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九节 城下之围

fengzhuqingye 收藏 0 9
导读: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九节 城下之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闪光拔马上前,来到城门下面,仰头对城门上士兵喊道:“城中守将是谁?快快打开城门迎接我族族长进城!”城墙上的士兵闻言听说出征在外的族长回来不由一阵骚乱。


一银甲大将急忙走到城墙边,站在城墙上向下望去,见到赵飞龙领数百盔甲不整似才经过大战的骑兵,大吃一惊,眼珠飞快一转大声道:“来人止步!我族族长正在边关与敌做战,敌人未扫何曾回来?尔等敢冒充我族族长,胆子不小!必是奸细!上面有令,冒为族长者,贼也,杀之!来人,给我当场乱箭射杀!”


赵飞龙等均是一惊,知道自己下令封锁南线大胜的战报,因此出现差错也怪不得他们。闪光慌忙向上喝道:“守军住手,你们仔细看清了,来者正是我族族长,快快开门!”十八铁卫越众上前,护在赵飞龙与紫玉前面。


守城士兵已经认出下面的十八铁卫,已经彼此议论纷纷,守将暗叹一声,高喝道:“即是族长,可有圣剑?或出示七色令!我族危机之中,大意不得,若还不出示信物,当场格杀!”守将冷汉已经冒出,族内已把赵飞龙事迹传的神一样的,虽多未亲见,但拔出圣剑时赵飞龙飞到天上那神迹的一幕却涌上心头,除了神,谁能发光,谁能长久飞在天上练剑?这一幕可是几乎所有族人均亲眼所见。


赵飞龙自知情况,圣剑被飘渺圣地抢去,七色令赐于祈红,自己手中还有什么信物?赵飞龙与天风横刃对望一眼,均感其中大有不对之处,赵飞龙做为族长,在柔然族内几乎人尽皆知,做为守将更不会没有见过。而这守将如此坚持,看他紧张神情绝非一丝不苟不畏强权之人,这其中原因就耐人寻味了。有权打开城门的勇者令符也被天风楚恒拿走调兵,一时间到是颇为无奈。


赵飞龙指着城守道:“你既不认得我,长老与闪雨护法可在?你去把他们叫来……”


守将见来人拿不出令符,心中一松,暗道一声机会难得,哪会让赵飞龙把话说完,大声下令道:“射箭!给我射死这些奸细!”


隆隆声中,由赵飞龙设计,此时已被装备的弩车被拉了出来,这种弩长可连发十支利箭,三百步内可对头射穿马匹,威力无比。只是极难建造,因此数月方得三十余架而矣。


赵飞龙自是明白这些武器的威力,神色大变,连忙喝道:“快快后退,机弩威力巨大!杀伤太强,不可强挡。”说着急忙调转马头,其余人等对赵飞龙言听计从,闻言立即后退。


天风横刃挡在最后,怒声喝骂道:“老夫天风家族家主——天风勇者,天风横刃在此,守城将士中可有天风家族族人,给我立刻诛杀此将,一切后果老夫承担!”拉箭欲射的将士立即蕴而不发。


守将闻言吓的肝胆欲裂,若来人真是天风勇者,这次行动恐怕要失败,自己肯定不得好死,强自恶声道:“胡说八道,天风家族五十年前已灭亡!金牌在此,立即发箭,骑兵准备出去,杀此奸细!”守将手中举起金风令,急急地道。


这也是赵飞龙的失误,柔然族长产生以后,以前代行族长令的金风令箭是要下令注销的,赵飞龙绝对信任彩梦,因此也未把这条放在心上,若不注销其效力仅次于七色令,这样就为令向冲突造成了可能。


