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八节 河畔之战

fengzhuqingye 收藏 0 0
导读: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八节 河畔之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士门跖挥舞着手中马鞭劈打着那些动作磨蹭的士兵,驱使着部下过河,因为害怕柔然在对岸有埋伏手下将领均反对今日过河,着实让士门跖十分气恼。冬季越来越近天气越来越寒冷,若不过早解决掉柔然那些渣滓,及早搬师回朝,那大家都将冻死在这个天原。把柔然人全宰吃了也够三国均分物资粮草,拖的越久对自己越不利,无奈这些草包都认识不到这一点,更何况早点踏入神喻之城就能早点搂着美丽柔嫩的香甜似蜜儿一样柔然美女睡觉,若美女都让吐蕃和高礼瓜分了自己回去一定会被可汗剥皮的。士门跖想起两百多年前,突厥土门可汗求柔然公主不成挥兵灭掉柔然英雄气概就一阵模糊,当时的柔然也是正在同自己的敌人北魏作战,自己就要实现可汗当年的辉煌了。


士门跖一鞭甩在一个行动拖沓的士兵脸上,大声骂道:“再他妈的慢慢腾腾,老子立刻宰了你!都他妈的给我打起精神快点,过了这条河,前面柔然的美女、财富任你等掠夺!快!快…!”突厥将士听道柔然美女四个字双眼放光果然精神了许多,土匪似的嗷嗷直叫,过河速度立刻快了许多,溅起的河水泼在同伴身上不时惹来怪叫和不堪入耳的叫骂。也不怪突厥将士偷懒怕死,只是连日马不停蹄地奔袭了几近千余里,实在已经疲惫至极!


士门跖手下一个参将不忿地道:“元帅,前面探马迟迟未有回报,情况不明,属下认为还是谨慎点为妙!先让先锋过河打探十里再说的好。”


一旁另一裨将满不在乎地嚷道:“那群狼崽子不知跑哪里舒服去了,回来少不了他们的鞭子,不打他们一层皮我就不是他们老子!在吐蕃与高礼数十万大军攻击下柔然哪还有兵埋伏在这,有也只怕是吃奶的娃娃,难道参将大人怕了妈?更何况我突厥铁骑无坚不摧,天下无敌,即使柔然那群娘们有什么阴谋,在我大军冲击下也没有什么用处,”哈哈|……裨将的话惹起诸将一阵哄堂打笑。


士门跖深以为然地大笑,点点头道:“先锋将左云狼海力拔千斤勇武过人,即使有敌人他也能撑到我大军过河。小小一条河,何惧之有?”不知可汗为何非要给自己找来一个汉人参军并让自己一路多听从这个汉人的计谋,士门跖对参军贪生怕死的样子很不爽,汉人就是婆婆妈妈的一点也不爽快,在战场上还的靠突厥人英勇有用。眼见大军已过了一半,士门跖豪爽一阵大笑,大手一挥道:“走!我们过河!听说柔然圣女很美,老子晚上要在她床上过夜!”士门跖的话自是又引起手下一阵怪笑,纷纷叫嚷着争先恐后地踏过泰而木河。


吴起见士门跖下水开始过河,一下子跳了起来,双手撮了一个口哨,尖锐的哨声响遍天地。


士门跖一惊,险些落入河中,大怒道:“谁在喧哗?给本将斩了!”话音放落不久接着后面的整个大地便传来了轰隆的震颤声。


士门跖打马加快速度过泰而木河,急急命令道:“后军停止过河,立刻布阵,斥侯速速探清敌情!”正在慌乱之间后军探马来报道:“将军,后面远处出现一群马匹,马上无人,似是野马群。”


士门跖惊异不定地道:“你看清了?果真无人?”


探马斩钉截铁地答道:“确实无人!”


