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三 第四十二节 战胜突厥

fengzhuqingye 收藏 1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草原男儿说一不二,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天风横刃话已说到这里,葛勒刑天若再推脱,葛勒雷以后休想在族人面前休想再挺直腰板。葛勒刑天此时对法文长老恨的牙根直痛,若不让葛勒雷去,就是日后葛勒雷再努力百倍也不会再得到柔然人的认可,若让葛勒雷去,那便极大地削弱了葛勒家族在城中的势力。雷儿平时有点骄傲刚强,在家难免会和鹰飞起冲突,万一暴露鹰飞目标就麻烦了。迅速权衡利弊的葛勒刑天心怀大畅地笑道:“好,大哥既然也这么说,就让雷儿去拼一拼吧!我只怕他年幼坏了大事。”


站在赵飞龙身边的彩梦自是明白赵飞龙刚才心理变化,正是因葛勒刑天进来,赵飞龙才忽然改变议题,虽不知赵飞龙为何怀疑葛勒刑天,但此时她已经完全决定交给自己男人处理,出言轻笑道:“我也相信葛勒雷带领现葛勒家族英杰,一定能帮助祁红战胜突厥,一切就拜托家主了!”


解决了这件事众人均觉松了一口气,赵飞龙微微一笑本来苍白的脸,突然出现一片病态的潮红,呼吸也急促起来,彩梦一惊慌了神色,低下头高呼道:“飞龙,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好不好!”


问言,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地望向赵飞龙,此时注意到赵飞龙的异常,赵飞龙眉头紧蹙,似是十分痛苦,嘴角竟溢出少许血来。


“来人,快扶族长下去休息!”惊惶失措的彩梦向外叫喊道,赵飞龙的样子这次连天风横刃都开始担忧起来。葛勒刑天自然已经知道赵飞龙被彩云打在伤处,心中却乐开了花,看来彩云这一脚踢的真好,旧伤复发吗?死了才好!到是省却我许多麻烦!心中幸灾乐祸,表现的却是十分焦急。


闪凤卫七手八脚地把赵飞龙迅速抬到内室,闻讯赶来的紫玉端着一盆热水,小手不停地打颤,盆里水晃晃荡荡的,紫玉感觉自己要崩溃了,把手帕晃抖的抵给彩梦,紧张的要哭,声音颤颤畏畏地道:“姐姐,快给他擦擦。”


六神无主的彩梦手忙脚乱地接过手帕,顾不得说什么,轻轻的湛拭掉赵飞龙嘴角的血迹“天啊!飞龙,你头好烫啊!”赵飞龙在彩梦一声惊呼中昏迷过去。随着跟进来的天恩长老急忙挤了进来,把手搭到赵飞龙脉门上,脸色越来越凝重。看着天恩长老的表情,大部分人心中均是一沉,惟有像葛勒刑天这类的心中却乐开了花。


天恩长老轻轻把赵飞龙的手放下,脸色沉重地起身,走到诸人面前,充满忧虑地叹口气道:“情况十分不妙,族长受伤太多,血液精华大量流失,又无足够修养补充,现在积劳成疾,再加上兄口箭伤严重,受凉感染了风寒,诸病汹汹齐来,情况十分堪忧啊!我只能开一副药尽心力,现在就看族长自己能否挺过了。”哐当一声紫玉手中铜盆掉在地上,身子摇摇欲坠,彩梦的一颗心碎成了千百块。


如五雷轰顶,紫玉悲戚一声,扑上来握着赵飞龙的手,痛哭道:“哥哥,你快起来啊!玉儿知道你没事的,昨天你还给玉儿讲等打败敌人你就带着玉儿和彩梦姐姐一起去游览大唐美丽的山水,去拜会那些大诗人大英雄的,你怎么能睡觉,说话不算话呢!你起来啊!以后玉儿什么都依你,不气你的。”紫玉低泣悲哭声闻者心酸,彩梦怔怔地看着赵飞龙不致一词,口中喃喃地语一定是一场梦,一定……。众人见这个样子,叹息一声,在天恩长老示意下忧愁地随天恩长老一起出去。


阴沉的天空越来越重,密云更低了,突厥大军已经完了。天上下起了凄冷的小雨,否则战火点燃的秋草将不堪设想。大火顽强的向四周扫荡着,只是像突厥大军的抵抗般越来越弱,雨虽小连成了一片,在低温帮助下还是要灭了这场大火。


轻烟滚滚,浓云低压。大战过后,原本美丽平静的泰尔木河尸积如山,一片狼籍残破。祈红望着前方浑身是血,在亲兵守护下,带着五百余残兵左冲右突的土门趾心下叹了口气,土门趾还算是一条汉子,已经杀出重围本有机会逃跑的他,为了这些被围困的属下,又杀了回来。


兵败如山倒,已经无力回天的土门趾举起兵刃高声大呼道:“柔然主将是谁?可有胆与土门趾一战?”


