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六节 杀戮序幕

fengzhuqingye 收藏 0 29
导读: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六节 杀戮序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闪静升起军仗,大仗内闪风、司马长风、祈红、叶护素名、玛提菲的依次坐在右方。坐在右方的是南方大军作战优秀被提升的将领。闪静神色怡然轻松地扫射一遍下方,见司马长风等一副沮丧的样子,宽慰诸将道:“连日大战失利非诸位之过,实因兵力与高礼悬殊太大。我来之前族长还曾叮嘱我,在防守上风护族使独有心德,经验老道,要依为右臂。长风将军马战独步天下,乃是我柔然第一支利矛,我柔然只所以能在外敌环绕下仍能保安稳,全为将军与闪电骑兵大军将士功劳,因此族长吩咐我长风将军伏蜇不出,必有他因,只让将军见机行事,不要因为闪静而误了战机。”闪静一番话让诸将更感羞愧。


司马长风起身谢罪道:“我柔然主力全在我们这里,现如今反倒是我们显得最为无能,与高礼连战皆失。闪电骑兵大部并不在此,而为祈红将军以七色令调去,闪电骑兵现余力不过五千,与高礼五万骑兵相距甚远。若不一击致命,则必为高礼毁灭!因此末将一直在等待战机。”


闪静并不知晓闪电骑兵被祈红调走,不由惊讶地道:“这冷面将军手中有两千多族长的飞龙近卫,本就是我族最强的飞龙卫现在修炼了天书后实力更加恐怖,又有伦多总管一万多人,尽管是些老弱病残,总能挑出几千可战之人吧!他为何还要调闪电骑兵呢?”


闪风面色一冷,森然问道:“伦多怎么去了西线,族长知不知道。”真是人老成精,只从只言片语便知道了个大概。


闪静慌忙点头道:“族长已经知晓,只所以回族正是为了处理此事,风护族使不必挂心,些许柴狼怎是族长的对手?现在我们打败高礼才能为族长分忧。”


闪风面色微缓:“那族长回去共带了多少大军?”


闪静言辞闪烁地道:“十八杀神同族长一起回族。”


闪风霍地站了起来:“伦多做为军事总管,即有不忠之心,怎么没有防范?今族长武功尽失,一十八神够干些什么?我要立刻率一队兵马回族保护族长。”


“风护族使休慌,若没料错,祈红将军必是已遣天飞龙卫回族。”司马长风神色肯定地对闪风道。


闪风正待询问司马长风为何如此肯定,营卫手持一令符进仗,跪在地上高举令符道:“将军,外面有一人手持此令要求面见将军,说有要事机商。”闪风回头一看,惊喜交加,失声道:“天风勇者令!难道是天风勇者?快快有请!”慌忙之下意忘了闪静才是主将。


闪静毫不介意,毕竟天风勇者的出现足以令任何柔然人疯狂。在诸将的期待中,天风楚恒步伐坚定地走了进来,第一句话便惊了四坐:“闪静将军,族长有令,坚抗十五日以后若不能胜就降了高礼,族长不希望在你这里将士们有太大的牺牲。”


闪静听完面色上还带着微笑,嘴巴微张,眼神中爆发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惊叫道:“怎么可能?族长怎么可能会降了高礼?我们只要再坚持半月到时南方大军全线回收,兵力调齐我族必可大获全胜,族长怎能降了高礼?”闪静摇着头,露出难以置信的问道,这一刻他差点有点相信彩梦的话了。


天风楚恒神色数变,喝道:“闪静将军,您是一军大将,现在的样子怎可统领大军?你现在要想的是怎么战胜高礼或者降了后能为我族争取到最大利益。”天风楚恒和闪静的年岁相仿,喝斥起闪静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不是。