虚惊一场,几个被探马急速飞驰溅到身上冰冷的水滴的将军不由怒骂起来。“巴突,你率一队人前去驱散马群,莫冲了我的后军。”士门跖指着身边一个手下命令道。


巴突刚过河又要返回重新踏入冰冷的河水,不禁自叹倒霉,率着一队约二百人的大军正要设法驱散奔来的马群。只见马群前面奔到胡杨林处明显减速,无数人影从地下窜出,带起陡掉无数沙尘跳上疾驰的奔马,上马的技巧显示来人精湛的骑数在突厥汗国也找不到多少。巴突吓的差点从马上摔下来,大声叫道:“敌袭…敌袭!”拔出大刀准备迎战。


吴起跃上战马,大声喝道:“诸军遵令,不可恋战,不与敌人纠缠,一战即走!”正好见到敌人有人喊报信,一箭射穿那人喉咙,放下劲弩,拔出战刀,大喝一声:“跟我来!杀啊!”“杀啊”震天的吼叫声中排山倒海的向突厥后军杀来。闪电铁骑的骑兵早达到了人马合一,人马相通的骑兵最高境界,战马早已训的娴熟,行军一点不乱,因此埋伏将士分批上马,几乎全是自己爱骑,变起阵法奇快而毫不见慌乱。


“天,柔然闪电铁骑,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在与高礼做战吗?”突厥参军看着铺天盖地地袭来的闪电精锐骑兵奇怪叫道。


士门跖闻言头嗡的一声大了一圈,声竭力底地吼道:“骑兵!快支援后军,命令前锋止前,前军收缩,诸将随我迎战!”任谁也无法想象到柔然没选择泰而木河对岸埋伏,而且埋伏在沙土下面又用胡杨遮掩。


一万闪电铁骑,首轮攻击满天箭雨,仿佛蝗灾时,过境的蝗虫般朝突厥后军方阵铺了过来。在密集的箭雨下缺乏步兵的有效保护,任你骑术再佳,在射程内躲避也是枉然,只一轮齐射,突厥就有近千人中箭落马,压在水里上不得岸者更是不计其数。


闪电铁骑凭着闪电般的速度,可怕的攻击爆发力,只一刹那间变摧枯拉朽般地插入突厥后军军阵内。仓促间突厥根本结不起有效的反突袭阵,反冲击更无从说起。士门跖望着满天尘屑土龙,心在滴血,后军怕是完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敌人会藏于地下,上万闪电骑兵根本不是后军所能抵抗的。


吴起盯着突厥骑兵黑色的头盔,感激自己的血液都被点燃了,身体几乎抑制不住地颤抖。他甚至看到夕阳在敌人刀锋上耀起的最后一点余光。吴起身子一偏,贴在马腰上躲过一支流箭,身子立刻挺起,贴着一个突阙士兵左拳一拳把他轰下马,右手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地斩下一个敌兵人头,近身战开始了。


天擎听着远处的撕杀声,着急地道:“将军,我们出击吧!”


祈红眉头微皱,吴起出击的太早了,突厥的前锋左云狼海还没有到达自己的埋伏处。“再等等,突厥前锋出现立刻突击。”


“将军,突厥前锋左云狼海在前不远停而不前。”斥侯火速探后来报。


“将军,突阙前军开始收缩,中军也开始后撤。”紧接着前来速报。


祈红冷冷一笑道:“想救援后军,痴心妄想!兵分两处,天擎,给你四千人,突厥二千前锋交给你,小心突厥前锋大将左云狼海。哼!我让他前不能救后,后不能援前。天擎立刻挥军冲击!”祈红一拍战马果断地道。


一声令下,一万大军撤去隐藏,黑鸦鸦地冲了出来。


士门跖须发怒张一剑削掉一个柔然闪电骑兵脑袋,运功挥掌拍在一偷袭的柔然士兵胸口,一掌毙了对手,夹路相逢勇者胜让天下看看是你柔然铁骑还是我突厥精骑厉害。正杀的兴起,探马慌慌张张地来报,道:“将…将军,前锋营受到无数柔然兵将攻击,已危在旦夕。”


