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五节 纷乱之争

fengzhuqingye 收藏 0 0
导读:中华龙飞 二 第三十五节 纷乱之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2/


松赞云与哥德祈天和赤松鸣雷对望了一眼,心中明白已经输了,输的彻彻底底,仗到这份上再打下去已经毫无意义了,对方士气胜悍不畏死地冲杀,而自己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谷底。


天风横刃落下一直提着的心,招式威力立刻大了数倍,魂不守舍的赤松鸣雷与歌德祈天分别在左肩、后臀挨了一拳一脚。若非两人武艺高强反映灵敏,这一臂一腿怕是要废了。


赵飞龙下意识地劈着手中宝刀,心里还沉浸在智能生物芯片灵龙在那一瞬间传过来的一个惊天密闻,若非连自己回到古代的事情都发生了,赵飞龙觉得自己非神经不可,可怜生物芯片现在还没有结束休眠,否则自己也能弄个清楚。


“夫君,小心!”原来松赞云见赵飞龙神志不清,便向赵飞龙射了一箭。赵飞龙醒过神来,下意识地劈向利箭,回头却看到紫玉因一颗芳心全都放在自己这里,为了替自己挡这一箭向自己全速奔来,全然没有注意到纳兰素素跟在她的后面,向她偷袭的一剑。赵飞龙顾不得松赞云的那一箭,甩手把自己手中的宝刀向紫玉掷了出去,“噗!”的一声,利箭没入赵飞龙的身体,“嘭”的一声,赵飞龙整个身体被带下马,重重摔在地上。只是赵飞龙随后立刻站了起来。那一刀正好掷在纳兰素素的剑上,十八杀神也随后把纳兰素素拦了下来。


赵飞龙一挥手厉声道:“杀!一个不留!”


“撤!”松赞云暗叹可以,见事不可为,当机立断一脸寒冰地立刻下令撤退,此战不但未达到目的,暴露了行踪不说,还造就了赵飞龙无敌地印象,失去除去赵飞龙的机会将来与柔然打仗将严重打击自己将士的士气。


紫玉心都碎了,粉泪滚滚而下,贴胸抱着赵飞龙埋怨地哭道:“飞龙哥哥,你怎么如此不知珍惜自己?三天两头受伤,你若有个三长两短,玉儿便随你去了!”一边把裙角撕下为赵飞龙止血包扎。


赵飞龙为紫玉拭去眼角泪珠,笑道:“难道夫君便要看着你伤了么?只要夫君能动,谁也无法在我眼前伤你。快别哭了,都快变成小花猫了,再哭便不漂亮了。”


紫玉抽噎着委屈地道:“你还说,上了战场便什么也不听了,说好你坐阵指挥,看玉儿表现的,结果你一个人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赵飞龙呵呵笑道:“玉儿莫气,为夫知错了!我现在很累,休息一会!放心,我没事,穷寇莫追,让勇者莫要报仇心切追的太急了。我们紧急之事还是赶回去。”这一战看着容易,主要是赵飞龙一人费尽心力撑下来的。体力心神都耗尽了,大局一定就再难支撑。那一记闪电及松赞云这一箭还是给赵飞龙造成的伤害,只是自己当时绝对不能倒下咬牙撑下来而矣!


“祈红,这当上将军了,见你一面也便难了啊!我想要见你一面便要等上二个时辰,你的架子真的是好大啊!比见圣女都难。”伦多见祈红走进大营不悦地冷哼道。


“大胆!见了武士长大人为何不跪!”伦多身边副将见祈红未经通报便进了营帐,锵的一声抽出配剑气恼地吼道。


祈红躬身向伦多不吭不卑地行了个礼,安之若泰地道:“祈红有紧急军务处理,见伦多大人来迟还望总管大人见谅!”


伦多闻言忽地站起,怒声道:“什么紧急军务,我这军务总管、柔然武士之长却怎么不知道!”来回急走几步转头盯着祁红高声问道:“不是你不愿见我的推脱之语吧?”