天风横刃正欲持强飞上城墙,第一排弩车已经发射出利箭,三棱带刺的箭头发着蓝光向天风横刃等射了过来,同时城墙上箭垛里射出满天无数利箭。高速旋转的箭矢让天风横刃充分感受到强劲力道,一排三支分上中下直取停在空中的天风横刃。天风横刃首次凝重地拔出兵刃,一把古朴黝黑的软剑。只拔剑式划出的气旋便带偏了守墙将士全力射出的箭矢。天风横刃用七分力道直击在三支粗大箭头上,“嘭……”的一声,箭杆炸飞,估量不足的天风横刃也被强大的力道撞击的倒飞数步。十几名后退不及的天风卫中箭倒地,若非同伴救助及时,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众人均未想到,竟有人大胆到在自家城门口伏击本族族长。


待仓皇撤到千步之外利箭射不到的地方,赵飞龙回头关心地问道:“大伙都怎么样,损失如何?”


闪光稍倾咬牙切齿地道:“有近百人中箭,幸无人战死,只是有数人伤重,若不及时救助,怕情况危矣!”这些天风卫没有死在吐蕃与突厥高手的打击之下,若在自家城门下被射死,死的未免太过冤屈,因此人人悲愤。


天风横刃连天风家主令都用了,守将仍下令攻击,更说明这已不是误会了,争权已经到了白热化程度。


巨大的城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一支近二千人的骑兵踏上放下的吊桥。天风卫经过伏击吐番精锐追袭大军野狼,已损失惨重,人人身上带伤。兵书言,折敌一千,自损八百,天风卫虽占尽天机,然而人数不及对手四分之一,因此虽杀敌八九百自己也死伤近百,尚未修整,却又遭本族袭击如何不怒?纷纷举起兵刃准备死战,眼看一场兄弟相残即将上演。正在此时,整个大地一片轰鸣,从天风卫后面传来了大量骑兵驰骋之声,声音越来越近,双方不由色变。赵飞龙等更是面色难看,若是吐蕃这么快攻来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飞龙无敌!柔然必兴!”由远及近的巨大吼声直上云天,在草尘中飘展的青天飞龙旗,是飞龙卫特有的标志!任谁也没有想到尚在闪电铁骑之上,天下最精锐的几支军队之一的飞龙卫竟然就在这么及时的时刻出现。守将一下子瘫在地上,庞大的骑兵整齐划一地越众挡在赵飞龙前面,把赵飞等龙与守城骑兵隔离开。整个飞龙卫三千八百人共分十八队,十八铁卫正是这十八队队长,而闪风、闪雨则是两位护卫主将,见到赵飞龙一行如此狼狈,飞龙卫如被人打了耳巴,怒火中烧。


此时领军主将在十步之外跳下战马,跪伏在地请罪道:“飞龙卫数次救架不及,未尽到职责,请族长责罚!”言语间十分自责。


赵飞龙哈哈一笑,胸中恶气尽出,大笑道:“将军何罪之有?若非你及时赶到,我们均不得好过,快快起来!”


那大将闻言站起身,恭敬地道:“族长稍等片刻,稍倾属下让他们列队迎接。”


那大将早由探马得知事情原末,见赵飞龙点头同意后,跨上战马,提马上前来到大军最前,掏出令符。


“对方令军是谁?族长在此,攻击族长再不下马,诛杀全族!”飞龙令在守将眼中不住放大,能保住家人的最好方法莫过于自己的一死,查无对证下,所有目标都会指向圣女的金凤令,主上到时或许会设法保自己家人免死,想到这里守将拔出短剑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当飞龙卫出现,防御阵式护在赵飞龙面前时,城上兵将已知赵飞龙真的是本族族长。攻击族长可是死罪,再听有人喝道城守自杀,个个心惊胆颤地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城外骑兵慌忙滚下战马跪倒在地道:“恭迎族长!望族长恕阿仆无知之罪。”这些守军多是从各大贵族临时征召的家仆,顾有此自称。