士门跖热血上攻,头脑一晃,险些一头栽下来,若非亲兵招架及时,险些被迎面而来的闪电骑兵刺一下透心凉。


闪电骑兵仿佛一把尖锥刺进突厥后军,来回冲杀,相互配合,一触即走,绝不和突厥大军缠斗,灵活多变,战力超强人数又占优势的闪电骑兵要走,突厥大军根本无力阻挡。


一阵冲杀使突厥大军前不顾后,左不顾右各自为战。大部分中军一直被压制在刺骨的泰尔木河水中,使突厥大军相践踏而亡者不计其数。


祈红扫了一眼前方收缩成刺猬般的突厥大军,一种死神般的冷笑,挂在了嘴角,前方和后方均喊杀震天,打的难解难分。而正中央却造成了奇异的对立。祈红身子前倾,手中长枪斜着向好,一副攻击的模样,近万大军鸦雀无声地整齐队列在他身后,令人窒息地杀气瞬间弥散整个战场。突厥前军将士的手心开始冒汗,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士门跖已经知道祈红诡异的举动,不明祈红意欲为何,苦思不得其解,数次险些被闪电骑兵伤到。突厥中军与后军将士何尝不是如此,与人激烈搏斗的时候头顶却悬着一把宝剑,任谁也无法发挥全力。于是闪电骑兵冲杀的更加轻松。


数万大军的冲杀,使原来美丽宁静的泰尔木河畔变得火光四起,喧嚣不堪。鲜红的血液很快染红了清澈的泰尔木河水,无数的尸体堵塞了宽阔的河水,让浸泡在上游的突厥将士更加难受。


祈红犀利的眼神俯瞰着整个战场,哼!快要崩溃了吗?让我在往这热油锅里倒一盆冷水吧!祈红右手一扬,悠长凄凉的号声响遍了四野,仿佛是突厥大军的哀号声。柔然平虏大军的处女战正式开始了,悍不畏死的铁血战士挥武着马刀,不要命的冲了下来,全然不顾突厥大军射来的箭雨,有连人带马均被射马刺猬,临死仍不放弃向前迈进的战士,有主人被射下,在战场上仰天悲鸣的战马。


吴起望了一眼勇敢强悍,但缺乏足够配合的平虏大军将士叹了口气,即使如祈红般高明的将领在气势上完全压倒敌人。想快点让这支豪无经验的年青人成为优秀的战士,也只有经历铁血的磨练。如果有时间训练,他们会做的更好。


“便让我们再帮你们一把吧!全军将士听令!把突厥人给我赶过河去!”本来已经准备撤离的闪电铁骑听令精神一振,手中的攻击立刻凌利起来,突厥中军直到后军被消灭也没有成功登岸。随着闪电铁骑最后一阵冲杀,突厥这次出征宣战失败。


“祈红,一切交给你了,转告族长,我吴起仅忠于他!”吴起运功向泰尔木河对岸吼道。即使在满天的喊杀声中,声音仍清晰可闻。闪电铁骑说走便走,呼啦一声,原本打的水深火热的两军,只在盏茶间便几乎撤退已尽。


祈红默望着闪电骑兵消失的方向,心中默念:“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一虏大军带领成为像闪电骑兵一样天下无敌!”祈红收回心思暴喝道:“柔然无敌!杀…”


“柔然无敌!杀…”天擎满身是血地提着左云狼的人头应喝着率人冲杀而来,平虏大军纷纷和声,应者如云,声震四海!天擎果然没有辜负祁红的祈望,这么快就诛杀了突厥先锋大将,突厥先锋看来已经全军覆没。


拓拔新军小腿翘到大腿上,嘴中叼着根草,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幽闲悠哉地躺在最后一辆车的货物上,吊而浪荡的一副混混的模样,任谁也无法想象这个看起来连武士都还不如的家伙竟是这有一百多辆大车货物的大掌柜。