祈红神色不变,缓缓地回答道:“末将怎敢?斥使来报,突厥大军并非原来宣称五千,而是至少一万五千人马,已近泰尔木河,快则半天,迟则一天即可到达此处。”


伦多一惊,停下来站在祈红面前,双眼炯炯放光,盯着祈红逼问道:“当真?”


“当真!”祈红毫不相让的与之对视斩钉截铁地答道。


“那你的飞龙卫究竟在何处?我怎么自来都没见到你这一部人,不是都逃散了吧!”伦多故做不屑地道。


祈红并未被伦多激怒,淡然一笑答道:“若让族中这最精锐之众听到伦多大人这么评价他们,他们不知该做何做想。现在他们在何处涉及军情,我无法说清,稍后大人自知。”


伦多心中一惊,他自是清楚若让飞龙卫听到他刚才的话,自己会有多麻烦。色厉内荏地喝道:“祈红,你好大胆!什么军务我不能知道?快快说出他们在何处?否则军法处置。”


祈红冷哼一声,掏出一块令牌,高声道:“七色令在此!见令如见人,伦多大人听招!”


伦多脸色大变,狂叫道:“不可能!族长的七色令符信物怎么会交到你手中?那他是怎么调度‘闪电’骑兵大军的?”


祈红见伦多及其副将傻愣愣地站着发呆,面色发寒,沉声问道:“七色令在此,伦多大人难道要叛族不成?可知叛族何罪?”


伦多手下将领被祈红凌厉的眼神扫的神色一颤,再也把持不住自己,纷纷跪倒在地朗声道:“末将愿听将军吩咐!”


伦多彻底傻了,自己的军权便这样给祈红手中这支绝不该在此地出现的七色令符给缴了,他心何甘?


祈红不理伦多想吃人眼睛,命令道:“诸将听令,大军去芜从菁,留十五岁到四十五岁青壮年,其余一并随伦多大人回族留守。速速办好后以做正兵随我迎敌。都记着我军族长赐名‘灭虏’,是我柔然除闪电精骑外第二支有名字的军队,都不要弱了我军的名字!”


“仅尊大将军号令!”诸将除去跟随伦多计划失败不提,还是很兴奋的。首先大军主将是一战成名的祈红将军,此时在天原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其次自己参与组建了柔然第二个有正式番号的军队,做正规军和做部族曲部地位是不同的。


柔然葛勒家族豪华高大的府坻内,闪雨在会客厅坐立不安地等待着,这次本来简单的押运高怡回族,但族内的沉闷气氛让他心神俱疲,前方族长率全族将士拼死拼活抵抗外敌,族内却为是否废立族长,更改旧制的问题而开了两次毫无意义的会议。难道柔然变了吗?难道柔然变的像大唐那些汉人般复杂诡异,不再祟尚强者了吗?不再真诚豪爽顶天立地了么?闪雨大脑中一片混乱,这已是他第三次要求求见葛勒家族当代家主了。


葛勒雷充满歉意地从内室走出来,道歉道:“又让您又白等了,闪雨护族使。阿爸现在病情仍未恢复,巫医刚看过,让阿爸好好休息,不能打扰,您还是下次再来吧!”


闪雨闻言腾地站了起来,火气飞升,炸眉道:“老夫已来三次,事关我族生死存亡,葛勒家族作为我族第二大家族,享受莫大荣耀与权利,竟置我族生四存亡于不顾,难道连惨暴弑杀希望互斗的天狼也不如?天狼在对付外敌时,尚且放下恩怨群起而攻之!”


葛勒雷被闪雨说的脸色难看,正值年轻气盛,遂不客气地对闪雨道:“护族使有事可以告诉我,让阿雷帮您转告,否则便请回吧!稍倾阿雷还要去迎圣女的召见。”闪雨闻言冷哼一声便走。


闪雨一肚闷气地走在大道,心想若非五十年前天风家族突然一夜归隐,家族高手一夜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族中谁敢对族长有异心?族长现在不知身在何处,要是现在有族长在族中,便不怕有什么阴谋,或者让大哥回来?只是大哥此时正与高礼打得难舍难分,战局进入关键,却是脱不开身。早知就是带上机智过人的吴起或者叶护素名也很好。


