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三 第四十一节(下)

fengzhuqingye 收藏 0 80
导读:中华龙飞 三 第四十一节(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葛勒刑天厉芒一闪而逝,哈哈一笑道一声罪,忍气吞声地对一边勃然而怒的葛勒雷吩咐道:“葛勒雷,去为鹰飞将军找几个漂亮的侍女来服侍将军。”


鹰飞嘿嘿一阵淫笑道:“家主大人,我们一起比比谁更厉害如何?”


葛勒刑天首次色变。鹰飞停下笑声淡淡地道:“家主有事忙不劳相陪,你下去吧!”


“阿爸,你为何对他如此忍让,简直岂有此理,把咱们当成奴隶了吗?”刚一出门,葛勒雷就满腔怒火地吼道。葛勒雷在柔然做惯了大少爷,整个柔然谁敢对他葛勒雷稍置一词,这口恶气让他无法下咽。


葛勒刑天暗叹一声年轻气盛,天口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待利用他们把你推上我柔然族长宝座,然后建立伟大的柔然汗国,夺过曾经属于我柔然汉国肥美的河套六郡,恢复当年无敌天下的铁骑雄师,到那时候要怎么样处置吐番还不易如反掌?那时你想怎么鹰飞这小子都没关系。”


葛勒刑天自我陶醉地勾划着美好的未来,手下总管却不识时务地前来打扰道:“家主,族长邀您前去族长府商议要事。”正说着听到远处客室内传来一阵淫笑声,“美人,把衣服脱光到大爷这里来,让大爷我瞧瞧你的……不听话!兄弟们帮她脱!”接着传来女子哭叫哀求声和衣帛撕袭声。


眼前几位美女都出落得非常标致,脸型神态各异,其中的一位美女身材更是玲珑凸透,纤细的柳腰,胸部高挺入云,瓜子俏脸,精致的脸庞仿佛是精工雕刻的一般,毫无瑕疵,樱桃小口晶莹鲜艳。露在外面的玉颈莲藕样雪白,滴滴泪珠就像从花瓣上滑落的露珠,把她显得更加的清丽脱俗,美女哀怨恐惧的神情燃烧着鹰飞兴奋得神经。


鹰飞对眼前美女的哭叫无动于衷,把她压在床上的感觉一定非常舒爽,想到这里反而越来越更加兴奋,一下子扑向这一个最漂亮的柔然美女,女子娇软的身躯怎么抵的过鹰飞充满劲道的冲击,被鹰飞牢牢压在身下,鹰飞不理她无力的撕打几下扯掉她身上的衣服,丰腴柔嫩光滑的肌肤,一对柔软挺立白玉般的乳房像可爱的小兔般跳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分明透着晶莹闪动的光芒,鹰飞伸出舌尖轻轻地舔弄着美女的晶莹雪白的耳垂,一股又麻又痒的暖流在瞬间击在少女的心头,从未经人道的小美女怎么受的了这样的刺激,身体不由自主地一阵阵颤斗,鹰飞的大嘴顺着美女的玉颈向下吻了下来,含上那颗发硬的乳头,一手把抓过满把的柔软轻揉慢捏,力道轻重不一。女孩最后一件小裤也被鹰飞扯下,鹰飞兴奋的大吼,强硬粗大的分身挺进了一片火热之中,肆意鞭挞。葛勒刑天又听了几句便快步离去,他并没有告诉那些可怜的女孩要去服侍些什么人,而且不像平时端茶倒水。


天恩长老、文诗长老、祖恭长老、法文长老等闻听族长在城下遭受攻击,又在家门口被彩云一脚踢的重伤复发,昏迷不醒,不由全慌了神,赶快向族长府跑来,与正在与武兵、武练长老共商对策的闪雨讯问起情况。而闪雨也是急于见赵飞龙若非天风横刀阻拦,差点与阻拦他们的闪凤卫动起手,因此当赵飞龙和满心欢喜的彩梦走入客厅时,噪乱的客厅一下子静了下来,这些日子族长与圣女间的矛盾都有所耳闻,也均感头痛,费尽心计想怎么调和他们而不得法,只是现在看起来彩梦小心温顺地扶着赵飞龙的样子与传闻极是不符。


赵飞龙见柔然大人物基本来齐,又是一副中了魔法似的突然停了下来,惊讶地望着自己与彩梦,哪还不知道因为什么,赵飞龙往主座上一坐,故作好奇地道:“诸公,刚才在说些什么事?那么激烈,现在怎么不说了?不要顾及我们,你们有什么尽管讲,我歇息一下,只是都别站着,快请坐下吧。”


天恩长老放心一笑,感觉松了口气,这才行个礼,真诚地祝愿道:“能看到族长安然无恙,真是感谢上苍保佑!我们刚才只是闲聊,族长有什么命令请讲,就是拼了老命也会为族长做到。”其余几位长老点头称是,这无疑变相告诉赵飞龙,长老会仍然无条件支持赵飞龙。


