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被天风横忍一顿狠批,打架又打不过的彩云,满肚子怨气地走在大街上,谁上来给她打招呼就要倒霉,逮谁就捉弄谁,最后别人看到她连忙绕道而行。


“阿弥陀佛,老衲符可,请问姑娘,柔然族长府怎么走?”符可进入神喻之城方知柔然人的厉害,一排排高大华丽的房子,整齐的排列着,一片一片的望不到边,宽广平坦的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叫卖不断。车水马龙的行人络绎不绝,看起来一点不差于当今任何一个都市。想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找一个人实在是不容易,只有暴露自己开口向人打探。


彩云停下来上下左右疑惑地打量着前面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对面的大和尚,叉着小蛮腰兴奋地审问道:“和尚,你是哪里的人?老实说是不是刺探我族秘密的探子?”


符可微一笑,一股祥和神圣的气息随着四扫开来,缓缓开口道:“老衲来自天竺,有要事求见你族族长,烦请姑娘指点道路。”符可待人一直一副和气的样子,他成名又早在八十年千,任谁也无法将他与绝顶高手联想到一起。


彩云低头摸着衣角不好意思地问道:“天竺在哪里?我怎么没听说大唐有天竺这个地方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符可,一个好奇宝宝的模样等待他的回答。


符可莞尔一笑,小姑娘纯朴可爱,天真而闪动着灵气是一可造之才,使久未与人言的他不由想和她多聊几句。符可反问道:“大唐声教所被之州有三百三十一,羁摩之州八百,又置十节度加上经略都护府,姑娘知晓的又有多少?”


彩云张口结舌难以置信地道:“大唐有那么多地方吗?我知道长安、东。都…太原…吴郡、广陵、益州和苏杭数等地方啦!好吧!算你厉害,若你能打赢我,我便带你去见族长!”刚才没有打过天风横刃,现在爱比武的她决定在这个看起来高深难测的老和尚打一架找回场子。“快一点给你时间准备准备!


符可从心想指点这块完美的璞玉,像是一个不会丝毫武功的普通人,随意一站对彩云道:“老衲准备好了,老衲站着不动,若姑娘十招之内能让老僧移动分毫,就算姑娘赢了。”


彩云担忧地道:“你确定?我们还是换一种比法吧!万一把你也打伤了怎么办?我可不想伤到你。”彩云打伤赵飞龙后就偷偷跑了出来,现在让她十分懊悔。


符可不置可否地一笑道:“无妨,姑娘尽管全力出手吧!”


彩云见符可说得十分肯定,又感觉不到老和尚的实力,因此提起五分力道运上巧劲企图把老和尚扔走了事,一击之下,没想到老和尚重如泰山受自己一击竟稳丝不动,仍微笑着向自己点头,彩云心中一惊,自己五分力道一拂之下,就是一匹膘马也被带到九霄云外去了。彩云聚起八成掌力朝老和尚拍来,符可仍是不闪不躲,坦然受之。


“噗”的一声仿佛是打在牛皮上一般,老和尚连衣袂也不曾扬一扬,彩云心中更是惊讶了,自己这一击已经有一流高手的实力了,老和尚不显山不露水的接了下来,没想到老和尚竟是难得一遇的顶尖高手。


彩云不由兴奋的俏脸通红,向符可警告道:“大和尚小心了,我要出绝招了。”


彩云左手五指变幻不定不住挥动,右手连续挥出三拳,初看像是阁山打牛拳的变化,只是三拳过后,右拳化掌,左手划圈,符可神色首次凝重起来,他感觉到了天地力量的变化。


“大师小心了,这是我才领悟的开天神掌。”彩云话音刚落,符可感觉身边境色一变,自己已置身于浑沌一片的朦胧之中,身子一动也不能动,神念思考也感觉受到很大滞缓。


“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万象本无象,奈何于执着。”符可两念数边,浑沌之境立刻降下无数莲花。


彩云一掌仿佛来自天边越来越大,越来越快带着白色光雾呼啸而来,击在符可身上像击在水中似的力道被荡起无数涟漪散了开来。


符可眼前境色立刻恢复了正常,只见符可的僧袍正胸出现一个烧焦的手印,连符可身后的三棵大树也一一折断,只是身形没有挪动丝毫。


符可望着气喘吁吁的彩云动容地道:“只凭这一掌,姑娘便能当得一方宗师,以老衲之能,当年和姑娘一样大时尚未达到姑娘这般高的成就,将来姑娘成就不可估量。”


彩云见自己全力一掌老和尚丝毫无碍,正以为他讽刺自己,嘟起小嘴正要再打。


“好了,云儿,你不是符可大师的对手,能得到大师如此赞誉,还不赶快谢过大师,去向族长道歉!”彩云回头一看,出言教训自己的正是自己怕的少数几个人这一的天智长老。


天智疼爱地看着小嘴撅的老高,满不乐意地向符可道歉的彩云道:“记着,天竺不属于大唐,而是西方一个国家,佛教莫不来于此,去吧!不要不高兴,能和天风勇者和当年天下第一高手交手,哪一个说出去都是你的容幸。”


天智长老向一旁站着微笑不语的符可礼貌地道:“彩云胡闹,大师莫怪。大师,请让我带您去见我族族长。”以天智这一代人若非符可亲报姓名也无法认出符可是谁。


符可道个阿弥陀佛,谢过天智,与天智并排而行,走了两步停下回头对站在那里方自懊悔的彩云道:“老衲今年已有一百三十多岁,小姑娘何必懊丧,如果刚才你那一招能够更快,老衲便输了赌约。”


彩云今天连受挫折所以不由有几分消沉,待听到符可最后一句话,武痴的她立刻沉溺其中,回想提高速度的方法。


鹰飞在柔然人的掩护下,光明正大地走进神喻之城,来到整个神喻之城除族长府外,最大的府坻葛勒家族府,葛勒家族家主葛勒刑天亲自把鹰飞迎入内宅。


方一坐下,葛勒刑天就先发制人地埋怨道:“赵飞龙那小子突然回来,城内顿时紧张起来,鹰飞将军怎么选择这个时候进城,实属不智。”


鹰飞如鹰嘴般的长鼻一阵冷哼,冷笑道:“当日我们讲好,城破之日,我们帮你葛勒家族除去柔然几个老家伙与不听你号令之一,支持你们坐上柔然族长的宝座,并许以我吐番亲王高爵,而你柔然全力为我吐蕃效命,且你们负责除去赵飞龙与打开城门,可是?”


葛勒刑天不知鹰飞用意如何,迟疑地答道:“正是,只是先前多不知赵飞龙确切位置,所以隐而未发,鹰飞将军是饲鹰大家,需知雄鹰猎食,不动则矣,动必窥准猎物一击必杀。况且今日若非飞龙卫莫名其妙及时赶到,赵飞龙早葬身于城墙之下。”


鹰飞脸色稍缓,“家主真是好手段,听说守将用的是你柔然圣女的金凤令符?他们斗的越厉害,我们就越有利。”鹰飞不知是夸人还是损人,让人听起来十分刺耳。以葛勒刑天的深沉尚弄得神色极不自然,鹰飞毫无察觉地继续道:“殿下怕你手下无用,特意让我领我吐番五百勇士前来助你除掉赵飞龙。”环顾左右道:“柔然美女如此有名,怎地不见一个来服待本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