正在思虑间,听到‘踏踏’马蹄声,抬头一看,只见武兵、武练两位长老带约百十名骑兵迎面驰了过来。闪雨脸色一变,险些掉下马去遥遥抱拳问道:“两位长老什么时候回来的?难道南面大军遭遇大败?”武兵、武练长老闻言神色一愣,均感惊奇。


武兵惊讶地开口道:“我们路上有事耽搁,刚刚回族,还没来的及回府,与吐番大战,互有胜负。我军虽处劣势却不曾失败。雨兄待在族长身边,怎么还有此问?不是族长因圣剑之失有重要决定召我们回族吗?”


闪雨闻言脸色大变,青白不定不知想些什么,一时没有回答。


见此情景,武练长老疑心更浓,疑惑地问道:“难道其中还有什么内情不成?雨兄为何神色慌张?”


闪雨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神色深沉地苦笑道:“族长与高礼影子部队一战,被其中两个女子掠走。后闻又与吐番暗火天将在坎儿井一战后便再无消息,紧接着就传出了族长武功尽失,圣剑也失。现如今仍没族长确切的消息传回。你说,族长如何召你们回来商议重要的事?”


武兵长老与武练长老老师老而弥坚,是即聪明又经验丰富的人,听闪雨这样一说,都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惊怒的差点从马上摔下来。两人彼此对望一眼向闪雨道:“走!回去说话,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在路上也有商议,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支持族长。我柔然不能内乱了。”


闪雨闻言心情这些日来首次轻松起来,调转马头和两位长老并肩离开。


彩梦一身洁白的武士劲服,坐在地牢议案使椅上,即英姿飒爽又不失女儿家的美丽大方。站在她两边的是全身粉红武士劲服的女孩。个个约二八芳龄,每一个都是貌美如花,只是往彩梦身边一站,便似明月旁的星星,红花下的绿叶。她们如此时的彩梦般卸下了一身民族服饰,显露出英武的一面,紧绷的俏脸,自是透露出一种威严,使人不敢逼视。于是彩梦偶尔露出的微笑,便显的让人心颤迷醉。


这段时间彩梦不时露出郁郁寡欢的样子,眉头紧皱的样子让人倍感怜惜,即使满腔愤怒的闪雨见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也不忍心再加责怪。因此找彩梦理论过两次后,便再也不来,因为他每次提起赵飞龙,彩梦粉泪便哗哗往下掉,那委屈可怜的样子,让闪雨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


彩梦此时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原来微笑的表情显得哀怨。下边议案使只觉若能使彩梦复得笑容,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再所不辞。


稍倾,彩梦回过神,恢复严肃,威严地向议案提刑使问道:“葛勒云大人‘影子’的复命怎么还没带到?”


葛勒云连忙收慑心神,恭敬地答道:“影子密部几人自收押以来,就十分难对付,不听调教软硬不吃,您让好言相请怕不那么容易。”


彩梦眉头一扬,淡淡地道:“那就用你的方法把他带来吧!你是我族最好的一个训兽手,我想你比我更有办法驯服猎来的猎物。他们武艺如何?听说很高?”


葛勒云点点头答道:“的确如此。族长能以一人之力生擒他们,实在厉害的很!”葛勒云亲自试过‘影子’的身手,所以对赵飞龙十分的佩服。“正是如此,他们自持本领高强,所以更加难以驯服,奴下便用了种种手段,仍无法从他们口中问出有价值的情报。”


彩梦突然觉得意兴阑珊,起身对惊讶着的葛勒云道:“我还有要事处理,我把高礼的独女高怡交给你。你是聪明的驯猎手,自是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我不希望真的伤害到高怡,你明白吗?”


葛勒云自是明白高怡的价值,满面喜色地保证道:“属下明白,保证两天内问出圣女想要的情报。”


彩梦轻摇头,轻声道:“迟了,最迟明日下午,给我问出高礼大军及其城堡的一切情况,你可以对高怡用刑。”说完轻抬步子向外走去,到门口时顿了一下,对伏在地上的葛勒云道:“注意轻重!”加快步伐离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