赵飞龙得报守将已经自杀,心中十分恼怒,然而自己令符无出在先,守将手中又有金凤令,兵将无罪,唯好言道:“此事罪不在你等,你们恪公守城,忠于职责不放任何可疑人等入城,做的很好,本族长奖赏你们还来不及,何罪之有?快起来吧!以后更要对进出城者严加检查,以防敌间佐。”


“谢族长不罚之恩!”守城将士感激啼零地起身齐谢道。一场死罪被族长宽恕了。


“恭迎族长回神喻之城!”柔然将士纷纷闪开退到两旁,经此一闹,城中族人均知道族长回城,一时间万人空巷都涌到城门口街道两旁。


闪雨在长老府听到族长在城门受到城守攻击,死伤惨重,又急又怒一掌把雪梨木制成的方桌拍碎,立刻点齐人马冲向城门。武兵、武练两位长老慌忙跟了上去,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赵飞龙回族并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因此选择在天快黑时进城,没想到竟遭此变故,也幸好光线不足,否则天风卫只怕死伤更大。箭垛上密集的箭雨任你武功再好,也终难逃一死。现在可好,人尽皆知,自己想处在暗中行事,查处奸细怕不成了。


赵飞龙闪到一旁,吩咐闪光道:“立刻把受伤的兄弟送回城救治,要竭尽全力救治他们!”


闪光应了一声下去。城中军民见赵飞龙竟然闪道让身份低微的伤卒先行,不由感触异常,纷纷起了誓死效命之心,这样宽宏大量、雄伟才略又仁义的族长是柔然之福,大神没有抛弃柔然,天风卫更是感激,因为他们知道赵飞龙也受了很重的箭伤。


彩云这些天都和高怡在一起耍闹,这两天一直找不到高怡,正无聊地逗弄着从天女山带回来的小白兔,突然听到族长回来了,不由童心大起,别人都把他说的好到了天上,敬仰的似个神仙,自己今天就让他出个大丑不可,感觉自己在族人中名气被抢的彩云愤愤不平地想。在箱子中找到在中原时,一奇人送的稀罕玩意儿——烟花,兴奋地从窗口跳出去,几个闪身便消失在院中。


赵飞龙待众伤员过去,正准备进城,紫玉轻轻拉着赵飞龙手臂,轻身仰着头对赵飞龙可怜惜惜地道:“飞龙哥哥!好哥哥!你再为玉儿找一匹马吧!好多人呀!坐在你怀里不好的。”


赵飞龙还没说话,天风横刃总是觉得痛爱这个娇娇女,笑她道:“有何不便,我柔然男儿哪个不多情?敢爱敢恨方显男儿本色,如是扭捏反倒让人生厌,你们这样正合我柔然男儿本色啊!”


赵飞龙哈哈大笑,深以为然,策马向城中驶去。


赵飞龙与护卫的飞龙大军刚进入城门,便见闪雨率数百人马从街道另一边风风火火地疾驰而来,武兵、武练两位长老紧跟其后。闪雨等见赵飞龙无恙方才放心,相距老远翻身下马,向赵飞龙行礼道:“左护族使恭迎族长回族。”两位长老也忙下马见礼。


赵飞龙呵呵一笑道:“雨老,两位长老快快请起!多日不见,一切可好?我们回去再说。”


闪雨做为赵飞龙护卫护卫主将竟多日不在主子身边,赵飞龙说者无心,却触动了闪雨及众飞龙卫的心怀,赵飞龙现在身上明显带伤,做为护族使最差的恐怕就数他们了。自己未尽到职责,数次置族长与危地,因此即使回到了自己地盘,闪雨与众飞龙卫反而更加严密地守护在赵飞龙身旁。