正在这时,营卫再次来报。“将军,闪凤卫凤凰持圣女金凤令符求见将军!”诸将还未从天风楚恒的话中惊醒过来。又听圣女令符传到,不仅都觉得几分异样。


闪静平复心情,坐到帅位,吩咐道:“退下,快快有请!”闪静期待能从彩梦处的到相反的命令。


闪凤卫卫队长凤凰婀娜多姿的靓影在几位侍剑美少女的陪伴下,释然走了进来。俏步移前盈盈下拜,轻启芳口道:“闪凤卫队长凤凰,奉圣女之命见过闪静大将军。”闪凤卫队长自幼多病,所以总给人一种娇柔无力的样子。但是其武功才智绝不下于圣女彩梦。隐隐占据柔然第七的位置,其人更是柔然三大美女之一,即使在彩梦光环下,也是追求者无数。


闪静正值年华,柔然人善感多情,闪静也不例外。从几年前选族长失败后就放弃了对彩梦的痴心转移到同样美丽而又别有风味的凤凰身上。因此闪静压下刚才的不快,起身欢声道:“侍卫不知带来了圣女的什么命令,快请坐下。”随即示意侍卫搬来方椅。


天风楚恒身负要任等的不耐烦,对闪风道:“闪风护族使,族长有令,命您接管闪静将军所帅本部人马,将手中军权交给闪静将军,赞且委屈,即时跟随在下。”接着战袍一甩边走边命令道:“天风卫,立刻着手点齐人马即刻出发。”闪风略微迟疑地望了望闪静,还是跟着天风楚恒出仗,即使天风楚恒很陌生,但勇者令权威不容亵渎。凤凰惊讶地扫了一眼陌生的天风楚恒,迷人的俏脸上笑容绽放道:“凤凰此来为大将军带来圣女一封书信,在此。”


闪静忙命人呈上,小心展开书信,只看了两眼便全身震颤,只见信上开头便是:“请吝东线大将军,今我族外为三贼侵扰,内又圣剑丢失,令下不通,不合之心日起,马群久无头马,众不相服,怎能敌得过三群恶狼攻击?我柔然一脉前部以为突厥逆贼反叛所灭,仅存我部一支,所瘦弱已久。喜得飞龙,本有一拼之力,无奈圣剑丢失,飞龙无力…现今为保全我柔然命脉,望大将军见信能从我族为重,忍一时荣辱,能战则速战,不能战,务必不要伤了大和气,请降于高礼。”


祈红满面肃容地盯着下面柔然战士,近万将士毫不畏俱地与他的凛冽的目光相对。尽管今日秋日相当绚丽,然而人不出声,马不敢吟的气氛仍让人觉得深深寒意。


祈红的脸上更像冻结了万年寒冰,冷气深深。他声音深稳有力地道:“快马来报,征南大将军闪静已经帅我族英勇的将士,打败蠢狗吐番十万大军。”说道这里语气一顿。


“威武!威武!柔然必胜!”柔然人本就不屈,现在听到捷报更是士气大振。立刻声振四野,气势如洪。


祈红面无表情地双手一挥,沉声接着道:“然高礼十万大军越加见凶,因此南征大军不会回援我们。我们要单独抵抗突厥两万大军。”祈红面前将士毕竟不是正规军,仅是些强壮力丁,闻言不由都沉默下来。祈红毫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伦多总管争调尔等后,族中只剩下耄耄之老、呦呦之口及你们的妻子姐妹!”祈红再次一顿,后大声吼道:“你们决定!是砸碎这群杂碎的骨头,还是让他们当着你们的面污辱全心全意爱着你们的妻女姐妹?是想要光荣还是耻辱?是男儿的你们大声告诉我!”


