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七节 激动期待

fengzhuqingye 收藏 0 9
导读: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七节 激动期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祈红的副将天擎不解地问道:“大将军,为何我平虏大军不在天险泰尔木河畔防守突厥,而选择这距离河十里的地方?在河畔防守那样岂非更加有利于我军?”


祈红冷酷一笑缓缓道:“据探马这些天回报,可以看出突厥领兵将军土门跖是一个急性之人。”见副将仍是一副迷茫神情,祈红无奈解释道:“突厥行军,每日朝起而暮止,日日行军六百余里,中途人不下马,马不停蹄,只走的人马疲乏方才歇息。士门跖虽然急性却也能征善战,只所以敢毫无顾忌地行军,是知道我军鞭长莫及。泰尔木河离我族已不是很远,他要过河焉能没有防备?以泰尔木河为界,乃是一个易进难返的地形是兵书上所讲的挂地,兵书有云在挂地作战谁能诱的对方过河,以平待险谁便占了先机。现如今敌进我守,战事又急,天色尚早,我在河旁不置一兵一卒,在过河是高度紧张的突厥大军,士门跖过河后见风平浪静必警觉顿失,待他过河行至此处,天色已晚,兵法有去士气‘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此时突厥人马疲乏,士气消沉,我以逸击劳,哪有不胜?”


天擎正为手中这些未经训练的青壮猎户战力担心,听闻祈红解释顿时放下心来,大事一定,战局一乱在马背上长大的平虏军单兵能力都不弱,此战可胜。天擎突然又想到一点,不无担心地问道:“若士门跖在对岸修整明早过河怎么办?那我以弱击强又无天险可持,岂非危矣!”


祈红安之若泰地自信一笑道:“那也无妨,只不过少了一次练兵的机会而矣!我族最精锐部队闪电精骑在对岸候着他们,何惧之有?只不过当误他们一夜时间而已!”


天擎惊得浑身一颤,失口叫道:“怎么可能?司马长风不是率闪电精骑打击高礼大军吗?怎么在河对岸?况且…况且大将军不是刚道谁过岸就失利吗?那闪电岂不危矣?”任谁听到柔然最精锐的大军竟然埋伏在泰而木河对安都会难以置信,高礼更会高兴的发抖的,任让他怎么想一直以来让他疑惧的踪信全无的闪电铁骑会出现在这里。


祈红脸色一肃,低声喝道:“禁声!此乃我军最高机密,闪电精骑一击即走,方向于突厥相左,士门跖乃为抢掠我族密宝而来,怎么劳而往返舍而追闪电精骑?且闪电精骑要逃,天下间能追的上的怕还未出生!”


天擎见祈红说的肯定,便放下心来,对于祁红的话每一个柔然人都非常坚信。只是问道:“闪电精骑被大将军调来此处,岂非打乱了族长的计略?那闪风护族使又当如何御敌?”


祈红罕见的叹了口气道:“征调闪电精骑乃族长最新密令,是为了给拓拔新军这小子的商队护航。真快呀!这小子在仅二三个月内便成立了一个大商行,至于闪风护族使处,族长怕有周密安排吧!”其实祈红心中也是充满了忧虑,自己与仅得高礼真传二三的高非凡交手,已胜得十分惊险,如今面对高礼亲帅大军,精锐又被抽走,本族大军要取胜很难呀!


正在此时探马来报突厥大军已抵泰尔木河。


赵飞龙苍白的脸色望着面前的一切,脸色因激动而显得有点红润,眼见面前高大雄伟而宽厚的城墙,赵飞龙几疑走错了地方,若非早已知晓圣地并非柔然外人所知聚落。柔然真正为人所知的,乃是被清澈幽深的落叶河环绕着的神喻之城。赵飞龙更加惊奇,即使如此简朴的圣地与富饶的神喻之城两相对比仍让赵飞龙错觉连生,怎么也想不到柔然一个游牧民族怎会有如此壮丽的雄城,除了需要巨大的财富,建筑技术要求也要达到高超的造诣,而朝不保夕的柔然人究竟怎么把它建起来的这在赵飞龙心中是一个谜。