闪雨紧张的心情总算放下,抬头望向彩梦,不但未见她不高兴,反而笑得更加甜了,不由想到难道族长与圣女不合只是做样子给外人看吗?用以考验谁忠谁奸?想想自己辛苦求援路不由觉得很有可能。赵飞龙起身走到坐在不起眼地方的天风横刃面前,伸手向众人道:“我向大家介绍个英雄,我柔然族天风勇者,天风家族族长天风横刃。”


诸位长老等这才知道为何闪雨竟听从此人的话,原来此人竟是柔然族最后一个天风勇者,纷纷慌忙上前见礼,别看长老最小也近六旬了,只是他还都是天风横刃的晚辈,而天风横刃究竟有多厉害,究竟在柔然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清楚。


刚进门的葛勒刑天听到天风横刃的名字,抬出去的一脚顿,脸上一阵抽搐,天风横刃这老匹夫还没有死?他怎么出山了?他怎么与赵飞龙遇上的?葛勒刑天得心中疑问丛丛,同时感觉到一阵愤怒,自己属下竟然把这么重要一个人物给漏了!


赵飞龙灵觉自被天风横刃莫名其妙恢复后日盛从前,对于门外葛勒刑天的异样不由记在心中,猜测着来人是谁。


葛勒刑天还未进门哭声已致,痛哭流涕未经通报便闯了进来,充满喜悦的扑到天风横刃面前跪倒在地大声喊道:“大哥!五十年前你不说一声,举族归隐,究竟为了什么?可知这些年担心死小弟了,小弟多方派人打探大哥的消息,毫无踪迹,这些年连族内的事物也淡了心。”激动跌荡的心情,让人感觉葛勒刑天真情外露,兄弟情深。


天风横刃见来人是葛勒刑天,人霍地站了起来,双手把葛勒刑天扶起,也是心情颇为激荡,握着葛勒刑天的手,不堪回首往事地叹道:“二弟,一言难尽啊!大哥谢过你的关心,抽时间我会给你个交待的。”葛勒刑天试去眼泪来到赵飞龙前,叩拜请罪道:“葛勒刑天多年未见失散大哥,心怀难控,失了礼数,望族长谅解!”


赵飞龙立刻把葛勒刑天列为最值得防备的人,别人毫无觉察,只凭葛勒刑天这份演戏才能非阴险狡诈人所不能也。尽管浑身寒颤赵飞龙仍微笑摆手道:“葛勒家主,请快起来,家主乃真性情之人,重情重义为我柔然典范,是我辈努力学习的榜样我怎么会责怪。”这边却心想,哼,跟老子比诈,你还差的远,老子最少比你多一千三百多年的经验。这也是为何赵飞龙让看起来少年老成,稳重可信,毕竟算起来,赵飞龙才算是个千年老妖。


感觉葛勒刑天有问题的赵飞龙决定改变议题,大手一挥自信一笑道:“经大小数十仗,我南征大军终于战胜吐番番贼,现在闪静将军汇同天风楚恒和闪风护族使一起共讨高礼,加一时日必然夹胜而归。唯可虑者乃突厥二万大军无人可挡,祈红几千人马不是对手,劳烦长老及诸位来正是相商此事该如何打算?”


众长老大臣听打胜吐蕃的喜报均是喜出望外,压在头顶的阴云被扫了大半,葛勒刑天心中冷笑,吐番大军被消灭?无稽之谈,若真如此,则柔然大祸不远矣!不过你们这样想正好啊,到时候看我一展雄风赶走吐蕃,到时候借吐蕃之手杀了在上次联席会议上支持赵飞龙的贵族大将和赵飞龙彩梦的一些其他支持者,这整个柔然还不是我们葛勒家的,到时候我看彩梦你还怎么装成这么圣洁。


文诗长老喜不可抑地叹道:“能有如此大捷我族已经久不闻矣!当告之于众,同族共乐。”


赵飞龙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道:“怎么不见天智长老到来,我还想请他预测一下谁率兵迎击突厥将是大吉。大捷之事当公告全族,只是大庆还是等战胜群敌再说吧!”


法文长老很以为然地点头赞同道:“族长所言极是,正应当一鼓作气战胜敌人再谈其他。天智长老怕快要到了,现在族中已无可用之兵,能担起重任的。我想葛勒家主的大公子葛勒雷是最佳人选,葛勒雷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为人又勇武过人,极有统帅之能,加上葛勒家族这一辈族人完成训练按往常正要试炼,个个都是以一挡百的好手。”法文长老掌管全族族规,于个人了解十分清楚。


天风横刃心中自然清楚祈红的力量,这场会议应该讨论抗击吐番的事,望着葛勒刑天,赵飞龙为何换了主题呢?天风横刃经验丰富,族长似乎对某些人不放心,因此出言帮合道:“法文说的极是,既然贤侄如此出众,二弟,我也替贤侄保荐,好男儿理当争战沙场,建立不朽功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