“杀…杀…杀……”震喝声更盛于方才。


祈红微微一笑,锵地一声拔出长剑,举剑朝天喝道:“你们都是好儿郎!不负族长赐你们平虏之名。我祈红立誓,我之兄弟不弃不离,有生同生,有死共赴,有我无敌!有我平虏大军在,要欺我柔然,虽亿万人吾必杀之!虽敌强如天狼亦仅有踏吾尸而行一途。”祈红的平虏誓言,以后成为平虏军的准则,多次救中华帝国于水火之中,也是平虏军成为最团结最能战的一支大军之一。这是后话。平虏将士闻言士气激昂,纷纷起誓跟随不弃不离,誓死抵抗,有我无敌。


祈红从容跨上一匹枣红色战马,命令道:“诸将士听令!人禁声,马裹蹄上嚼,出发前往泰尔木河与突厥决一死战!”祁红冷静果断的神情给了将士们极大信心。


随着距离柔然越来越近,赵飞龙也更加沉默了,连天真灿烂的紫玉也感觉到了赵飞龙的变化。自从证实是被吐番袭击以后,天风横刀对赵飞龙更加信服放心了,只是有些问题仍不是十分明白,因此开口问道:“族长让楚恒持令,命闪静降于高礼可是早就料到,吐番并未真败,而且准备大举偷袭我柔然?”


赵飞龙轻蔑一笑,反问一声道:“降于高礼,先说我已经给了闪静足够的时间寻找战机,就是真无法战胜高礼也是闪静真降与高礼,我柔然岂能真降于高礼?若我柔然抱成一团,铁板一块,即使受三强围攻,我也有信心撑到这个冬季。在明年入冬前我能轻易灭了高礼,给我一载时间我能除去突厥,两年时间内吐番将成为我柔然之版图。但是…”赵飞龙略有些丧气地道:“只可惜他们未给我丝毫喘息的时间。吐番主要目标始终是大唐,现在铁了心灭掉我柔然,恐怕是为了进攻大唐,而剪除我们这个隐患,若真如此,除非我们把他打残,或大唐更弱,它恐怕不会放弃。”


天风横刀精神一振,拍手赞道:“以我对高礼的了解,厉害之处在大唐。恐怕只有雍丘之战与眭阳之战中的守将张巡可以一比,然而高礼早在张巡之前就因在赤水以二万人马抵抗吐番与突厥十三万精锐之卒的双面夹击,最终保大唐河西节度不是,成功阻断吐蕃与突厥互通有无,使吐蕃与突厥势力不能过份膨胀。因此要诈高礼,也只有族长的胆量真降了。幸甚听闻高礼能善待降卒。”


“张巡。”赵飞龙心中一动,他可是一个绝顶防守大师,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可是把积极防守这一战术发挥到极至的大师,若能的他相助将来中华民族开拓再多疆土也不怕守不住。自己怎么把他给忘了,只是正史记载张巡最后战死,确实十分可惜。只希望如传说般他最后被正义之士救走,赵飞龙带着佼幸的心理,故作不解地问道:“张巡?他是谁?竟可和高礼一较上下?”


天风横刀诧异地盯着赵飞龙,缓缓地道:“张巡可是在平叛安禄山叛乱中汉人顶顶有名的英雄,族长怎会不知?”见赵飞龙露出脸色微红,不好多问,忙接着道:“天宝十四载(755年),安史兵兴。次年正月,安史部将张通晤攻陷宋、曹等州。谯郡太守杨万石慑于叛军威势欲举郡迎降,逼迫张巡为其长史并以此身分迎接叛军。张迎接到委命后,却率属部哭祭皇帝祖祠,誓师讨伐叛军。当时,单父县尉贾贲也起兵拒叛,击败了张通晤后,进兵至雍丘,与张巡会合,共有兵二千人。


雍丘县令令狐潮想投降叛军,率军击败北上抗击叛军的淮阳军队,并将所俘将土捆于庭院准备杀死。值此,令狐潮因故出城,被捆士兵乘机解开绳索,杀死看守,闭城拒纳令狐潮,同时召贾贲、张巡入城。贾贲、张巡入城后杀令狐潮妻子,据城自守。当时吴王李祗为灵昌太守,奉诏统率河南抗叛军队,他得知贾贲、张巡进占雍丘后,即授贾贲为监察御史。不久,令狐潮引叛军攻雍丘,贾贲率军出城抵御而战死。此后,张巡领导军民继续英勇杀敌,从而赢得了军民的信任。张巡将战况上报李祗后,李祗即委命张巡率雍丘军民抗击叛军。