赵飞龙一路不住向两边欢呼的人群点头示意,外面群狼环视,父兄的战死并未压垮他们,反而更激起他们心中的不屈,赵飞龙他们浑身的血迹并未带来多少恐惧,无论胜负自己族人努力拼杀过,他们相信自己族人在战场上绝对不会逃亡。柔然人热情珍惜生命,柔然的歌舞在天下都是有名的,热情奔放,含蕴典雅,任何一个故事的演绎都能使人潸然泪下。他们演绎的是对生命无限的热爱,一个柔然女子在中原能卖出天价,是权贵争相收宠的,柔然多美女是每个权贵都知道的,这也是为何柔然会被三方合击的一个原因。柔然五十多万人口中有近二十万的年轻女子,这是一笔多么大的财富。


彩云站在远处的房顶,调皮地笑着盯着温稳尔雅一脸笑容的赵飞龙,用火点着烟花的引线对准了赵飞龙,“嘭”的一道黑烟闪过,一道火光向赵飞龙飞去。飞龙卫哪敢怠慢,十八铁卫铁桶般围在赵飞龙四周,立即有数十卫向闪光的地方追去,闪雨利剑挚出,向着疾驰的火光劈去。


“左使不可,用掌挥散。”赵飞龙眼中精芒一闪而过,声音有几分颤抖。“烟火,不是在北宋才出现吗?现在应有人把火药用到此处,如此人才不可放过。”赵飞龙可是清楚地知道火药的价值。


闪雨闻言变招已是来不及了,天风横刀大手一挥,一道气墙挡在赵飞龙面前。“啪!”的一声爆响烟花炸开,一团菊花似的美丽花型开了出来,只是黑烟太多显得火药配效不好。


紫玉美目迷离地喃喃道:“好美呀!”赵飞龙附在她耳旁柔声道:“将来老公我给你造出更美的烟花。不要怕,是有人想捉弄我,没有什么危险。”赵飞龙的话刚好削去紫玉意识过来的想法,同时彩云调皮可爱的样子出现在赵飞龙脑海。除去这敢在万军这中爬人主将旗杆的小妮子,怕无人敢做出这么出格的事,但这烟花是谁发明的呢?


紫玉一阵银铃般的娇笑,把赵飞龙拉回现实,只见闪雨及其附近来做防卫的飞龙卫弄了个灰头土脸,满面乌黑。赵飞龙摇摇头策马快速向族长府驰去,无心再欣赏这座设计整齐壮观的城市。


彩梦穿着柔然特有的民族服饰,犹如一支挺雪傲立的梅花,在侍女的护卫下在门口等着赵飞龙的归来。她当然听说了,赵飞龙在城下被守将手持她令牌攻击的事情,彩梦一脸平静,她渴望赵飞龙回来,这一刻,她是一个妻子久盼自己出征的丈夫平安归家。她又希望赵飞龙永远不要回来,这一刻,她是柔然地位祟敬的圣女,她不希望柔然在内部争起残酷的撕杀,然而无论如何,自己与飞龙的误解怕是永远也无法解开了,自己的命运终是守卫柔然,保证她纯正的延续。


蹄声由远及近响起,大匹人马从远处靠近,声势赫人,声声敲击在彩梦心房,彩梦的心更加冷了。赵飞龙竟然带回了大军,大队人马鸦鹊无声地整齐停了下来,前面一队人马从中分开闪出一条路。赵飞龙载着紫玉骑着高大神骏的闪电越众而出,直直与一脸冷淡的彩梦对视着,彩梦没有丝毫闪躲地看着赵飞龙。灵动有彩的眼神不泄内心任何秘密,只是谁又知道这无情的面容下却是怎样的涛天巨浪。“他瘦了,比初次见到瘦了不止一圈,脸色也这样苍白无力。天!他受伤了,大神你竟然这么残酷的真让他失去武功,你让高傲充满抱负的他怎么活,这些日子让他经历了什么磨难?为什么他的眼神如此沉痛?”


赵飞龙收回失望的目光,本以为能从彩梦眼,神中得到一丝不一样的东西。赵飞龙小心把紫玉扶下马,向彩梦走去,数千柔然族人在前,怎么能让他们知道自己最亲近的人不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