还是听到一阵巨大的撼门声。

“李平!”潘景寅喊道,“你们三个一定要保护好首长!”

“是!”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