神喻之城城墙高约十几米,宽有六七米,可并排通过十名战士,其上箭垛纵生,到处可见守成器械,整个城墙成绿褐色,方圆数十里地。城墙上面那一队守城巡游将兵,告诉所有人,柔然那不为人所知的富强。这还是柔然在内无族长,内部并不十分统一情况下的建设成就。赵飞龙终于明白为何吐番、突厥、高礼会合兵攻击柔然,连强大的唐帝国也有灭柔然而后快之心。只是赵飞龙不明白,柔然一个游牧民族怎有实力、财力建起这样一座雄伟的城市?


即使无数次出入神喻之城,闪光等仍被神喻之城震憾着。


天风横刃开口赞道:“老夫尚属首次见到这传说之城,没想到如此雄伟,若有充足人手把持,只怕就是有五十万大军也难把它攻陷。”


赵飞龙再次一惊,呆瞪着双眼,难以致信地惊叫道:“怎么可能?勇者难道也未来到过神喻之城?这城是何时建成?耗时多少?花费几何?”


紫玉从神喻之城的美丽惊憾中清醒过来,见赵飞龙惊骇傻样,“噗哧”一笑,甜甜调笑道:“哥哥连问几个问题,让天风爷爷答哪个是好?”说完俏脸一转,莞尔一笑轻启贝齿声音甜甜地问道:“快说呀!天风爷爷,玉儿也很想知道这么高大雄伟的城,究竟如何修建的?”


天风横刀苦笑摇头:“这座城根本不是我柔然所建,而仿佛是从天而降,只是一年前为我柔然所发现,发现时便是座空城,原有城名神喻之城。”若非自己来自于未来,赵飞龙觉得自己大脑非短路不可,此时又想起那黑暗法师闪电劈在大脑时,灵龙传过来的信息,不由信了几分,这小鬼芯片进化后怕自己给它起名难听,便早早为自己起了名字。


“哇!难道这座城是神仙建的?那这座城市就是天下间最坚固的城墙了?”紫玉小脸目瞪口呆地问道。接着小脸一暗,可怜惜惜地望着赵飞龙哀求道:“飞龙哥哥,你放了高怡姐姐和复命大哥他们好不好?玉儿不想看到你们为敌,冰月姐姐已经不见了,但是我知道她是在乎你的不然她真的会杀你的。”这小妮子可能起过私自放他们的想法,现在见防守如此之严便绝了这个念头,提起秦冰月赵飞龙也颇敢无奈,他也能感觉到秦冰月隐藏在冷酷下面的柔情,在坎儿井她温柔地低头望向自己小腹的那一刻永远植入了赵飞龙的心中,一个女人决定为你延存后代难道还不够爱你吗?就是为了他们赵飞龙也要把高礼的问题处理好。


赵飞龙轻轻扭她的小瑶鼻道:“只要你不再叫别人大哥大哥的,哥哥我便答应你,只是以后有事一定要同我商量,懂吗?夫君什么事情都会为你做到的。”


紫玉重重地点头道:“嗯!我都听夫君的。”


赵飞龙心中大爽,有时候善解人意的女人比自以为是聪明的女人更加让人动心。现在赵飞龙有自己爱着而且全心全意爱自己的美丽女孩,手下有不断成长的能征善战的战将,还有最具可塑性的战士,脑袋中还有一个几乎无所不知的智脑灵龙。天下间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赵飞龙豪气从生,命令道:“闪光!前去叫城门,我等他们迎我进城!”