拓拔新军运到大唐的近千匹战马及食盐,这些大唐紧缺的物资卖了个大价钱。仅千匹战马便价值近万金,唐帝国平叛安庆叙、史思明叛军,日耗千金国库空虚无力支付,然而大唐从隋朝就接收了几十年也吃不完的粮食,从太宗到开元盛世多年,仓库中粮食衣帛等其他物却资甚丰,简直堆积如山。拓拔新军几番推脱,狠狠敲诈了一笔柔然紧缺的物资,只粮草便诈了十多万石,足够柔然食用几年不止。柔然已经迟暮年华东西运回去也是帮别人运,感觉吃亏不能让吐蕃、突厥他们得利的大唐,虽然很是气恼,但是大唐无力分兵抢夺,却把这些消息泄露了出去。马贼难民闻信纷纷涌来,拓拔新军非但没有武力打击难民,只要是跟着车对走就能填饱肚子,帮忙干点活还能吃好,因此一路上有许多被战乱破坏的家破人亡的难民拖家带口的跟随着车队寻求活命,一路后面跟着的来竟不下数万且数目仍在巨增。庞大人口流失的大唐这才慌了神,扬言若不舍弃这些人在雁门关将会阻拦。而且拓拔新军这小子对马贼的打击决不手软,战必赶尽杀绝,拓拔新军曾为了数百打劫失败突围的土匪,带着几十个人舍去车对,追杀百十里,直到把那群土匪斩尽为止。这也很大威慑了跟在后面的难民,只是这些情况还是造成柔然武士一路来紧张兮兮,而拓拔新军毫无所谓的怪异场面。


一副瘦弱模样的大总管王永隋,总是一副平淡表情,此时他正满脸凝重地走到拓拔新军身边,一个纵身跳上高高的货车,低头俯在闭着眼睛的拓拔新军耳旁一阵低声耳语。拓拔新军双眼霍地睁开,眼中厉芒一闪而逝,又恢复吊儿浪荡的样子,一口吐掉嘴中的草茎,懒洋洋地开口道:“加上在中原招募的高手,这里有近千人张口吃饭吧!后面还有这些日子养着的难民,告诉他们前面情况,看看有没有精壮劳力愿意进入我们的护卫队,老子也不能老白养着他们,再说以先生才能,几千人的土匪会入先生的法眼,何惧之有?倒是看哪个王八蛋不出力,就让他滚蛋!昨日在凉州赢的钱太多了,赌到半夜未睡。这些都交于先生处理了,我再睡会。”说完闭上了眼睛。


王永隋无奈地苦笑,自己与儿子当日落难长安街头双双生病,若非拓拔新军细心救治,只怕早已命丧黄泉。自己死不足惜,然而仅五岁的幼子的命却是妻女以自己的死换来的,何况大唐虽大却无自己容身之地,因此做为汉人归服柔然虽无奈却也尽心尽力。人活一世,信义当头,更何况现在后面竟然跟了数万大唐难民,又不知拓拔新军想怎么样他们,大唐已经弃下他们不管,自己再不管,一旦到了同样战乱的草原,远离家乡那他们的命运岂不是更加凶险难料。


拓拔新军之所以收留他也看到他这些及落难时的倔强不屈。后来的才能使他从仆从升到总管,至于这些汉人,族长是汉人怎么说也给族长找一些自己的族人才不寂寞吧!微微一笑,拓拔新军知道族长赵飞龙的志向根本不在小小的草原,这些汉人将来会为族长的霸业带来很大的臂助,拓拔新军坚信族长将来不会背弃自己柔然族,就向自己永远都不会背弃族长那样,一个混合人口的柔然比一个单一人口的柔然要中兴的更快。


“柔然听说正受吐番、突厥与高礼夹击,柔然真的能撑过来吗?”王永隋回头望了一眼酣然而睡的拓拔新军,想起他坚定的眼神,不禁有点好奇。“柔然那个年青的族长真的有那么厉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