令狐潮在初攻雍丘失败后,又引叛将李廷望率众四万攻城,一时人心震恐。但张巡沉着冷静,布置一些军队守城,其余分成几队,亲自率领向叛军发起突然攻击。叛军猝不及防,大败而逃。次日,叛军建造与城同高的木楼百余座从四面攻城。张巡命人在城上筑起栅栏加强防守,然后捆草灌注膏油向叛军木楼投掷,使叛军无法逼近。张巡又寻机进击叛军,致使叛军木楼攻城之策失败。之后,敌攻我守,相持60天,大小数百战,令狐潮终于被击败退去。


令狐潮经过休整后又一次进行反扑,在其大兵临城后先劝诱张巡投降,但遭到张巡严词拒绝,令狐潮羞愧而去。当时张巡固守孤城,又无朝廷消息,所部将领六人劝张巡出降。张巡表面许诺,据说次日,张巡便于府衙设皇帝画像,率全军将士朝拜,然后将劝降六人责以大义斩首,这样更坚定了将士守城的决心。


由于长期守城,雍丘存粮已经不多,正在这时,张巡得知令狐期将从睢阳渠运米数百船经过雍丘城,于是派兵夜间出战。叛军猝不及防,纷纷逃命。张巡不仅缴获上千斛盐米,还追杀叛军无数。


到当年七月,令狐潮又勾结叛将崔伯玉围攻雍丘。这次令狐潮先派四名使者入城劝降,张巡杀掉四名使者,然后将其随从押送李祗。至此,张巡率千人之众,坚守孤城四月,抗击敌众几万人,每战克捷。当时,河南节度使虢王李巨屯守彭城,特命张巡为抗叛先锋。


此后,形势更加恶化,迫于形势,张巡率众沿睢阳渠向南撤退,当时他只有马三百匹,兵三千人,退至睢阳与太守许远,及城父县令姚阎合在一起。之后,他们派部将雷万春、南霁云等领兵北上抗击叛军,并在宁陵北击败杨朝宗,斩叛将20人,杀敌一万余人,投敌尸于睢阳渠中,渠水为之不流。杨朝宗幸免一死,连夜逃去。这次战后,张巡接到朝廷诏书,被封为主客郎中,兼河南节度副使。


睢阳地当睢阳渠要冲,位置非常重要。至德二载,安禄山死后,其子安庆绪派部将尹子琦率同罗、突厥、奚等部族精锐兵力与杨朝宗合,共十几万人,进攻睢阳。面对强敌,张巡、许远激励将上固守,从早至午,接战20余次,土气不衰。许远自以才能不及张巡,推张巡为主帅,而自己管筹集军粮和战争物资。张巡任主帅后首先清除了内部叛将田秀荣,然后率军出城主动袭击叛军,将叛军打得大败而逃,并缴获了大批车马牛羊。张巡把这些战利品都分给了将土,自己分毫不要。这次大捷之后,朝廷拜张巡为御史中丞;许远为待御史;姚门言为吏部郎中。


到了五月,正是麦熟时节,叛军在城外收麦以充军粮,张巡在城上看到后,集结士兵,擂鼓作出欲战的样子。叛军见状立刻停止收麦待战。这时,张巡止住擂鼓,让军士作出休息的样子,叛军见状放松了警惕。张巡抓住时机命南霁云率军大开城门突然冲出,直捣尹子琦大营,斩将拔旗。与此同时,有叛军大将率一千余骑兵直逼城下招张巡投降。张巡在城上一边与敌将答话,一边暗命勇士几十人手持钩、陌刀、强弩从城上吊下潜入无水的护城壕中,趁城外叛军依仗人多势众并不戒备时,勇士们奋勇杀出,叛军猝不及防损伤了很多人马。