天擎冷哼一声,扫了他一眼不屑地道:“尔等已是残兵游勇,灭在旦夕,何劳我们大将军动手!”说罢就想一鼓作气将之消灭。


祈红拔马上前,手一挥,围攻土门趾残军的平虏将士后退五步,祈红上前道:“我敬你是一条汉子,我乃柔然平虏大军主将祁红。来吧!我与你公平一战,胜了放你们回去,败了就要降于本将军!”


土门趾大声喝道:“一言为定!”接着叹口气神色复杂地道:“无论成败,柔然今后除了闪电铁骑,平虏大军将扬名天原,来吧!遇上强将土门趾虽死无憾!”虽是败了土门趾战意高昂,无丝毫颓废之色。


“给你一盏茶休息时间。”祈红冷声道。


平虏大军此战的损失最大的原因就是配合不力,其次便是大军盔甲器械不足,多数是身着皮甲,有些甚至身无着甲,根本无法和突厥全身铁铠可以比的,所幸好的猎人对自己的武器要求都很严厉。即使是新军,平虏大军的凶猛,悍不畏死还是十分让祈红自豪的,只是那全身插满箭矢,雕塑般坚挺迈步向前的平虏将士,都让祈红血为之上涌,有这样英勇的将士若打败仗绝对是主将的失误。


稍倾片刻,土门趾拿起酒袋,痛饮一气,用衣袖在大嘴上一抹抱挽个刀花,充满战意地道:“开始吧!”双眼喷火似的眨也不眨盯着祈红,原来柔然除了闪电精骑,还有平虏大军,庙算失误全军覆没啊!


祁红手与枪合一阵风似的冲上前去,土门趾暴喝一声:“杀!”也拔马向前冲来。


“锵”的一声两人稍触即分,祈红巍然不动,土门趾却身体止不住一晃,力道比拼祈红显然要胜上一筹。


土门趾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对手,祈红不再丝毫保留。下一刻祈红手中的枪活了过来,就像是一条飞龙护卫在祈红身前。所谓一才长一才强,平虏枪带起的澎湃气势让敌我将士不由自己又向后退出几步,叮叮当当的响击中,祈红长枪长了眼睛般,次次刺中土门趾弯刀弯处,无论土门趾的速度有多快,祈红已经完全压制住了土门趾弯刀的威力,根本不让他靠前,无法发挥短兵器的凶险。突厥残兵脸上血色尽退,露出绝望的神色。


祈红再次提升功力,乳白色的真气从枪尖上冒出,土门趾感觉寒气涌面,几欲睁不开眼,拼尽全力,自己的弯刀已经舞成一团黑色光团仍无法挡住刺骨的寒气,自以为能与平虏大军副将天擎战个平手,对上祈红总有自保之力吧!此时才知道错得离谱。


感觉自己就像是沙暴中的一棵小草,对与祁红的攻击,自己只有闪躲毫无还手之力,土门趾心丧如死。祈红厉芒一闪,高喝一声:“开!”咣的一声,土门趾弯刀终于抵不住祈红平虏神枪强度攻击,从弯处断开两截。祈红枪端一下把土门趾撞下战马,用枪尖指住他的喉咙,淡淡地道:“你可服了?”


土门趾脸色苍白凄惨一笑最后祈求道:“我希望祈红将军能放过我这群属下,他们都是好男儿。”


“将军,我们誓死跟随!”突厥将士仇恨地盯着祈红吼道。


感觉到土门趾的视死如归,祈红盯着他良久收回长枪,目视前方点头答应道:“你去吧!若他们不主动攻击我族,我就放他们一条生路。”


土门趾惨然一笑,朝突厥汗国拜了三拜,拾起地上折断的弯刀,在部下呼叫救护不及下抹颈自尽,鲜血流出,身体缓缓向满是泥泞的地上倒下。


“将军…”突厥残军凄惨悲凉地吼道:“将军为我等而身陷绝地,我等怎么独自偷生?将军等我们追随您左右!”平虏大军阻止不及,五百多人纷纷拔出武器自尽。


祈红未料到是这么个结局,发现平虏大军将士眼中有些许不忍之色,祈红叹一口气道:“均是义士,厚葬之。我平虏大军首战能遇到这样忠义的敌人,是我们幸事,收拾行装,准备回族!”秋雨绵绵,刺骨的寒冷在人们热血退去后,开始浸扰身体,狼藉的战场上无数敌我将士就此长眠于此。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