松赞云略觉羞愧地向赤松鸣雷认错道:“德赞急功近利,小视了柔然又不听赤松老师相劝,才有今次之失。此战失利过在本王,不干各位将军之事,还害天祈大法师负伤,此战过后,本王将亲领一百军棍,现在功曹把本王决定公布出去,容本王戴罪立功战后再领罚。”


赤松鸣雷等忙起身阻止道:“殿下,万万不可,刑不上大夫,您乃我吐番未来君主,身份尊贵怎可受此大刑,有逊皇家威仪。”诸将纷纷起身劝解。


松赞云大手一挥,打断诸将的相劝,坚定的道:“我在军中便要遵守军规,功曹前去执行,诸公请坐,莫要再劝。我意已决!”接着起身抱拳向诸将道:“望诸将不要舍了本王,随我同心协力共谋柔然。”


歌德祈天微笑着点头道:“我们就是丢掉这副臭皮囊也会支持殿下到底的,现在我们行踪已为柔然察觉,以天风横刀的老谋深算,不会不有所防备。现在柔然在边线搜剿大军仍有数万,若让柔然打败高礼后,调回大军,前后夹击下,我五万精锐怕要全军覆没了,因此臣以为应该提前计划,配合高礼灭了柔然。”


赤松鸣雷深以为然地点头,补充道:“若柔然被灭边境数万大军,将不战自溃,现在有确切消息,柔然新崛起的冷面将军祈红奉命阻击突厥大军。因此可以预见突厥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只有与高礼合作,现如今柔然战力强不止数倍,以我一方之力,即使突袭取胜,也将是惨胜。”


纳兰素素嘴角一挑,高傲一笑,不屑地道:“突厥那些莽夫能干些什么?少了他们更好,少一个人分战利品。只是我们一直没有搜集到柔然神喻之城的消息,这点连我们的内应也不肯透露分毫,我们已经激化了赵飞龙一彩梦的关系,不如让他们再内斗几天,削弱他们的实力,我们再里应外合一举拿下神喻之城。”


松赞云闻言略有担心的转身向歌德祈天问道:“大法师,传说神喻之城是神为柔然所造,内有无数神迹,易守难攻,不知是真是假。”


歌德祈天轻蔑地道:“神眷恋的是我吐番,柔然野蛮之地怎可受此恩宠?不过是柔然虚张声势罢了。殿下不必担心,柔然也建不出什么大城,高礼耗十数年之力也不过建了一个大城,柔然怎可能在一二年之间起城。”


松赞云放心地道:“传令鹰飞抓紧时间收集策叛柔然人,三天后进攻柔然神喻之城,此战关系我吐蕃帝国兴衰只能成功不许失败!我吐番最大的敌人始终是占据中原的大唐帝国,此战成功,诸公明年可以驰骋在富饶的大唐土地上建立不世功业,天下之物莫不将为诸位欲取欲夺。”


斥候冷静的脸上掩饰不住兴奋,大步上前报道:“大将军,突厥人在泰尔木河畔作修整,前锋已经开始渡河。”语气兴奋而颤抖


天擎双掌一击,激动的大喝一声道:“太好了!传令下去,人马不得有丝毫响声,这会让他们这群蠢狗有去无回!”天擎红黑色的脸更红了,两米多的身材,背上斜插两支短枪,仿佛南天门守门金将一般。


斥候疑问地看着祈红。


祈红冷俊的脸上不现一丝表情,大手一挥,显意照天擎的命令去办。内心中此时却荡起了巨滔,就要和突厥大军对决了,这场战斗之后自己下一个战场会在哪里?突然祈红希望这场战争不要那么快结束。


吴起藏在胡杨林里沙土下面,自己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这么快便能率领族中最精锐的骑兵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吴起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眺望着对岸。祈红是否做好了准备?自己和祈红均是武兵,武练长老最得意的两个弟子,然而在族长出现以前两人均不被重用,是族长双双给了我们机会,祈红做的那么好,我吴起怎么能落后?来吧!突厥狗!用你们的鲜血让天下人知道柔然还有我吴起!让你们的能力告诉天下我们柔然铁骑不是在和猪打仗。


吴起冰冷的目光盯着望方过河的突厥大军,秋季的泰尔木河尚未结冰,水量也不是很大,但河水却十分很刺骨,又无船只,突厥大军对渡河有准备不足,因此突厥大军过的并不快,秋冬季出兵乃是兵家大忌。奈何柔然一二百年后竟真的有人拔出宝剑,若不出兵便失去了除掉柔然的最佳时机,突厥便永远休想安生。本以为三方共计出兵柔然还不是手到擒来,无想中间却出了无数波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