到了当年七月,叛军再次围城。这时士兵每日才能分到一勺米,饥了只好吃树皮和纸。守军也只剩千余人,瘦弱得拉不开弓,而且外无救兵。叛军了解情况后决定强攻睢阳,他们先用云梯爬城。张巡命士兵用钩杆将云梯顶翻,随即又从城上投火焚烧云梯,这样,叛军用云梯攻城就失败了。之后,叛军作了一番整顿,又用钩车、木马攻城,但当他们靠近城墙时,又被城上投下的石块砸得七零八落。叛军见状停止攻城,又围城挖壕,壕外再加筑栅栏,以作长期围困。这时城中守军很多因饥饿而死去,留存又大多伤残疲惫不堪。这时,张巡杀其爱妾,煮熟犒赏将士。许远也系其奴僮给士兵吃。城中的麻雀老鼠及铠甲弓箭上的皮子都找来吃了,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巡还对接近城墙的叛军将领晓以忠义,劝其反正。而被张巡策反的李怀忠等许多人,都能死心扬地的帮助张巡守城。


为了加强睢阳守卫,张巡派部将南霁云从城东门杀出搬请救兵。但拥兵临淮的贺兰进明,驻守彭城的许叔冀、尚衡等都观望不肯发兵。只有驻守真源的李贲援助战马百匹;宁陵守将援助兵三千,但这些士兵由南霁云率领杀开敌围进到睢阳城后,只剩下一千多人了。


叛军得知张巡请援无望,又加紧攻城,至此城已很难坚守了。守城将士商议突围而去,但张巡,许远认为睢阳是江淮屏障,如果失守,叛军会大举南下,蹂躏江、淮。再说守城士兵已饥惫不堪,弃城而逃,必无生理,所以最后仍决定坚守。直到当年十月,当叛军再次攻城时,守城士兵已无战斗能力,睢阳城终于被叛军攻破,张巡、许远及以下将上都成了叛军的俘虏。张巡毫无惧色,非常镇定。叛军主帅尹子琦劝他投降。他大义凛然,宁死不屈。


张巡坚守睢阳,与占优势的叛军前后进行了400余战,杀死敌将300人,士兵12万人。当时战斗进行得非常残酷,张巡督战时“大呼辄齿裂血面,嚼齿皆碎”,及“被围久,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睢阳血战是安史之乱时期最惨烈的战役。张巡、许远死守睢阳,有力地阻止了叛军的南下,江淮及江汉的保全对战争的最后胜利,赢得了丰厚的经济来源。


张巡在抗击叛军中表现了杰出的军事才能,以战略而言,他认识到坚守睢阳可屏障江淮的重要意义,保障了唐朝的钱粮来源,若唐能平叛安史之乱,则张巡居功尽伟。以战术而言,他“用兵未尝依古法,勒大将教战,各出其意。或问之,答曰:‘古者人情敦朴,放军有左右前后,大将居中,三军望之以齐进退。今胡人务驰突,云合鸟散,变态百出,故吾止使兵识将意,将识士情,上下相习,人自为战尔。’”表现了不泥古法、灵活多变。张巡还能赢得部下的尊敬、信赖和拼死相助,每次战斗,张巡都“不亲临行阵,有退者,巡已立其所,谓曰:‘我不去此,为我决战。’士感其诚,皆一当百。待人无所疑,赏罚信,与众同甘苦寒暑,虽厮养,必整衣见之,下争致死力,故能以少击众,未有败迹,后据说被大唐忠义之士救走,后不知所踪。”随着天风横刀滔滔不绝的讲说间,闻者仿佛亲身经历了这一系列的战斗。


赵飞龙心中一喜赞道:“张巡以区区不到七千人马,能坚守十个月,历经大小四百余次战斗,杀伤敌军十数万余人,难道我柔然几十万尚抵不过吐番高礼、突厥二十万大军吗?”更有一点听天风勇者分析的头头是道说明勇者的兵法韬略一定也非常不凡。


闪光闻言激动地道:“张巡和他的部将都是英雄,我柔然男儿也无一个是弱者!”众将士闻言纷纷附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